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五三章 酝酿反击

    第一二五三章

    听到这种问题,真是令李海有些蛋疼,更蛋疼的是,问这问题的,还是赵诗倩的母亲!要说纪薇薇这档子事,为什么会走到如今的地步,赵诗倩可是始作俑者,推波助澜也是她,怎么倒反问起我来了?

    当然,李海还是有担当的,不可能到这情况下,把问题转嫁到赵诗倩的头上。他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看都没看赵诗倩,就把这问题给接了过来:“冷阿姨,您别听方超那小子乱说,哪有这回事?认识倒是认识,那女孩子跟我挺熟的,但是没那种关系啊。”

    赵诗倩悄悄地朝李海翻一个白眼,算是见识到李海的另外一面了,当面说假话连眼睛都不带眨的,狠!要是你和纪薇薇没那种关系,那我那天看到差点眼睛长针眼的物件,是哪个男人杵进纪薇薇身体中的?只不过,当着自己母亲的面,赵诗倩哪敢说出口来,眼下都是李海一个人扛起来了,她要是不知道好歹,那不成了引火烧身的节奏了?

    好在,冷雨薇倒也没指望从李海这里听到坦白,换成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大可能对她这样的身份,坦白自己做出的丑事的,既然他说没有这回事,那就权当没有这回事。坐在沙发上,冷雨薇看了看女儿,又看看李海,忽然叹了一口气:“李海啊,按理说你们还年轻,也不用急于一时,不过我们做父母的,总是想要替儿女多操一点心。”

    李海听得又开始冒汗,这节奏不对,有点逼宫的架势!难道说今天针对自己真正的陷阱,其实是这个?

    好,李海也知道自己多半是瞎想了,但是冷雨薇这个问题,他不得不正视,这是赵诗倩的母亲提出来的,不管是从自己和赵诗倩的感情角度,还是从李海一向以来所接受的教育,他都必须尊重这个长辈。所以,李海也没想办法打断冷雨薇的话,仍旧恭恭敬敬地听着。

    还好,冷雨薇看到他这样的态度,居然也就不接着往下说了,只是摸摸女儿的头发,轻喟一声道:“总之呢,你心里多想着一点倩倩,她自从上次因为那个什么视频,搞得知名度大增,压力也是蛮大的。这些事情,倩倩一般是不让我们说,可是我希望你要知道,你身边的人因为你而承受了什么。”

    李海还能说什么?看看赵诗倩,只是坐在那里,听到冷雨薇说这么几句话,眼睛就有点红了,一副委屈的样子,李海心中也是倍感怜惜,恐怕他还是低估了上次大西洋号视频曝光的事件,给赵诗倩造成的压力啊。

    冷雨薇却又道:“不说那些了,说说你,近来有些风声,是针对你的,我们恐怕不好出面,你要自己小心一点。不过你赵二叔说了,只要你自己行得正坐得稳,他保证你不会受到任何不公正的待遇。李海,你可能不太理解,但是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很多事情也由不得我们选择的,希望你能明白。”

    李海一怔,他倒没想到,从冷雨薇口中会听到这么一番话。是在对自己解释,还是假撇清?李海一时分不清楚,这里面的内涵太复杂,他甚至没办法用钱眼来衡量,冷雨薇所说的真假。好在,是真是假,对于他的影响也都不大,无非就是靠他自己的力量而已,不管赵老二是恶意还是善意,总之他都会保持中立,不插手,这有什么分别?

    点了点头,李海笑道:“没关系,几个跳梁小丑而已,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不在乎。”

    冷雨薇看了看李海,从李海的眼中,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别的内容,似乎他说的话就是表面上那些意思,而他的信心也不是说假的。这小子到底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是底气十足,或者兼而有之?饶是以冷雨薇的心性涵养,也不禁有些犯嘀咕。

    又说了几句闲话,李海看冷雨薇没有闪人的架势,那就轮到自己闪人了,反正过来的任务就是搞定方超,如今也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的时候。便即起身告辞,临走时还给赵诗倩打了个眼色。李海的意思是,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出去?刚才冷雨薇可是揪住纪薇薇这个话茬了,只是没往下说而已,没准是想等自己走了以后,好好盘问赵诗倩呢?

