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梁进的惊异

    简直就是上京里面横着走的螃蟹。

    从小阅的这些话里面,苏诗婉却是听出了另外的一种真想,这些风流事迹只能是表面上的事情,这顾乐堔狠的,才不是这些女人们的小事上面。能在战场上杀敌逾百的人,怎么会是那毫无要挟的花花公子?

    自己上一世因为深在闺阁,这东阳舟帆走的又是文官路线,故而,对这战场上的武将的事情了解的并不多,但是,苏诗婉记得很清楚,这尚书大人的千金进了皇宫没有多久,这尚书大人就因为贪污受贿,草菅人命被全家抄斩了。这尚书千金因为进了皇宫,免了一死。

    这些事情让苏诗婉不得不重新的想了想,难道顾乐堔是皇上安插在这上京风云中的一颗不定时的棋子?否则,皇上怎么会那般的由着顾乐堔胡闹?

    见 苏诗婉低垂着眼睑,半天没说话,小阅不由的加大了声音再一次的叫道:“少夫人?少夫人?”

    猛的从深思的思绪中拉回了自己的神智,苏诗婉眼中迷蒙尽散,“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以后这米行的事情你就多和刘嬷嬷商量着,有什么事情就和我汇报。”

    “诶,奴婢省的,奴婢以后就是少夫人和刘嬷嬷之间的红线。”

    小阅笑嘻嘻的说道。

    “贫嘴,好了,累了一天下去休息吧。”

    “奴婢不累,不过,奴婢不打扰少夫人休息了。”小阅说着便起身往外走去。

    房间里面就只留下苏诗婉一人陷入了极度的自我深思之中。

    远在边关的顾乐堔此时正拿着一封标榜着加急的折子看的津津有味, 这低下等着开会部署的将军们忍不住的都面面相觑,这难道是京城的什么加急信件?

    谁都没料到,这方才还狠戾的大肆的教训这属下的顾乐堔,这只是一看这从上京密探送来的加急信件之后,这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

    把手中的折子小心的收拢,顾乐堔眉目间全部是喜悦,看来爷的婉婉宝贝开始想念爷了啊,都开始调查爷的底细了。莫不是想着要赶快嫁进爷的家里来?

    如此想着的顾乐堔大手一挥,“你们都退下,此事明儿再议。”接着看着同样是跟着大部队往外退出去的莫离开口道:“阿莫,你留下。”

    脚步来不及收回的莫离额头不由的皱了皱眉,自家爷又开始抽疯了。

    莫离无奈的转身,口气就好像是成年人面对耍幼稚的小孩子一般,“爷,要阿莫留下来有什么事情吗?”

    顾乐堔得意的把手中已经收拢的加急信件再一次的拿出来,在莫离的面前挥舞了一下,“看,爷家的婉婉宝贝在关心爷了。”

    莫离的目光看清楚了宣纸上面的几个字,也猜想到了大致的意思,更何况,凭借自己对这苏诗婉的了解,这女人会关心人才怪。

    心底无奈的叹气,莫离很想要说:“爷啊,你别自欺欺人了,这苏诗婉是在调查你,根本就不算哪门子的关心啊。”

    不过这话莫离是不敢说出来,要是惹怒了自己爷,受伤害的永远是自己啊。

    “嗯,恭喜爷,苏姑娘早晚会对爷死心塌地,爱到深入骨髓,别说是关心了,那简直是一刻钟没有看见爷心里就发慌。”

    莫离的语气之坚定,之诚恳。

    顾乐堔乐的哈哈大笑,“阿莫,你说的对,凭借爷的威武霸气,婉婉宝贝怎么能够不爱上爷,诶,唯一不好的是,爷没有早一点的找到爷的婉婉宝贝啊, 让她嫁到了东阳府,真是恼人。”

    一副苦恼的样子,随即却又好似是想明白了什么一般,又露出灿烂的笑容,“不过,婉婉宝贝的以前爷没有参与,这以后嘛,那一定是爷和婉婉宝贝共同的以后了。爷一定要尽快的处理完这边关的事情,早点回上京和爷的婉婉宝贝团聚。”

    大手一挥,顾乐堔豪气万丈一般,“阿莫,去,叫所有少尉以上的将士立马来营帐商讨这次边关的叛乱事宜。”

    莫离很想要在心里呐喊,“爷啊,刚才是你叫将士们出去,说是明天再议事的啊!”

