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六四章 出监

    第一二**章

    上午九点钟,会议室里又再度坐满了人,只是人们彼此之间的视线交流,显得多少有些诡异。其中几个,是李海的信徒,已经从神念中得到了神使大人的指示,自然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对于会议的走向和自己的立场,信心十足。剩下的一些人,不免就要东张西望,递根烟啊寒暄几句啊,企图从周围人的表情和言语中,得到一些提示。

    林沐晨略显烦躁地坐在位子上,眼睛望着窗外。她知道二叔凌晨的时候去和李海谈过了,可是谈了些什么,二叔却一点也不肯向她透露,就连当时审讯室的监控系统,也在二叔的指示下被关掉了。这不免让林沐晨更加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么神秘?稍稍令她安心的是,她来之前去给李海送了一份早餐,貌似李海的精神状态还不错,不晓得是不是谈得还不错。

    人到得差不多了,林玉荣掐着点走进会议室,随即吩咐人把门给关上了:“现在开会!关于之江特大赌场案,还有金店枪击案,这几个小时里我们又突击审讯了当事人,结合各方面的证据,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结论。下面,我来给大家通报一下。”

    林玉荣开门见山,立刻让会议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他的身上。能坐在这里的,都不是傻子,至少对于执法方面的认识足够,都知道这两个案子,背后肯定不简单,尤其是后一起枪击案,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其性质之恶劣,怎么估计都不为过,搞不好就会成为一大丑闻,让许多人都为之蒙羞与承担责任。

    只不过,随着林玉荣铿锵有力的声音,对案件进行基本的阐述和定性,人们的神情又发生了诡异的变化,其中尤其以林沐晨为甚。她简直听傻了!赌场案,那是没得说了,不管怎样,现场抄了那么多的赌具赌资,总不是假的,尽管好多人觉得,赌资应该不止这么点,肯定被赌场方面紧急转移了。不过呢,抓赌这种事,当警官的都心里有数,抓到的就是油水,没抓到的也就没办法计较了。

    问题出在,对于涉案人员的处理上。昨晚被抓来的大部分人员,都只给与了行政处罚,罚款或者拘留!最重的几个,也不过是建议以赌博罪向检察院申请批捕,按照初步认定的情节,了不得也就是判个三年而已。一场如此声势浩大的抓赌行动,搞到最后就抓到这几只小鱼?

    林沐晨听着那些涉案人员的名单,直到林玉荣全都念完了,也没听到王冬的名字,顿时如释重负。她当然知道王冬是李海的好朋友,发小兼同学,连他都没事,那肯定就不涉及到李海了。至于这个赌场的所有者,林玉荣干脆提都没提,只说了一句“另行侦查”就算完事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的节奏了。

    吃完了肉,就该啃骨头了,当林玉荣把另外一个案卷打开的时候,所有人的精神都集中起来,神色也变得严肃。这可是关系到在座所有人的职业前途的大事!

    环顾一周,林玉荣逐一审视人们的神色,包括自己的侄女林沐晨在内。他心中不由得庆幸,幸亏及时和李海妥协了!要不然,这里八成以上的人,都会乐意看到自己背上这么大的一口黑锅?

    林玉荣带着沉痛的声音,把金店枪击案的始末,给描述了一番。林沐晨只听到一半,就惊讶得差点跳起来。抓捕程序不符合法律,这在案卷中完全没有了体现,就连那张被撕掉的逮捕证,也是只字不提;而枪击事件,则归结为女民警临时紧张,误会了队长的指示而走火。

    不得不说,这么一来,整个案件的分量就大大减轻了,甚至那位倒霉被打死的队长,也能落个因公殉职,当然烈士是不用想了。那位打死自己同僚的女民警,不管以后会落下什么名声,至少明面上,对她也不会有太重的处罚,毕竟只是一次走火嘛。

    最为诡异的就是,整个事件的触发点,也就是对于金店女经理韩美兰的抓捕行动,也不提了!不提了!要知道这次枪击事件,就是因为这次抓捕而引起的,几名外地警员冲到之江来,半夜去砸一家金店的门,地区警报系统都为之大开绿灯了,这还不够大件事吗?不管后续怎么发展,都没办法绕开这个触发点。

    但是,就没人质疑这一点!谁都不傻,这么明显不合理的细节,案卷中却完全不见提及,为什么?显然背后有文章!大家都不知道水深水浅,而现在的结果,对于在座的警官们来说,基本可以用皆大欢喜来形容,不过就是行动中出了个意外,走火死了个人,警方脸上没有蒙羞,事后也不需要追究相关人等的责任,这多好?还问什么问啊,没看这是局长亲自宣布的嘛,局长可是最大的顶缸者,他这么认定了,自然有他的道理,你要是不服,那你去背背这口黑锅试试?

