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本就属于东阳家?

    或许是听见说话的声音,东阳瑞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那双曾经透着慈祥,透着威仪,透着严厉的双眼里面是一层模糊的朦胧。

    此时的东阳瑞明显的消瘦了很多,嘴唇干裂,因为消瘦,脸颊两旁的颧骨高高的凸起,这样子的东阳瑞也难免不让二姨太太担心,这般憔悴消瘦,怎么看也不像是普通的风寒啊!

    “诗婉来拉?”东阳瑞说着便想要做起来,一旁的二姨太太连忙扶着东阳瑞的后背,给床头垫上高高的枕头,方便东阳瑞斜斜的依靠在上面。

    “爹,好点了吗?娘让诗婉明儿去参加百花郡主举办的百花盛宴,诗婉想着还是来给爹说一声。”

    一旁的东阳寒星因为苏诗婉的话目光沉沉的落上在苏诗婉的后背上,隔着一层锦衣薄纱,苏诗婉依然感觉到了那目光中的异样灼热。心里不免疑惑,这东阳寒星难道还忌讳自己去参加百花盛宴不成?

    伸出干瘦的双手,东阳瑞连连点头,“好,好,这百花盛宴是该诗婉去看看了,这原本也应该是属于你的生活。”

    “诗婉一定不会给东阳家丢脸的。”

    “没事,诗婉,你只要开心就好,做好自己就好,东阳家的颜面,从来就不需要付出你的开心和幸福。”

    东阳瑞那朦胧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追忆,这样子的东阳瑞让苏诗婉心中止不住的一跳。

    这东阳瑞这般说, 也对自己这个儿媳妇好的太过了吧?

    东阳瑞的目光下移到了苏诗婉那依然还平坦的肚子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老二, 你和寒星带着下人们先下去,我有话想要和诗婉说。”

    东阳寒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苏诗婉和东阳瑞便转身往外走去。二姨太太欲言又止的看了看东阳瑞,见东阳瑞只是一脸慈祥的看着苏诗婉,心里虽然疑惑这有什么是不能当着自己的面说的话,却也是指使这下人们退了出去。

    屋子里面的熏香袅袅生烟,那一圈儿一圈儿各自散开飘荡直到消散在这空气中。

    一切都显得的是那么的静谧,东阳瑞只是看着苏诗婉那平坦的小腹,面带微笑,好似是已经看着一个叫着自己爷爷的乖孙子一般。

    被东阳瑞的目光看的心里发憷,苏诗婉不着痕迹的挪动了一下自己已经有点发麻的小腿,迟疑着开口,“爹,有什么事情要和诗婉说的吗?”

    轻柔的话却是打破了这一室的静谧,东阳瑞这才收回目光,神情好似极其的放松一般的让自己全部的重量都依倚靠在了后背的枕头上。

    “诗婉,爹估计是不能再保护你多久了。爹对你一直是愧疚的啊!”

    至从自己今天进了这屋子,苏诗婉就感觉东阳瑞今天和自己说的话很奇怪,好像自己是最重要的, 要是仅仅是因为自己肚子里面的这一块假肉的话,也不可能是这般的无底线啊!

    “爹,说什么胡话呢,爹你很快就好了,你是这东阳家对诗婉最好的人了,诗婉都知道,诗婉每天都给爹起伏,爹一定会马上就好起来的。”

    压下心底的疑惑,苏诗婉只能是顺着东阳瑞的话说下去。

    东阳瑞轻轻的摇了摇头,语气带着一丝沧桑,“爹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诗婉,你听爹说,要是这以后,你和舟帆依然是不幸福,那么,你可以辅佐你肚子里面的孩子做东阳家的家主,舟帆做个闲散的公子也不是一条出路。”

    惊异与东阳瑞怎么会说出此番惊天地的话语,苏诗婉瞪大了眼眸,“爹······爹,你,这话是······”

    轻轻的拉过苏诗婉的手,东阳瑞一双老眼里面不禁的涌动出了泪花,“诗婉,爹知道你不爱舟帆,舟帆对你也没有多少真心,但是爹不后悔让你嫁进东阳家,这东阳家本来就应该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要记住爹的话,其他的都不重要,只要你幸福快乐,爹都会祝福你。哪怕这东阳家以后变成不复往日的东阳家!”

    要是一开始苏诗婉心里还是疑惑的话,那么此时,她是真的被东阳瑞的话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什么叫自己本来就该来东阳家?什么叫东阳家不重要,其他的人都不重要,只有自己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是不是什么东西是被自己忽略了的?它真实的存在,而自己却并不知道?

    “爹,什么叫诗婉本开就属于东阳家?”

