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零七章 作法

    第一三零七章

    “这么晚来,是来看我,还是看莎莎,或者是看我俩一起啊?”朱贵樱穿着睡袍,哈欠连天地给李海开门,不过那哈欠打的,怎么看怎么透着一个假字。

    李海瞪了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没看我为了朱莎的病情,一直都战战兢兢,忙到现在彻夜不眠吗?你就知道吃醋!可李海也就是瞪瞪眼而已,女人都爱吃醋,朱贵樱这表现,已经算是肯顾全了,有点怨气在嘴上发出来,总比闷在肚子里慢慢发酵,到最后爆炸来得好。

    被李海瞪了一眼,朱贵樱也是毫无惧色,她鬼精鬼精的,当然知道李海的底线在哪里,所以就有恃无恐了。但在听说李海或许有办法能帮助朱莎的时候,朱贵樱还是吃了一惊:“我跟她聊了一会儿,她这个问题可不是那么好解决的,心结呢。你等于是把莎莎做人的根基都打没了,你能帮助她重新站起来?我看还是找凯瑟琳医生好好商量商量。”

    所以说李海就没法对朱贵樱真的生气,她吃醋归吃醋,大事上始终是心思很正啊,这样知情识趣的女人,叫人如何不爱她?伸手在朱贵樱嫩滑的脸蛋上抹了一把,李海微笑道:“我当然是有点把握的,况且这事赶早不赶晚,时间久了或许会越来越糟。试试看。”

    李海总不好告诉朱贵樱说我有神通,在这科学的时代,一切不科学的东西早已被人打上了负面标签了,说出去就没人能信,没看现在骗子都得宣称自己是民间科学家吗?何况李海自己也没玩过文章神的神通。

    朱贵樱跟在他的身后,指了指一个房间:“你的莎莎姐在客房里,刚才还没睡,现在不知道了。你不需要人帮忙?那我先去睡了,好困好困!”伸了个懒腰,转身就走,不过那姿势那步态,怎么看都好像在对李海炫耀似的,告诉他“别光顾着朱莎,这还有个你的女人呢!”

    要不是挂着朱莎的病情,李海说不定还真的把持不住,当朱贵樱这种绝品妖精,拿出真本事来挑逗男人的时候,那种冲击力简直让男人无法抵御,更别说李海和朱贵樱交往这么久,对于她的魅力早已沉迷。好容易按下心火,李海把心思收回来,轻轻敲了敲门。

    “进来。”显然朱莎听见了门外李海和朱贵樱说话的声音,知道是李海在敲门。

    李海推门进去,见朱莎坐在地板上,也穿着一件和朱贵樱差不多同款的睡袍,背靠着床边,手里抱着一个红酒杯,地上放着好几瓶红酒,其中两个瓶子已经空了。

    借着床头的灯光,李海看得出来,朱莎是处于微醺的状态,对于外界还是有反应的,只是稍微有些迟钝而已。“也不晓得这俩女人到底喝了多少酒?”

    走过去,踢开地上的一个空酒瓶,李海靠着朱莎的身子,在她边上坐了下来,顺手把衬衫纽扣解开了两个,从朱莎的手里拿过酒杯,喝了一大口:“不错嘛,这酒怎么也得两三百欧元一瓶?”虽然不是五大酒庄的货色,不过国内也很难喝到真正的五大酒庄出品,反而是一些小酒庄,能够买到货真价实的好酒,当然这更多地是要提前两三年去预定购买。

    朱莎乜斜着眼睛,看着李海喝了她的杯中酒,也不做声,忽然伸出手来,顺着李海的脖子,朝他解开的领口滑下去。纤长白皙的手指,掠到第四颗纽扣才停下来,李海的胸膛已经露出了大半。

    朱莎看着自己手指下男人的胸膛,出了一会儿神,忽然笑了笑道:“我真奇怪,是不是?喝醉了,就有胆子和你在一起了,平时,想都不敢想,骗自己那都是一场梦呢。终于,梦醒了,我却再也不能做梦了,喝醉了,也不行——”

    她口中喃喃自语着,眼中有泪光点点,让她的眼神变得朦胧忧郁,神色更是凄然。李海不禁有些担忧,真的是只要重塑了朱莎的道德观念之后,就能让她重新恢复正常吗?被重塑了道德观的朱莎,还是原来的朱莎吗?忽然间,李海对自己将要做的事情,产生了一丝怀疑。

    但,李海马上又坚定起来,不管怎么样,做了再说,这已经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了!至少,让朱莎能够坦然面对所发生的事情,面对她自己的内心,面对自己和所有她在乎不在乎的人。至于自己和她以后的关系如何相处,那就不重要了。

    这么想的时候,李海心中也是很不舍得,但他能够控制自己,更记得自己的初衷。抬手,握住朱莎的手指,李海放下酒杯,用另外一只手掠了掠朱莎的头发,让她秀美的侧面,停在自己的眼前。

    “莎莎姐,我说过,我会在你身边,陪你面对一切的。我不仅会做你梦中的情人,也会在现实中满足你的愿望。”李海说着,手指抚上朱莎的眼帘,将她的双眼轻轻合上,然后向钱神发出神念:“好,现在该动手了!怎么做?”

