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调查顾乐堔得结果

    一直看着三姨太太和四姨太太的背影消失在转角不在,苏诗婉这才抬起低垂着的头,那眼睑之下的,哪里还是什么悲伤委屈,星星点点的正闪着笑意呢。

    “碧桃,既然三姨娘和四姨娘已经去看爹了, 想必爹那里很热闹,我们还是不去了,我想回去给宝宝祈福去。”

    说着,苏诗婉便带着碧桃摇曳着拖地长裙转身往回走去。

    正准备出去的柳夏看见去而复返的苏诗婉,猛的把手中的东西塞进了衣袖,“少夫人,你,你怎么这么快的就回来了?”

    一抹了然在苏诗婉的杏眼中闪过,目光在柳夏正不知所措的双手上扫过,“三姨娘和四姨娘都去了,我就没去,害怕吵着爹休息了,还是等会儿再去吧。”

    见苏诗婉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异样,柳夏心里一松,笑道:“也是,老爷生病还是休息最主要,那奴婢这就去给少夫人准备点糕点。”

    “恩,去吧。”

    见柳夏离开,碧桃忍不住的开口,“少夫人,这柳夏方才明明是在藏着什么东西,你刚才怎么不拆穿她?”

    “她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我心里有数,之所以留她在身边,也不过是利用他、她心里的念想为我所用罢了。总之,这柳夏碧桃你还是盯着点,发现什么也别拆穿,直接和我说就好了。”

    “是,奴婢省的。”

    心里知道苏诗婉这般安排一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此时的碧桃对于苏诗婉不仅仅是从小打下的感情信任,而是从心里开始佩服自己这个主子了。

    很多事情明面上都是自己的主子在吃亏,但是碧桃知道,这要是细细想来,还指不定的是谁在吃亏呢,用主子的话来说,就是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现在吃点亏,让敌人放松警惕,等到收的那一天,那些个人面临的可不是简单的失败的痛苦,有的还有对自己做出错误判断的悔不当初。

    “我们去看看小莎吧!”

    当两人来到小莎所在的下人院子里面的时候,小莎刚被大夫把脉看了,由着一个小丫头扶着往房间走去。

    看见娓娓而来的苏诗婉,小莎眼睛不由的就变的湿润。

    这么久了,虽然小阅不只是一次的和自己说,少夫人一直是担心自己的, 一直是当自己为心腹的,可是,这老是不见少夫人来看看自己,哪怕是派人来问问自己都没有,小莎心里不是不委屈,却也是无可奈何。

    “少夫人!”

    带着哽咽,小莎泪眼朦胧的看着走进的苏诗婉,就连行礼也忘记了。

    向碧桃一个眼神示意,碧桃便心领神会的带着扶着小莎的小丫头退了下去。

    “小莎,最近是委屈你了。”

    小莎激动的摇着头,因为摇头的动作,眼中那被自己强行忍住的眼泪好似是崩裂的山泉,稀稀疏疏的流了一脸,“小莎不委屈。一点都不委屈。”

    苏诗婉亲自扶着小莎坐到了一旁的石凳上面,“大夫怎么说的?”

    略微受宠若惊的瞪大了一双眼睛,小莎咬咬嘴唇,“大夫说已经没什么大碍了,过几天就能和以前一样了。”

    “ 恩,这就好,那就好好休息,等你好了,少夫人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让你去做呢。”

    “能够给少夫人做事是小莎的福气。”略微一踌躇,小莎猛的站起来跪在了苏诗婉的面前,“小莎谢谢少夫人的大恩大德。要不是少夫人,家里的哥哥犯了错,估计真的就被官府抓去了。”

    “快起来。”苏诗婉忙扶起小莎,“是哪个嚼舌根的和你说的,不是说了不要打扰你养伤吗?”

    原来小莎被三姨太太打了的隔天,这在外的哥哥因为赌钱,输了很多,不想就想起了出老千,结果被赌坊的人给抓住了,好好的狠打了一顿,要不是小莎的爹求到了苏诗婉这里,说不一定这小莎的哥哥就被人给废了。

    好不容易让情绪激动的小莎缓和下来,苏诗婉正准备回去,不想就被小莎给拉住了,“少夫人,过几天就是上京有名的百花盛宴了,你到时候去不去啊?”

