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九一章 正是时候

    第一二九一章

    外面还有个麻烦——不过相对而言,朱贵樱这个麻烦好解决多了。李海在脑海中飞快地想了想,大概也就是开门关门的一秒钟样子,就决定了,趁这个机会,要好好把朱贵樱收拾一下,省得她以后再翘尾巴!

    当然,这个收拾,肯定不能像某些地方的方言那样,直接就是动手。倒不是说动手就一定不好,还是得分人,像某些地方,夫妻之间打仗是经常事,床头打完床尾和,老爷们被媳妇打得不敢回家都有,也说不上是谁虐待谁,也算是一种沟通方式。放到李海和朱贵樱之间,这种方式肯定是不成功的,李海要是想动手,首先他自己心里这关就过不去,这可是一双杀过几百人的手,用来对付自己的女人?那算什么男人!

    面子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李海关上门的一霎那,抬起头来,已经是面沉似水!朱贵樱的目光和李海一触,就觉得李海的眼神冷冷的,看得自己心里都有些发凉的感觉。她顿时就心虚了,难道自己真的闯祸了?

    一心虚,也就没有刚才那么理直气壮了,不过朱贵樱还是端着架子,等着李海过来解释。这个架子轻易丢不得,所谓这世界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真要是步步退让的话,那还不被人欺负死了?这男人又不止自己一个女人,要是自己什么事都委曲求全,男人自然就拿你不当一回事,心思多半要放到别的女人身上去,到时候自己还得想办法生事,再把他的注意力扭回来,何苦来哉?嗯,就是这样,一定要坚持住!

    哪知道,李海也正想着要拿捏一下朱贵樱呢,刚才那节骨眼上,朱贵樱冲进来,还不依不饶的架势,差点就翻脸了,李海想想还是有些生气的。眼见朱贵樱还是站在那里,也不主动开口,还敢和自己对视,似乎还有些不服气呢,李海觉得火候还没到,便走到办公桌前,点了一根雪茄,点开朱莎刚才拿来的方案看了起来。

    以他的思维运转速度,这种方案看一眼就有数了,就算不看,区区一个拍卖方案而已,交给朱莎也不是不放心。只是今天,李海却看得格外仔细,反反复复地,一个字一个字地研究,专心致志得不行,根本就当朱贵樱不存在似的。

    朱贵樱这下淡定不能了,李海这是,不打算跟自己解释了,玩冷战?当然,冷战总比最坏的情况好,看样子一时半会,也不用担心直接撕破脸要分手,闹不到刚才那地步。可是,冷战也不是好事啊,有什么话当面说出来,有什么火气直接发出来,都好,都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一旦冷战起来,那就是大家都在肚子里做文章,给对方算小账,一笔一笔加上去,冷战时间越长,这账就越是算不清楚,哪怕最后和好了,说不定还是存着在那里。

    比方说,这会儿朱贵樱心里就更加心虚了,但是同时,她的火气也升了起来。就算她刚才做错了事情,现在朱莎也不在这里,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能直接说的吗?所谓不知者不为罪,她一开始是不清楚状况,闹一闹也只是为了出一口气,和朱莎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就变成什么不可原谅的错误了?真有那么严重吗!朱贵樱心里恨恨地咬牙:“李海,你也是男人吗,就这点气量!”

    好在终究还有理智,终究还抱着期望,否则这话要是真的说出来,又会激化俩人之间的紧张气氛,这可是男人最不爱听的话之一了。朱贵樱忍着气,走到李海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来,抱着手机在那刷,偶尔抬头飞快地瞄上李海一眼,看他还是在那盯着电脑看,于是也不说话,继续气鼓鼓地刷手机——你不是要冷战吗?那就战!好像谁不会似的!

    对面大楼里正在玩窃听风云的文虎等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很无奈,虽然手机窃听是在保持工作,但是这个声音搜集的元件精度不够,真的很蛋疼啊!一开始吵了几句以后,就一直收不到很清楚的声音了,全都得靠电脑软件,一点点地识别和分离出来,也不晓得能不能起作用——所谓的起作用,就是说这个声音记录拿出去,能不能对李海有效?

    直到朱贵樱把手机从包里拿出来,这边的窃听人员才惊喜地叫了起来:“好了!这下声音清楚了很多,一定是手机被拿出来,进入了使用状态!现在只要对方办公室里有声音,我们就能很清楚地搜集到了!”

    文虎正百无聊赖地坐在那里,听见了这话立马跳起来:“是吗!他们现在在说什么?是不是还在吵架?这小子,脚踏几条船,今天终于是落到水里了,哈哈,撕逼大战,有意思!”

