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五五章 趁火打劫

    第一二五五章

    这一下,整个店里都是鸦雀无声。就连那些来检查的工商人员,都惊呆了。这当中,也不是所有人,都对李海的身份一无所知的。如今李海在之江道上的地位,可以说就是一言九鼎;更重要的是,之前数十年之中,伍豪雄踞之江屹立不倒,已经建立起了一种秩序,在这个之江的格局之中,大家都习惯了上面有一个无冕帝王的存在。

    正因为这样,虽然伍豪逝去,但李海随之而起,迅速填补了这中间的空白,他的名声甚至不需要刻意宣传,许多习惯了伍豪治下秩序的人就会主动去打听李海的身份,进而设法接近他,从而在这种秩序中获得更好的地位。正因为这样,其实李海的影响力,比他自己所想象的还要大很多。当然那多数都是潜在的影响力而已,因为李海在之江呆的时间并不长,没时间去将这种影响力发扬光大,另一方面,李海也是志不在此,他还打算一年后就交权闪人呢。哪能一辈子当地下大亨啊,那可要把死去的爷爷都给气得从骨灰盒里跳出来。

    对于这些人来说,若只是公事公办,查查超范围经营什么的,倒也罢了,想必李海身为顶级大亨,也不太会和他们这种小人物来计较。但是现在就不同了,这是要抓人吗?怎么都涉及到刑事犯罪了!几个略知李海身份的人,都吓得面无人色,假如上头是想要利用这个理由,把李海抓起来的话,那眼看就是去年伍豪死时,之江大乱的节奏啊!那一次才过去一年而已,多少人都记忆犹新,当时之江可是都快开进军队来维持秩序了,街上到处都是血,听说一晚上就死了好几百人,抓了更多。现在就要再来一次?麻烦你能不能等我们躲远点再开始啊!

    一时间,无数双眼睛都看着李海,众人心情各异,场面一片寂静。对于李海来说,成为焦点人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泰然自若,似乎杨明喊打喊杀要抓起来的对象,根本就和他无关似的:“杨明,你叫这么大声干嘛?有理不在声高,对不对?我犯不犯法,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假如你真的觉得我犯法了,干嘛不去举报,叫警官来抓我呢?跑来我这里告诉我,是打草惊蛇呢,还是给我通风报信?”

    被李海这么一说,人们的眼神又古怪起来。说得也是啊,对付李海这种人,不动则已,动则必中,那肯定是雷霆万钧的一击,哪有事先透露出消息来,让杨明这等人跑过来作威作福的道理?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杨明听的也是一怔,面色古怪之极,顿了好一会儿,忽然凑到李海的面前,小声道:“李海,借一步说话?”

    什么意思?李海眉头微微一皱,习惯性地打开钱眼,朝杨明头上看去,只见他头上飘着一个估价,赫然有四亿多的价值。这家伙想要从自己身上捞到四亿的好处,是这意思嘛?李海顿时心中了然,他倒不排斥这种交易,只要杨明确实能拿出相应的对价筹码来,给他赚去又何妨?如果杨明只是想要趁人之危,从自己这里空手套白狼捞好处,那就对不起了,杨明这种货色,李海还真没放在眼里,多你一个敌人不算多,少你一个朋友也不算少。

    当即眉毛一挑:“借一步说话,行啊,只要这几位工商的同志们没意见。美兰,把贵宾室开开,我和杨总私聊一下。”那工商科长本来就是杨明带来的,早就喂饱摆平了,他能有什么意见?当即一扭头,权当什么都没看见。

    韩美兰是李海的忠实信徒,自然是言听计从,她也不着急,也不惊慌,对于神使大人,信徒有着绝对的信心,有什么好怕的呢?哪怕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大不了就是以死相报罢了,这就叫做信徒的大无畏精神。所以从头到尾,不论李海和别人怎么交流,她都是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好像事不关己似的,直至听到了神使大人的指示,才很淡定地去开了贵宾室。

    这种贵宾室,是珠宝首饰行业的标准配置,大客户一般都是在这里交易的,要不然一下子拿出诸多名贵的翡翠和钻石来,在外面人多眼杂出事怎么办?李海和杨明进去坐定,韩美兰还手脚麻利地给俩人都上了一杯茶,然后带上门出去了。

    杨明的眼光追着韩美兰摇曳的身姿和火爆的身材,尤其在韩美兰上茶的时候,更是在她胸口流连很久,等到韩美兰出去了,才转过脸来对着李海竖起大拇指:“李海,不赖!你这个女助手,称得上是极品,相貌心性都是一等啊!怎么调教的这是?”

