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三零五章 瞒天过海

    第一三零五章

    万海平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地板上,砸得火星都溅出来了。刚才他给文虎打电话,告诉文虎,李海看中了省博物馆的一批文物,这很可能是对付他的好机会,希望得到文虎的支持。因为在行动力量方面,李海在之江是一家独大,就连林玉荣当了本地警署的老大,想要调动人员都得异地用警,可见李海势力之一斑!

    想要对付李海,万海平只能是借用文虎的人手,因为文虎的阵营,和军方的关系良好,也唯有相对独立的军方,才能够调用足够的精锐人手,来钳制李海的行动。这同时也是一次试探,万海平要看看,文家对待李海的立场,有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结果很明确,也令他极为愤怒和失望,文虎拒绝提供人员的支持!理由倒是很理直气壮,说什么一些文物无关大局,不可能动得了李海的根基。天晓得,之前他们是怎么对付李海的?什么罪名都可以,只要能让李海坐牢就行!现在有这么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倒卖国家文物难道就不是刑事罪名,不用坐牢吗?这还是李海自己露出的破绽!

    显然,文家的立场发生了变化!不管他们打算怎么做,至少他们不准备继续原定的策略,去对付李海了。更要命的是,这种转变,万海平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没人通知他,没人找他商量,甚至文虎还在试图对他隐瞒,简直就是拿他万海平当傻子在耍。

    万海平越想越是火大,一脚踩在手机的残骸上,再使劲一碾,就像脚下踩着的是文虎的脸一样。哪知道那手机虽然屏幕摔碎了,大体却还完好,被他这一踩,顿时滑出去了,万海平脚下站不稳,瞬间被带着来了个大劈叉,疼得他哎哟一声惨叫,半天爬不起来。

    两名女秘书听到声音跑进来,慌慌张张地把万海平扶起来,忙前忙后地收拾。万海平好容易才缓过气来,这一摔倒是把他心里的那股邪火给摔去了大半,他开始冷静地思考起自己的处境来。

    身为一个老资格的商人,又是从小接触权力圈子的人,万海平在斗争方面有着足够丰富的经验,也有着灵敏的嗅觉。文虎的态度,清楚无比地告诉他,他已经不被信任和重视了。这是一个危险的兆头,一旦被排除在核心圈子之外,他就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是被当成筹码交易出去,价码都无法自主!

    不用说,要交易的话,对象除了李海,再没别人了。万海平咬紧牙关,他只是个商人,是某些人培养的白手套而已,如果不是因为种种原因,为了京城的某些人物,他为什么要和李海对着干?一山不容二虎?别搞笑了!这之江的地盘,过去是伍豪的,现在是李海的,什么时候都轮不到他万海平啊!

    当然,万海平也承认,如果真的能干掉李海,他肯定能得到很大的好处,运作的好的话,重现当初伍豪的地位,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那只是好处而已,他可以接受预期利润达不到那么高,也用不着非得和李海拼个你死我活,当了某些人的刀啊。而现在,李海依旧巍然不动,他万海平却眼看要被人抛弃了!

    这叫他如何能甘心?

    悲催的是,不甘心归不甘心,他也没办法一个猛子扎到李海那边去。站队这种事情,也不是说转就能转的,他不是一个单纯的官僚,也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人,他的立场,早就被固定下来了。

    看来,只有想办法争取主动了!而争取主动的唯一办法,就是向上面证明,他有办法对付李海,有能力扭转局面。现在他会被出卖,无非是因为李海的强势,使得文家为代表的某些人失去了信心,一旦他证明了自己的价值,上面肯定还会重新考虑,是和李海媾和来得划算,还是干掉李海,让他万海平上位来得划算?那还用说吗,用生肯定不如用熟啊。

    就这么办,而李海今天露出来的破绽,在万海平看来,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虽然万海平也想不通,李海为什么会忽然对一支不怎么值钱的古笔那么上心,但他不用管那些,敌之所欲,就是我之要点,掐住就行了!

    给博物馆馆长的电话,想必已经传到了李海的耳中吧?万海平很有信心,通过这个电话,在这支古笔的命运上,他已经占据了主动。李海想要绕过他的手,拿走那支古笔,是绝对不可能的事。那么,李海剩下来的,无非是两种选择,一种是强取,一种是和他万海平来商量——当然还有一种,就是索性放一放,但那样的话,万海平几乎没有任何机会。他只能赌一赌!