    就连几位外地来的警官指挥者,也都默不作声了。他们肩膀上的压力,也不比林玉荣小到哪里去,能有现在的结果,算是可以松一口气。

    唯有林沐晨,直到会议结束,都还是有些不能置信,她只知道一点,照这个结果,显然不管是林玉荣还是李海,都可以相安无事了!为了确认这一点,她是追着林玉荣的脚步,进了他的办公室。

    都是熬了一夜了,林玉荣坐下来就拿出茶杯,放了一大把茶叶,开了可以占满整个茶杯的那种,朝林沐晨一伸:“晨晨,帮我茶!”

    林沐晨这会儿也不跟林玉荣顶牛了,麻利地了茶,自己也弄了一杯,捧着醒神,一边吸吸溜溜地喝着,一边问:“二叔,你这算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还是放长线钓大鱼啊?我怎么有点看不懂呢?”

    林玉荣没好气地翻个白眼:“得了,我就不信你看不懂!你这丫头,胳膊肘往外拐啊,不帮我,去帮李海。要不是你俩岁数差那么多,我都要怀疑你俩关系不正常了。”

    “呸,为老不尊!”林沐晨直接喷回来:“我是帮理不帮亲,你说你下来就为了整人,这叫什么事?是不是,出了事儿没法收拾,只好低头服软啊?哼哼,叫你不听我的,这下吃瘪了,脸被人打得啪啪响!哎,二叔,你这是不是就算低头认输了?”

    林玉荣被她噎得话都说不出来,指着林沐晨鼻子,哭笑不得:“有你这么跟上司说话的吗?就算我是你二叔的身份,你也不能这么跟我说话啊!我算是明白,为啥你有背景有路子有功劳,就是一直升不上去了。行了,你放心,我是不趟这浑水了,反正自然还有人愿意冲在最前面的,我不过坐山观虎斗就行。哎,不说这个,李海那边,你去安抚一下,让他回去,顺便把他的同学也带走,我现在不想看到他。”

    林沐晨嘿嘿一笑,身子都觉得轻快了许多,答应了正要走人,又被林玉荣叫住。他犹豫了一下,才道:“有可能的话,你帮我点一下李海,叫他动作别太大。我知道他现在肯定是憋了火,想要报复,不过要是动作太大,惹来公愤的话,就不好收场了。”

    林沐晨一路小跑来到李海所在的审讯室,把李海带出来,又领着李海去把王冬也放出来。大概是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容易,这么快就放出来了,王冬被从临时看守所拎出来办手续,看到李海和林沐晨站在外面等着的时候,竟然愣了有十几秒钟。

    李海看着他的样子,心里也是酸酸的。没蹲过监的人,是无法理解那种感受的,所有出来的人,都不会再想进去。自由就像空气,平时尽情呼吸的时候感觉不到,只有当失去了,才明白其不可缺少。而王冬,却是因为自己的牵连,而受了这一场牢狱之灾。

    等王冬出来,李海走过去,直接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重重拍拍他的肩膀,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王冬也是眼圈泛红,闷了好一会儿才闷出一句话来:“你没事?”

    “我能有什么事!”李海更是心中发酸,这小子,怎么还问我有没有事,蹲监的人是你啊小子!

    虽然只是一晚上,不过李海还是叫人安排了,过火盆刷柚子叶洗澡,一通折腾,到了中午少不得安排一桌,给王冬接风。吃完这一顿,李海只带着王冬,坐着劳斯莱斯,来到万方集团的大厦楼下。

    王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李海指着万方集团的招牌,冷然道:“冬子,就是这里的大佬,在背后算计我,结果连累了你。你等着,看我给你出这口气!”正说着,只见里面开出一辆车来,隔着车窗,李海就看见方超坐在车里,貌似还很开心的样子。这小子,是不是还没接到最新的情报呢?那正好,让我来给你通报一下!

    第一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