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八三章 错误的时间

    第一二八三章

    摊牌——李海很罕见地觉得一阵牙疼。这个牌,不好摊啊!难不成,要自己和朱莎确定,并且公开关系吗?以朱莎的性格,想要让她能够坦然接受自己和她的关系,恐怕也唯有如此才行了。即便是这样,也很难保证,朱莎可以克服俩人之间,原本是师生关系这一层障碍。虽然搞师生恋在很多地方都很流行,也不像十几年前那么受人瞩目,不过朱莎的个性,怕是还没那么简单就能安之若素的。

    很简单的一点,就看朱莎因为和李海之间的关系亲密,就生生把自己给催眠了,可见她心理上的负担之重,正常情况下根本就无法接受!

    “唯有摊牌这一条路可走吗?”李海挣扎着,向凯瑟琳最后确认。凯瑟琳虽然是李海的信徒,不过正因为是信徒,才更加不能欺骗神使大人:“没错,老板,虽然说,事情未必会糟糕到那个地步,但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那么根据墨菲定律,如果一件事有可能变坏,那么就一定会变坏,老板还是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这话已经说得够明确了,你要是心存侥幸,事到临头要怎么应对?这可不是一般的状况,一时搞不定还能想办法挽回,这可是涉及到人的健康和生命,一旦出现损伤,很多都是不可逆转的,到时候你要为自己的大意而后悔吗?后悔有个屁用!

    做最坏的准备,向最好的方向努力吗——道理说出来,大家都懂,但是真正落实,真正面对,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李海和朱莎的交往过程之中,他也一直都是惦记着朱莎的状况,并且始终在努力帮助她向好的方向发展的,但结果如何,终究不是他能全盘掌握的。倒霉的是,在这个过程中,钱神神通基本上都起不到什么作用。

    “我说大神,你也太没用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很令我失望啊,当你的神使,貌似对我来说挺亏本的呢。枉我帮你赚来了那么多神力,帮你发展了那么多信徒,你升级升的很爽,可是关键时刻总觉得指望不上你呢!”李海有意刺激一下钱神。

    钱神却完全不中计,本来神明就没有什么凡人的情绪可言,何况李海这指责也很不公平:“你不懂,情之一字,连天庭玉帝都没有办法,否则哪里还有那么多天条天规?即便这样,照样不停地有神仙犯戒,本神神通再如何广大,也不能生生改变他人神魂,此乃天地之定则,无法逆转的。”

    呃——这一说,却显得李海无理取闹了。想想也对哈,那什么三圣母七仙女的,简直就让天庭玉帝成为了千古笑柄,满足了人间屌丝们的狂野幻想,可见天庭神仙们对此也没太多的办法。这么说起来,自己还是要用凡人的手段,来搞定眼前的难题了。

    李海抓着头发,一脸愁容。这问题着实令他为难,不仅是朱莎自己心理上的障碍,就算朱莎能抛下她的负担,义无反顾地跟着李海了,李海自己却也没有足够的能力,能接受她的感情,给予她一段,足够让她放到阳光下的感情啊。想到朱莎的父亲,朱老院长的形象,李海就能想象到,当他知道自己一直没嫁人的宝贝女儿,要给比她小了八岁的学生当情人,见不得光的情人时的表情——李海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能拖还是拖,至少先维持朱莎的心理堤防,不要那么容易就崩溃。”李海很是无奈,谁让他祖上考虑不周,没给他留下一个情圣属性的镇宅神明呢?当然这次吐槽,又激起了钱神的不满,甚至连基本上都保持沉默状态的权神,也小小抗议了几下。

    听到外面的声音,知道岳蓝来上班了,李海便叫她进来,交代她去找朱莎,只要朱莎一到公司,就请她过来。岳蓝有点怀疑地看看李海办公室里的休息间,心想李海来得这么早,不会是昨晚就睡在公司了?当然岳蓝身为秘书,也没什么好问的。

    过了一会儿,李海桌上的内线电话就响了:“文素又来了?她跑得还真勤快啊!你让她进来。”

    对于文素的来意,李海也懒得猜测,事情都到了这个份上,他该下辣手也下了,对面要是真的想要打败他,就得出更狠的手段,否则就只能妥协和谈判。很多事情看着复杂,其实规矩也很简单,当限制了范畴和对象之后,跟街上混混们也没多大差别——注意前面的前提,任何规则都只能在特定的环境下生效,哪个要是觉得自己在这边吃得开,所以到了另一个环境下也照样套用,那就祈祷他运气爆棚。

