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五四章 咄咄逼人

    第一二五四章

    李海的金店,生意向来不错,在同行中算得上是领先。因为他这里的首饰相当高端,货源又不缺,关键是不坑人,不管是钻石还是翡翠,该是什么价就是什么价,所以一来二去,这生意就越来越好了。要知道买东西的人里面,到底还是外行居多,不可能谁都找到个专家,陪着来买东西,那多麻烦?相比之下,不懂行又想跟风的人,比懂行的要多无数倍,这就是李海这金店生意好的原因。

    但这金店之中的货,严格说来是有些问题的。问题在哪,就出在他所使用的钻石上面。李海这些钻石,大部分是当初羊城王家还在的时候,拿来抵给他的,当时作价大约是五亿,不过钻石原胚和切割打磨好的钻石之间,那差价也就不用说了,所以拿来慢慢卖,到现在都没有用掉一半呢。

    但是这批钻石,王家的来路就不正,交给李海以后虽然是入了账了,一样也没法公示,顶多算是洗白了的黑货。

    李海赶到金店的时候,店门已经关了一半,看样子是停业了。大厅里站着不少穿制服的,一看就是工商局来的人,不过也有些熟面孔,为首的正是久违的钻石小王子杨明。

    就知道少不了你!李海心中冷笑,先不理睬杨明,迎上韩美兰,此时几个工商人员已经走了过来。为首的一个肚皮很大,相貌平平,嗓门倒是很洪亮:“你就是这家店的老板?我们接到举报,你这里有非法经营钻石饰品的问题!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检查!”

    查就查!李海很淡定,店里只有工商的人,没有警官,那就是说,就算出事,也仅限于工商行政处罚,而不会有其余的人身强制措施了。“有关的经营资质,都给工商的同志们看了吗?”问过韩美兰,知道这些人来的时候态度还算好,公事公办而已,那么李海也公事公办,连旁边几度想要开口的杨明,都没有理会。

    那位工商人员一脸严肃:“你的资质我们都看过了,表面上看来是没有问题的,具体的我们还需要带回去研究一下,仔细调查清楚——”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李海就毫不客气地打断道:“带回去?是年检,还是暂扣?以什么名义?你说表面上没有问题,那么什么地方有问题,你们需要调查什么,为什么调查期间要扣掉我的资质?”这可不是能马虎的问题,资质这东西,拿走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拿回来?对景时候再拿捏你一下,事儿不大,可烦人。

    那工商人员似乎是个科长之类的,话被打断,已经是一脸的不快,被李海连续质问了几句,顿时感到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侵犯,指着李海喝道:“你有什么意见,可以书面呈交上来,但是我们工商执法,不需要向你交代什么。还有,你店里所卖的钻石,来源有问题,我们需要暂时封存,等你把来源报清楚了,再考虑是否允许你继续经营。”

    就料到你们会拿我的钻石说事!李海泰然自若,从韩美兰那里拿过账本和发票,朝这位科长面前一递:“我的钻石来源,是羊城王氏国际矿业贸易公司转售的,这笔交易有什么问题,请你给我指出来。”

    那位科长眉头紧锁,这要是换个普通的经营商户,敢这么对他说话,早就发飙了!虽然之江这地方,行政执法的风气并不像很多小地方那么强悍,通常都会留有一些余地,但也得看具体情况,这科长是从江南省工商局直接下来的,平时又不管地方上的工商户,做起事来就是肆无忌惮,他在乎什么?原本接到京城总局的指示,就是来捏这家金店的,没想到这老板年纪轻轻,居然还这么嚣张,不捏你捏谁!

    他顿时立起眉毛,将官威摆出来,喝道:“你这个老板,什么态度!守法经营是你的责任,你懂不懂,咹!监督执法是我们的责任,你懂不懂,咹!配合我们的执法,也是你的义务,你懂不懂,咹!我告诉你,你这批货的来源有问题,查清楚是对你负责任,要不然,万一是黑货或者是洗钱,你就涉及到犯罪了,这可是很大的责任,要坐牢的你懂不懂,咹!”一边说一边还用手指头对着李海指指点点,唾沫星子都快喷到李海的脸上了。

    要是换个人,没准还真的被他唬住了!因为这批货,确实如他所说,可能存在这类问题,羊城王家那是什么货色?如今已经被当成有组织犯罪团伙给打掉了,这批货被说成是案中所涉及的货物,一点问题都没有。

    可是李海却偏偏不是寻常人,就算不是钱神的神使,他还是律师呢。李海伸手从韩美兰胸前,扯下一条丝巾来,也不管上面还带着韩美兰那高耸丰盈部位的香气,就这么捂在鼻子上。不得不说,李海似乎有种拉仇恨的潜质,还没还口呢,光是这个动作,已经让那科长七窍生烟了,这可是赤果果的鄙视啊!什么意思嘛,嫌口臭还是嫌口水多,你个被执法对象居然还敢如此作态?!