    东阳瑞并没有立马的回答苏诗婉的话,而是满眼怜爱的摸着苏诗婉的头,好像是长辈轻轻充满宠爱与怜惜的抚摸这晚辈小孩的头一般。

    “诗婉,以后你就会明白了的,现在,你只要好好的生下肚子里面的孩子,那么就算是爹以后不在了,也没有人敢把你怎么样的。”

    东阳瑞说着便收回了手,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的双击,发出一阵闷闷的击掌声音。

    就在苏诗婉满脸的疑惑不懂的时候,房间里面突然的多出来了一个人,“主子!”

    一身紧身黑衣的刚毅男子半跪在了东阳瑞的床前恭敬的开口叫道东阳瑞。

    苏诗婉惊讶的把目光投向一旁半跪着的黑衣人,房间里面什么时候还多出了一个人?

    “缪川,以后诗婉就是你的主子了,你要像效忠我一般的效忠诗婉。”

    被叫做缪川的刚毅男子几乎是头也不抬的就坚定的回答道:“是,属下一定效忠直死!”

    满意的点点头,东阳瑞这才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通透到透明的吊坠,仔细看来,还能看见那吊坠中间有一滴水珠在游动。

    “诗婉,这是爹留给你的东西,你一定要贴身的保管好。不能叫第二个人知道了去。以后,它会给你很大的帮助的。”

    双手接过那通透到透明的吊坠,入手的是一阵好似是双手浸泡在冰凉的山泉之中一般的触感。

    惊异的抬头,却看见半跪在地上的缪川抬眼满眼复杂的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吊坠,便又低下了头,一副毫无情绪的样子。

    “ 爹,这是?”

    “是对你很重要的人,也是对爹很重要的人留下来唯一的东西。你好生收好就是了,等时机到了,你就会知道了。”

    看着因为说了很多话就已经陷入了昏睡的东阳瑞,苏诗婉小心的把那吊坠挂在了脖子上,用衣裳领子全部的遮住,这才伺候着东阳瑞舒服的躺好。

    “主子,缪川会在暗处保护着主子的。”

    在苏诗婉迈开步子准备出去的时候,身后一直沉默着的缪川声音好似是在一条直线上一般的冷声说道。

    “你现在还是一直留在爹的身边吧,我暂时还不需要你的保护。”

    缪川原本冷硬的脸上因为苏诗婉的话变得有一丝的柔和,目光沉沉的望向床上安详的闭着眼睛的东阳瑞,感激般的冲苏诗婉点了点头,这才一闪身的隐藏起了来。

    打开房门,外面的阳光直直的射入人的眼睛,苏诗婉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少夫人!”

    “诗婉!”

    碧桃和二姨太太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叫道。

    “二姨娘,爹已经睡下了。”

    东阳寒星至从苏诗婉出来,目光就一直停留在苏诗婉的身上。

    大大方方的抬头,苏诗婉冲东阳寒星温婉的一笑,“二公子还要进去看爹吗?”

    “不用了,爹这里有娘就好了。”

    随着二姨太太推开房门重新进去,苏诗婉和东阳寒星也算是要分道扬镳了,不想,迈开的脚步却是被东阳寒星叫住。

    “苏姑娘,爷说了,以后你要是想要知道他的事情可以直接去问他,他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低沉的声音在苏诗婉的耳边响起。东阳寒星毫无表情的开口。

    脸上的笑容一刻也没有因为东阳寒星的话产生半点的波澜,“二公子,你如果不愿意叫我嫂子的话,你可以叫我少夫人。”

    满意的看见东阳寒星脸上的那一抹错愕,苏诗婉好心情的转身离开。

    哼,有这样子的小叔子吗?盼着自己的嫂子出轨?就算是这顾乐堔是他跟随的主子,也不能是求荣到了要卖嫂子的地步吧?虽然自己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东阳舟帆的女人,可是这名义上还是要算的吧?

    错愕的看着那穿着一身梅红色收腰罗裙的苏诗婉迈着轻快的步子离开,东阳寒星的眉头沉沉的蹙起。片刻之后,这才转身大踏步的离去。

    摸着胸口那一抹冰凉,回到园子里面就陷入沉默的苏诗婉脑子里面浮现了各种的猜想,这东阳瑞对自己明显是不同于一般的公公对儿媳妇的感情态度啊。

    这冰凉的吊坠一看就不是凡品,怎么会是对自己很重要的人留下的东西?

    自己家早就是一个家道中落的穷书香门第而已,早在自己十岁那一年,苏家就破败了,爹去世了,娘 一个人拉扯着自己三姊妹长大成人,要是有这么好的亲戚,怎么会不来帮助自己家呢?