    文虎正在洋洋得意,手下很是尴尬地答道:“呃,这个,虎哥,里面现在貌似没人说话,我们的红外线侦测,也显示房间里的人都坐在原地,没有动作——”

    文虎一瞪眼,你特么耍我好玩是?刚刚还说清楚了很多,立马就告诉我没人说话,既然没有人说话,那信号再好有个屁用啊!他正要发作,那手下还是有眼色的,赶紧提供有效信息:“对了,红外线侦测显示,有个人刚才进入了里间,正躺在床上,根据我们之前所搜集到的声音内容来判断,应该是2号目标。1号目标和3号目标,正相对而坐,应该会有交谈的。”

    这个红外线侦测,是刚刚架起来的,因为基金会外墙都经过特殊的装修,激光什么的打上去,都收集不到什么信号,所以只有大功率的红外线,还能勉强探测到里面的人的行动。只不过,现在是白天,这个效果也只能说是差强人意,而且只是模模糊糊看到个人影,能有什么用?

    文虎很是不满意地哼了一声,好在这时候,前面的声纹音轨都已经分析完毕,有人传送到他的终端上,还附带了字幕。文虎匆匆听过去,不由得大喜:“好!光是现在有的这些,也够李海喝一壶的了,这小子想抵赖都抵赖不了!”他马上就把文件传给了文素,让她自己定夺,要怎么处理。

    在李海的办公室里,李海也觉得差不多了,虽然朱贵樱一直都没有表示后悔和妥协,不过咱是男人不是?闹别扭完了,总还是男人去哄女人的好,这种闲气犯不上——当然,真要是到了不可原谅的程度,那也无所谓谁哄谁了,直接翻脸债见拉倒。所谓大丈夫能伸能屈,就是用在这种地方的,该哄就得哄,该掰立马掰。

    干咳一声,李海正要说话,正抱着手机在刷的朱贵樱,却抢先道:“我先说!”

    李海怔了一下,这是什么节奏?刚刚看朱贵樱,不还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吗?朱贵樱看他的表情,心中不免有些得意,这是她刚才心不在焉地刷手机的时候,忽然想到的灵感,出其不意,自己先承认点小错误,是不是可以抢回主动?否则,搞不好李海还要强硬下去呢。

    “刚才我不对,本来我只是想跟你们,你和朱莎,开个玩笑的,谁让你俩明明早就在一起了,却非要瞒着我?我都问过你俩好几次了,都是当面对我撒谎!我就这么不招人待见,不被人信任?”好,本来朱贵樱是准备道歉,以退为进的,哪知道说着说着,就变成了诉苦和谴责了,就连她自己,都委屈了起来,眼睛也有些红了。

    不过,她说的,也确实在理啊——李海有点挠头,这么说起来,朱贵樱也确实是有理由不满的,在这么关键的事情上,被骗了这么久,还是被合伙骗了,换谁都要气愤,朱贵樱现在的反应,已经可以算是理智冷静,顾全大局了。至于她这次冲进来,对朱莎险些造成不可挽回的影响,那不是不知者不为罪吗?朱莎的心理问题,估计除了她自己以外谁都不知道呢。

    李海这么想着,也软了,原先是心里软,面上硬,现在索性连面子一块软了:“贵樱姐,我没有怪你什么,只是刚才莎莎姐的情况不好,我得先稳定她的情绪——”

    朱贵樱顿时得计,扭转局势占据了上风,抢白了李海一句:“是啊,现在家属情绪稳定,领导可以放心了?那领导能不能让我行使一下知情权呢?”

    嘿!李海无语了,这当律师当习惯了,相关的语句也用的很熟练嘛!他正要开口,说明朱莎的病情,那边文虎等人,也聚精会神地关注着对话的进行,他们也都很好奇,到底刚才朱莎是什么状况?看样子似乎是有病?搞清楚这一点,没准还能有进一步的收获呢!

    正这时,忽然李海桌上的内线电话,传来岳蓝的呼叫声:“老板,文小姐有急事要见你,她说是和你正在谈的事情有密切关系。要放行吗?”

    李海顿时皱眉,这节骨眼上,文素来添什么乱?

    他这里只是皱眉,文虎那边却是顿时鸡飞狗跳,有个参谋当即大叫起来:“马上通知素总,这会儿不要进去,我们正要搜集更多信息!现有的信息还不够,不要这么快就摊牌!”第一二九一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