    见莫离掀开营帐的帘子大踏步的走了出去,顾乐堔脸上的嬉皮笑脸般的兴奋笑容消失不在,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深沉,那如同鹰眼一般的深邃眸子沉沉的望着手中的信件,心中丘壑任谁也看不懂。

    只是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不断的收拢,让那小心的被收好的信件被折叠的凌乱残破才让人好似能够窥见他心中的一点心思。

    这几日,东阳家的气氛一直不怎么好,这东阳瑞原本以为的风寒并没有在大夫所说的几日就会痊愈的情况下痊愈,反而还有加重的迹象。

    故而,整个东阳府整日的都笼罩在一种提心吊胆的氛围之中。

    这天,苏诗婉按照往常的无数个日子一般,用了早饭便带着碧桃去看望东阳瑞,这前脚刚迈出了小东园子,就被大夫人园子里面的徐嬷嬷请到了大夫人的房里来。

    “娘,你是说要诗婉和三姨娘一起去参加百花郡主举行的百花盛宴?”苏诗婉满脸惊讶,心里并不想要去参加那所谓的上京一大盛况的百花盛宴。

    大夫人心里不屑,要不是自己要照顾生病了的东阳瑞,这百花盛宴哪里轮得到苏诗婉去,要是就让三姨太太一个人去,自己又害怕三姨太太在这百花盛宴上星光大放,完全的让众人忘记了自己这个长房正妻。

    “不错,娘就是这个意思,你作为东阳家的长房媳妇,代表我们长房去参加百花盛宴一点都不为过,放心去参加吧,有娘给你做后盾,没有谁敢欺负你的。”

    大夫人一副大放恩惠的样子,好似这是个天大的机会,自己给了苏诗婉,苏诗婉就应该千恩万谢的感恩戴德。

    对于这百花盛宴,几乎是没有哪一个侯门女子不愿意去参加的,对于自己的想法,大夫人虽然是瞧不上苏诗婉,不过这时候自己也只能是让苏诗婉代表自己去了。

    这东阳家的女人们,也只有苏诗婉是她可以拿来用一用了。

    “可是,娘,诗婉从来没参加过,怕给东阳家丢人啊!”

    做着最后的挣扎,自己不要去参加, 万一再一次的遇见了那个人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没事,娘已经吩咐了,到时候你不仅带着自己的丫头去,娘会安排身边的一个老嬷嬷陪你一起去。”

    见苏诗婉依然是一副害怕的样子,大夫人心中更是不屑,真是小门小户走出来的贫民女,不就是一个上流官家的一个聚会吗?怎么吓成这样子。

    心中虽然是极其不屑,面上却是笑的越发的温柔慈祥,拉着苏诗婉的手,目光柔柔的看着苏诗婉的肚子。

    “诗婉啊,你可是我们东阳家的功臣啊,这是时候让别的官家看看咱们东阳家的长媳妇了, 而且,你这次去还要帮娘看着你三姨娘,别让她丢了分寸,忘记自己只是一个妾的身份。”

    原来是要自己做她苗如敏的眼睛而已啊,难怪,这突然的非要自己去参加那劳什子的百花盛宴,原来是打得这个主意呢。

    弄明白了苗如敏的真实心思,苏诗婉知道,自己这时候就是砧板上的肉,由不得自己做决定。

    “好,诗婉一定谨遵娘的交代。”

    大夫人苗如敏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那保养的极好的细嫩手掌轻轻的拍着苏诗婉的手背。

    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触感,苏诗婉默默的低下了头,那杏眼中流露出一丝计量,或许,自己可以把这次参加百花盛宴当作是一次机会啊!

