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百花盛宴遇刁难②

    其他人也开始纷纷的附和着,而刘氏瞧着于丹曼露出一个胜利者的目光。

    苏诗婉一直低垂着头,完全是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小门小户出来的穷苦丫头样子。

    “刘夫人说什么笑话呢?妾身能来那是因为老爷身体不好,大夫人心系老爷,要留下来照顾老爷,可是这郡主邀约,东阳家怎么好拒绝?”

    三姨太太也不是个软柿子,知道这刘氏一直是和自己不对盘,在这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况且, 妾身方才也没和诗婉说什么,只是交代了她等会儿离开的时候一定要亲自给郡主拜谢而已。毕竟这郡主的厚爱,诗婉应该郑重的去道谢!”

    巧妙的把百花郡主抬出来,三姨太太于丹曼一副娇柔样子,那柔柔弱弱的,好似是一直纯白的小白兔,让人觉得,要是再咄咄相逼,那真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

    对于三姨太太扮演白莲花的形象, 苏诗婉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心里鄙夷,面上却是一副感激三姨太太临时救场。

    对于这种女人间的闲言碎语, 作为侯门公子的少爷们自然是没有兴趣,这些自语风流倜傥的侯门公子们纷纷端起酒杯沿途赏花去了,更是有闺阁千金们带着丫鬟尾随而去。

    留下一些侯门夫人们纷纷纠缠。

    尽管心中厌恶,恨不得自己此时独自安静的泯没在花丛中去,理智却让苏诗婉依然是扮演着一个听话的好儿媳妇的样子。

    见不少夫人们因为三姨太太抬出百花郡主已经是不怎么咄咄逼人的对待三姨太太了,刘氏心中冷哼。

    她就是不相信,这般好的一个机会,自己还不能给于丹曼这个狐狸精一个颜色瞧瞧了。让东阳家丢脸,想必这于丹曼回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刘氏脸上的脸上神情一转,漂亮的眸子就看着三姨太太身旁的苏诗婉,“我听说三姨太太你们东阳家这个儿媳妇以前也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出生, 想必这琴棋书画都是拿得出手的各种翘楚吧?今儿百花宴会,何不拿出来给我们大伙儿增加点乐趣?”

    三姨太太可从来没听说过苏诗婉有会什么琴棋书画,不过,这让苏诗婉丢脸的事情,这刘氏可就料想错了,苏诗婉丢脸,三姨太太于丹曼高兴来还不急呢!

    随着大伙儿的纷纷点头附和,刘氏得意的看着一脸为难的看着三姨太太的苏诗婉。

    “怎么?难道东阳少夫人不愿意?还是东阳家的三姨太太不愿意?或者说,根本就是不会?”

    “哼,刘夫人莫要小瞧了人。”伸手拉过苏诗婉略微有点冰凉的双手,“诗婉,你可要给东阳家长脸,别人外人小瞧了去。”

    三姨太太的话语虽然是略微带着担忧,然而,那眼中的幸灾乐祸却是一闪而过。

    一直沉默不语的苏诗婉,殷桃小嘴紧紧的抿着,那有点苍白的面容,让谁看了也会一位是因为没有才艺而心中紧张慌乱。

    一直站在苏诗婉身后的小莎也不由的心中担心,这要是今天少夫人丢了东阳家的脸,回去大夫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还会被这些明显是来挑刺的夫人小姐们看不上眼。

    苏 诗婉心中冷哼,这些人,欺负不了于丹曼就来欺负自己吗?以为打压自己就能让于丹曼面上失光,心中焦急吗?真是一群无知妇孺!

    “三姨娘,诗婉有点害怕。”心里不屑,面上却是做出一抹紧张害怕的样子。

    于丹曼的脸上流露出一抹得色,语气却是透着一丝担忧,“怕什么,你可别给东阳家丢脸,要是丢人了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见苏诗婉这副柔弱好欺的样子,性子泼辣急躁的于丹曼早就忘记了,苏诗婉哪里是好欺负的人?这在府里打了那么多次的交道,这言辞冷凝的苏诗婉早就不是她于丹曼可以收拾的人了。

    不过,这三姨太太在东阳府耀武扬威的习惯了,自然是早就忘记了柳夏回禀过的,“少夫人并不是表面上的那般柔弱,她很狠,有心机。”

