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六二章 所谓真相

    第一二六二章

    “二叔——”

    “你不用说了!”林玉荣一摆手,不容置疑地打断了林沐晨的恳求:“你不懂的,晨晨。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其实李海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会等,我也在等。”

    “等什么?等上面那些大人物,达成妥协,达成一致,然后你们再接受,再执行?”林沐晨的语气,冷得像冰一样,其中还蕴藏着某种令林玉荣极为不舒服的内容。

    林玉荣把脸一板,道:“那又怎样?晨晨,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我们这一行,不过就是如此,我们是刀,刀柄在别人手里;我们是枪,扳机是别人扣动的。我到之江来,就是为了执行我的任务,我对李海没有私仇!他想要妥协,我没有这个权利,李海自己,也没有这个资格。不等,我们还能做什么?”

    林沐晨看着林玉荣,这个她从小就恨敬佩的二叔,缓缓道:“二叔,我还记得我考上警校的那年,你进了大内侍卫的行列,那时候全家都替你高兴,我也高兴,高兴你走到了这一行的顶峰。可我没想到,这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其实你一点也不值得我敬佩,你已经忘记了自己做人的根本了。”

    林玉荣脸色一青,不悦地瞪了林沐晨一眼:“晨晨,别以为我宠着你,你就可以对我胡说八道!我这样做,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自己做人的根本,知道什么是我该做的,什么是我不该做的。我有错嘛?”

    林沐晨轻轻摇头:“二叔,也许你对于自己,认识得很清楚,可是,你却一点都不了解李海。你认为李海和你是同样处境?那你就错了。假如李海只是和你同样的处境,能力也和你一样的话,他早就死了,败了,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我敢说,李海所走过的那些路,做过的那些事,交手的那些人,你根本就做不到同样的事情。你还说李海和你一样,只能等?哈!”

    最后这一声笑,真的把林玉荣刺激到了,他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亲生侄女,竟然会对李海推崇备至,甚至放在了自己之上!这让一向自视甚高,只是外表较为收敛的林玉荣,情何以堪?更令他感到难堪的是,他居然没有什么底气,对林沐晨的这番评价,进行反驳。哪怕仅仅是看档案,他也多次产生过怀疑,世界上真的会存在李海这样的人吗?

    看着林沐晨走出房间,林玉荣一言不发,转头看了看监视器。屏幕上的李海,端坐在审讯室里,神态平静,嘴角带着笑容,那样子不像是在警局里摊上大事,反而像是胸有成竹。难道说,李海真的有了破局的把握?但,这怎么可能?

    在林玉荣的认知里,这个国家掌握着最高权力的那些人,或许并不是为所欲为的,但是绝对称得上是呼风唤雨,能够遏制他们的人,只有他们内部的人自己而已。这一次针对李海的种种行为,在那些大人物的眼中,或许只是小小的敲打,就连安全派系那位最具分量的杨老,至今也没有发出声音来,显然是对李海采取了任其自生自灭的态度。

    假如没有高层有力人士的支持,李海再怎么蹦跶,能翻天吗?这就是林玉荣对于局势的判断。但,自从到了之江以后,所有的行动没有一次顺利,李海似乎总有办法扭转局面,让自己遭受一次次的挫败,让万海平等人一次次铩羽而归,颜面无光。

    即便如此,林玉荣也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李海就算赢一百次,又能如何?大局无法扭转,他只要输一次,一着不慎,就会输的什么都不剩了。然而,这一次,他却嗅到了不祥的气味。如果处理得不好,这一次的事态,有可能成为局面的转折点,他将会惹火上身!

    隔着监视器的屏幕,林玉荣凝视着李海那张年轻得过分的脸,向来坚如磐石的内心,陡然间有些动摇起来。难不成,李海真的可以通过他在之江的拳打脚踢,把整个局面给翻转过来?不,不可能!林玉荣随即打消了自己的怀疑念头,李海现在遭遇的,是这个国家最为强大的一群人的打击,尽管他们并没有动用全力,但那也足够了,李海不可能翻身!这,是因为上次李海牵涉到了大内侍卫的稳定性,而必须遭受的惩罚,即便没有任何证据,也是一样!他凭什么能翻身?

    忽然间,屏幕上的李海,抬起头来,对着监视器一笑,做了个手势。林玉荣的心突地一跳,他莫名地感觉到,李海这是在对他笑,在对他做手势!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招手致意,还是让自己去见他?