    钱神不敢怠慢,它对于凡人自然是没什么可关心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嘛。只是今天李海为了这个凡人女子,居然威胁它要改换门庭,这就让它不得不重视起来了,这可是关系到它能否成为天界正神的生死大事呢!——当然由于一直感应不到天庭的存在,这个愿望要如何实现,钱神也没有头绪,但不妨碍它执着于自己的目标。

    “其实很简单,你想要怎样说服这女子,就用那支古笔写下来,写的时候记得同时握住那穷酸的神体,双笔同写,而后将这文字都给这凡人女子读了,便可深入其头脑之中。本神会助你引导那古笔中的神力,让其文字可影响这女子的神魂,这便是穷酸最擅长的‘深入人心’神通了。”

    敢情“深入人心”也是一门神通?李海一想,也对,文字的力量,不就体现在能深入人心吗?这种方式,确实是最能体现文字的神力。想到这里,李海忽然很惋惜,文章神怎么就陨落了呢?不过,惋惜也没办法,听钱神的口气,这是大时代的变化所导致的,人世间已经没有文章神存在的余地了。

    这些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李海拿出两支笔来,想要去找墨汁,一眼看到地上的几瓶红酒,顿时眼前一亮,这不就是现成的墨汁吗?

    他抄起开瓶器,刷刷把剩下两瓶红酒都开了,两支笔齐上,蘸满了墨汁,对着地板刚写下一笔,忽听朱莎道:“你在做什么啊?我能睁开眼睛看吗?”

    询问过钱神,知道朱莎看看也无妨时,李海便让朱莎睁开双眼。饶是朱莎已经喝得有五六分醉意,而且精神状态也不是很稳定很正常,但是看到李海的架势,还是很惊讶:“我以为你要陪我一起喝酒呢,你这是要写什么?还用两支笔。”

    也无怪朱莎惊讶,李海这架势,怎么看都很诡异?李海却不当一回事,反倒很严肃地道:“莎莎姐,你看好了,这是我想对你说的心里话!”挥动双笔,以红酒为墨,以地板为纸,洋洋洒洒几百字,就这么写了出来。

    其实这些话,也不是什么金玉良言,之前李海就对朱莎说过,现在无非是写下来而已。但效果却大不相同!言语文字这种东西,确实是很古怪的,同样的道理用不同的话说出来,效果也不一样;同样的话换不同的人去说,效果也不一样。

    朱莎就觉得,李海写下来的这些话,她怎么就觉得这么顺耳,这么入耳呢?虽然起初,还觉得有些别扭,有些抗拒,比如李海说,她完全没必要觉得羞耻,觉得不道德,因为现在讲究的是个性解放,而不是存天理灭人欲那一套了。朱莎就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为什么自己以前总觉得放任自己的欲望,是很羞耻的一件事呢?其实完全用不着啊!

    不知不觉,她变成了趴在李海的肩背上,长长的头发披下来,盖在李海的胳膊上,眼睛却盯着李海在地板上写下的文字,一眨也不眨,神情专注之极。

    李海可是一点也不轻松!他不是文章神使,文章神也早已陨落了,所以他虽然是李家子孙,有通神资质,还有文章神的神体在手,可是他也只能使用文章神力洗涤自身,以及练练字而已。说到神通,除了最基本的“妙笔生花”之外,就半点都不能用了。

    这次为了帮助朱莎,扭转她的道德观念,李海不得已才用上了这一手。文章神力能够抵挡钱神和权神的神力,就像有风骨的文人,可以做到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一样,同样也就说明,钱神和权神都无法用他们的神念神通,来影响到文章神一系。

    所以,钱神也只能起到个引导的作用,具体的都得李海自己来操作,还不能动用神力。李海只是一名神使,没有自己的神力,他想要完成这一道神通,唯有使用他自己的神念来引导,消耗的是他自己的神魂和心力。

    一个字一个字写下去,李海额头渐渐渗出汗来,下笔更是越来越慢,只觉得手上的两支毛笔重于千钧!就连自己的眼皮,都变得沉重许多,好像瞌睡虫袭来似的。唯有心头的一点执念,在拼命支撑他写下去,至少,要撑到把那古笔中的神力都用完!

    朱贵樱蹑手蹑脚地在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心里禁不住好奇,怎么都没声音了呢?俩人到底在里面做啥啊,难不成相拥而眠了?

    她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动静。虽然知道这样不好,可能会让李海生气,可是朱贵樱就是忍不住想知道,李海和朱莎在里面到底做什么呢?终于,她伸出手来,轻轻地转动了门把手——第一三零七章完

    :连续应酬两天,欠账明天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