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八五章 辛苦

    第一二八五章

    文素的双眼,在朱莎和李海之间来回游荡。有人说,捉奸捉双,捉贼拿赃,意思就是男女这种事,如果不是当场抓住的话,那么人家尽可以抵赖,你也找不出什么证据来,说人家一定就有那种关系。这种说法,古已有之,到了现代就更加贴切,因为现代人男女之间的交往,比古代要亲近频繁得多,工作场所孤男寡女的情形都很常见,你能说人家就一定有关系?况且,现代人非婚性行为也变得很普遍了,就算是查出某个未婚女性失去了第一次,也不能就此判定她和谁谁有私情了。

    不过,文素现在需要的,不是让李海认账,而是要确定方向。什么方向?首先这俩人是不是有男女关系;是的话,是哪种类型的男女关系,朱莎是主动勾搭李海,是被动配合,还是被李海强迫,或者干脆就是拿钱砸的潜规则?这可不仅仅是文素八卦心思发作,更是因为她要通过这种观察,确定接下来对付李海的办法。

    在之江要跟踪李海,已经被证明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了,此人简直就是神出鬼没,再加上林玉荣的倒戈,使得文素等人无法利用那些公共资源,要想盯住李海,哪有那么容易?如果文素不能大体确定,李海和朱莎的关系,那就没办法调度适当的资源,制定周密的监视计划,得不到有效的证据——所谓筹码,不就是这么来的吗?

    至于男女之间的关系,在有心人眼中,倒也不是那么不可捉摸的。三姑六婆们的猜测,虽然很多不靠谱,但是更多时候,还是有其道理在的,尤其是当事人和她们是一个层次一个环境里生活工作的话,她们往往都能猜中事实真相。从我们基层政府活动中,也可以见到这些活跃的编外人员的身影,她们为多次大规模排查工作,提供了情报支援,起到了任何电脑智能程序都起不到的作用,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你几时见过电脑会对人类的关系察言观色捕风捉影的?没有吧!

    总之,文素现在,就是要扮演这么一个角色,通过自己的观察,看穿李海和朱莎之间的真实关系。在这方面她的经验并不是很丰富,一方面谈恋爱的次数也不多,另一方面她家世太好,平常交往的人群也不是一般的工作关系,简单来说,文素对于普通人的心态和交往方式,也不是那么懂的。

    但,即便是以她这么菜鸟的观察力,依旧能看出,朱莎的状态有问题。李海倒是显得很正常,不过就是让朱莎在他的电脑上进行操作,打开络云存储,找出一个有用的文件来而已。这是很普通的工作交往吧?那朱莎为什么显得有些犹豫不决?文素有意勾着身子,想要看到朱莎脸上的表情,只可惜这会儿朱莎正朝着李海的办公桌走过去,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朱莎的侧后面而已——李海身为基金会总裁,办公室的面积虽然无法和万海平那种独占一层楼的土豪相比,好歹也有个百八十平的,文素坐在会客区的沙发上,还真看不清李海的办公桌所在方位的种种细节。

    不行,要拉近距离!文素刚想起身,李海眼角余光扫到,当即盯了她一眼:“素总,你少坐,我看完这个文件,再和你谈。”

    文素脸上尴尬地笑着,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这次来找李海,是有所为而来,为的是要李海一个态度的。此次和李海的争斗进行到这个份上,很多人事先都没想到,本来以为泰山压顶之势下来,李海一个没多大背景的小土鳖,那还不是束手就擒的份儿?看在他为国家出过力,和安全系统又有关系的份上,不要他坐牢也不要他的命,也就算是给面子了——没错,只要在中枢没有人为李海说话撑腰,在这些人看来,李海就还是土鳖一个。

    可事实是,方超都为此丢了性命,李海却还是安然无恙!更由于林玉荣及其背后势力的态度模糊,使得针对李海的阵营都发生了分化,下一步到底要怎么走,也是分歧很大。可是时间不等人,最多两周以后,方超身后股份的拍卖就会进行了,再不拿出个方案来,岂不是要被李海骑到头上来!到那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用想出来混了。

    在这当中,文素相对而言还是属于温和的了,知道来硬的不行,还是坚持既定的方针,也有那鹰派的,叫嚣要直接动用**铁拳,碾压李海这么个小土鳖的,当然这么搞法也没多少人看好,主要是想碾压李海的人太多了,却个个都吃亏,那么多前车之鉴,还不能让人忌惮吗?

