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六三章 摆平

    第一二六三章

    直到手握上审讯室的门把手,林玉荣都还在犹豫不决,甚至想要转身离去。在他几十年的生命中,经历过无数艰难坎坷,乃至生死考验,却从没有过这样的心情。这就是自己把脸送上门去,让别人抽的体验吗?——好吧,还是挺新鲜的。

    林玉荣忽然想通了什么,带着自嘲地笑了起来,抽就抽吧,抽人不成那就得被抽,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挨打要立正!为了以后还能机会反抽回来,被抽一回又何妨?他吩咐了一声:“切断所有录音摄像和监视设备,不许留下任何记录!”

    李海抬起头,看到林玉荣独自一人踏进审讯室来,他第一反应,就是看了看屋顶角落里的摄像头。那摄像头上的红灯,已经熄灭,代表着不在工作状态。有警官进入审讯室的时候,居然没有监控?李海不由得笑了起来,笑得冷冷。

    林玉荣发现,尽管做好了相当的心理准备,可是当真面对李海,准备被打脸的时候,那感觉又是不一样的。这玩意没经历过的话,可没那么淡定,缺少锻炼啊!缺少锻炼的结果,就是看着李海这种笑容,都觉得生气。

    宁定心神,林玉荣坐在李海的面前,拉开凳子坐下来。既然都到这个份上了,林玉荣也不玩什么心理游戏,争取什么心理优势了,对李海也不是头一回,他记忆中就没见过李海乱了方寸,露出什么破绽的——这么一想,李海这小子的恐怖程度,似乎还在他的估计之上!

    “现在没有任何监控和录音,就我们俩。”林玉荣抬手指了指头顶上的监视器,道:“我知道,这件事肯定和你脱不开干系,尽管我还没找到,你到底是怎么做的。我也知道你肯定不会承认的,是吧?”

    李海看了他一会儿,微笑起来:“你说的是什么事?我真的不清楚。林局长,我只知道,我的员工忽然遭到逮捕,结果在逮捕现场发生了意外,有警员受伤,很严重的伤。对此我很遗憾,不过那和我无关。怎么能说脱不开干系呢?不该我承认的事情,我当然是不承认。”

    林玉荣暗骂一声小狐狸,怎么就这么滴水不漏!让他忌惮的,并不是李海这铁齿钢牙,那并不困难,那只要能坚守自己就可以了。他真正忌惮的是,李海人坐在这里,却能在很短的时间里,把各方面的细节都安排好了,让他这个堂堂的警局局长,想要做点手脚都难!摆了摆手,不再试图从李海身上找到什么破绽:“这次你又赢了,恐怕我这个位子,也未必做得长久了。你要是想和我谈,机会大概就这一次。你想好要提什么条件了吗?”

    李海坐直了身子,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林玉荣:“跟你谈有用吗?我真正想要的条件,你应承不了。”面前的林玉荣,也不过是一把刀而已,刀是没有自己意志的!就算是他身后的人授意,李海也不认为,那些错综复杂的势力,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达成一致。

    林玉荣居然也不生气,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也清楚李海清楚他的定位。点了点头,道:“没错,你要是漫天要价,狮子大开口,我确实没办法和你继续谈下去。不过,我坐在这个位置上,也还是有点事可以做的。起码,你要是不发难,我身后的人能撑着我,在这个位子上干完一任再走。你应该清楚,这样我对你的承诺,就可以有点价值了。”

    “哦?”李海终于露出了一丝真正的笑容:“有点意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还可以谈谈。”李海没有想到,林玉荣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和他身后的人,当真很在乎这个位子吗?之江是副省级的城市,本地警局的大佬,通常还会兼任省级警察厅的副职,在警务系统内部,这样的位子已经算是相当显要了。

    要是对于一般人来说,坐在这个位子上,想方设法就是要保官升官,可是李海却没想到,能够轻易地拿掉唐威,抢占这个位子的林玉荣,居然也会为了这个官职而妥协。这背后,到底有什么算计?