    “少夫人,三姨太太来了。”

    柳夏的话让苏诗婉猛的回神,“快请吧。”

    虽然现在苏诗婉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面对三姨太太于丹曼和东阳舟帆的情绪了,但是,那已经是深入到骨血的仇恨让她总是在面对三姨太太于丹曼和东阳舟帆的时候心跳的极其的快。

    一道娇笑声传来,苏诗婉抬头看去,便看见今天一身紫罗兰裙装的三姨太太娇艳的走了进来。

    “诗婉这里果然是清爽呢,比我那园子凉爽的多呢。”

    三姨太太一边示意身旁的贴身丫鬟把手中的食盒递给一旁的柳夏,一边毫不客气的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三姨娘,诗婉的园子哪里比得上三姨娘的园子啊,府里谁不知道,三姨娘现在住得西苑可是爹花了重金重新按照三姨娘的喜好修建装横得到呢!”

    做戏的话,这三姨太太是各中翘楚,那么已经是两世为人的苏诗婉怎么说也不会是毫不懂个中精髓的。

    随即见三姨太太流露出一丝得意,那骄傲的样子,像足了狩猎场里面的那些开屏得赞美的孔雀们。

    看着柳夏接过来的食盒,一脸的感激,“三姨娘呢这莫不是给诗婉送好吃的来了吧?”

    随手弹了弹衣摆,三姨太太漫不经心的开口,“补品诗婉你这园子里面还少了吗?三姨娘今儿送来的 可是三姨娘亲手做的鲍鱼小粥,味道清爽,最是适合你这初次怀孕害喜的孕妇食用的了。”

    柳夏识趣的打开了食盒,果然是从食盒里面显露出了一碗清淡小粥。

    随着柳夏把那碗据说是三姨太太亲手做的鲍鱼小粥端出来放在了苏诗婉跟前的小几上,苏诗婉这才意味不明的看了看三姨太太。

    “三姨娘还真是有心了。不过诗婉这刚才吃了芙蓉糕,肚子还涨得慌,先放着,等会儿在吃吧。”

    不用想,这于丹曼也不会这么好心的亲自做鲍鱼小粥来给自己吃了,自己现在已经是和她撕破了脸,两人都是假意得到维持着表面的和平而已。这种情况下,这于丹曼还亲自做粥给自己送来,不用想,这粥是花了心思的。

    “这吃了糕点正好是喝粥啊,诗婉还是赶紧趁热喝了吧。”

    三姨太太紧紧的盯着苏诗婉,一副你现在就要立马喝了的样子。

    伸手轻轻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可是诗婉现在真的是好饱,况且,前段时间,这大夫还说了要诗婉注意饮食,不要吃的太多了, 对孩子不好。”

    一抹嫉恨从三姨太太眼中划过,红唇一瘪,“诗婉,你是在怀疑三姨娘在粥了做手脚吗?”

    电石火光之间,两人的目光已经在空中交汇了好几次,“诗婉可没有这么想啊, 难道三姨娘你真的做了?三姨娘是真的不待见诗婉肚子里的孩子吗?”

    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三姨太太,那杏眼中还生生的被苏诗婉憋出了几滴眼泪。

    “苏诗婉,你胡说八道什么?你的肚子值得我于丹曼花心思吗?就算是我不花心思,你也是生不出个儿子的, 我何必呢?这碗粥你爱喝不喝。”

    “少夫人,三姨太太也是一片好心,你还是尝几口吧。”柳夏把小几上的鲍鱼小粥往苏诗婉的跟前在挪动了一下。

    苏诗婉的目光在柳夏的身上一扫而过。却是让柳夏心口发凉,感觉自己所有的小算盘都被苏诗婉看去了一般。

    “柳夏,这三姨娘都说了这粥我是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了,你还是先放着吧。”

    “哼,诗婉,你这么一副坚决的样子,看来是真的以为三姨娘在这粥了下药了?”

    目光直直的落在苏诗婉平坦的小腹上面,那意思很明显,“我于丹曼知道你苏诗婉根本就没有孩子,我何必是要下药?”

    “这个诗婉可不敢保证。”好似是根本就没有明白三姨太太眼神中得意思,苏诗婉幸福一般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

    气怒的起身, 三姨太太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夏,低咒一声,“没用的东西。”

    随即看着苏诗婉,气愤的一甩衣摆,“既然诗婉心里是讨厌不信任三姨娘的,那么就当三姨娘的好心喂了狗吧, 那粥诗婉你是扔了也好,喂狗也好,随你的便。不过明天百花盛宴你可别要三姨娘照顾这你。”

    满意的在苏诗婉的脸上看见一丝紧张懊恼,三姨太太这才带着人离开了。 她就知道,从来没有见识过什么叫上流社会的苏诗婉对没有接触过的百花盛宴一定是紧张忐忑的。

    既然你这是非要去参加了,那么明天丢脸了可别说我这个做姨娘的没给你选择的机会。

    心中这般想着,三姨太太嘴角露出一丝残忍和不屑。

    屋子总算是安静了,苏诗婉瞧着想要把那三姨太太送来的鲍鱼小粥端下去的柳夏,漫不经心的开口: “柳夏,你说我刚才是不是真的是误会了三姨娘?你看三姨娘走的时候多生气啊!”