    万海平坐起来,呲牙咧嘴了一番,刚才的大劈叉,有点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不知道有没有扯到大筋。忍着疼痛,他叫来自己的保安经理,吩咐了几句,叫他带上得力人手,马上开车前往博物馆的仓库。通过还在外地出差的博物馆大馆长的渠道,万海平可以顺利地将这些保安塞进博物馆的保安队伍当中去,再把博物馆现有的保全措施加强一下,希望可以防止李海的非常手段吧。

    一个小时以后,接到保安经理打来的电话,得知他们已经就位,正在布置新的保全设施,而那些古代文具,依旧安然无恙——万海平才放下心来,却又有些遗憾,要是李海真的来偷这些东西,蠢得被他当场抓住的话,那岂不是随便他搓圆捏扁?唉,李海恐怕不会这么蠢的吧!

    李海站在一公里之外的一栋楼顶,看着博物馆的仓库周围。运起神力之后,他的视力可以帮助他,在夜色之中轻易地看出一公里之外的行动。保安队伍的变化,一览无遗,无论是巡逻的人数,频率,还是那些正在紧锣密鼓地架设各种防护设施的人员,都证明了这里已经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潜入的。

    “万海平,还真是神通广大啊!”李海心中冷笑,能做到这种程度,他也不得不佩服万海平。要知道省博物馆是事业编制的单位,馆长虽然在体制内不算位高权重,可级别摆在那里,轻易也不会冒险的。所谓的冒险,允许外界人员临时加入保安队伍中,这就是一种冒险,万一这里面有人监守自盗,东西少了他不得负责吗?

    可那位馆长人在外地,仅凭万海平一个电话就能做到这种程度,这就不得不说,万海平对于这馆长的影响力,绝对是够厉害的。

    换成是一般人的话,哪怕是那些传说中的国际艺术大盗,或者精锐的商业间谍,在仓促之间,要想从这样的防守中,把里面的东西偷出来,都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别以为什么大盗或者间谍就很牛逼,他们也是人,他们的成功,建立在充分的情报之上,也建立在缜密的计划之上,更建立在对手的资源不足和错误之上。而这些,都需要时间。

    李海轻轻笑了笑:“可惜啊,到现在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对付的,不是一个凡人!”

    小小心痛了一下,李海划出二百万神力,隐身诀再次发动!他就这么从那栋大厦的外墙上一跃而下,沿途随手抓住一些凸起的部位,很轻松地垂直下降到地面,然后顺着街道向那博物馆的仓库跑去。

    隐身诀的效果,早就经过验证,不仅能规避人的视线,更可以规避红外线等探测手段。李海就这么大摇大摆地跑过去,从那些成群结队巡逻工作的保安之间掠过,如入无人之境。这也多亏了他动手及时,对方的人手虽然增加了,但还是来不及架设完整的新保安体系。否则面对一些特殊的探测手段,李海也要伤点脑筋的。

    李海的脚步,一直到目标仓库的门口,才停了下来。这里的人更多,真正是围得水泄不通,就连房顶上,都有人在防守,其严密程度简直不像是一座博物馆,倒像是小说里的紫禁城了,而且是西门吹雪跟叶孤城决战时的紫禁城。

    李海吐槽归吐槽,其实真正挡住他去路的,并不是这些保安,而是紧闭的大门。隐身诀不是穿墙术,他没可能在这么多双眼睛之下,打开那些门,就这么走进去的。保安们就算看不到他的身影,难道那些门一扇接一扇地无风自开,他们就能熟视无睹吗?只要被人碰到一下,这隐身诀也就没效果了。

    这里是之江,又不是国外,李海当然不愿意在自己的家乡大开杀戒。

    偷东西真的是一门学问啊!李海站在保安们之间,摸着下巴,很是费了一会儿脑筋,然后又原路退了出来。转到街角,他掏出手机来,给那位博物馆的副馆长打了个电话。

    显然,副馆长还没睡觉,他很激动,今天和本市最有权势,未来又很看好大人物李海拉上了关系,还让李海欠了他两个人情。两个!其中一个是李海亲口承诺,郑重承诺的!至于要怎么用,他还没想好。正在想——

    接到李海的电话,他是大为惊喜,但随即,“惊”就大大压过了“喜”:“什么,要我连夜去检查仓库藏品?!”第一三零五章完

    【作者题外话】:偶尔还是能捡回一点节操的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