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一六章 涉险过关

    第一三一六章

    朱莎的父母,属于很传统的那种知识分子家庭,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教育不出朱莎这种性格来。所谓的传统,就是严父慈母,夫妻俩分工明确,当妈的冲锋在前,嘘寒问暖表示关心,当爹的默默站在身后,竖着耳朵听,也不发表意见,做沉稳状。

    朱院长站的位置,肯定是和李海在一起了。此时李海的心里,也是庆幸不已,要不是自己及时找到了古笔,使用文章神力帮助朱莎重塑了神魂,今天这一关就不好过啊!以昨天朱莎那种精神状态,再来面对她的父母亲,那真的是要崩溃到精神分裂了。

    不过,看着朱莎和她母亲在那里嘀咕着,面上堆着笑容的样子,李海心里也挺不是滋味的。他知道,自己也是喜欢朱莎的,虽然李海本心并没有要和朱莎发展怎样的关系,走到今天这一步,也是阴差阳错,但这不代表,他就能心安理得地置身事外了。

    哪怕在法律上,也是有结果犯这一说的,不是看你初衷如何,而是看你做了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以李海现在和朱莎的关系,他要是能对朱莎以后的生活置之不理,那还算个男人吗?要这样的话,当初朱莎意外暴露了怪癖之后,李海就不应该帮忙,让朱莎去自己调整,这才是正道。断然没有说,帮忙帮到床上去,还这么多次,最后说一声我不是故意的,就可以提起裤子走人的道理!

    要不要趁这个机会,把事情挑明了呢?李海自己想想,其实要是真的和朱莎结婚,也是不错的选择,赵家姐妹俩,既然无法选择一方,那干脆就都不选呗——这么想的时候,李海又禁不住地心痛,他知道,这也只是想想而已,真要是这么做了,赵家姐妹俩固然伤心,他自己心里也会始终存着一个结。

    况且,就算要公开关系,眼下也不是个好场合吧?朱莎生病,还是生这种怪病,李海要是再跳出来,等于一下子就给自己拉来了不小的仇恨值,连同朱莎,在她父母那边肯定也没好脸色看,何苦来哉?以李海对朱莎父母的了解,眼下肯定不是好时机。

    他最关注的,当然还是朱莎的感受,要知道现在朱莎虽然是重塑了神魂,不再会因为和李海的这段关系,而陷入极端的自我否定之中了;但是这不代表说,她就能毫无愧疚地面对她的父母亲。

    还好,朱莎看样子是能撑过来了,不但面对母亲的询问,能从容应对,间中还能给李海递个眼色。李海一看到这眼色,就知道大家有志一同,都不想马上就掀开真相啊!得了,那就先敷衍着吧。

    李海心中稍定,转过脸来就和朱院长对上了眼。要说做贼心虚这话,真是一点都不假,李海和朱莎有了这种关系,一下子面对这有名无实的老丈人,饶是他神魂坚固,受到神力庇护,也是突突颤了两下。

    幸好,神力在身的又一个好处,就是脸皮够厚,情绪够稳定,就算心虚,也没有表露出来,不至于脸红气喘心跳加速语无伦次什么的。

    “老院长,对不住啊,朱莎老师为我工作,是有很大贡献的,结果却生了这种病,还查不出病因来,我心中有愧啊。请老院长放心,不管朱老师这是什么病,需要花费多少,我们基金会都包了,一分钱都不用你们自己出。”李海这瞎话,也算是张嘴就来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眼角余光都能和朱莎的眼神对上号,显然朱莎对他这种说法,还有这不晓得哪里来的领导范儿,也是很无语的。当然李海也不算是完全说瞎话,他确实心中有愧嘛!

    老院长当然是要客气一下的,哪怕他心里确实觉得,朱莎这病情,是和她工作压力太大分不开的,但是律师这行业,本来就是工作压力很大的一个行业,他又能说什么呢?况且,李海这当老板的,态度还是很正的嘛。

    老院长叹了口气,还能说什么呢?冲着李海点了点头,道:“你有心了,还麻烦你一个老总,一大早赶过来陪着看病,真是不好意思。”

    李海心里又是一抖,老院长这是看出什么来了?不可不防啊,所谓人老成精,老院长又是在司法战线上工作了这么多年,真正是阅人无数啊,有可能之前就看出了什么苗头来,只是没好开口?

