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六一章 欲罢不能

    第一二六一章

    当林玉荣接到手下的电话时,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去抓韩美兰的行动,彻底失败!人倒是回来了,不过是人家主动来投案,不,按照李海的说法,是主动“配合调查”。因为,逮捕证被撕掉了,根本就没有手续抓韩美兰!更糟糕的是,现场还发生了走火事件,那位带队的警官,在莫名其妙地撕毁了逮捕证之后,当即就被他的一名手下警员,枪支走火,正中后脑,当时就毙命了!

    一定是李海捣鬼!林玉荣脑中,第一时间就闪出这个念头来。他想要给自己点一根烟,却几次都打不着火,手在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惊到了,或者是心中有了大恐惧?这种事情,在李海身上不是第一回发生了,到现在都有很多事情无从索解,就好像林玉荣上次主持调查的那次,王超凡断腿事件,谁都不相信,大内侍卫会连个车都开不好,不轻不重刚好撞断了王超凡的两条腿,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简单,找不出有任何与李海有关的证据,能证明是他主导指使的,你能把他如何?——若不是那次事件,也不会选中林玉荣来之江,接替唐威的警局大佬位子了。

    这一次,又来了!林玉荣好容易才点着了烟,狠命抽了好几口,瞬间就烧掉了大半支烟,脑中的思绪才好容易平静了不少。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找不出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李海和此事有关的。道理很简单,就像上次,那些大内侍卫身上,找不到任何与李海有牵连的证据一样啊,这几名警员是从外地调来的,之所以会派他们来抓韩美兰,就是看中他们和之江,和李海都毫无瓜葛,怎么都扯不到一丝关系。如果这样审查之后,挑出来的人还是恰好能被李海操控,那这——已经不能用巧合来形容,这就是命了!

    林玉荣赶到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三点钟了,显然今晚,对于很多人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警局大楼灯火通明,大多数警员都在忙来忙去,今晚不仅抓了好多人,还出了这么诡异的大事!不过,抓赌是异地用警,抓到的那些人证物证,当然也是由那些外地来的警员负责整理,本地警力只是预备增援和接手处理而已。

    对于这种,类似抢地盘的行为,任何人都不会有好心情的。抓赌这种好事,只要上面不搞鬼,下面的警员谁不想干,这也用得着异地用警吗?好多油水啊!正当本地警员们牢骚满腹的时候,恰好外地警员们又出了这种诡异的乌龙,这下可真是——不能说喜大普奔吧,总之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很有讨论一下的兴趣。当警员虽然能见识到无数奇葩,可是这种事情也不是常见的。

    迎接林玉荣的,就是这么一种诡异的气氛。他能够充分体会到,原本对他就不怎么信任的那些本地同僚,此时的眼中多少带着些幸灾乐祸的意味,谁让他林玉荣到任以来,对本地警员都不信任呢?他林玉荣有意针对李海这一层,也不是没人能看得出来,而李海的存在,对于本地的警员来说,即便是那些并非钱神信徒的普通警员,也不全是负面看法的。毕竟,谁不希望自己能安生上班,安生下班呢?地方上有李海这么一号人物维持着秩序,这警员比伍豪时代当的,还要轻松呢。

    林玉荣心情奇劣,强忍着不和任何人多说话,哪怕是一名副局长的搭话,他也是匆匆敷衍。他心里很清楚,等着看他笑话的人很多,这是一名空降大佬必须面对的氛围,而现在,这些人看到了他们想看的东西!这时候,不如闭嘴,什么都不说,更好。

    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只见几名外地警员的首脑,加上本地警局的几名骨干,正聚在一起议论,屋子里烟雾缭绕,就跟传说中的仙境一般,衬得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林玉荣觉得自己的呼吸又压抑了几分,抬手推开窗户,又打开吊扇,好半天才把屋子里的烟雾吹散了一些。

    情况,其实没什么好说的,该他知道的,电话里就都说清楚了。对于现场警员们的讯问,也进行了一轮,包括金店在内,几家能够拍到现场画面的监控系统记录,全都送到了警局来。显然,事实就如同林玉荣所知的那样,虽然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发生了,带队的队长莫名其妙地撕毁了逮捕证,随即就被他身后的警官击毙了,原因?除了走火还能是什么,总不成是那位女警官脑抽了,忽然打死自己的上司吧?

