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零九章 头疼

    第一三零九章

    那是李海晕倒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他很不放心,因为当时最后的一点神念,都注入到了笔尖,写成了文字,他再也没有余裕,可以去观察朱莎的神魂,是否最终完成了重塑。而且,似乎还听到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想必除了朱贵樱之外,也没别人可以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那么朱贵樱的贸然闯入,会不会造成这道神通,在最后环节功败垂成?

    李海的神念耗尽,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少见的,一般人都很少会把自己逼到这种程度,没精神了就去睡觉呗,何况李海自从成为钱神的神使之后,他的神魂就受到了钱神神力的严密保护,连普通的损耗都很少,更不用说把自己逼得滴干油尽了。

    钱神用神力护住李海的灵台紫府,一面看着那里面萎靡到极点的神魂,一面唉声叹气:“这小子,身为本神的神使,却从不将金钱放在心上,反而尽是和一些凡人女子搅在一起纠缠不清的,怎么看着好像是太虚幻境情天幻海的种子?唉,要不是他是李家一脉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完成通神的子孙,真是不想要这个神使了!”

    权神鄙视的神念横扫过来:“说得轻巧,你倒是不要他试试?”当然钱神也只是说说,就算没有权神在一边的虎视眈眈,钱神也不可能放走李海的,这可是它唯一能找到的神使人选了,而一位神明假如离开了神使,那基本上也就啥都不是了。

    钱神郁闷是郁闷在,李海的神念已然萎靡到了这般地步,可是稍微晕倒一会儿,恢复一点之后,居然就开始转起念头来,还是担心那两个凡人女子!这就让钱神很是不屑了,在它的神国之中,万事万物都是可以花钱来交换的,女人有什么好稀罕的?就像那女信徒韩美兰一样,随便砸点神力上去,让她干啥就干啥,这才是好女子啊!

    一郁闷起来,钱神就不打算让李海快点醒来了。这实际上也是为了李海着想,就像通常人昏迷,很多时候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身体,不至于承受更大的伤害,此时李海昏迷,也是为了让他的神魂早点恢复正常。

    钱神要想这么做,也很简单,因为李海此刻的身体本能,就会让他一直休息下去,直到神魂足够壮大,可以重新接触外界事物为止。钱神只要把它的神念和神力都撤走,不再保护李海的灵台紫府,就可以做到这样了。

    只是,钱神刚一动念,就想到另外一个问题:权神那厮还在边上一直窥伺着呢!要知道钱神若是让它的神念和神力,离开了李海的灵台紫府,也就形同于放弃了李海的神使身份,权神要是趁这个时间,趁虚而入,那还真是不可不防!

    “这黑心鬼,上次怎么没把它一举赶回李家祖先祠堂里去!”钱神更加郁闷了,想来想去都是李海的错,那就不管他了,让这小子吃点苦头也好。

    钱神这个念头一动,结果就是它给李海的灵台紫府,注入了一缕神念,而且是结合了神力的神念。要知道人的神魂和身体,并不只是居住在里面的关系,而是一体两面,神魂和身体会互相影响,如果神魂不够壮大,就无法正常掌控身体了。

    钱神这一道神力注入的结果,就是李海虽然神念极度萎靡,本该昏睡下去,却就可以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了。

    造成的结果,就是李海醒了过来。

    “啊!”李海蓦地发出一声惨叫,叫声之大,把正在慌慌张张照顾他的朱莎和朱贵樱,都吓得魂不附体,太惨了!幸亏这里是高档别墅小区,住宅之间的间距很大,加上卧室隔音效果好,基本上传不出去,要不然的话,此时天还没亮,这么惨的叫声被人听见,还以为这房子里发生了什么血腥惨剧呢。

    李海是真的疼啊,头疼!本来他就不该醒过来的,应该一睡睡上个好几天,神魂才能正常恢复,即便如此,也要萎靡一段时间。结果现在钱神为了保证它的神使,强行用神力将他唤醒了,造成的结果,就是李海才昏迷了一会儿,就醒过来,他能不疼吗?抱着脑袋,两眼一阵发黑,却偏偏就是无法昏睡过去,这脑袋简直要疼的裂开一样。

    “李海,李海,你怎样?快,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原本看到李海昏迷过去,朱莎和朱贵樱就已经非常担心了,不过俩人都搞不清状况,朱莎是因为刚刚被李海用神力重塑了神魂,精神还没完全正位,而朱贵樱就更加不明所以了,她只看到李海很专心地在地板上写了一堆字,乱七八糟的,貌似还有很多情诗,心里正有点发酸呢,哪知道李海就晕倒了——这么晕倒,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谁晓得,李海刚昏迷了不到十分钟就醒过来,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一声惨叫!俩人都吓得魂不附体,赶紧打急救电话!