    从大夫人的园子里面出来。苏诗婉几乎是脚步匆匆的往小东园子走去。跟在身后的碧桃莫名其妙,这身后有人在追不成?

    梁进给东阳瑞看了脉,背着自己的药箱就准备和自己带来的小药童一起回医馆,却不想被早就等在外的三姨太太拦住了。

    “梁进是吧?我知道你只是一个小学徒而已,你师父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吗?这东阳家的家主生病了,居然派你一个学徒来?要是老爷有什么闪失,你们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三姨太太语气尖锐,眼神刻薄的在梁进略微弓着的背上来回的扫射。好似要再梁进的身上扫出一个洞来一般。

    弓着的背比方才更是弯下了几分,“三姨太太,师父是绝对没有敷衍东阳大人的病情的意思,实在是师父生病了,自个都卧床不起,这实在是不能来给东阳大人看诊。所以这才叫了梁进来。”

    身后的小药童也急急的说道:“三姨太太,梁师兄说的都是真的,而且你放心吧,师父既然叫了梁师兄来,就表明梁师兄有那个本事。”

    “哼, 我不管你们有没有那本事,我们东阳家请得是你师父南海天,不是你这个跟在他身后的小学徒。”

    心里俺恨,这南海天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这东阳瑞的身体不能由第二个大夫来看吗?要是被看出来这不是风寒而是被人下了毒那可怎么好?这时候这东阳瑞身体里面的毒可还没有深入骨髓,不能达到那无形杀人的效果,很容易的就被检查出来的啊。要是事情暴露了,那死的不仅仅是南海天,说不一定,这幕后黑手的自己也会被拉下水。

    想到这里,三姨太太看着梁进的目光就越发的凶狠,心里七上八下的害怕这梁进看出来了什么。

    不过三姨太太这是多心了,就是因为梁进的医术是南海天众多徒弟中最是不起眼的, 故而,这南海天才敢让梁进来,就是料定了梁进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三姨娘,这大夫做了什么事情惹得三姨娘生这么大的气啊?”苏诗婉带着碧桃缓缓走来。

    那杏眼里面流露出一丝疑惑。

    “一个学徒配的上叫大夫吗?我们东阳家什么时候让这一个小小的学徒都能随意的给老爷看病了?”

    “三姨娘,这话可不能这么说,谁不是从不会到会得?难道那个上京鼎鼎大名的神医南海天就没有做过学徒?难道他一生下来就会医术吗?”

    根本就是无视掉三姨太太脸上的气怒,苏诗婉一脸的真诚。这让想要发火的三姨太太都找不到由头。

    梁进这时候才看清楚走近的苏诗婉,眼中时掩饰不住的惊异,她原来是东阳家的人,瞧着妇人装扮,又是叫三姨太太为姨娘,莫不是就是东阳家大少爷的夫人,这东阳家的少夫人?

    “梁大夫,我爹身体现在怎么样了?”

    望着梁进的眼睛黑而冷沉,让梁进猛的意识到自己不该表现的出这一副惊讶的样子,自己这今天才喝和东阳家的少夫人第一次见面,不是吗?

