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九九章 道不同虚与委蛇

    第一二九九章

    看到李海的笑容,文素也笑了起来,在她看来,这样的筹码,足以令任何人心动,也可以让李海相信她的诚意。不是吗?现在是自己占了上风,却能够克制住自己,不去使用手中的武器来伤害李海,反而提供了更加优厚的条件,谁能不为此而心动呢?谈判的要诀,就是要让对手承认他无路可走,向他展示出他最好的选择,就是自己给他指出的那条路。

    直接使用威胁的手段,挥舞着手中的把柄压迫对方低头——这么低端的手段,我会用吗?文素自信满满地想着,带着几分企盼地看着李海的脸色,想要从中找出妥协和无奈来。

    只可惜,李海却还是摇了摇头。文素脸色一变,忍不住就要爆发,还好尚有些城府,强行按捺住心气,问道:“我相信我已经展示出了足够的诚意,究竟你还有什么不满?假如你是为了我之前的冒犯而不满的话,我可以向你道歉,也可以向朱律师道歉,那其实只是我的八卦心思在作怪,而不是有意想要威胁你的。”

    文虎冷眼旁观,自顾自地斟着茶啜饮着,看到文素在李海面前的表现,不由得暗自摇头。这个妹妹,聪明也是聪明的,也不是完全没有经验阅历的菜鸟,可是一到了李海的面前,就跟中了什么魔咒似的,总是失去冷静。

    你着什么急呢?李海还什么都没说呢,就着急抛出自己的筹码,已经是落了下风了;不仅如此,还连续两个筹码抛出来,生怕李海不给面子一样,你是在求着李海吗?这样一来,之前你所做的那些,所得到的筹码,岂不是就失去了意义。假如李海趁这个机会,得寸进尺,那岂不是就失去了回旋余地,除了进一步妥协,就只能坐视谈判破裂了。

    这个妹妹,到底是有多急着想要压倒李海啊!文虎心中喟叹,真是女大不中留,文素倒是在家里也提过,和李海联姻的可行性和好处,不过现在看起来,她对于这个提议,恐怕投入的心思不仅仅是嘴上说的那么简单啊!

    李海也觉得火候差不多了,不过他也不敢把文素逼到墙角,至少不是现在,能拖延时间和平解决,终究是好的。便点头笑道:“素总这么说,让我是受宠若惊啊!不过,涉及到转换阵营和立场,我也不能擅自做主,原因嘛,想必素总也是可以谅解的。”

    文素略觉失望,但她本来也没指望一蹴而就,李海毕竟有个资深特工的老爹,他站在安全系统那边才是理所当然的,哪有一句话就转变阵营的道理?叛变这种事情,更多的是因为本身的不满,呆不下去了,而不是因为更大的诱惑。其实文素自己,也只是希望摆出个姿态来,尽量消除李海的戒心,好得到自己想要的机会。

    她保持着平静的姿态,做出失望的表情,还叹气,伸手示意李海继续说下去。李海手指敲了敲桌面,道:“其实你们想抓回基金会的大权,和我关系不大,我对这个位子,并无多少恋栈之意,要不然,也不会答应杨老,毕业以后就离开之江了。你们能搞定杨老那边,让他老人家点头的话,比从我这里下功夫,要管用得多。”见文素张口欲言,李海又加了一句:“当然,看你们的样子,肯定是没什么把握了。”

    文素撇了撇嘴:“我们也没想要抢班夺权,只不过这个平台,发展势头很好,还引起了最高层的注意,所以很多人都看好,大家一致觉得不能让安全派系独揽所有好处,能从中分一杯羹才好。放心,只要我们能收购到股份,从而插手进来,安全派系顶多是捏着鼻子和我们分享基金会的相关权利,不可能撕破脸硬来的。”

    原来是这么回事——李海一直都和高层隔膜,更不太了解决定国家高层走向的那些势力的动态,所以对于文素所说的信息,他也是到这一刻才明白。之前他还奇怪,为什么会把矛头都集中在他这里,还是小打小闹,净搞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敢情这个局,本身就是在桌面下完成的,台面上大家都嘻嘻哈哈,就等着台面下的掰腕子掰出个结果呢。而他李海,也正是因为坐在这个位子上,才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这种层次的信息,恐怕连老爹都不太清楚吧?小卒子就是小卒子,没辙啊!李海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发寒,他越发感到,自己当初果断答应杨老,毕业以后要离开基金会,是多么明智了。既然已经选定了走钱神神使的道路,在这里的争斗就越发显得没有任何必要了,这基金会又不是他开的!我辈岂是蓬蒿人?

