第86章:逆袭

    勉强的冲百花郡主感激的笑笑,苏诗婉紧紧的咬住嘴唇,紧张的看着把脉的手还停留在自己的右手上的李大夫的手。脑子是飞快的想着对策。

    目光在苏诗婉的芙蓉面上快速的滑过,李伟这才恭敬的对百花郡主和百里墨渊行礼回道:“回禀郡主,郡王,这东阳少夫人的孩子是保不住了,奴才会开一点清理胎盘的药,不会影响少夫人今后的怀孕的。”

    随着李大夫的话说完,不同于别人脸上的伤心,同情,苏诗婉和于丹曼同样是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于丹曼不由的气怒,“看来是东阳舟帆欺骗了自己,这苏诗婉是真的怀了孩子?也是,哪里有男人看着如花似玉的美人不享用的?”

    越是想于丹曼越是气愤,此时的她忘记了,如果这苏诗婉真的是怀孕了,这孩子可是被她给亲手打没了的,这回到东阳家,可不是她找东阳舟帆算账,而是东阳家找她算账了。

    猛的从惊疑的情绪中拉出来,苏诗婉愣愣的看着已经在提笔开方子的李大夫了。

    一旁的刘氏见苏诗婉这样子,以为苏诗婉这是接受不了孩子已经没了的事实,心里多少是有点自责的, 怎么说这无辜的孩子的离开自己也是占着一点责任的。

    迈开脚步,刘氏走到床前,一脸难色的看着苏诗婉,“东阳少夫人还是节哀顺变吧,你和东阳少爷都还年轻,现在是不要太过于伤心难过,养好身子,很快就会再有孩子的。”

    说着更是怜爱的拍了拍苏诗婉的手。

    一旁的百花郡主也是点头同意着,不知道为什么,百花郡主明明是一脸的担忧慈悯,苏诗婉却敏锐的在百花郡主身上闻到一丝危险。

    这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却是经历了远嫁,丧夫,回归守寡的貌美女子。

    面对的刘氏的关心,苏诗婉只是虚弱的点了点头,目光莹莹的看向三姨太太于丹曼,那无声的控诉让正 陷入自我气愤的三姨太太猛然的回神。

    “苏诗婉,你······你······你看着我做什么,你这是故意陷害,你根本就没有•;;;•;;;•;;;•;;;•;;;”

    此时此刻,就算是自己还说苏诗婉根本就没有怀孕的话,自己都不能在相信了,难道别人还会相信吗?

    三姨太太银牙暗咬,愣愣的待在了当场。

    “我看这是东阳家的家事,也不是我们做外人能够做决定的, 三姨太太还是回家自己和东阳大人解释吧。”

    百花郡主幽幽的开口,继而不在看三姨太太,转眸看着苏诗婉,“东阳少夫人,你觉得呢?”

    “都听郡主的。”一句话说完,苏诗婉脖子一歪,人便昏睡了过去。

    “大夫?”一旁的刘氏忙惊叫着收拾东西的大夫。

    “夫人放心,东阳少夫人小产身子本就虚弱,这还落水受了惊吓,这时候估计是疲乏所至,休息一会儿自然就会醒来的。”李大夫轻声说道,在接触到百里墨渊的目光之后,留下带着丫头去抓药的话便背着自己的药箱退出了房间。

    “我看大家就出去,让东阳少夫人安静的休息吧。”百花郡主发话,众人便忙点头呼和着。

    毕竟这小产的房间大家还是多少有点忌讳这一丝不吉利的。

    出去的时候,百花郡主依然是温柔的语气对着已经方寸大乱的三姨太太说道:“三姨太太也到外间去吧, 我已经叫人通知了东阳家,相信很快东阳家就会有人来接三姨太太回去的。”

    当苏诗婉感觉房间里面已经没了说话声音,确定这房间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苏诗婉这才悠悠的坐了起来。

    看着身上依然是湿润的衣裳,苏诗婉手脚利落的下床,哪里是一副小产之后虚弱的样子。

    在房间里面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一件干净的衣裳,颓败的摸摸自己身上湿湿的衣裳,虽然不觉的冷, 可是穿着潮湿的衣裳总归是觉得难受。

    “小阅也不给准备一件干净的衣裳给我换上。”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苏诗婉二话不说,便开始脱衣服,把身上已经湿了的一副全部扒拉掉。

    一丝不挂的苏诗婉从腰间解下一个荷包,里面鼓鼓囊囊的还能看见一股一股的鲜红的血液往外面流。

    把荷包里面已经变成碎片的瓷瓶儿倒了出来,苏诗婉看着那快速的把那瓷片重新的包进了荷包里面,打开窗户的一个小角,手中用力,啪的一声,那抱包着瓷片的荷包就飞的划过一条线落入不知名的草丛里面。

    解决掉了罪证,苏诗婉揉了揉有点湿润的头发,把自己脱下来的衣裳平摊在一旁的椅子上,在看了看四周,这才心平气和的重新回到了床上躺着。

    抱着等小阅进来伺候的时候,在叫小阅找百花郡主准备一套干净的衣裳的心思,苏诗婉闭上眼睛脑子进入沉思。

    “没想到东阳家的少夫人心智如此了得,身材还是那般的好,真是有才有貌呢!”

    一道男人的声音跳脱了出来。明明是说着开玩笑调戏人的话语,语气却是在一根直线上, 没有半点的情绪起伏。

    好像这个人没有是神情绪一般,无论是什么话都是说的半分情绪也无。

    是呢,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他可是一个擅长掩饰情绪的高手呢。

    估计这世界上就算是自语很是了解他的人都不敢说是知道他的真正情绪吧,有时候明明是觉得自己猜测的对了,可是,他那伪装的背后却是表示着你猜测的错了。

    这个世界上自己还真的是想不出来到底是谁能够真正的看穿他,百里墨渊,自己唯恐避之不及的男人。这个上一世仅仅是一次初会就在自己的心里留下了永恒不灭痕迹的心狠男人。

    面对一脸淡定的苏诗婉,一向是不做没把握的事情的百里墨渊不由的微微的蹙起了眉头,自己的话明显的是说明了自己看光了她苏诗婉,她居然能够这般的淡定?

    一副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这个苏诗婉看来自己和姐姐还是小瞧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