    两人一副低低说话的样子,让对面的刘氏心里得意,看这一副忸怩的样子,就知道这苏诗婉空有容貌,实际上就是一个胆小懦弱毫无才艺的花瓶。

    “不知道东阳少夫人你要表演什么才艺?”刘氏的语气是越发的嚣张,更是有点咄咄逼人的意味。

    “如果东阳少夫人实在是紧张的话,灵儿愿意先给大家弹奏一曲,以便东阳少夫人准备,也不用那么的紧张。”

    一道柔弱中透着清雅的女声响起,苏诗婉不由的抬眼看去。

    说话的是一身粉色衣裳,简单云鬓,大概十六七岁的一个妙龄少女。

    “ 原来是罗太保的掌上明珠罗灵儿,罗姑娘啊!”一个略微发胖的夫人开口说道。

    这个罗灵儿苏诗婉上一世并没有见过,不过对于这个女子的传言倒是知道。

    据说这个罗灵儿是罗浮生罗太保已经去世多年的原配留下的唯一的骨肉,当年罗夫人难产,罗浮生以为是个儿子,要求接生婆子保小不保大,结果,罗夫人用了最后一口气,生下了这个女儿,罗浮生一看不是儿子,心中大痛,却也是对这个女儿疼爱有加,更是在娶了填方之后,填方的夫人生了自己的儿子,对这罗灵儿也甚是疼爱。

    这罗灵儿也是上京有名的才女,性子温婉,才貌双全,是上京贵公子们诗词里面常常出现的神女。

    此时,一些贵公子们听说这罗灵儿要表演琴艺,大多都把目光投了过来,有些人更是往这边走了过来。

    心中百转千回,苏诗婉这时候却是好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的长长的吐出一口气,“那真是谢谢罗姑娘了。”

    “东阳少夫人言重了。”随即对一旁的贴身丫鬟说道:“月霞,去把我的琴抱来。”

    看着一副浅笑吟吟,对周围的目光和议论都不搭理的罗灵儿,苏诗婉心中疑惑, 她为什么要帮自己?

    不过,这确实是一个好机会,自己怎么就能白白的做了刘氏打压三姨太太的工具?不能做到太惊艳,但是,也不能丢人不是?

    不是因为东阳家,而仅仅是因为自己,苏诗婉也不允许自己出岔子。

    才艺吗?

    上一世的自己确实是不怎么会拿手,毕竟苏家家道中落已久,娘亲虽然是会点女子的一些才艺,然而, 一个人要背负起养家的重任,哪里有时间教自己?

    当时,嫁进东阳府的时候, 也是因为这才艺被人狠狠的嘲笑,自己更是为了和东阳舟帆拉近距离去学了琴,学了棋,虽然做不到高手,但是,却是也能做到中等偏上的成绩了。

    不一会儿,罗灵儿就已经净手焚香,端坐在七弦琴面前,纤手一扬,一个一个悠扬的调子就缓缓的从罗灵儿的指尖跳跃出来。

    这罗灵儿果然不愧是上京有名的才女,这琴弹得确实是很好,苏诗婉一曲听来,心中早就有计量,自己虽然琴技有点,却是和这罗灵儿一比,自然就落了下风。

    苏诗婉杏眼半睁半闭,在外人眼中,俨然是一副欣赏的样子,然而,心中却是开始思量,这罗灵儿到底是来给自己解围的还是来给自己的遭遇加一把火的?

    一曲完毕,掌声一一响起。

    “好,罗姑娘果然是琴艺了得!”

    “是啊,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安能几回闻?”

    一道一道的赞美声音响起,罗灵儿玉容一红,“谢谢!谢谢!”

    随即目光一转便落在了沉默不语的苏诗婉的身上,“不知道东阳少夫人此时准备好了没有?还是会紧张吗?”

    那担忧的目光,不知道怎么的就让苏诗婉有点不舒服。

    见苏诗婉没有说话,一个女人不屑的开口说道:“不会是根本就没什么才艺,这时候是在自行惭愧了吧?”

