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八二章 要摊牌

    第一二八二章

    凌晨四点多,天亮前最黑暗的时间,李海终于得以离开朱莎的家中。这次他干脆就是打开大门闪人的,因为林沐晨在酒意和狂乱的意识影响之下,已经彻底断片了,直接睡死过去,明天早上醒来,会记得什么都还两说——关于这一点,李海至少有八成把握,因为刚才他轻手轻脚地帮林沐晨清理了一下身体,抹去了很多痕迹,好让林沐晨明天早上不要疑心太多。这当中,林沐晨居然毫无反应,虽说这里有李海动作轻巧的缘故在内,但对于一名特警来说,这也足以说明她睡得有多死了。

    朱莎也是一般,不过她的情况和林沐晨有所不同,是因为连续的精神冲击,使得她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的距离了,李海趁着她和林沐晨都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时候,“小小”地给了她一点暗示。这暗示,自然是利用身体进行的,那对于朱莎来说,也是“梦境相会”时熟悉的刺激,大概可以令她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多归于梦境,至少这可以让她的精神世界,不至于骤然因为巨大的冲击而无法维持。

    “真是麻烦啊!”李海把车还回大富豪,再叫邓建来接自己,六点钟的时候,已经坐在他最常去的那家早点摊子上,也不管边上的人频频对他和他的劳斯莱斯行注目礼,旁若无人地喝着豆腐脑,吃着葱包烩——毫无疑问,豆腐脑是咸的。

    “看来需要找凯瑟琳聊聊,让她去诊断一下朱莎老师的最新情况,看看需要做什么——不过,要如何措辞开口呢?算了,这种事就不需要我这个当老板的来操心,让她想去。嗯,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李海非常愉快,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习惯当老板了,照这么下去,或许一年之后,他还真的会有点舍不得这个基金会总裁的位子呢。

    当然,李海也只是想想而已,这个位子好是好,就是太烫手了一点,始终会是多方关注和争夺的焦点。以他的性格和手段,又不大可能去当那种八面玲珑,滑不留手的人物,那肯定是当不长的,还是见好就收为好。

    思绪转到这方面,李海又发现了一个他之前有些忽略的盲点:杨老那边,或者说,安全系统这个派系,对于他是个什么态度?难不成就是看着他一个人东挡西杀,孤军奋战?好,其实李海也只是想想而已,换成第三者的角度来看,李海虽然没有得到多少外界的援助,可是他却丝毫没有显出颓势,不仅能够令敌人铩羽而归,方超甚至丢掉了性命,更难得的是,李海到现在还能把主要的战场,控制在之江的范围内,控制在他自己的掌控之中。这种能力,需要别人来帮忙吗?

    再者,李海在情报系统内部,除了老爹之外,也真的没办法真心去相信谁,倘若有人要热心帮忙,他自己都得怀疑一下,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不良企图?这么看来,至少从表面上,京城情报系统到目前为止的沉默姿态,也不是那么居心叵测。至于背后是否还隐藏着别的什么,那李海也不好去深究了。

    一个早起的上班族,在吃完了早饭,欣赏完了限量版的劳斯莱斯之后,带着一肚子不知道什么念头走人了。不过这个早点摊子,生意是非常好的,他刚走,便有一个女人坐了下来,用很地道的京城口音,点了一份和李海相同的早餐。

    李海头也没抬,继续啃着自己盘子里的葱包烩,倒是来人很主动地拿了双筷子,伸向他盘子里的另一块葱包烩:“等不及了,我先吃你的,回头我的上来了,你再吃我的。”

    李海也不理她,端起豆腐脑来喝了一口,才慢条斯理地道:“素总,觉得咱们之江的早餐口味如何?反正我到了京城,是吃不惯你们的豆汁和焦圈的。”

    “是吗?”文素好像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似的,咬了一口,咀嚼道:“有点像韭菜盒子,不过比那硬,倒也挺香的。这么看来,我肯定能比你适应京城,更适应之江呢。话说回来,现在好多生活在京城的人,也还是吃不惯豆汁和焦圈,但也不妨碍他们在京城混得如鱼得水,而且还有更多的人,争先恐后地前往京城打拼呢,你看京城那房租的涨势就知道了。”

    她一边吃,一边和李海很是随意地聊着天,心中却在飞快地转着念头。李海的行踪,自然是有人时刻盯着的,只不过这里是之江,李海又不是常人可比的,他要摆脱,也不过是一念之间事。从昨晚李海进入大富豪,文素的人就没发现他的离开,直到今天早上再度出现为止。

    看起来,李海是在大富豪过的夜。大富豪是什么地方?说是之江排名第一的娱乐场所,或许有点夸张,但是其从伍豪时代以来地位特殊,也是不容撼动的。李海在这里过夜,他可能不找女人吗?要这么说起来,李海其实也是在欢场打滚的人物咯?

