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一三章 何幸有你

    第一三一三章

    事情终究是没有朝着某个没羞没臊的方向发展下去,原因很简单,朱贵樱是在虚张声势,而朱莎呢,虽然是神魂重塑了,但也只是扫除了她心中某些执着的原则,并没有到了让她整个人都来个彻底崩坏的地步。

    当然,关键时刻,还是李海起到了作用。——别想歪了,虽然李海也觉得那种没羞没臊的事情,有点太,怎么说呢,步子迈得有点太大了吧;可是真正事到临头的话,以李海的个性,多半还是会半推半就,甚至反客为主也说不定。

    问题就在于,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脑袋疼的要炸裂一样,思维运转的速度都降到了最低,简单来说就是外界的信息对于他来说,接受是没有问题的,可以听可以嗅可以感知,身体的本能反应也都在,但是这一切一旦进入灵台紫府,需要他的大脑来处理的时候,那就等于是遇上了一个正在当机状态的核心处理器,有进没有出了。

    试想这种情况下,李海还能有什么作为?男主角都死狗一样了,就算那小伙伴再精神,你让两个从没有过这种经历的女人,来全盘掌控推进大局,显然是不可能的啊——

    忍受着脑海中巨大的疼痛,还有不能晕过去的蛋蛋忧伤,李海就像是承受着从没有过的酷刑煎熬一样,守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好在身边这两个女人,闹了一会儿也算是消停了下来,因为他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好也不好,坏也不坏的,朱莎和朱贵樱,也都没有了什么想法,对李海的担心和关注,完全占据了上风。

    三个人静静地等待之中,朱莎和朱贵樱达成了一致,如果到天亮的时候,李海还是没有恢复过来的话,那就得送去医院了,至于什么保密什么影响,还管的了那些吗?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纱的时候,朱贵樱拉开了窗纱,让阳光照在李海的脸上。她看了一眼朱莎,面上掩不住的担忧:“还是不醒呢,得送医院吗?”她的犹豫,不仅仅是来自于李海的身体,也来自于对朱莎的担心。

    一个晚上的交流和沟通,虽然朱莎并没有和盘托出,但是她也没怎么刻意遮掩,所以朱贵樱也大概知道了朱莎和李海之间的事。显然,不管私底下怎么取笑或者吃醋,明面上,朱贵樱也知道,这个事情一旦掀出去,对于朱莎和李海,都会造成很大的困扰,甚至可能把她自己也牵连进去。

    朱莎就不用说了,身为一名美女老师,和比自己小八岁的学生搞到了一起,这种新闻简直是国人最为喜闻乐见的,而且是那种一面可以强势围观看热闹,一边还可以指指点点显示自己道德水准的八卦新闻。这种压力,就是传说中的千夫所指,几乎可以轻易毁掉一个人的生活。

    至于李海,或许他周围没有什么人敢于对他八卦,但是现在李海的处境,也不是很好,虽然看着太平无事,说不好一个纰漏,就会让他一溃千里。很多大人物的局势崩溃,都是从一点不起眼的小事开始的,这就是教训。真到了那个地步的话,光是歉疚,就能压垮朱莎吧?

    这一切,朱莎自然也是清楚的。可是她却丝毫没有犹豫:“我来打急救电话,你帮他多穿几件衣服,你这里有的吧?别愣着了,谁知道他这病要不要紧,这么久都没醒,万一留下后遗症怎么办?快!”

    朱贵樱眨着大眼睛,看着朱莎,这个曾经是自己好朋友,室友,却又在好几年之中,变成自己的死对头的美丽女人。她一向对朱莎很不服气,论美貌论才学,朱贵樱自认为没有哪一点是输给朱莎的,这也是俩人当初为了一件事反目之后,关系一直无法修补的原因所在。

    可是这一刻,她却觉得朱莎无比耀眼!为了一个男人,一个小男人的健康,她赌上了自己的名誉,这是她曾经最为珍视的东西,现在却让位给了对李海的感情!我呢,我和李海在一起也这么久了,我能做到这样吗?

    朱贵樱忽然挺起胸来,对自己说:我也能,我也一样!虽然我狡黠,任性,爱耍花样,争强好胜爱吃醋,但是论到对这个男人的爱和付出,我绝对不会输给你的!她点了点头:“我去给他拿衣服,他的衣服我这里都有。”这却不是李海买的,而是朱贵樱自己,在和李海一起了之后,就买了好多套她觉得适合李海的衣服,专门给李海开辟一个衣橱放起来。

    原先,这可能会是朱贵樱又一条可以用来,在朱莎面前炫耀的话题。可是此刻,她却没有任何杂念,只是简单地说出一个事实而已。是就是吧,爱就爱吧,不用比拼,不用比较,更不用考验什么,面对自己,简单真实就是最好。

