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一七章 君心知我心

    第一三一七章

    很奇妙的是,随着朱莎这一住院,李海周围那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就变得和风细雨起来了。万海平第二天就飞去了京城,也没有设法向江南省和之江市的有关部门疏通,要求他们改变拍卖方超遗产股份的决定。

    对此,李海也曾询问过文素,怀疑他们是不是在万海平面前露馅儿了?文素倒是很笃定,声称他们兄妹俩,对万海平一直是执行的安抚政策,就算万海平去京城是想要寻求新的支持,文家老大坐镇京城,也会搞定他的。李海倒也无所谓,反正如果文家兄妹不能履行约定的话,他正好翻脸,毫无心理负担可言。

    至于文家兄妹,这段时间倒也很老实,都没有跟李海提起基金会易主的事情。文素四处张罗着,给朱莎请大夫看病,中医西医精神科,全都被她找了个遍,太子女的能量也是真不小,请来的大夫个个都是业内翘楚,大名鼎鼎的,足见她确实是用心了。

    只可惜,朱莎这个病,非人力所能扭转的,那根本就是神力所致啊,大夫的医术再高明,又有什么用?一个个知名医生束手无策,反倒是让朱莎这个病例,在医学界业内,有了那么点小小的名声,甚至还有人提出,要把这个病例,当成一个典型的课题来研究——当然是被李海给拒绝了,明面上的理由是不希望朱莎受到打扰,暗搓搓的理由就不好说了。

    大事没有小事不断,时间在这种状态过得飞快,转眼,离预定的拍卖方超遗产股份的时间,还差一天了。

    “有关拍卖的方案,都交上去了?和我们竞争的,还有谁?”李海手里把玩着一支古色斑斓的古笔,问着面前的朱贵樱。因为朱莎住院的缘故,基金会的法律事务,基本上都是交给了朱贵樱来处理。而朱贵樱,也是爆发出了一百二十分的热情,一肩承担了这些繁杂的事务,诉讼和非诉讼都处理得井井有条。

    朱贵樱瞟了一眼李海手中的古笔。那天李海给朱莎写字,红酒为墨地板为纸,似乎用的就是这么大小的一支毛笔吧?不过那笔管,好似没有这么古色古香的,还有这些斑纹,都不存在。她却不知道,李海手中这支笔,本是一位陨落神明的神体,那天被李海用来强行施展了一次神通之后,这支古笔也吸收了一些残留的神力,所以发生了一点变化。

    女人嘛,不管怎么说,都是会八卦的,尤其是和自己男人有关的事情。李海看出了朱贵樱的关注点,却也不加理会,这事儿反正说不清楚,直接耍赖装糊涂最好。

    朱贵樱很明智地没有发问,而是递出一张文书:“这是拍卖会的说明,因为项目数额巨大,又是政府出面处理私人财产,所以这次是专场拍卖会,没有别的项目参与。与我们竞争的,主要就是万海平,另外还有一家,是申城来的投行,我打听了,应该是梁家的壳。”

    万海平,梁家?李海皱了皱眉头,马上拿起电话,打给文素:“素总,拍卖会的说明,你拿到了吧?有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李海的意思很简单,你丫不是说好了,要配合我搞掉万海平的吗?第一步要是方超的股份拍不到,那也就不用说后续了。现在万海平也参加了拍卖,还多了你们的一个壳,这是什么说法?梁家,当然就是梁远梁遥这兄妹俩的梁家,和文家基本上是穿一条裤子的。

    文素大概早就料到,李海会打这个电话来,所以显得不慌不忙:“啊是这样,我正在犹豫,不知道要怎么和你沟通呢。其实万海平的工作,我们也做得差不多了,你看他去了京城,大致是放弃了——”

    “大致?”李海很不客气地反问:“大致是什么意思,我不太懂。法律课上没教过。”

    文素噎了一下,心说这混蛋,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可文素虽然是从小娇生惯养,走到哪里都高人一头,但是唯独碰到李海,她就是回回吃瘪回回碰壁,所以李海一开口,她就不由自主矮了一头:“是这样的,万海平没有明确表示,我们当然可以视为默认了,不过他没有撤销拍卖申请,我们当然要确保对你的承诺可以实现,万无一失,所以就让梁家也参与拍卖。如果万海平真的不放弃,那我负责把这些股份拍下来,然后再转手给你,你放心,超出正常价位的部分,都算我的。”

    还有这一说?李海很想翻白眼,这可是买股份,不是买收藏品啊!李海为什么有底气,在这拍卖会上,和万海平竞争?那是因为,他本身也持有万方集团的股份,尽管不多,大小也是股东。而万方集团,不是上市公司,股东很少,按照公司法,公司股东彼此之间,是有优先受让权的。也就是说,相对于外人,他们在同样的价格下,可以优先购买彼此的股份。

    要没有这一条,李海和万海平的竞争,那都是不平等的竞争,他何必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李海有心想要问问,梁家是否也有万方集团的股份,又一想,关我什么事?文家要是搞不定,自己正好趁机发难,至于万海平,只要没有文家支持,自己想怎么玩死他,还不是一反手的事情!