    但无论如何,大家都达成一个共识,方超身后股份的拍卖,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要是在这个环节上让李海得手了,那他们也就直接分崩离析,肯定会有大把的人退出这次行动,形势必将大变!那时候,说不定会有多个派系看好李海,进而抬高他的地位,以后想要对付李海就更难了。

    文素也是其中一员,立场在那,不是她说笑几句就能改变的,李海哪里会让她看到有关的文件?就算他让朱莎做的,只是法律文书,那也是一样的,他知道论到真正的实力,自己和文素身后的势力比起来还是相去甚远,万一对方有的放矢,让自己筹集不起资金来,或者法律程序上出了岔子,那不就坏事了。

    文素倒是想不管不顾地过去,可是她现在心思已经不在这什么文件上了,要是这么冲过去的话,搞不好会被李海直接撵出去,那样一来不仅是看不到文件,也无法观察朱莎和李海的真实关系了,岂不是因小失大!因此只好讪讪地坐下来,继续勾着脑袋往那边看。

    李海也没想把她怎样,事实上李海很清楚一点,不管自己做得怎么出色,现阶段都没办法扭转大局掌握主动,所以和这些对头们,有得谈还是得谈,文素既然肯主动上门,那么和她谈总比和别人谈来得占优。她要看,就让她看吧,反正也看不到电脑屏幕。

    朱莎却觉得自己脚都要软了!李海就像是散发着无形的力场一样,让她越是朝前走,就越是心慌意乱的,她甚至想要调头逃走!不开玩笑,假如不是文素在旁边看着的话,朱莎现在已经放弃抵抗,不是转身逃跑,就是冲着李海发作了。因为在没人的情况下,朱莎就可以很自然地接受她和李海之间的关系,哪怕不能全部放开,至少也能轻松面对。

    可是在陌生人面前,朱莎本该是切换成正常状态,和李海公事公办的,但今天,她做不到!一种无形的重压,让她不敢接近李海,脚下每走近一步,脚步就沉重一分,她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文素很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朱莎的腿貌似在发抖!脚步也显得有点踉跄,这是怎么回事?看上去像是她很怕李海似的,难不成是因为工作没完成,怕被老板骂?文素想想,觉得不太可能,她是不太知道李海平时怎么当老板的,不过想必他的威风也耍不到朱莎头上去,朱莎可是他的老师,又是他曾经的实习指导,进入律师行业的领路人,各方面都稳稳压住李海一头,李海有什么本事能把朱莎吓成这样?就算是他敢对朱莎玩办公室骚扰,朱莎也有足够的底气对他说不才对。

    越看越觉得有问题!文素眼睛都变得亮起来,就像一个追星粉听说有新的某某门爆发一样。此时她倒怕朱莎压力太大,直接闪人了,忍不住要上去加一把火:“李海,其实你不用这么费劲,接受我的条件,朱莎律师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是不是?价钱都好说,区区十几亿的股份,直接送给你又如何?”

    话音刚落,朱莎的脚步就停了下来,她下意识地转身看了文素一眼,虽然不太清楚文素的话到底有什么内涵,但是眼下,却可能让她不用近距离面对李海,这正是朱莎现在想要的啊!而这一对眼,也正是文素所需要的,从朱莎的眼神中,文素就可以看出,现在朱莎是处于什么状态的:惶恐,担忧,迷茫,又和公事无关,这明显是男女关系出了岔子的状态!

    再加一把力气,探个虚实!文素心头窃喜,赶紧趁热打铁:“其实从基金会的角度来说,强行收购万方集团的股份,又不能保证得到控股权,真是很没有必要,朱莎律师你的意见如何?李海啊我不是说你,你是有点感情用事了,你这不是给朱莎律师增加负担吗。”

    朱莎心头一松,她现在甚至没有办法去思考,文素的话对她对李海,意味着什么,她只是下意识地想要走出现在的困境,抛开现在身上的重压,有可能的话,躲得离李海越远愈好!“是啊,我也很辛苦呢!”

    李海愕然看着朱莎,这是他万万没想到,会从朱莎口中听到的答案,他甚至一时都没想到缘由。但随即,他发现了文素眼中露出的狂喜!

    第一二八五章完

    【作者题外话】:在乡下断,家里有事,抱歉抱歉,明天开始补齐!万分抱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