    “少夫人总算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这三姨太太也是好心,少夫人还误解三姨太太是不怀好心,三姨太太一定会生气的啊。”

    “那本夫人就把这碗鲍鱼小粥赏给你了吧。等会把碗给三姨娘送去,就说本夫人已经喝了。”

    一副解决的麻烦的庆幸样子,苏诗婉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瞬间变了脸色的柳夏。

    “少夫人,这,这么好的东西,柳夏不敢。”

    “有什么不敢的, 你不说我也不说,三姨娘不会知道,而且,你都说了是好东西,这些东西我倒是天天都能吃,你做下人的估计一辈子都吃不到啊。所以,你赶快蹭热吃了吧。”

    柳夏的脸已经变的苍白,额头上也是细细密密的冒着冷汗,虽然不知道这三姨太太在这粥里面做了什么手脚,但是,按照柳夏自己对三姨太太的了解,她是不会平白无故的就给苏诗婉送粥的,所以,这粥一定是有问题的。

    “少夫人,奴婢没饿。”

    “一碗粥嘛,你饿了没有饿都吃的下的,少废话,赶快吃了。”语气中稍微有点不耐烦。

    柳夏被吓得小手一抖,“奴·······奴婢·······”

    “柳夏,莫不是你也觉得三姨太太会在这粥里面做手脚?难道是要打掉我的孩子?”

    几乎是本能的柳夏急忙的摇头,“不是,不是,三姨太太怎么会那么做呢。”

    知道自己是推脱不掉了,柳夏端起那碗粥,一扬脖子,就好似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感觉一般的,咕噜的几口就喝了下去。

    满意的点头,“这就对了嘛,好了,下去把碗洗了,不用过来伺候了。”

    柳夏此时恨不得出去狠狠的把自己喝下去的鲍鱼粥给吐出来,一听苏诗婉这般吩咐,立马就端着碗退了出去。

    偷鸡不成蚀把米。

    次日,苏诗婉在碧桃小阅的装打扮下出了园子。和三姨太太一起去拜别了大夫人苗如敏这才坐上府里特意安排的马车去参加上京一年一度的百花盛宴。

    站在府门前,三姨太太看着苏诗婉身后的小莎还有大夫人派来的一个嬷嬷,奇怪的问道:“怎么柳夏没跟去?她以前也是和我去参加过几次百花盛宴,诗婉你要是把她带着,说不一定还能在很多地方用到她呢!”

    苏诗婉一副苦恼的样子,“诗婉也想啊,可是这柳夏今儿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就闹起了肚子,这时候应该还在茅厕里面吧。”

    随即好似是想起来了一般,苏诗婉一脸感激的看着三姨太太,“诗婉还没谢谢三姨娘呢,昨天是诗婉的态度不好,惹三姨娘你生气了,后来诗婉喝了三姨娘的粥,真是好喝,而且,你看,诗婉现在还好好的。”

    三姨太太的嘴角有片刻的抽搐,尴尬的笑笑,“你喜欢喝就好了。”

    心里却是忍不住的骂起了苏诗婉。

    哼,你就等着在百花宴出丑吧。我看你倒是能小心到什么时候,说谎话都不打草稿的吗?那粥明明是被柳夏喝了,要是你苏诗婉喝了,这时候跑茅厕的估计就不是柳夏了。

    苏诗婉瞧着三姨太太的一张瓜子脸上五味成杂的表情变化,笑的越发的明媚,“三姨娘,我们上马车吧,不然等会儿去晚了,郡主该说我们东阳家的不懂规矩了。”

    当两人各自上了马车之后,那马车帘子被小莎放下,苏诗婉这才捂着嘴巴大肆的笑了起来,“小莎, 于丹曼刚才那吃瘪的脸色真是太好看了。”

    小莎也陪着苏诗婉笑,“谢谢少夫人。”

    “怎么好好的说什么谢谢?”

    “小莎知道,要不是因为小莎,少夫人不会处处都合三姨太太作对的, 其实小莎已经领了少夫人的好意了,这三姨太太一直是府里的骄纵人物,少夫人以后还是不要惹她了,不然小莎担心少夫人会吃亏。”

    谢谢各位妹纸们的支持和喜欢,希望大家继续喜欢下去,酥鱼保证, 这将会是一个不一样的重生文,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