    “好,那我明天就等着看素总的诚意了。”李海搁下电话,冷笑了一声,朱贵樱适时发问:“我们明天是志在必得,还是设一个上限?”

    “准备溢价百分之十五的资金,多了就不玩了。”李海想想,还是稍微应付一下吧,别做得太明显,把文家惹急了,就不好玩了。溢价百分之十五,这在一般的拍卖会来说,是完全不够看的,一些热门的藏品,最多能举牌上百次,超出起拍价好多倍的都有——当然,好像一些小说里写的,动辄拍出天价,那也是很少见的,那种较劲的双方,都会成为业内笑柄,被人当傻子看的。

    但,对于资产类的拍卖,别说是溢价了,流拍也很常见,这东西跟藏品不一样,没法炒作的啊,哪来那么大的暴利?所以准备溢价百分之十五的资金,李海觉得也就可以交代了。

    朱贵樱点了点头,等了一会儿,见李海没什么话要说,便满怀幽怨地丢下一个白眼,闪身走人了,一边走,一边还把小腰扭得风中杨柳一样——她当然有理由幽怨,自从朱莎住院,李海就没怎么和她相好了,奔三十的女人呢,眼看着李海每天往医院跑,却不来陪自己,心里能不酸么?当然她也就是在李海面前刷一下存在感,以防这臭男人忽视了自己,倒没有胡搅蛮缠。

    李海当然知道这妖娆美女的心思,可他现在是真顾不上,已经被人抓到了自己和朱莎的把柄了,要是再添一个朱贵樱,好么,著名大学两位美女教师和男学生三人行,这消息的杀伤力,简直是几何倍数往上翻啊!非常时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脑子里过了一下,觉得今天没什么事要做了,李海正要起身去医院陪朱莎,电话又响了。拿起来一看,李海心中一凝,怎么是赵诗容的电话?

    自从赵诗容去了京城,陪她父亲赵老大,等候最终处理结果,她和李海之间,不能说断了联系,但是也没有多频繁密切。起码在李海的记忆之中,赵诗容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经常都是微信上聊几句,刷个自拍啊什么的。真正深入的交流,可以说绝少,哪怕是李海主动问起,赵诗容也是难言之隐的样子,所以李海也就不多问了。

    当然,这也有可能又是一个很普通的电话,只是赵诗容想念自己了吧?李海调整了一下呼吸,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赵诗容的声音,和往常相比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帅哥,干嘛呢?”

    “我是不是该回答,想你呢美女?”其实李海本来是不大会这类男女勾兑的辞令的,架不住身边几个女人,尤其是朱贵樱的谆谆教导,姚诗儿也是个精灵鬼,耳濡目染之下,他的油嘴滑舌技能等级,也是蹭蹭往上涨。所以这里要额外提醒一下,但凡是说话很讨喜的男人,要是他说没有前女友,或者没啥感情经历,那绝壁是骗纸。

    赵诗容轻笑了一声,听上去似乎心情不错,聊了两句,又问:“我听说,明天方超的股份就要拍卖了?”

    李海马上有种感觉,这才是赵诗容今天打电话来的真正原因!他说不清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但他就是这么感觉了。联系到万海平的行踪,目下应该也是在京城,莫非这把火,已经烧到了赵诗容的头上?

    “是啊,枕戈待旦了。美女学姐,有什么指示?”李海故作不知,等着赵诗容自己说。

    赵诗容似乎呼吸乱了一下,但声音却依然稳定:“有啊。我指示你,志在必得,大获全胜,先拿下明天的拍卖,然后再乘胜追击,把万方集团全都拿过来!有没有信心?”

    李海瞳孔为之一缩,难道说,万海平真的在京城,向赵诗容施加压力了?他没有多问,因为这不需要问,他只是很用力地应了一声:“保证完成任务!”第一三一七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