    那么这一点,是否可以算是李海不为人知的一面呢?文素一边转着念头,她点的早餐也上来了,刚喝了一口豆腐脑,就看见李海一筷子兜过来,把她盘子里的三块葱包烩,一起夹走了。文素瞪着李海,还没等她抗议呢,李海已经从桌子边上薅下一只塑料袋,把那些葱包烩都扔进去,一口把剩下的豆腐脑全都喝光,起身走人了,还朝着身后挥了挥手:“你帮我结账,回头到我办公室再算。”

    “混蛋!”文素这才反应过来,眼睁睁看着李海跳上劳斯莱斯,直接闪人了,她却毫无办法,总不能也跟着跑路?人家当然不会怀疑李海的话,好歹他也是这家早点摊子的常客,又坐着这么好的车,还能赖一碗豆腐脑钱吗!最主要,也最让文素无话可说的是,李海只是一句话的功夫,再配合之前俩人聊天和互相吃彼此盘子里食物的架势,要说他们俩不认识,没有那份交情,谁信呢?

    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文素郁闷地又要了一份,她还年轻,食量也不像现在很多女孩子那么秀气。一边吃着,一边看着手机,上面有关于李海的最新情报。当看到李海的车直接驶进了基金会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李海已经走进大厦之中时,文素有点不解,这么早?离上班还有两个多小时呢,估摸着李海不应该是去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

    要不要跟过去找李海算账呢?这本是文素的第一念头,只是她想到刚才李海那有恃无恐,随手就摆了她一道的样子,就有点气不顺。再说了,看李海那架势,似乎就等着自己追上门去呢。他是不是想耍什么花样?一定要慎重!

    文素刚做出这个决定,便得到了幕后参谋团队的支持:“我们支持你的决定!对你们刚才对话的内容,以及李海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分析已经出来了,我们认为李海所挑起的,关于饮食口味的话题,是别有意味的,他在通过两地小吃口味的适应性对比,说明他对于京城的利益,并没有太大的兴趣。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都透露出了很多信息。我们需要重新拟定策略。”

    李海要是听到这段话,绝对会感到自己裤裆里的那两颗球形器官,一阵阵淡淡抽痛:简称蛋疼。他只是说真话而已,哪个人不是觉得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食品合口味呢?再说吐槽京城特色早餐味道的,又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也能拿出来,当做心理分析的依据?果然心理学家都是和神棍差不多的职业,你不能说他完全没道理,但是到底有多准,谁也不知道!

    不过,暂时李海还是得去征询一位心理医生的专业意见。他之所以这么早跑到公司去,就是想要赶在朱莎之前,和凯瑟琳通个气。因为朱莎本来就是凯瑟琳的病人,一旦朱莎觉得自己的心理状态不稳,对于昨晚的情况生出疑虑,她势必会寻求凯瑟琳的意见。那么凯瑟琳在此之前如果能得到有效的信息,就相对主动,可以有的放矢地影响到朱莎的心理状态了。

    坐在车里,李海就打了凯瑟琳的电话,她的到来,也不过和李海是前后脚而已。吃着李海顺来的葱包烩,凯瑟琳听着李海的讲述,她的专业素养令李海深表敬佩,居然能够面不改色地把早餐全都吃完了,没有发生任何噎到或者呛到的乌龙事件!到底是专业医生!

    李海的感慨还不止于此,因为已经将凯瑟琳发展成为自己的信徒了,他可以随意地说出任何机密,而不用担心出现危险。要是昨晚的林沐晨也是这样,他就可以不用费这么大的劲了,省下多少心思?也用不着再想法去善后了。

    沉吟半晌,凯瑟琳才道:“老板,我认同你的判断,朱莎律师的精神模式,很可能出现重大变化。恕我直言,我恐怕没办法控制她的情况,一旦恶化,还是只能由老板你来处理。简单地说,我想你必须做好和朱莎律师摊牌的准备了。”第一二八二章完

    :因为受到警告,过界了!前文要修改,后面的章节要重新考虑。。。悲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