    百花盛宴?苏诗婉心里一顿,这百花盛宴确实是一年一度上京的大日子,是由上京的瑞王爷的爱女百花郡主主持的。

    这百花郡主原本是被皇上封了名号和亲去了黎国,可是这才嫁过去一年那黎国的国主就死了,瑞王爷怜爱女儿,便求着皇上让这百花郡主重新了回到了上京。

    而这百花盛宴也就是这百花郡主闲来的时候举行的打发时间的贵族间的相互认识的一个聚会,不想后来渐渐的就演变成了一个男女相交的一种时节。

    很多贵妇都会带着自己的千金到这百花盛宴中崭露头角,而这瑞王爷也是百般的支持自己的这个女儿,邀请大量的侯门贵公子来参加。故而,这一年一度的百花盛宴倒是热闹的很,很多官家都是因为能够参见这百花盛宴而感到荣幸。

    当然这百花盛宴也不是说只能是未婚的男女参加,像苏诗婉这些出嫁了的侯门妻妾们也是可以参加的,大家都是图个热闹,相亲的相亲,拉关系的拉关系。参加的人都是心领神会。

    想到上一世自己在那百花盛宴中遇见的那人,已经算的上是心如止水的苏诗婉不由的也心跳加速,这一次自己还会遇见他吗?

    可是,就算是遇见又有什么办法?自己依然是东阳舟帆的妻子,自己依然和他有着身份的悬殊,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心里微微的一叹,“我去凑什么热闹啊!就不去了吧。”

    心里虽然什么都明白,可是,怎么这不去的决定一做出来,心就好像是缺失掉了一块一般呢?生生有点疼痛啊!

    晚间,苏诗婉正在用晚饭,碧桃和柳夏伺候在一旁。一个忙着布菜,一个忙着扇扇子,这时候,天气怪是闷热的很。

    “我吃好了,柳夏,收拾下去吧。”

    放下手中的银筷子,苏诗婉一副倦倦的样子。

    柳夏心里有片刻的不甘心,凭什么要自己做这收拾碗筷的事情,明明是碧桃布菜的。却是知道苏诗婉的脾气,外柔内刚,性子古怪,便也只有老老实实的放下扇子收拾着碗筷退了出去。

    “碧桃,去叫小阅来见我。”

    这时候的苏诗婉哪里还有方才的疲倦样子,一双杏眼里面好似是能看通人性一般的通透。

    碧桃正准备出去,却见关闭着的门被人敲响,随即而来的是小阅清脆的声音,“少夫人,小阅可以进来吗?”

    “进来。”

    小阅得到了苏诗婉的允许,这才紧了紧自己怀里的东西,三步并成两步的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怀里抱着一大束的洁白的山茶花的小阅,苏诗婉的胸口不由的紧了紧,“小阅,你上哪里弄来这么多的山茶花?”

    目光不由的看向那只被自己插在窗沿边的花瓶里面顾乐堔那早上留下来的山茶花,只见那山茶花已经枯竭的剩下黄黄的干枯的花型了。

    脑子里面更是浮现出顾乐堔那早上不同往日的嬉皮笑脸的庄重,“婉婉宝贝,爷甚是想念你啊!”

    莫名其妙的脑海里面就浮现出这么一句顾乐堔式的话语,好似这句话就是顾乐堔那厮凑在自己的耳边咕哝着说出来的。

    “少夫人,这是,这是那人送到米行, 要刘嬷嬷转交给少夫人的, 每天一束。”

    小阅的话让苏诗婉从自己的思绪里面拉了出来。

    示意碧桃接过小阅手中的山茶花,苏诗婉只是让自己的目光在那画上停留了几秒,便冷漠的开口:“碧桃,拿出去扔了。”

    碧桃和小阅对视一眼,两人都不敢说出一个不字,最后碧桃也只能是拿着手中的洁白山茶花退出了房间。

    “碧桃你去拖住柳夏,别让她再进来。”

    “是。碧桃省的。”

    随着房门被再一次的关住,苏诗婉这才揉了揉额头,语气恢复成往常的样子一般,“小阅,嬷嬷怎么说。”

    “回少夫人,米行的生意很好,嬷嬷已经按照少夫人的吩咐把大量的大米已经放在了粮仓里面,估计这明儿过后,米行就会挂出没有大米的牌子了。还有,嬷嬷把赚的银子都存进了银楼,名字用的是少夫人的。信物是少夫人给的红珊瑚蓝宝石项链。”

    自己怎么就把顾乐堔给的那项链拿去做了信物?不是说让嬷嬷拿去卖了吗?