    文素走进李海的办公室,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就算李海表现出来的很是冷读,她也毫不在意,自己坐在沙发上,摸出茶具来就开始洗茶茶,茶叶还是她自己带来的:“上次看你这里的小秘书,茶手艺一般般,今天你尝尝我的茶。这茶叶可不一般哦,我先不告诉你是什么茶叶,你吃吃看。”

    明前狮峰龙井?贡品大红袍?三十年陈普洱茶?李海撇了撇嘴,话说他虽然知道这些东西的名字,可还真未必能一眼就认出来,就算闻到了香味,喝到嘴里了,也是一样。不过那有什么关系?他只需要用钱眼一看,就知道这茶叶是什么档次的了。

    更重要的是,李海原本就对文素的来访不太感冒,又听见她提起来上次,上次文素跑到自己的办公室里来,可是活生生把赵诗容给气得发病住院了呢,那可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记忆啊!只是这么一想,便让李海更加没好气了,他拿起文素好的茶,很是随意地喝了一口,没有任何评价,便道:“有话直说,还是说你是专程给我展示茶艺来的?要是那样的话,那咱们就好好喝茶,别的什么都不用说了。”

    文素有些气闷,心说就算我们立场不同,也还没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就凭我文素的人材家世,相貌气质,多少男人围着我转,要抢个近身的位子都得掰掰手腕呢,到你这里怎么就一点都不给我面子呢!

    文素当然不是没事来串门兼展示茶艺的,只不过被李海这么一说,她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谈话的气氛太糟糕了。正这时,岳蓝敲门走进来,眼睛朝那茶具上暼了一眼,若无其事地道:“老板,朱莎律师到了,是不是马上请她进来?”

    刚才文素的话,岳蓝隔着门也听见了,心里是相当的不爽,那套茶具,原本都是她在使用,给李海过几回茶了,现在被文素用上,本来就有点不快,结果文素还一副高贵冷艳的样子,话里话外都在说她的茶艺平平嘛!你不也就是仗着茶叶好吗,冲茶的手法未见得就有多好。

    所以挑了这个时候进来,实际就是存着搅局的心思了,反正岳蓝看李海,对文素的到来似乎也不怎么感冒。哪知道文素就像是完全没听出岳蓝的话外音一样,反而点了点头:“李海,我要和你说的事,有律师在场也是好事,不妨请朱莎律师先进来,我们谈完了,我先走,然后你再说你的事儿。”

    这要是平时,李海也是无可无不可,但今天,他却皱眉了,朱莎今天的状态如何?他不敢保证!如果没有旁人在的话还好,李海想说什么都可以摊开来说,因为经过这大半年的交往,哪怕是在清醒的时间段,只要边上没人,朱莎也能坦然面对李海,表露她心中的情感了。可是当着外人的面,朱莎还是谨慎自守,矜持得很的,她心理上的堤防,并没有完全撤去。

    他不由得看了岳蓝一眼,想要从岳蓝的神情中,看出朱莎的状况来。这也是有点病急乱投医了。倘若早知道文素会在这个时候过来,李海在刚才吩咐岳蓝的时候,就会多说几句,可即便是钱神神使,也不能预测未来啊——至少现在这个阶段,还不行。

    哪里知道,他这一眼看过去,岳蓝却误会了,只当李海首肯了,让她请朱莎进来呢。这也是岳蓝的心理上,就倾向于如此,她不想看到李海和文素这个女人,单独呆在一起,有朱莎在一边的话,那么俩人就只能谈公事,文素肯定是不能勾引李海了。人总是会这样,下意识地会去相信自己希望相信的东西。

    于是,在李海还没有做好准备时,朱莎便被岳蓝领了进来。一看到朱莎的样子,李海心里就咯噔一下,今天的朱莎,不正常!

    以往每次,朱莎在公司里出现的时候,都是穿着整齐,端庄大方,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上画着淡妆,神态从容自信,一开口就有一种令人倾听和信服的魅力,这是她身为知名大律师的自信。可是今天,朱莎却是一反常态,别说妆容很马虎了,眼睛里都带着红丝,就连衣着也出现了罕见的失误,白色衬衫下面居然透出了黑色的内秀!这在个性保守的朱莎来说,正常情况下是绝对不可能犯的错误!

    而文素,也有些意外地看着朱莎。女人的直觉,令她从朱莎看着李海的眼神中,察觉到了什么。第一二八三章完

    :改文好痛苦。。。妈的光着身子就只能是三俗,不能是情节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