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一四章 装,使劲装

    第一三一四章

    刚起床,万海平就接到了一份报告:“今天一大早,朱莎住院了?还是叫了救护车送去的?什么病?不知道?废物!”他瞥了一眼,就把这份报告给丢到一边去了,打算好好训斥一下,那些负责盯住李海行踪的手下,告诉他们什么才是重点。朱莎充其量也就是李海的又一个女人罢了,值得关注什么?

    不得不说,在这个问题上,万海平和文虎的想法都差不多。他们都是男人,又都是深谙高层游戏规则的人物,自然明白,到了一定层面之上的人物,私生活就不是个事儿了,只有出了事儿,那些事情才会被翻出来,当成罪状贴上去,其间的因果关系,和外界的一般认知都是倒过来的。所以,他就算知道了李海和朱莎有特殊关系,也不会在意。

    相比之下,万海平更关注的是,昨晚在省博物馆的仓库那边,还真的发生了一些事端,那位副馆长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非要半夜去巡查仓库,搞得万海平派去的那些手下狼狈不堪,甚至还惊动了警方。但是,事端的结果,也让万海平很是迷惑:“李海没有出现,那位副馆长也只是巡查了一下,就闪人了,没有做出任何举措,更没有动任何藏品?这又是什么名堂?”

    万海平揉了揉眉心,他昨晚其实也没怎么睡,一直都在关注博物馆那边的情况,尤其是李海没有出现,让他始终悬着一颗心。除此之外,现在局面诡谲,他嗅到了很不好的味道,也得多多和各方面沟通,寻找到自己的新方向才行。再加上前阵子,几番在李海面前失利,甚至方超连命都丢了,万海平最近的日子,很不好过!

    他有点犹豫,看这报告,博物馆那边只能说是有惊无险,也许是李海故布疑阵?不管怎么说,万海平已经安排博物馆的大馆长,以最快速度赶回来主持大局,有他在,别人都掀不起风浪了。但是这需要时间,怎么也得两三天功夫吧?或许自己该到那个仓库再去看看?

    如果他真的去了,就会发现,在重重监视之下,那支七百年的古笔还是没了踪迹!当然即便如此,万海平还是不可能知道,李海要这支笔来干什么。

    万海平还在犹豫,因为他想要趁着这几天的时间,跑一趟京城。文家兄妹的态度,实在令他太不安了,他必须设法寻找新的支持,至少要保证他自己不会被出卖。这些事情,靠坐在家里打电话肯定是不成的,只有面对面的交流,才能得到真正有效的信息。

    可是,这里也离不开啊,眼看那场关系到万方集团未来命运的拍卖,也是越来越近了!万一自己去了京城,事情办得不顺利,这边又没人坐镇,导致后院起火,那怎么办?

    万海平正在想着心思,下属又发来一条信息,他一看到这信息,腾地一下站起来,叫自己的秘书:“马上准备车,我要去医院!”

    文家兄妹俩居然也去医院了!万海平立刻意识到,自己一定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如果只是文素出面,他还不会这么紧张,因为文素本来就是担负着与李海沟通的职责,听说朱莎住院,她去探视一下也很正常。但是文虎也一块儿去,那事情就不同了,文虎可是文家这次来之江行动的总负责人,理论上地位还高过他万海平!

    朱莎是李海的老师也罢,律师也罢,女人也罢,都无关大局,她住院了,以文虎的身份,有什么理由要去医院探视?哪怕仅仅是为了向李海示好,这里面的味道也非常坏了!

    当万海平还在路上反复想着心思,这边文家兄妹已经到了医院。文素刚要下车,文虎一把拉住她,叮嘱道:“别冲动,保持冷静!我们就是来探病的,别的什么都不要提,记住了?”

    文素撇了撇嘴:“记住啦!你都说了八百遍,八百遍了!”嘴上很硬,实际上文素心里也犯嘀咕,昨天刚发现了李海和朱莎的秘密,还打算用来给李海施加压力呢,结果一晚上过去,朱莎就进了医院,这是什么节奏?如果朱莎出了什么岔子,自己不但失去了这个筹码,反而有可能刺激到李海,加深双方之间的仇恨,那不是文素想要的结果啊。

    所以她才一接到这个消息,就赶到医院来探望。而文虎,则是出于对妹妹不放心,毕竟昨天文素就自作主张了一回,险些酿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今天朱莎进了医院,搞不好就和她有关,李海的反应难以揣度,万一文素处理不好,激化了局面呢?