    朱莎也在竖着耳朵听着李海和她父亲的交谈,显然也是有些紧张。李海一看这架势,不行,再这么搞下去没准就要露馅了!赶紧祭出转移话题神功:“那个,我倒是没什么,不过刚才和医生交流过,说是病情虽然不复杂,但是病因却不太好确定,需要会诊。”

    果然一说到病情,老院长也淡定不能了,尤其朱莎这个病,怎么看都比较诡异。病情不复杂,就是说这种呕吐,不是不能控制的,就像现在,给朱莎挂葡萄糖和各种营养素,就能维持她的身体机能,也可以保证她不再呕吐——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其实都是李海用神力搞出来的把戏——病因不好确定,那更简单了,神力这种东西,什么科学手段也检测不出来啊,哪怕是中医搭脉也是一样的结果,这怎么确定?

    这世上,大概也只有那些为数不多的得道高僧,或者是老道士之流,能够看出点端倪来。可是他们就算看出来了,说出来也没人信,你跑到医院里来说,你这病是撞了邪了,冲犯了神明,所以被神力所伤——信不信人家给你一顿暴揍?所以,李海这是真正的有恃无恐。

    老院长听下来,也只能是叹气,好在这病危害不大,那就挂水挂着吧。然后,双方沉默了一会儿,大眼瞪小眼之下,李海才反应过来:“那,我公司还有事情要忙,我就先失陪一下了,晚上我再过来探望朱莎老师的病情,好不好?到时候,顺便请老院长和阿姨一起吃个便饭吧,就这么说定了,回见。”

    看到李海走了,老院长望着他的背影出了一会儿神,才转过头来,看了看朱莎,眼神中带着莫名的意味。朱莎看似随意地和父亲对视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和老妈继续聊着,心里却是捏着一把冷汗。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父亲的审视,在那眼神之下,她觉得自己简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难道父亲已经看穿了自己和李海的猫腻?

    但,令朱莎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这种眼神,本是可以令她不由自主地心虚,把所有秘密都吐露出来的。可现在,心底却不知从哪里涌出一股全新的力量,让她能够支持下来,带着心中的秘密,坦然面对父亲审视的眼神。只因为,那是她想要维护的人,和想要维护的感情。

    最终,老院长也没看出什么来。其实,他之前对李海和朱莎的关系,就有点犯嘀咕了,朱莎确实是个很好的老师,也愿意提携后人,但是李海这种角色,显然不仅仅是一个单纯的学生了,能被朱莎领到家里来的,不要说是男学生,就连男人,都是珍稀动物啊!过年那次,朱莎还带了个外国女医生回来,她们和李海之间的互动,怎么看都有点诡异。

    同在一座城市,风言风语根本就挡不住,老院长也早就听说了一些八卦,不过那些一听就不怎么靠谱的,他就不当真了。只是这一次,也难怪他会生出疑心来,毕竟朱莎在朱贵樱家里过夜,然后发病送医,而李海却是一大早就到了医院,这样算正常吗?

    可是,从女儿坦然的眼神中,老院长又看不出什么破绽来。以他对女儿的了解,就算女儿真的和自己的学生有了私情,在自己面前也是绝对藏不住的吧?——老院长当然也不会想到,世间还有李海这种超乎预计的存在。

    当天晚上,各方负责渗透这家医院,打听朱莎病情的初步结果,就送到了各自老板的案头。大概在这医院的历史上,还从没有一个病人的病历,能这么好卖的。

    只是,这病历根本就是天衣无缝,完全看不出有什么作弊的迹象来。而上到院长,下到病房护士,所有人的证词都是严丝合缝,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来,这也让关注朱莎病情的各方都无话可说。

    “还真的是病了?赶紧找名医,想办法治好她!”这是文家的反应。尤其是文素,为此忧心忡忡不已,虽然李海还没有明确表示出反悔的迹象来,不过这么下去,显然对本方不利啊!唯有尽快设法治好朱莎,才能实现危机公关。

    “真的是病了?那文家兄妹干嘛这么紧张?怎么看,这病人都和他们没有那么大关系吧!”这是万海平的反应。但万海平在这个结论的基础上,显然想得更多一点。结合文家兄妹在医院里,面对李海时的态度,他几乎可以断定,文家兄妹和李海必定有桌面下的交易。

    “你不仁,我不义!看来,是要让某些人看看,我姓万的也不是那么好惹的!”万海平眼神阴冷之极。第一三一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