    林玉荣心中一阵烦躁,拿起电话就吼:“那位女警官说什么了没有?废话,当然是开枪的那位!走火?她就说是走火?好,我知道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李海也得到了这个信息,来源和林玉荣的信息来源,却是同一个来源,就是负责讯问本案涉案人员的几名审讯人员。因为这几名涉案警员,都是外地调来的,所以对其审查,当然只能使用之江本地的警员。而以李海的手段,其中一位副局长,早就成为了钱神的忠实信徒。

    有这么一个信徒,在这么要紧的位置上,李海对于林玉荣能拿到什么样的筹码,当然是心知肚明,甚至可以做到适度地引导。比方说,这位因为打死了自己的上司,而六神无主的女警员,就在有意无意之间,被诱供了,虽然主审的那位信徒副局长,什么都没有明说,可是无疑对于这位女警员来说,走火的说法是最为适合的。这样,她顶多就是脱了警服转业而已。

    李海很清楚,林玉荣也很清楚,这个案子的定性,是非常微妙的。别管事实如何,到了一定层次,事实就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具有力量的人们,需要什么样的事实真相,那他们就会得到怎样的事实真相!因此李海是不惜神力,动用神念去指挥自己的信徒,也要在这案件初步定性的过程中留下印记。只要初步形成了案卷,留下了记录,后面的人再大能,也未必能翻过天去。

    早上七点钟。啃了两个包子当早饭的林玉荣,终于失去了耐心。对于手中的案卷,有着怎样的分量,会导向什么样的结果,身为一名资深大内侍卫,他比谁都清楚,李海肯定会逍遥法外,一点不受牵连,而自己将会背上黑锅!哪怕是事后,自己身后的那些人来力保,哪怕他们还是能把李海按下去,也改变不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林玉荣,将会承担最大的责任。

    异地用警抓赌,这虽然是个警界笑话,但终究无伤大雅。可是异地用警抓捕一个嫌疑人,却弄得出了大事故,带队警官不依法办事,甚至还当场撕掉了逮捕证,这让他根本无从抵赖,最要命的是,那被撕毁的逮捕证,还被本地警员当成证据给保存了下来,甚至连上面的指纹鉴定结果,都以最快的速度连夜做好了!在那位带队警官已经被打死的情况下,死无对证,现在的结论在现有的证据支持下,几乎无从更改,他们执行抓捕任务时违反程序的事实,就此定论!

    他是老警员了,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一行里,有什么样的证据,就能说出什么样的事实来,所以要掌控结果的话,那么控制证据就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恰恰是在这一环上,对手每一步都走到他的前面。或者说,直到这一刻,林玉荣才意识到,在之江这片地面上,李海的能量到底有多大——那是被所有人都低估的大能量!

    不止如此,那位女警员一口咬定是枪支走火,也在最大限度上,把李海给摘了出来。走火,这只是个意外,谁都无法避免,甚至能够理解在那种情况下,看到自己的队长做出了撕毁逮捕证的不明举动,受到冲击的女警员枪支走火都在情理之中,这和李海毫无关系!因为走火,并不是在李海试图反抗的情况下发生的。这一点,也得到了现场多个角度的摄像记录的佐证。

    看着手中这连夜赶工得出的案卷,还有最后的那些结论,林玉荣只感到一股深深的无力感。他觉得自己好像是落在一张大网中的飞蛾,那些丝网显得很孱弱,随便一蹬就是一个大洞,随便一扯就是一个豁口,可是当他奋力挣扎了以后,却发现自己还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完全使不上半点气力!

    怔了好一会,他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出去,说了几句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电话那头的人,在听到他手中的初步结论,并且了解到要想扭转这个结论,需要花费的代价可能会大得惊人时,也沉默了。

    “也许,你该和李海去谈一谈!”这就是电话那头的人,最后说出的一句话。

    林玉荣只觉得一阵荒谬感,自己就得到了这样的支持?他忽然发现,那个自己没怎么重视的侄女,居然很有先见之明,看起来,即便身处所谓的绝境之中,李海依旧显示出了超乎想象的能量!自己是不是真的该和他好好谈谈?

    九点钟,就是自己预定的开会时间,留给他的,还有一个多小时了。第一二六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