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八七章 花样作死

    第一二八七章

    “你这个——”朱莎简直无法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被人用这种语气对话,而她竟然还不生气!不,不只是不生气而已,她心中甚至感到一阵阵的幸福和安心感。那是她一直期待,会从某个男人身上得到的感觉,但她从没想到过,会从一个比自己小了八岁,而且是自己学生的身上得到。

    心中的纷乱依旧,但心情却奇妙地好了许多,朱莎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抱着自己的李海,她眼中尽是茫然和寻索,想要从李海的口中听到更多,想要从李海的眼中看出更多。此刻已经彻底迷失了自我的情况下,朱莎本能地把希望,寄托在了李海的身上。

    尽管还是有些头疼,尽管自己也是一堆麻烦缠身,但李海清楚一点,要是他在这个节骨眼上退缩了,他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莎莎姐,我希望你明白一点,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发生得很自然,很美好,你也没有伤害到谁,对不对?”这话当然是很有问题很有诱导性的,对于身为大律师的朱莎来说,本来起不到多大作用,然而在现在这种状态下,朱莎却只能下意识地被李海带着走。

    她茫然地点头神情,看在李海的眼中,不由得就是一动,这种样子的朱莎,也出乎意料地叫人动心呢!不对,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指望身体冲击能解决心理问题,那是只有原始人才会有的信仰——那会儿的人们,大都是崇拜生殖器官的。

    “接下来该说什么呢?要是真的像港剧那样,下碗面吃就能搞定,做人最主要就是开心,那就真是天下太平了!”人在紧张的时候,脑子总会出现一些不太靠谱的念头,李海也知道这种念头是不该有的,于事无补的,可他不是也没什么章法吗?其实朱莎最严重的问题,是在于她自己根深蒂固的道德观,和那次羞耻的暴露,再加上李海和她的身份差距,所带来的冲突太大,无法调和,使得她的心理出现了逃避的倾向。

    在凯瑟琳和李海的讨论中,当然最好的情形,就是让朱莎接受和李海的感情,正视这段感情的发展,哪怕最后的结果未必成功,但只要是能够正常化,那就能解决问题了。可惜的是,作为事件重要钥匙的掌控者一方,李海不仅仅是身上有麻烦那么简单,他在感情方面,也谈不上有多么高明的手腕。

    好容易把到了嘴边的肥皂剧台词给憋了回去,李海搜肠刮肚地道:“莎莎姐,我想说的是,和你认识的这一段经历,不管以后会怎样,都会在我的记忆中,留下永久的痕迹。这是我的幸运,是我的荣幸,你这样的好女人,值得任何男人去珍惜——”一边说,李海一边在对自己疯狂的吐槽,怎么莫名其妙就走到这种调子上了?这不是凯瑟琳告诫过自己要尽量避免的节奏吗,说得好像要分手一样,是不是要分手你缩啊!

    没法子,谁让李海的几个红颜,都不是正常路子追来的呢?那种能够让多个女人都死心塌地,能够从容地操纵好几个球在空中不落地的技巧,李海根本就没学会啊!

    他正想转调,朱莎却忽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阻止他继续说下去。李海自己也松了一口气,他看着朱莎的眼睛,只见朱莎的眼睛里,除了依旧迷茫之外,好像恢复了几分光彩,等等,貌似还带着几分戏谑?

    好吧,确实是戏谑,朱莎开口,那语气就很明确了:“傻小子,你到底会不会哄女人啊?真是笨啊你!你跟贵樱在一块的时候,也是这么笨嘴拙舌的吗?我真想不通,为什么贵樱也和你有关系了。”

    咦,朱莎为什么会忽然提起朱贵樱?李海顾不上反省自己被吐槽的点,他脑中关注的是朱莎的精神状态,这个转折,在他的意料之外,但他本能地想到,或许不是坏事?李海一边想,一边试探性地道:“其实那也是个意外,我本来不想的,真的,大概也是上天注定的吧——”

    这个“也”字,恐怕是打中了朱莎心里某个敏感的地方,她很是没好气地白了李海一眼,硕大硕大的一个白眼,显然李海的话,被朱莎理解为暗指自己了。也的确,当初他们俩人的关系之所以会发生剧变,也是因为一次车祸意外,导致朱莎在李海面前,活生生地上演了一出羞耻play,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转变。