    面对他带着几丝疑问的眼神,林玉荣显得很坦然:“我实话实说,我之所以会下来,为的就是查上次王超凡的腿被撞断的案子。那个案子最后,是两名大内侍卫转业,四个人受到牵连处分,整整一个分局的人抬不起头来,甚至一位副局长都为此而做检讨。你知道吧,大内侍卫的副局长,是正国级领导的贴身护卫。”

    李海恍然,果然,那件事的影响没那么容易过去,在所有疑窦得到解释之前,他身边永远都会有这种审视的视线。“也就是说,你们只是因利乘便,借着有人想要敲打我的机会,搭了个顺风车,下来查我?”

    林玉荣点头承认:“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假如你每次,都能玩出像几个小时前的那种花样,让人完全查不到任何线索的话,再加上你在本地警局中的影响力,我估计永远也查不出真正的答案。既然这样,已经吃到嘴的东西,也没那么容易吐出去,而想要做到这一点,就不如跟你达成妥协。我们内保系统,和安全系统本来也是一家人,何必掐得你死我活,给旁人看笑话?”

    李海盯着林玉荣看了一会儿,陡然间仰天,“哈”地一声大笑,声音虽响,却殊无半点笑意:“什么狗屁大人物,都是一帮贱骨头,被打痛了才知道什么地方不该伸手!林局长,你不用拿话试探我,大内侍卫,我是永远不会干涉的,我连这种念头都不会有。我一直以来,都是谁惹我,我就抽谁的脸,谁伸手到我的地盘,我就剁谁的手。跟我好好说话的,我自然也是好好对待,这什么狗屁基金会总裁,我说不干就可以不干,明年大学一毕业,我就念研究生去了,这里你们谁爱玩,谁玩得转,尽管拿去玩好了。”

    他身子微微前倾,盯着林玉荣的眼睛,声音转冷:“但是,谁惹了我,我都记得,一笔一笔!尤其是针对我身边的朋友,亲人,使出那些卑劣手段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林局长,你现在告诉我,你我之间,还有没有妥协的余地?你做事的时候,有没有给你自己留下余地?”

    身经百战的林玉荣,每每用一个眼神,就能慑服那些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恐怖分子,可是被李海这么一瞪,他居然感到自己背上在冒冷汗!强自镇定下来,林玉荣很是认真地回看着李海:“这你应该清楚,那些事情,都不是我主导和指使的。李海,我不怕说出来,你在之江警局里的影响力,已经到了通常情况下,上级无法容忍的地步了。我在这里,几乎感觉像是在敌国境内,得不到多少助力,所以我做不了什么!老实说,谁都没想到,你在这里上位才一年,大部分时间还不在之江的情况下,就能经营到这种程度。”

    “好!有这句话就行了!”令林玉荣有些跟不上,李海转脸就很是开心地笑着拍手:“林局长,不是我说你,以我和橙子姐的交情,你只要事事放手,让她和我打交道,有什么不好说的?橙子姐对我,那可一向是很照顾的,我感激在心,无以为报啊!看着我们两个掐来打去,橙子姐肯定是很心痛的。林局长,只要你不挡我的路,你在这个位子上,想要做什么,我都会配合你,包你顺顺利利。再如何,我在之江也就是一年的功夫了,不信你去问问杨老,那是我早就跟他说好的。”

    林玉荣心中苦笑,那事他当然知道了,可是你李海在之江的影响力已经这么深,安全部门又把手伸进了基金会,以后就算你走了,这之江还不是你的天下?事实上,林玉荣现在并不是要保这个官位,而只是想要自保罢了,因为出了这么大的事,如果掩盖不住捅上去的话,他多半是会被抛弃来顶黑锅的。这种黑锅背上身,冤不冤?他才不干呢!大难临头各自飞吧,趁着和李海的矛盾还没那么深,我自己先上岸再说。

    李海也是心中稍安,别看他占尽上风,可是如果林玉荣在这个位子上能配合他一点,他就能方便很多,至少不要总是搞出异地用警这种把戏来,弄得他措手不及。敌人想要对付他,无非就是利用体制和权力,他李海又不指望和体制做生意搞投资,那么对他制约最大的,也就是强力机关了。现在有了林玉荣的妥协,再加上他自己的影响力,整个之江的暴力机关,都可以说是望风披靡。

    接下来,万海平,方超,还有那些躲在黑暗中的小人,就该轮到你们了!是一个一个来,还是一勺烩?嗯,这是个问题。第一二六三章完

    【作者题外话】:补昨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