    “吓死我了,又是洗钱又是销赃的,你当我不懂法吗?真要是那样,轮得到你们工商来管这事儿?这位同志,我当然知道配合执法是我们公民应尽的义务,不过你是不是也先搞搞清楚,身为工商你应该执什么法?你穿的是工商制服,不是警服啊!”李海一手把资质和账本发票都拿起来,交给韩美兰捧好,冷笑道:“要查账目可以,要查货也奉陪,要想扣我的资质,那就对不起,请你拿出执法依据来。”

    那科长顿时语塞,他倒也不是对法律一窍不通的,事实上这些具体的执法人员,平时都有各种培训学习,只要不是一路睡觉下来,总有些常识。李海所说的这几项,正好戳中他的软肋,他哪管得着这些事情?工商也就是查查违法经营什么的,很多时候连执法都得拉上警官们一起呢,因为他们没权限!

    这时候才知道李海难搞,可是上命难违,难搞也要搞!瞥了杨明一眼,那意思是不是该轮到你出场了?

    李海一点也不意外,既然杨明在场,他就肯定是要出场发言的,总不成就来领个龙套的盒饭就走人?虽然说和杨明的交往,后来也算是和解了,甚至杨明和他姐姐,还表示想要和李海开展合作,不过那也终究是嘴上说说,因为李海太忙,并没有落到实处。

    最主要的是,李海清楚杨明是什么德行,这小子就是个眼高于顶,眼里没有人,只有权势利益的货色。当初他之所以和自己和解,也是因为看自己势头太猛,感觉无法对抗下去,于是就趁机转蓬了。可如今呢,这上层的风向,对自己可是隐隐不利,这小子还不赶紧落井下石?

    杨明走上来,干咳一声,皮笑肉不笑:“李海,好久不见!其实我这次来,本来是应该找你喝喝酒,好好聊聊的,不过没办法,我们公司接到了国际钻石协会的函件,说你们经营的钻石,并没有通过许可单位购买,作为国内持有迪比尔斯执照的会员企业,接到这种函件就必须开展调查。咱们先公后私,你应该没意见?”

    李海也是一笑:“没意见啊,那你们查出什么来没有?我的货,当初王家说是从香江那边进来,也是走的郑生生的渠道,郑生生是持有迪比尔斯执照的会员?这有问题吗?就算有问题,那也是王家弄到国内来的,不管我的事,有问题你们去找王家啊。”

    杨明没料到,自己才一张嘴,李海倒好像比自己更有理一样,不由得气闷。李海这小子,难搞就难搞在这里,文也行武也行,讲打架杀人这方面,现在已经没什么人敢跟李海叫板了,人家到欧洲去,面对俄国和北约的情报人员和特种精锐,都能如入无人之境,全身而退,程卫国连命都搭上了,最终还饶了军情局一名少将,这还不足以证明李海的威慑力吗?

    要说文的,这小子偏偏又是学法律的,哪怕现在还没参加司法考试没拿到职业资格,可是各种法律法规一样是门儿清,就连财务方面,李海似乎也是非常精通,想抓他的错处,真的有些难度!

    好在,来之前杨明也做了很充分的准备,被李海堵了一回,并没有束手无策,只是脸上的笑容,也不用挂着了,该撕破脸的时候到了!“李海,你倒是推的干净,王家犯了法,你那些货就是赃物,你们这笔交易,涉及洗钱和销赃,这你应该很清楚,那批货的价值,和你们的交易数目,相差很大!”他啪地一声,把一个文件夹摔到李海面前,声色俱厉地喝道:“告诉你,你的事儿犯了!这回不但是非法经营,你恐怕还得去牢里走一趟!”第一二五四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