    李海却已经恢复了一些神智,能够知道身边的状况,虽然大脑稍一运转,就疼痛欲裂,比起喝了假酒宿醉醒来还要疼上十倍,但是到底还是能想到一些事情。他抬起手来,艰难地摆了摆:“不用,不用——我歇一会儿——”只说了这么两句,他又险些痛的叫出声来,这感觉真的太难受了,想象一下有人拿着把锯子,在脑袋里面,把头骨和脑浆一块儿锯啊锯的,差不多就是那样了。

    眼见李海咬牙切齿,面目狰狞,却还说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俩女都是担忧万分。可是李海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虽然俩人都是一肚子的话,眼下也知道只能听李海的。

    朱贵樱看了朱莎一眼,刚才自己是半路跑过来偷看的,谁知道李海和朱莎到底在干什么?写字怎么会写到这么惨的样子?但是出奇的是,原本朱贵樱觉得,自己应该对此感到非常气愤的,因为朱莎似乎一直在带给李海麻烦,而没有带给他快乐啊——但为什么,自己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好像李海这么对朱莎,是理所当然的呢?

    朱莎对于朱贵樱的那一眼,却是丝毫没有在意。她更没有发现,此刻她虽然是清醒的,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李海的身上,没有感到任何的困扰和挣扎。原本束缚着朱莎的那些杂念,现在仍旧存在着,但是却再也不会对她造成任何困扰,不会让她不知所措和深感羞耻。她仿佛感到,自己的心灵,就好像被什么力量洗涤过了一遍,变成了一汪清泉似的,一眼就能看到底,再也没有了迷茫和恐惧。

    她看着怀中的男人,此刻紧紧抱着李海的双手,没有任何犹豫,她知道自己就想这么抱着李海,看着他,看着他恢复过往的生龙活虎,为此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也愿意李海对她做任何事。他们曾经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美妙的夜晚,朱莎怎能不爱这个男人?尽管他比自己小了八岁,尽管他曾经是,现在还是自己的学生,但那又怎样?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只能面对,而且更需要面对的,是自己的内心,内心深处对李海的爱恋啊!

    “贵樱。”朱莎忽然开口,对着朱贵樱说话,眼睛却还是盯着李海的脸,盯着李海紧闭的双眼。朱贵樱条件反射地应了一声:“干嘛?”

    “我在这里照顾李海,你帮忙打一盆热水,拿两条毛巾来,我们帮李海擦一擦身子,再点个香薰炉,帮助他舒缓一下精神,我觉得他是压力太大了,要是睡一会儿,就能好一点。”

    朱贵樱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要反驳两句,不过又咽了回去。她告诉自己,这是自己家,自己更熟悉环境,为了照顾李海,就不跟朱莎一般计较了!这么想着,朱贵樱觉得自己真的很棒,又大度又深情呢,比只会给李海添麻烦的朱莎好多了,不是吗?

    李海抱着脑袋,头痛得几乎不能忍,牙关紧咬咯咯作响,他不想再叫出声来。不让朱莎和朱贵樱叫救护车,是因为他知道眼下情势微妙,自己一旦露出破绽,进了医院什么的,难保就出点乱子了。可这不妨碍他感知身边所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自己被朱莎抱着,也听见朱莎和朱贵樱在说话。

    想要用神念去探查朱莎的神魂,肯定是办不到了,李海此时就连张嘴说话,都痛得受不了!但他更担心,自己刚才拼尽全力,到底有没有将那道神通完整地施展出来,朱莎有没有被治好?

    正在努力和自己的头痛斗争,李海忽然感到额头上一阵温热,随即后脑枕在了两团软绵绵又富有弹性的物质中间。几根滑嫩的手指,在他的太阳穴等头部穴位上轻轻按压着,耳边还传来朱莎的低声耳语:“你放心,睡一觉就没事了。我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我的小男人,我的梦中情人,你的莎莎不会让你担心,不会让你失望的。”

    这么说,朱莎应该是被自己的神通,将神魂成功重塑了?李海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却听见门响,显然是朱贵樱去而复返。

    抱着一堆东西刚回来,就看到朱莎把李海无比亲热地抱在怀里按摩头顶,还说出这么没羞没臊的话,朱贵樱一跺脚,心说你要伺候他,那就伺候个够嘛!把手里的毛巾一拧,伸手就去解李海的衣扣:“莎莎,你来帮李海擦身,我来帮你!”第一三零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