    文虎拎着花篮,俩人并没有带跟班,也是显示一种低姿态。有手下已经在医院这里,打听到了朱莎和李海的位置,俩人径直到了住院部,进了病房,却见朱莎躺在床上,双眼紧闭,挂着盐水,已经换上了病号服,倒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来。

    文素的心却已经悬了起来,她见到床边站着李海,面色沉痛地看着朱莎,简直目无旁人的样子,根本就不知道他们俩的到来。显然李海对朱莎的在意程度,是远远超乎一般的男女关系之上的。如果朱莎没有住院,文素或许会对此感到高兴,那意味着她手中的筹码分量更重;可是现在,她就笑不出来了。

    轻手轻脚地走到李海身边,文素和文虎交换了一个眼色,伸手碰了一下李海。李海如梦方醒,转过头来,看到俩人,眉毛就是一扬,好似很没好气似的。

    文素赶紧先发制人:“我们一听说消息,马上就赶来了,相信我,我绝对没有泄露半个字。朱律师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忽然住院?”

    文虎也在旁边敲边鼓:“是啊是啊,李海,我们都说好的,肯定不能说话不算数啊。朱律师严重吗?有没有确诊是什么问题?”

    李海握紧拳头,瞪着文家兄妹,身子微微颤抖着,好似极为愤怒,却又努力克制着的样子。以他的神打功夫,对于身体的控制能力,做出这些样子来,不过是小事一桩罢了。

    让朱莎住院,就是李海的计划之一。昨天和文家兄妹的交易,看似是达成了,不过那种城下之盟,对于李海来说毫无意义!就算因为文家兄妹的出卖,他能得到万方集团的股份,甚至把万海平赶出之江城,那又能怎样?可想而知,在这个过程中,他一定会付出更多代价的,光是忽然转换门庭,就肯定会连累到自己老爹和后娘了。

    身为神使,哪能束手就擒,任人宰割?李海说什么也不干!找来古笔为朱莎做法,就是他的一条反制之策。现在朱莎自身的隐患已经被解除了,接下来就该轮到他反击了。而这反击的手段,自然要从文家兄妹和万海平的间隙入手。

    正因为如此,李海暂时还得维持和文家兄妹的关系,不能撕破脸了。他佯装愤怒,又极力压抑的样子,也许是装得太像了,文素情不自禁地退后了一步,结结巴巴地道:“李,李海,这里,这里是医院,你冷静,冷静一点,别惊扰了病人。我们也是好意,好意来探病的!”

    文虎在边上也是连连点头,这时候他也害怕了,李海要是真的发疯,毫不顾忌地动手,可没人能挡得住他,这一点,已经被无数冤魂证实了啊!这家伙看似斯斯文文的,一副富贵子弟模样,动起手来真的是杀神一枚!那些小说上,不都说什么,女人是男主的逆鳞,冲冠一怒为红颜什么的,多么过分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啊!

    幸好,也许是李海尚有理智,也许是文素的话起了作用,考虑到医院的特殊性,还有躺在病床上的朱莎,李海终究没有发作。他的拳头缓缓松开,指了指门外,当先走了出去。

    这是要谈谈了?文家兄妹彼此对视一眼,全都长出一口气,只要一上来,李海不发飙,那就有得商量啊!

    “呕吐不停?!”来之前,参谋团队也有过一些分析,但是文家兄妹还是没想到,关于朱莎的病情,他们听到的竟然是这种说法。

    文素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不会是朱莎承受不住打击,结果就犯病了吧?卧槽,那可真的要死人了!好在文虎还能冷静:“医生怎么说的?总有个理由吧,不会是无缘无故就呕吐个不停。”

    李海神色不善:“医生初步结论,是神经性呕吐,说是精神压力太大,这方面,也有不少病例了。治疗方案,还在讨论之中。都是我不好啊,都是我的错!我没有注意分寸,让她受苦了。”他一脸痛苦自责的表情,文素反倒安心了下来,自责好,自责好啊!

    她马上踏上一步,伸手挽着李海的胳膊,发挥她女性的天然优势,在李海耳边低声道:“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我保证会帮你的,需要我做什么尽管说,哪怕别的都不谈,先稳定朱律师的病情,我都责无旁贷。”这么说的时候,文素自己也觉得很感动呢。

    而万海平转过拐角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第一三一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