    另一人立马接口,“要是实在是拿不出手,干脆还是别表演了, 本夫人害怕污了眼睛。”

    罗灵儿咬咬嘴唇,一副要哭了的样子看着苏诗婉,“东阳少夫人,我······”

    美眸一转,流光溢彩,苏诗婉衣摆一挥,咋一看去,脸上是一种可以和日月争辉的流光溢彩,可是仔细看去,却依然是那一副害怕的卑怯样子。

    “既然各位夫人小姐这么看的起诗婉,那么诗婉就献丑了,诗婉也没别的才艺,也就给各位弹上一曲吧。”

    说着便脚步轻移,没有净手,没有焚香,就那么大大咧咧的坐在了罗灵儿的琴面前,“罗姑娘, 借你的七弦琴一用。”

    在众位鄙夷的看好戏的目光下,苏诗婉莹白的纤手一扬,那一个一个的音符跃然涌现。

    仔细听来,这不是刚才罗灵儿弹奏的曲子吗?

    可是,苏诗婉弹奏的风格和罗灵儿完全不一样,罗灵儿是婉约的娴静,那么苏诗婉就是潇洒的霸气。

    明明是一曲小女儿的闺阁之哀愁,偏偏被苏诗婉弹奏出一丝豪放不羁的潇洒。

    原本想要看好戏的刘氏眼中怒火大甚,看着三姨太太的目光像是要烧了三姨太太一般。

    苏诗婉一曲终了,吃惊的不仅仅是那些等着看好戏的侯门夫人们,就连准备让苏诗婉出丑的三姨太太也面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最后一个尾音被苏诗婉小指一挑,豪放不羁中又戴上了一丝婉约,满意的看着各人脸上的吃惊样子,苏诗婉从七弦琴前移开,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三姨娘,诗婉没给东阳家丢脸吧?”

    三姨太太因为苏诗婉的问话,从吃惊中的后悔莫及里拉回思绪,略微不自然的说道:“没有,没有,诗婉你弹得很好。”

    不远处的一个阁楼之上,百花郡主语气轻柔的对着身旁的伟岸男子说道:“怎么了,这个女子的琴艺你很喜欢?”

    “哼,琴艺一般,只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男子不屑的冷哼。然而, 看着苏诗婉的目光却复杂的让百花郡主轻笑了出声。

    “墨,你也不能这么说呀,这苏诗婉虽然琴艺不比罗姑娘, 不过,人家那是聪明,知道用一样的曲子来博得大家的注意,毕竟这才仅仅听了一遍的曲子就能一个音不差的弹奏出来,这一看就不简单嘛。”

    被叫做墨的男人身子斜了斜,侧着身子看向一脸笑容的百花郡主,“姐姐很喜欢这个女人?”

    “是啊,很喜欢,喜欢到我有点想要摧毁了!”长长的指甲用力一掐,那方才还被百花郡主轻柔抚摸的珍贵花朵丝毫没有怜惜的被指甲生生的掐断。

    这边,众位夫人也不好意思表现的特别明显的是在针对苏诗婉,便也陆陆续续的有别的侯门贵女们表演才艺。

    几乎都是没什么变化,苏诗婉看的,听得浑身疲倦,故而,面对一副不在状态的三姨太太,苏诗婉轻声的说道:“三姨娘,要去赏花吗?诗婉想去走走。”

    早就不想忍受对面刘氏那愤恨的目光,于丹曼连苏诗婉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便点着头答应了。

    眼中流露出一丝异样,苏诗婉亲昵的挽起了三姨太太,“那我们这就走吧,三姨娘。”

    那被加重了音的“三姨娘”三个字被吹散在了徐徐清风中,三姨太太没注意到,跟在三姨太太身后的老妈子贴身丫头均是没有听出来。

    后来的后来,苏诗婉想,要是当时三姨太太心智清醒着, 她会不会听出异样?或许后面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呢!

    一见三姨太太和苏诗婉起身离开,刘氏立马站起身来,和身旁的一个贵夫人说了一句什么,两人皆是带着自己的丫鬟追上了苏诗婉他们的脚步。

    才艺也正如火如荼的表演着,除了少数的人注意到了离开的苏诗婉等人,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在一处开的清雅的山茶花前,苏诗婉停下了脚步,脑海里面想到自己房里那天天就没有凋谢的山茶花,嘴角微微的弯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