    李海心说这种独门绝技,交给你也学不来,况且我干嘛要告诉你?“杨总,你不是为了美兰而来的?还是赶紧说正事,外面的工商同志们还等着呢。”

    杨明嘿嘿一笑:“那是那是,不过看到这位韩小姐,我就想起当初在腾冲的时候,那会咱们可是不打不相识。行了,我就单刀直入,今天我来,其实就是来给你报个信,提个醒。李海,你这批货,得给你招灾啊。现在有人要用这批货做文章,先把你弄进去,再慢慢搜集你的其他证据,最终肯定是要让你在里面,至少呆上十年八年的,等你出来,什么都没了,还有什么威胁?”

    李海眼皮都不眨一下,他当然知道这些,说来掌握权力的人,要整治对手,其实来来回回也就是那几招罢了。把自己弄进去了,震慑一下自己周围的人,让他们心慌意乱,才能分化瓦解,乘虚而入,得到更多有价值的线索,当然也便于各路大鳄把李海留下的财产分而食之。将来就算有一天,李海出来了,甚至翻案了,顶多也就是拿点国家赔偿,发还一点没人要的存款和房地产——这个结果,已经在不止一个民营企业家的身上出现过了。

    李海所不相信的是,杨明会有这么好心,巴巴地跑来给自己提这个醒?再结合刚才,自己通过钱眼,从杨明的头上看到的估价,李海对于他的来意,已经是胸中有数了:“杨明,那照你的意思,我该怎么才能化解这场危机呢?是不是把货都低价转让给你,就没事了?”

    杨明一拍大腿,叫了一声好“就是这个理啊!哎我正想说呢,你就先说出来了——”他说着说着,才发现李海的脸色不对,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太猴急了一点?吃相,吃相要注意啊!杨明讪讪地挠了挠头,笑道:“你可别认为我是乘人之危啊,看上去是有点这意思,不过这世上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我们恒久珠宝帮你担了这场干系,总要有点好处,否则我姐怎么去跟那些股东交代,你说是不是?”

    把自己重新粉刷了一下,杨明这嘴就利索多了:“其实你仔细想想,这笔交易你真的不亏啊。首先这批货,你已经卖了快一半了,钱早就赚回来了,是不是?别否认,我们是干这行的,业内大户的动向,我们都差不多了解,你赚的只多不少。你原价转让给我,这你不吃亏,然后这场干系,我们恒久帮你担了,警方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你安安稳稳坐着基金会总裁的位子,多少钱赚不回来?李海,你可是会算账的人了,每次谈判要价,你都是卡着线来的,我想你应该能算得清这笔账?”

    对着杨明一脸期待的目光,李海忽然很想笑,怎么自己现在看上去,难道是一脸衰样,连杨明这种货色,都敢来趁火打劫了?没错,按照杨明的计算方法,自己确实是没有吃什么亏,但是有一点不容忽视的是,他说买货,可这笔账要怎么做?假如自己真的是要指望杨家的恒久珠宝,来帮自己了结这次危机的话,那这笔交易,就全都是杨家说了算了!

    有点经验的人都知道,做生意不是那么简单,上嘴唇一碰下嘴唇,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超市里买烟,不是做生意。杨家占了这样的上风,谁还会跟你老老实实地交易?最简单的办法,付款方式小小耍点花样,自己有把柄在人家手里,到时候就连催款都直不起腰杆来!更不用说这笔交易,还可能成为自己新的罪证,等于是太阿倒持,自己把把柄送到杨家,这样绝对谈不上盟友的人手中。

    如果同意了这种交易,自己是嫌活的太轻松了吗?瞬息之间,李海已经把前因后果,都想了个透彻,最好的情况,也不过就是暂缓危机,人家要对付自己,总会找到理由,不差这一桩;最坏的情况,那就是自己把脖子伸到断头台下去了。

    他笑了起来,伸出手来,杨明一怔,还以为李海是伸手和他握手,表示交易达成了,顿时喜笑颜开,也伸出手来。哪知道李海的手从杨明的手上掠过去,在杨明的肩膀上拍了拍,笑道:“这次就算了,我只当你什么都没说过。杨明,下次要是还有这种趁火打劫的好事,记得告诉我一声,我也想掺一脚。”

    杨明一愣,随即脸色铁青!第一二五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