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七三章 暗度陈仓

    第一二七三章

    吴燕玲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心跳都比平时要快了一个等级。被李海抓住手,看着李海的眼睛,听着他认真地道谢,那一刻吴燕玲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久久不能平静!此刻吴燕玲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又找回了初恋时的感觉,为什么这个男人的眼睛和话语,明明是很普通很平常的,却令人完全不能抗拒?

    李海后来基本上就没说起公事了,等到陈雅青回来以后,更是纯粹闲聊。不过吴燕玲心里也不知怎么就认定了,李海肯定还是没放弃那件事,他还是想要收购方超的那些遗产。

    “哎,真是个冤家!”吴燕玲苦恼地摇了摇头,身子朝后仰躺在靠背椅上,抬手摸着自己脸颊眼角的鱼尾纹,轻叹道:“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啊——要是再年轻二十岁,哪怕只年轻十岁,就算是和老公离婚,不当这个官了,我也要尽最大努力去追求这个男人啊!”

    在组织的纪律当中,高级官员的婚姻,可不是什么儿戏,更不能自作主张,甚至明确规定了,副省级以上官员结婚离婚,都得向组织生活打报告。像吴燕玲这样的官员,她想要离婚可不是简单的事情,搞不好连官都没得做,好一些也不过是被人抓住小辫子,直接挪到一个闲职上挂起来,从此就在政治舞台上消失了。所以她宁可和小叔子勾搭,也不敢冒风险离婚,可见吴燕玲对于权力的执着。

    正因为如此,即便是受到了李海威逼利诱神通的攻击,令她心中摇曳不定,也不能让她改变想法。不过,恰恰是因为这样,吴燕玲心中反而对李海,莫名地生出一种内疚的情绪来。无法和李海在一起,总要想办法给他点补偿?再说,仔细想一下,好像促成李海收购万方集团的股份,对自己的影响也不是很大,说不定还能让赵老二对自己更加放心一些呢——这就是威逼利诱的功劳了,正所谓利令智昏,现在吴燕玲整个判断能力,都受到了这门神通的制约,彻底扭了一个方向!

    吴燕玲打定了主意,却也不忙和谁说,就连自己的秘书陈雅青,也要暂时瞒着。这件事,只有等到下面的报告打上来,到了她这里,她亲笔批示的时候,才能明确表态,否则难保消息走漏出去,就会节外生枝。至于会不会有这份报告?那就不是她吴燕玲的问题,而是李海应该操心的事情了。要是李海连这都搞不定,那他还有脸来找大市长办事吗?市长的面子可不是这么容易就卖出去的,也得看你接不接得住啊。

    处理了一会儿公务,就到了快下班的时间,吴燕玲看看没事,正要走人,忽然听见外面秘书陈雅青带着惊讶的声音:“书记,您怎么亲自过来了?”吴燕玲也是吃惊,书记过来了?

    陈雅青这么叫法,是很有讲究的,她的老板是市长,相对应的也就是市委的书记,唯有这个是她可以直接叫职务,不必加姓在前面。否则哪怕是赵老二过来,她也只能叫赵书记——当然赵老二的身份,也不可能就这么跑过来找吴燕玲说话。

    即便是市委的书记,本人过来吴燕玲这里,也是相当难得的事情,在吴燕玲的记忆里,好像就是刚上任那会儿,为了表示一把手的大度,这位曾经过来一次。这也是体制内大家都知道的分寸,一把手和二把手,大家是王不见王,尿不到一个壶里去,表面上可以一团和气,实则是老死不相往来,时不时还得掰掰手腕别别苗头啥的。今天这位书记怎么会亲自跑过来?

    吴燕玲赶紧起身走出去,恰好迎上书记大人。话说这位书记大人,和吴燕玲也掰过手腕,也被李海驳过面子,自从赵老二驾临江南省坐镇以后,他就比较低调了,上面一尊大佛,下面一个女市长,这两面夹攻的滋味不好受啊!不过,当官当到这个份上,那面子功夫是绝对过硬,打死都不能露出软弱的地方来。

    大家今天天气哈哈哈了一番,再习惯性兜几个圈子,火候都感觉差不多了,书记才若不经意地道:“燕玲市长,最近市里面的经济形势,好像还不错啊?京城有些同志,对我们班子的工作,做出了很积极的评价啊!”实际上这就是在夸吴燕玲了,经济工作那是政府事务嘛,意思就是小吴同志,有些大人物很看好你哟!

