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一零章 心有灵犀

    第一三一零章

    这要是换在从前,哪怕朱莎在做梦的时候,她都不会接受的。当着另一个女人的面,帮一个男人宽衣解带,还用毛巾擦身?这成什么样子了!看李海现在的情况,整个人都是大汗淋漓,自己抱着他的时候,隔着衣服也能感到湿漉漉的汗,显然刚才他写字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都被汗湿透了。要擦汗,就得把所有衣服都脱掉,那跟真刀实枪地发生关系,也差不多了。

    朱贵樱其实也有点带着挤兑朱莎的意思,她倒不是吃醋什么的,至少主要不是出于吃醋。她是看到李海为朱莎付出了这么多,朱莎却一直碍于她的个性和身份,不能给与足够的回报,心里不爽了!

    不是吗?李海已经把他和朱莎之间结缘的经过,和朱贵樱解释过了,朱贵樱在释然之余,还是有点吃味,李海对于朱莎的维护,可是远远在她之上呢,要是当初换了是朱莎和他在一辆车里,李海会不会就那么扑上来?而李海对于朱莎,则是百般照顾,为的就是要她能够健健康康地活着。

    可朱莎呢,在朱贵樱看来,你固然是有自己坚持的理由,可是也不能把李海这番苦心,都视若无睹,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人心都是肉长的,在这个社会,你离了周围人的支持和帮助,别说寸步难行,就连生存都成问题。那就冲着李海为你做了这么多,你难道就不能放下你那内心的坚持吗?

    还有一点,是朱贵樱死活不会说出来的,当初她和朱莎闹翻了,也和朱莎的个性有很大关系。现在朱贵樱就是要看看,你朱莎到底会不会为了李海,而放弃内心的坚持。反正李海顾虑来顾虑去,不就是怕朱莎经受不住这种打击吗?那索性就下点猛药,直接给你朱莎逼到角落里,看你变不变!

    朱贵樱手里拿着绞好的热毛巾递过去,塞进朱莎的手里,然后就开始解李海的纽扣。一边解,一边朱贵樱就一只眼睛放在朱莎的身上,看她的神情。你挣扎吗?你会躲避吗?会手足无措吗?还是会破而后立,大彻大悟?——当然,她也得注意,要是朱莎真的表现出要崩溃的样子,可就要及时收手。

    意料之外的一幕出现了!朱莎竟然很从容地接过毛巾,先是把李海头上脸上的汗都擦了,然后擦到脖子上,一边还很大方地把李海的脑袋搁在自己的胸前,让李海享受那对极品软枕的味道。而朱莎的眼神,一直随着手中的毛巾在动着,专注之极,完全不顾她眼神所到之处,是一个和她有着不可思议关系的男人的身体。

    “吓,居然都没事?”朱贵樱有点不敢置信,要是真这样的话,李海还费那么大劲干嘛?朱莎这不是挺好的嘛!一瞬间,她甚至怀疑,是不是这对狗男女在玩什么花样,故意拿话来诳自己?至于目的嘛,也很简单,就是让自己接受他们俩的关系,甚至进而三人一起——

    别怪朱贵樱,她一个女人,还是大美女,在法律界混,身上少一个心眼都不成。这圈子里都是什么人?不客气地说,朱贵樱有资格把所有面对她的男人,都变成衣冠禽兽!全仗着心窍玲珑,凡事想得通透,朱贵樱才能保全自己到现在不失。再加上,和李海这段关系,她确实也是非常投入,非常在意,能不多想一点吗?起码,现在朱莎和李海的关系,算是对自己坦白了,那么以后,自己要怎么继续面对李海,面对朱莎呢?朱贵樱就不得不多想想这种问题了。

    什么叫阴差阳错?这就叫阴差阳错。所以法律实践中有很多事情,事实是一个样,但是你就是说不清楚,法律上就无法认定,也是一样的道理。

    此时朱贵樱是疑云重重,一不做二不休,继续!她一伸手,把李海的衬衫就给脱了下来,拎起来一绞,地板上就是一滩水:“哇,这是处了多少汗啊!”

    本来只是随口惊叹一下的,哪知道朱莎居然很自然地接了一句:“幸好没有再出汗了,否则我想就得去医院了。”

    朱贵樱又瞪圆了漂亮的杏核眼,朱莎如此淡定?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要是真的一直以刚才那种势头,出汗出下去,铁打的身体也吃不消啊。可是,可是,朱莎你真的完全不在乎吗?朱贵樱眼睁睁地看着朱莎一边说着,一边用毛巾擦过李海露出来的上半身,时不时还用手指擦拭一下水渍已经干掉的地方。

    “啊,那个,莎莎,你干嘛摸李海啊?”朱贵樱忍不住了,干脆直接问!

    朱莎头也不抬,继续擦着李海的小腹,轻声道:“我试试看有没有继续出汗,还有,皮肤不能凉得太快,刚才出了那么多汗,人肯定是很虚的,这时候要是着了寒,可不得了,要大病一场呢!喏,这毛巾不那么热了,换一条。”

    朱贵樱傻傻地接过来,再把手中绞好的热毛巾递过去,心说朱莎你要不要这么淡定?为什么感觉自己好像被人耍了一样!