    为了转移焦点,也因为自己的好奇心,朱莎赶紧打断李海的话:“真的?哎对了,我都没问过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开始的?你给我说老实话,听见没有?”说来也奇怪,本来朱莎对于李海和朱贵樱的事情,虽然是猜出来了,也得到了李海的确认,但一直都是采取避而不谈的态度,今天心理发生了剧变之后,忽然就生出了很大的八卦意愿。没错,只是八卦,并没有嫉妒或者别的什么异样。

    李海也巴不得转移一下话题呢,赶紧从善如流,把他和朱贵樱之间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当然这其中的分寸就很微妙了,既要满足朱莎的好奇心,不能让她觉得自己有所隐瞒,又要控制尺度,不能让朱莎感到嫉妒,对于李海来说,也不是什么小菜一碟啊。

    至于说到,为什么那一次送朱贵樱回家时,李海会控制不住,对朱贵樱伸出了魔爪时,李海当然不能直接告诉朱莎,说是我的某种神力发生了意外,我自己也不想的——这么说是想挨揍吗?他只得把罪名,都加到了市长吴燕玲的秘书,陈雅青的头上,直接就说是陈雅青给自己下了药,企图不轨,当然被他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不过后果就是,当和朱贵樱独处的时候,李海就失去了控制——事后吗,当然不提倡提起裤子不认账咯?所以就这么发展下来了。

    朱莎撇了撇嘴,道:“是啊,吃了药,浑身都是火,贵樱又那么性感美艳,正常男人看了都受不了,何况你是吃了药呢,对吧?总之也是意外,总之你都是无意的,你就是白莲花,我们女人都是活该,是不是?”说到后来,朱莎很是不爽地磨了磨牙,似乎很想在李海身上咬上几口来泄愤。

    李海却是大为惊喜,从朱莎的话语中不难听出,她并不是在吃朱贵樱的醋,而是将她自己的处境和遭遇,与朱贵樱做了对比,进而有了不少感触。这当然也是很自然的事情,本来她们俩的地位就相似,条件也相仿,又是多年的老朋友,貌似还颇有心结,现在同时和一个小男人有了关系,能不生比较之心吗?

    这种比较之心,本来朱莎是没有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她的心理不正常,不能正视,所以才连正常女人会有的心态都失去了。现在她表现得在意和悻然,不正是说明,她的心理上已经开始接受和李海的关系,产生了正确的反应了吗?好事,真的是好事啊!

    一旦想通这一点,李海也发现,自己貌似走在了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似乎,如果能让朱莎继续这种心态,甚至对朱贵樱大为吃醋的话,自己就距离目标越来越近了?慢着,为啥我这么不走寻常路,人家脚踩几条船的话,都是能瞒就瞒,骗就骗你一辈子,我这可好,主动作死去挑动朱莎的醋意!本神使真的是太与众不同了,谁有这种境界啊!

    好吧,或许李海对付女人的手腕确实不怎么高超,不过论到作死,那可没什么难度。“是啊是啊,当然我承认,我对莎莎姐是很早就有了幻想了,对贵樱姐也是一样了,不过我这人比较笨,要不是连连意外,我估计还真没什么机会呢。话说回来,当时虽然是吃了药,不过贵樱姐也确实是令人难以抑制的对象——”说到这里,李海假装才发现了自己的失言,赶紧收回:“啊,我的意思是,莎莎姐也是一样,不,是更加迷人的啦,那次莎莎姐出车祸的时候,我当场就差点出丑呢。你知道,那东西经常不听话,还是很诚实的——”

    “少废话,别转移话题,老实交代你和贵樱的问题!”朱莎满脸飞红,至少有一半是被李海羞到了,另一半则是气的,什么意思嘛,对贵樱就是不由自主难以抑制,对我就没有见你失控做什么啊?那意思我对你的吸引力,是比不上贵樱咯?当然这种念头,朱莎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不管是正常情况下,还是不正常情况下。她也不会去分析,她出意外的时候,和李海之间还只是正常师生关系,并且那时候是在大街上,李海就算再怎么想坏事,也不敢付诸行动啊。

    李海心中却是大喜,朱莎这反应,看着正是太正常了,甚至她都开始动手掐自己了!疼是有点疼的,但是这不是正好说明了,朱莎的情感反应模式,是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了吗?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是继续这么作死呢,还是换个花样作死?

    而在会客室里等待的文素,却是不耐烦了起来,李海这家伙,不会是在办公室里就干坏事了吧?得想个办法,打草惊蛇,让李海露出马脚才行!第一二八七章完

    【作者题外话】:卡文,感情戏难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