    “回少夫人的话,东阳大人这是劳思成疾加上这风寒也是来势汹汹的,所以,情况还是比较凶险,不过好好调理的话,应该是不出几日就会好了的。”

    随着梁进的话一落地,原本还不想善罢甘休的三姨太太眼眸一转,拍着胸脯好似很是庆幸一般的说道:“原来是这样子啊,那就好,只要老爷能快点好起来就好了。”

    苏诗婉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弯了弯。一双杏眼柔柔的望向三姨太太。“三姨娘还是去看看爹吧,这大夫就让诗婉的丫头送出去吧。”

    苏诗婉的眼睛长的如同猫眼一般,却是少有的眼白很少,里面浓黑占了大面积,故而,当她直直幽幽的看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让人感觉自己会被她看透。

    此时的三姨太太也不例外,暗中缴着手中的手绢,“哼,今儿就算了,我改日一定亲自道医馆去找你师父算账。”

    硬着脖子,挺直了背脊就好像是战胜的孔雀一般,三姨太太恶狠狠的瞪了瞪梁进和苏诗婉转身离开。

    留下的梁进不知道说什么好,心里开始责备自己方才的失态,还好是被苏姑娘给掩饰了过去。要是被那三姨太太知道了自己和苏姑娘的关系,估计那一定会破坏了苏姑娘的计划吧。那自己简直就是罪过了。

    “碧桃,送送梁大夫吧!”

    微不可察的冲正打算和自己说话的梁进摇了摇头,苏诗婉吩咐完碧桃便自己转身往自己的小东园子走去。

    斜眼看向长廊尽头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梁进额头上的冷汗直直的冒,弓着身子跟在碧桃的身后低垂着眼睑走了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不知道这三姨太太去找了这梁进的师父,上京的一代名医,仅仅次于二姨太太的爹的南海天没有,反正这东阳瑞的身体一直是梁进在慢慢的调理。

    这天,苏诗婉陪着二姨太太一起去看东阳瑞,瞧着最近越发憔悴的二姨太太,苏诗婉心里感慨,估计这东阳府中,东阳瑞那么多的女人之中,就属这二姨太太是真的爱着担心着东阳瑞的身体吧。

    “二姨娘,你别太担心了,爹估计真的是以前没有休息好,所以这身子骨就差了点,都说病来如山倒,一个风寒恰巧就让爹的身体其他的毛病给凸显了出来,不过这都是劳累所致,只要爹好好休息就会没事了的。”

    两人一边走着,苏诗婉一边宽慰着一脸愁容的二姨太太。

    尽管心里已经是对东阳瑞判了死刑,自己心中也难免会有点伤心难过,甚至还有点自责,自己本来早就知道于丹曼会下毒害东阳瑞,可是,仅仅是因为时间的被自己疏忽,就让于丹曼得了手,要是自己可以预防这事情发生,那么东阳瑞就不会是此间这般样子了。

    “诗婉,不瞒你说,尽管大夫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老爷只是没有休息好,加上这次的风寒才这般严重,可是二姨娘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总是惶惶的。”

    随即还不等苏诗婉说出宽慰的话,就紧接着说道:“诶,这时候老爷生病,我爹又不在上京,已经叫寒星发了飞鸽传书,还不知道他老人家云游到哪里去了呢,要是我爹在的话,我心里说不一定会放心一点。”

    “二姨娘,你这是多虑了,这南海天不也是上京一名医吗?爹不会有事的。”

    两人说着说着就到了东阳瑞的园子。

    为了怕东阳瑞多想自己的身体,二姨太太和苏诗婉默契的没有在接着说方才的话题。

    一室的中草药的味道,浓郁的让人一进房间就忍不住的皱眉,很有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东阳寒星端着一碗碧玉瓷碗儿正笨拙的给东阳瑞喂着药,听见脚步声,抬头发现是二姨太太和苏诗婉来了。

    略微尴尬的把手中盛着黑乎乎的药汁的碧玉瓷碗儿交给一旁的丫鬟,“娘!”

    “二公子真是有心了!爹还是在昏睡吗?”

    苏诗婉好似没有看见东阳寒星的尴尬一般,说着就走上前去。

    “嗯。爹现在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东阳寒星的语气中透着担忧。

    二姨太太叹着气坐到了床沿上,心中的愁绪爬上了眉头。眼睛不由的也变的湿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