    吴燕玲心知肚明,这就是在向自己展示实力和预约好处呢,你瞧,京城的大人物都搬出来了。接着书记才图穷匕见:“咱们之江,民间企业家还是很厉害的嘛,要充分发挥民间的积极性,减少政府干预,你说对不对?最近我发现一些不太好的思想苗头,觉得政府应该加强对民间资本的控制,有机会就要多抓一点在手里,这是不对的嘛。燕玲市长,我们要齐心协力,和这种思想做斗争!”

    吴燕玲脑中一闪,这会不会是万海平那边,听说中午自己和李海吃了饭,生怕自己通过了关于方超股份的收购程序,所以特意请了书记过来给自己打招呼?没想到这十几亿的股份,居然会惊动这么多人!要知道这种数字,在之江这么大的城市来说,还真不算什么,钱嘛不多也不算少,但是要出动本市政坛的头号人物,还是略显单薄了。

    果然,李海那么着急要找自己敲定这次收购事务,确实是另有玄机啊。吴燕玲对此早已有了定见,哪怕是书记亲自过来,也改变不了她的决定——话说回来,这位书记也顶多就是卖个面子而已,哪里比得上李海的威逼利诱神通,外加还有吴燕玲的一缕绮思?这女人一旦动了情思那就不好说了,再理智的人都会失去判断力,何况吴燕玲的思路已经被李海的神通给带偏了呢?

    她敷衍着点头称是,书记也不虞有他,心说就这么一点小事,无非是吴燕玲你高高手还是压压腕子的区别,人情卖给谁不是卖,卖给我这书记换个人情,多划算?政坛上的人,轻易都不敢欠人情的,就是因为人情债难还啊。

    到此自觉是万无一失了,这位书记大人起身离去,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就给万海平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一切搞定,政府绝对不会收回方超的股份去进行拍卖的。

    正如吴燕玲所料,万海平得知中午饭,李海是和吴燕玲一块吃的,惊得手脚都有些发软。这倒不是他太没用,实在是李海这一手太狠了,不但要了方超的小命,而且直指他万海平的根基所在,要是真被李海得逞的话,以后这之江还有他万海平立足之地吗?不拼都不行!

    得了这颗定心丸,万海平才长出一口气,只要政府不插手,那就意味着李海也没有插手的余地,万方集团就还是他的。至于这些没主的股份应该怎么办?万海平也想好了,他可以找个国外的慈善基金来管理,收益都捐掉,反正股份分红不分红也是他自己说了算,给点油水就能摆平那些基金的管理层了。这样多简单?说出也好听啊,搞慈善了!啧啧。

    当天晚上,万海平又接到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惦记方超的死,以及身后事的。文素更是打了三个电话来,第一个是惊叹方超的死,关心此事是不是李海做的?万海平说起来就是牙痒痒的感觉,他百分百确信这车祸就是李海搞鬼的,可是本地警方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又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李海和这车祸有关,他能把李海怎样?文素听了,也只能无语,看来又让李海逃了一回。

    第二个电话,则是想到了方超的身后遗产的问题。好在万海平已经胸有成竹了,不仅排除了李海插手的可能性,还想到了解决办法。对于引入慈善基金来管理这些无主股份的概念,文素也是相当赞赏的,顺便又提出了一个建议,说可以请京城靠得住的律师和公证员,做一份方超的假遗嘱出来,指定个收益人和遗嘱执行人。万海平表示感谢,心里却冷笑,要是这么搞,不是等于在自己脖子上拴了一根绳子,再亲手把绳头交到你文家手里?做梦去,江湖上出来混的,谁信得过谁啊!

    文素的第三个电话,却是半夜打过来的,她很郑重地劝告万海平:“一定要快,尽最大的可能,以最快的速度,落实那些股份交给慈善基金管理的程序,最好由政府出面背书一下,这样才十拿九稳。不能小看李海的手段!”

    万海平压根就没往心里去,他是没小看李海,这不是都搞定了吗?只要政府那头卡死了,李海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至于吴燕玲会掉链子的可能性,万海平根本就没去想,那怎么可能?再说了,方超这才死了两天,人都还没火化呢,自己就忙着把他的遗产弄出去搞基金,这传到京城圈子里,对自己的名声也不好听啊。

    于是,又过了两天,等到把方超的尸首送去火化了,万海平才终于坐下来,翻开通讯录联系自己熟悉的慈善基金管理机构。可就在这时,秘书打来了电话:“老板,工商那边来人,说要接管方先生留下的那些股份,他们要组织拍卖!”第一二七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