    “那让嬷嬷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给苏诗婉添了一杯茶,小阅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少夫人没想到那顾乐堔真是有本事呢,果然是能够称得上是一个霸王。这正道歪道的,真是说不准,说他是好官吧,他又流氓的很,说他是坏人吧,他又老是打压那些欺压百姓的官员们。”

    “此话怎讲?”难道是东阳瑞的那些好坏参半的评价之外,这顾乐堔还有别的光荣事迹不成?

    “嬷嬷说,这顾乐堔是上京的一个名人,不过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自动请缨到了边关,跟着当时上京很出名的陈龙将军学习作战。这以后,大大小小的胜利的战况他可是参见了不少,更是因为一次以少胜多的大败了苍禹国而被皇上青睐有加,年方十八就被皇上册封了少尉,而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又是一次战功,让皇上封了他为少将军,更是永享永嘉侯的太师的世袭。”

    小阅咽了咽口水,接着说道:“而且,他还是太师的独生孙子,是顾家的三代单传啊,这顾家说来也怪,这顾太师只是得了这顾乐堔爹一个儿子,这儿子还一心的崇尚佛教,整日的吃斋念佛,后来还是顾太师逼着儿子娶了夫人,下了药才让这顾夫人生了顾乐堔,没想到,这顾乐堔的爹一等顾乐堔出生,看也没看一眼就离家修行去了,这之后就再也没人看见过他了,这顾太师便一心的培养这顾乐堔,没想到,在顾乐堔五岁的时候,这顾夫人也去世了,这没有两年,这顾太师也去世,这七岁的顾乐堔便由顾太师的女儿顾晚霞照顾着养大,顾晚霞一辈子没有嫁人,就是守着顾乐堔,守着顾家的基业,对着顾乐堔那是一个宠爱啊。这顾乐堔从小就是顾家的宝贝疙瘩,性子是霸道的很。在顾家,他说一个一字,没人敢说一个二字。”

    随着小阅的侃侃而谈,苏诗婉总算是对顾乐堔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心里不由的庆幸,看来自己当时初次见到顾乐堔的那股子害怕没有假,自己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给顾乐堔陪着软,没有惹怒这霸王那真是自己的直觉救了自己。

    据说,这顾乐堔一生的爱好就死流连花丛,寻幽探秘,对着如花美眷有一种超乎寻常的痴迷,对敌人那是凶神恶煞狠得如同地狱里面的修罗,可是,对着女人,特别是他看上的女人,那是一个不正经好言好语。

    但是,他是最是讨厌的就是和自己对着干的女人,哪怕是多么的喜欢,也会毫不留情的折辱。

    在顾乐堔十八岁的时候,在茶楼遇见一个姑娘,一眼就说喜欢上别人,硬是叫着自己的兵,绑了姑娘回了太师府,关在太师府三天没出门,最后这姑娘的爹亲自找上门,这世人们才知道,这姑娘不是别人,居然是三品官员尚书的千金,你说这姑娘已经是你顾乐堔的人了,你就要了人家呗,可是就是因为这尚书千金反抗了, 还不小心的抓破了自己的手,顾乐堔大手一挥,尚书大人上门要人不给,等尚书大人回了府邸,在叫着自己的兵抬着已经几度昏迷的尚书千金送回了尚书府。

    最后还撇的干干净净,自己压根和着尚书千金啥事没有,最后这尚书大人闹到了皇上那里,没想到,这顾乐堔连皇上的面子也不给,直接是不见,最后皇上无奈,只得自己收了那尚书千金,只是这尚书千金进了皇宫,连这皇帝的面都没有见过。

    这顾乐堔简直就是一个活霸王, 在官场上谁的面子不给,更是连皇上都不怎么放在眼里,对于自己看不习惯的人,无论官级,那是该损就损,该打就打,毫不留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