    看完了所有的记录,林玉荣也是一阵沉默。良久,才抬起头来,眼光所到之处,外地来的几位纷纷避让,不敢和他对视,显然是不想迎难而上了。这也很容易理解,跑到外地执行任务,本身就是吃力不讨好,如今出了这种大事,谁肯来背黑锅?自然只有林玉荣顶上去了。至于本地的几位副手,那眼神就很诡异了,不过林玉荣此时毕竟还是上级任命的正职,也没人来触他的霉头,反正好戏有的看就是了。

    饶是林玉荣身经百战,阅历远超警界的范畴,此时也是一身无力,莫非自己这次肩负特殊使命的之江之行,就要划上句号了?不会!他稍稍振作起精神来,想着,他这个位子,既然是上面一些人有意为之,那么在他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或者彻底失败之前,就不会动摇。要是有人想要借机发难,也得要他身后的那些人认可才行。在这个体制内,林玉荣见多了各种怪事,不该在位却稳如泰山,不该去职却屁滚尿流,这种怪现象还少了吗?

    当务之急,是他必须对自己身后的人有所交代!纸上得来终觉浅啊,林玉荣拿起警帽,狠狠地扣在头上,道:“散会,大家先回去休息一下吧,明早九点,我们还在这里开会!”

    打发走了这些不靠谱的队友,林玉荣迈开步子,朝着审讯室而去,他现在,必须和李海再对一次手!

    到了审讯室,林玉荣却发觉,审讯室里的警员,居然是自己的侄女林沐晨。本来,林玉荣是想直接进去的,可是手握上了门把,他却又改变了主意,为什么不看看,林沐晨和李海能谈出什么结果来呢?

    林沐晨看着李海,却已经是无话可说。她还能说什么?接到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回家的路上,考虑要不要对朱莎进行电话骚扰呢。对于金店所发生的事情,林沐晨的感受只能用天雷轰顶来形容,神仙都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假如李海听到她的吐槽,或许会纠正她一下,其实神仙是可以想到这种事的。

    此刻面对李海,林沐晨是哭也哭不出,笑也笑不起来,指着李海痛骂几句?她都想不出要骂什么!看着李海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林沐晨只感到一阵深深的无力:“李海,不管事情是否和你有关,这件事不是那么好收场的,你也可能会卷入很深,你想过没有?怎么我觉得,你一点都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李海摊手:“橙子姐,不是我神经大条,我是真的不觉得这事和我有关啊。很明显,这是你们警方内部的问题,不能因为事情发生在对我身边的人执法的过程中,就硬要说此事和我有关,这算什么道理?凡事要讲证据,依法办事,对不对,这是最简单的道理嘛。”

    林沐晨发现,自己连拍桌子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有些无力地扶着额头,说话声音都带着叹气:“没那么简单的!这事情,对于警队来说是一大污点,哪怕只是为了转移视线,也要想办法把水搅浑了,你和你的雇员,都和此事直接相关,你还想那么轻松地置身事外,怎么可能!”

    林玉荣在外面听着俩人的对话,他倒不关心林沐晨想什么,更重要的是,李海怎么想?相比起很大程度上算是“不明真相”的林沐晨,林玉荣对于台前幕后的那些事情,可要清楚多了。他知道,现在对于李海来说,并不是想要置身事外的问题,更大的可能,是借题发挥,给林玉荣还有林玉荣身后的那些,想要打击李海的人,来一记响亮的耳光!操作的好的话,甚至还可以反手再来一记!

    李海耳朵里,隔着审讯室那厚厚的门,也能听到林玉荣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然后进入隔壁。“现在知道着急了?”

    李海心中冷笑着,既然你想要听听我的话,看看我的态度,那就好好看着吧!他状似轻松地一笑:“橙子姐,我可是学法律的,你是想要让我对我们国家的法制建设失去信心吗?假如像我这样的情况,都会被强行扯进来大作文章,就为了遮羞遮丑的话,那我可真是无话可说了。我是无辜的,这你很清楚。”

    “我不清楚!”林沐晨狠狠地瞪了李海一眼,道:“我不管,总之这件事你要听我的,你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做,我帮你摆平!”

    原本,林沐晨还以为,李海会提出什么不同意见。谁知,李海却只是微微一笑:“橙子姐,你开口了,我肯定给你面子啊。不过,不知道你那位二叔,给不给你这个面子呢?”第一二六一章完

    【作者题外话】:补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