    至于什么派系立场,李海更是完全没当一回事,就算是老爹和丛惠的立场,他也不是很在意,这年头还有谁搞株连的吗?就算他的举动招来不满,凭他李海现在的分量,老爹和丛惠也顶多就是投闲置散罢了。那样的话,李海还巴不得呢,俩人已经把青春都献给了国家,贡献也都够了,年纪大了还不兴早点退下来享享清福?

    唯独有一点,李海不想被人轻易占了便宜,那样不仅是心里不甘心,还会留下后患。因为他结仇不少,仗着神通广大,横行到现在也没人能治得住他,可要是一次露了怯,被人窥伺到了他的弱点,以后的事情可就不好说了。别的不说,要是被人知道他真的这么在乎朱莎的感受,那以后朱莎也就别想安生过日子了。

    你在乎的东西,就是你的羁绊啊!李海心中打定了主意,看看面前的文素,心想只能怪你运气不好,不是你的诚意不够,是我现在根本就没有软弱的机会,必须始终强硬到底啊——

    “素总如此敞亮坦诚,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的态度很明确,谈是可以谈的,不过你们要我当马前卒,去反我老爹,这种事我肯定是不能做的。我这个爹虽然对我很不靠谱,不过那也是公而忘私,国而忘家,我当儿子的肯定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就记恨他,是不是?素总,你们在我这里下了这么多功夫,不知道有没有考虑到,要如何安置我老爹?哦对了,还有我后妈,哦还有我姐姐,说不定还有未来姐夫?”

    文素只觉得太阳穴上一根筋在蹦蹦跳,李海是在耍自己吗?居然把一家子都扯出来说事!可是她也必须承认,李海所说的确实有道理,人家要表现出亲情为重金钱为轻的高姿态,这也说不出什么不是来。

    她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有点想向二哥求援了。李海的老爹,那可不是一般人物,能被韩部长倚为长城,和赵老大又是老战友,他也是很有底蕴的人了,要不是情报战线的特殊性,李老爹的地位绝对不止现在这样。对于这种老派人物,他们这些公子小姐们是最头疼的,这种人最不把他们放在眼里,根本都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文素又有点想动用手中的武器加以威胁了,想想还是强行忍住,她对于李海,总是有些无形的畏惧,把李海逼急了,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能谈还是谈吧!“李海,令尊如果想要休息养老,我们肯定愿意提供最为优厚的条件,空白支票随便你填都可以,就怕他不肯!其实你不用为此担忧,刚才我说的很清楚,我们只想收购些股份,插一脚进来,并不想把令尊赶出局。”

    李海点了点头,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该到图穷匕见的时候了:“我想知道,我有多少时间?”

    这句话一问出口,文素顿时全身都松了,差不多该成了!不过她也知道,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道理,李海答应了,不代表这件事就能做成,变数还非常多,想要伸手的人也很多,更不用说要提防安全派系的反扑了。况且,李海这家伙,真的就这么老实?怎么想都不放心啊!

    文素朝文虎看了一眼,文虎低头不做声。文素狠狠地朝他翻了个白眼,心里大恨,你以为我真的就搞不定吗?我就搞定给你看看!

    她双手一拍,笑道:“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时间上,我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不过因为牵扯到的因素太多,事情可能出现诸多变数,所以希望李海你这里,是做好准备,等我需要你签字和配合的时候,就马上配合。至于转让的金额,你可以放心,我肯定给你最优的报价,如果你到时候不愿意继续担任总裁的话,我负责找个百亿以上的上市公司,交给你掌管。”

    以文素的家世,说出这种话来,还真是底气十足。李海心中慨叹,有时候人和人真是不能比啊,很多人有才华有能力有野心,但到不了这个层次,就一辈子只能在下面扑腾,可是到了这个层次,随口就能决定上百亿资产的掌管者!

    哪怕只是出于曾经**丝的不忘本心理,李海心想,自己也不能放任文素的盘算成功吧?怪就怪你惹错了人吧!第一二九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