    朱贵樱走到门口的时候,朱莎也拿起了电话,开始拨打急救电话。就在这时,倚在床头,好几个小时都没有什么动静的李海,忽然发出了一声长吟!两个女人一听到这声音,马上停止了各自的动作,扑到李海的身边。

    此时的李海,灵台紫府之中正在经历一场蜕变!他的神魂,原先是一直在极其缓慢地恢复之中,因为没办法进入睡眠之中,所以人类自身的恢复体制不能起到作用,还得勉强工作,等于是进三步退两步,所以恢复得很差。

    但是,随着第一缕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李海的神魂,陡然受到了一种外来力量的滋润,以远胜之前百倍的速度,迅速壮大起来!这种力量毫无疑问,和晨曦阳光分不开干系,古时炼气修道的人,都很重视晨起采气,因为随着这第一道阳光出现在灵台之中的,就是所谓的紫气东来,如果能用正确的方法采取利用的话,对于人身有着莫大的裨益。

    李海是神使,走的不是道门炼气的路子,所以这一道紫气被采取之后,就是进入他的灵台之中,壮大滋补他的神魂了。这也是神明一脉的特点,重视的就是神魂,神魂壮大到最后,便可以成为新的神明——当然现在,天庭都找不到,钱神自己也上不得天庭,所以李海对于这条路的兴趣,也一直都不是很浓。

    但这回,李海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神明一脉的手段了。原本是半死不活的神魂,经由这道紫气的注入,就好像吃了一剂大补药一样,飞快地壮大起来。这个过程,还伴随着极度难言的感受,又像是飘在云端,又像是濒临窒息,简直无以名状,就连那一声长吟,也只是李海本能的反应而已。

    朱莎和朱贵樱用手抚着李海的身子,发现他的身体上,好多肌肉都在急速地跳动着,但只是好似痉挛一样,所以肢体没有什么动作。李海的表情也显得很怪异,似笑非笑,眉头忽紧忽松,也看不出到底是痛苦还是舒服。

    关键是,怎么还不醒来啊?那现在这种变化,显然就不是什么好变化了吧?俩人观察了一会儿,很快得出这种结论来,眼下放在这里估计还是不靠谱,送医院吧!朱莎起身去打电话,朱贵樱又跑去给李海拿衣服了。

    想着现在天气凉了,李海平时虽然身体很好,不怎么怕冷,不过现在生病自然不同,朱贵樱索性把什么保暖内衣啊羊绒衫啊都捡了出来,还找了个怀炉,匆匆又奔回来。

    “莎莎,来帮我,给他穿——”朱贵樱抱着衣服一进门,正张罗着呢,一眼看到床头的李海,顿时打了个愣怔,李海居然醒了!

    只见李海已经坐了起来,伸手抚着朱莎的头发,而朱莎,则是趴在李海的大腿上,枕着李海的膝盖,乖顺的姿势叫人简直不敢相信,好像俩人的身份和年龄,都倒了过来一样。

    李海抬起头,看到朱贵樱的神情,心中一阵感慨。当紫气耗尽,他的神魂虽然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但也足以运转了。此前所接受到的外界信息,他都有记录,只是无法处理和回应,此时一一审视,李海心中只有庆幸和感激,自己真是何其幸运啊,竟然能遇到这么多,这么棒的女人!

    他一手仍旧抚着朱莎的头发,另一手朝着朱贵樱招了招:“贵樱姐,来我这里。放心,我没事了,昨晚是我太用心写字,耗神过多,所以身体不能承受。调整了这一会儿,已经好多了,你不用再担心。”

    这个借口,虽然听上去有点不靠谱,但却也不是不能接受。写字这种事,尤其是真正的用书法写字,对于人的精气神,确实是要求很高,甚至有些名家,在写完了名作之后,都会大病一场,而且病好之后,也很难再写出原样水准的作品来。

    想到昨晚李海同时用两支笔为朱莎写字,红酒为墨,地板做纸的豪情,朱贵樱出奇地,竟然没有半点酸涩,而是升起一股感恩和自豪。这就是我所爱的男人!虽然年纪不大,虽然有时候很叫人生气,可是他是一个多么优秀,多么棒的男人啊!我爱他如此,真的没错!

    她微微笑着,从床的另一边爬上去,偎依在李海的怀中,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听着他的心跳,觉得什么都不用说了。

    只可惜,好时光总是短暂的,很快,外面就传来了救护车的哇哇声响。朱莎很是遗憾地起身:“是我叫的救护车,不知道你这么快就能醒过来——我去打发了吧,也就是几百块钱的事。”

    李海刚要点头,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的神魂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别慌,我有个计划!”第一三一三章完

    【作者题外话】:就写了这么点东西,差点被下架,吓尿了。几番整改!泪。希望明天能捡回节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