    她索性也一伸手,摸着李海的小腹。不得不说,钱神带给李海的东西,着实不少,仅仅说这身体,经历了神打的锤炼之后,李海的身体真可以说是百炼成钢,不胖不瘦,肌肉一块块非常清楚,却又不会显得非常狰狞突兀,线条极其流畅优美,光是看,就让人有种拔不出眼睛的感觉。真的用手摸上去,感受到那身体中包含的力量,还有柔软光滑的皮肤——朱贵樱本来想说几句话,刺激一下朱莎的,结果这一摸,居然就给忘记了,反而想起自己和李海在一起时的种种缠绵来。

    她走了一会儿神,才忽然醒悟过来,抬眼时,正好和朱莎的眼神碰了个正着,看到朱莎的脸上,有些淡淡的红晕,朱贵樱就感到自己脸上好像也是热辣辣的,估计和朱莎的样子也差不多。再然后,朱贵樱才发现,自己和朱莎的手指,居然在李海的肚脐附近,胜利会师了!

    俩人都是条件反射似的,把手指收了回去。然后朱贵樱才觉得不对,自己怕什么啊?立马挑衅朱莎:“哎呀,这男人的皮肤,比我都还好呢,也不见他平时做什么保养呢,真是令人嫉妒。莎莎,你说是不是?哎,你最喜欢他什么地方?”

    这也是朱贵樱使个坏,你朱莎不是不敢面对李海,不敢面对你和他之间的关系,还用什么“梦中情人”之类的把戏,自欺欺人吗?我就逼你多想一点!哪怕什么都不为,就为了眼下这个局面,也不能轻易放过啊,朱贵樱估计一辈子都难能有机会这么酣畅淋漓地膈应朱莎了。

    看着朱莎神情怔忪,朱贵樱也有些忐忑,会不会自己下药有点过猛了?哪知道一转眼,朱莎居然脸颊嫣红地点了点头:“是啊,我也没想到他皮肤这么好呢。不过,我原先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是迷迷糊糊,把什么都当成在做梦一样,你现在叫我说,我还真的说不清。”

    朱贵樱整个都呆了,这节奏不对啊!朱莎这哪里是不能面对,简直就是太坦然自若了好吗!倒弄得自己好像是多此一举似的!

    她越想越不对劲,心说自己不会是被耍了?却不知道,若不是李海刚才拼着神念耗尽,还有一件蕴含了七百年文章神力的古笔,施展了一道神通,现在的朱莎,依旧还会是那副茫然无措的样子。也许她会被李海的心意所打动,随着时间慢慢地恢复,却绝对做不到这样快。

    不得不说,在对付人心方面,文章神通确有独到之处。古时候,文章是用来教化人民的,所谓的教化,也就是要树立人们心中的道德观念和礼仪制度,这一脉的神通,全都是与此有关。虽然李海并没有文章神的指点和引导,这一道神通却也是用了出来,对于朱莎的神魂重塑,几近完美。

    尤其是李海最后一句话,并非是他有意为之,而是跟随着文章神力的引导,写出了神来之笔。洛阳亲友如相问,一片冰心在玉壶。这句诗是诗人袒露心迹的诗句,对朱莎眼下的状况,正好是鞭辟入里,她不就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面对亲友吗?文章神力,通过这句诗沁入她的神魂之中,便将挡在朱莎心头的那些隔阂,全都一扫而空,照见她内心最深处,最真实的想法,清澈通透,一眼见底。

    人最难的,无非就是“想通”,无非就是看清自己。能做到这一层的,世俗观念对于他们,也就不会造成什么困扰了。而朱莎现在,就到达了这种层次,她清楚地看到自己想要什么,自己真正在乎的是什么,自己该做的是什么。种种困扰,种种枷锁,都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仅仅是面对一具,自己已经无比熟悉的男人的身体,有什么难的呢?

    看朱贵樱还有点愣神,朱莎把毛巾又递给她,示意她再拧成热的,然后主动伸手,去解李海的裤带。

    朱贵樱接过毛巾,还没反应过来,看到朱莎的动作,眼睛不由得瞪得滚圆:“你,你这是干啥?”

    “擦下半身啊。”朱莎略显奇怪地看了看朱贵樱,觉得她这个问题好无稽,一面伸手一拉,李海的裤子已经被她褪到膝盖,该露的部分全都露了出来。

    朱贵樱整个傻了,这不是应该我来做的吗,为什么朱莎做得这么理所当然?她愣愣地看着朱莎,很自然地接过自己手中的毛巾,去擦拭李海下半身的汗水,包括那物件在内,就算那物件已经很精神地竖起来,在跟她们俩打着招呼,朱莎也若无其事地握在手里擦拭着——

    朱贵樱终于崩溃了:“你们两个合起来耍我是!特么跟我逗比呢!”第一三一零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