    可是赵诗倩却不明其意,没什么反应,李海觉得这丫头估计是无所谓,或者干脆就死猪不怕开水烫?算了,李海也不操这个心,自己闪人了事。

    等到李海走了,冷雨薇一开口,就问赵诗倩,纪薇薇到底是怎么回事,和李海什么关系?赵诗倩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妙,才想明白刚才李海给自己递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当时怎么就没反应过来呢,要是先和李海通个气,也免得彼此口供对不上穿帮了啊。

    幸好,刚刚李海已经初步给出了答案,也就是一问三不知,赵诗倩也是有样学样,睁着无辜的大眼睛:“啊,什么?我哪知道啊!纪薇薇是我的好朋友不假,我也知道她跟李海表白过不少次,但是人家有没有那种关系,这个我真不知道,你想,她可能告诉我吗?”

    冷雨薇端详着女儿的脸,看得赵诗倩都有些撑不住了,才撇嘴道:“估摸着还是有事,只是你不知道,李海那小子也不说实话。这男人啊没有不花心的,嘴里的话也没一个能信的。倩倩,你可得多长几个心眼,喜欢归喜欢,还得心明眼亮。”

    赵诗倩脸蛋羞红,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到底是面对着生下自己的母亲,知女莫若母啊,难保被她就看出什么破绽来了。事到如今回想起来,就连赵诗倩自己也觉得很不可思议,当时怎么就会那么上心地撮合纪薇薇和李海呢?也不晓得怎么想的!

    此时顾不上多想,连忙转移话题:“妈,你们怎么都不管李海,前阵子他可是在之江撑着局面,很辛苦的!要不是他,你们在京城的工作恐怕也没那么好做?现在有人要整他,你们怎么能撒手不管呢?别害得我都没脸见李海了啊!”

    这番话,她也是早就想要说出来了,今天是好容易找到机会。冷雨薇对着女儿,也不像对李海那么矜持了,轻轻摇头道:“这里面的事情很复杂,跟你一时也说不清,不是我们不想帮,而是不能帮,一帮,局面反而会更复杂,牵扯的面会更广。就像现在这样,让李海去应付,你要相信他,这小子的本事,比你想象的还要大呢。”

    赵诗倩看着冷雨薇的脸色,终究有句话是没敢问出来,因为那涉及到她小时候一直崇敬的父亲的光辉形象。而且,她也不指望能从冷雨薇这里,得到那样的答案——

    李海开着宝马轿跑,又驶出门外,眼见已经有保洁在收拾那一大堆玫瑰花,不由得摇头,方超搞这种小手段,有什么意思?冷雨薇的态度都很明确了,不管怎么样,赵老二也不可能插手进来的,他就算把自己在赵家的名声都给败光了,也是无关大局。

    说实话,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李海在之江都是无所畏惧。在这里经营的时间不长,可是凭借着神通,还有许多信徒,李海对于之江的控制,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深!就像前次林玉荣布置的毒品局,他为什么会在现场等着?那也是因为有身居警局高位的信徒,用神念向他通报了这件事。

    信徒和神使的沟通,那是相当方便,只要在身上带一枚开了光的神钱,必要时手握神钱,便可将神念传递到钱神那里,当然这中间,不可避免要消耗神力的。试问此种沟通方式,有谁能查得出来?哪怕明知道是谁做的,也抓不到任何证据。

    这大半年来,李海已经利用各种方式,在之江发展了数千信徒。多是不算多,可是也算是分布要害,但凡上面有什么动作,极少能逃过他的耳目。甚至,如果李海决心要顶着干的话,他都能让省市一级的政令不出府门!当然,那样一来付出的代价也会很大,凭他,终究不可能和一个完全动员起来的全国体制相对抗。

    有这样的实力,李海对于之江的形势是胸有成竹,他最担心的,还是在省级乃至是全国层面上,自己影响力的薄弱。幸好,他现在的生意多半都是局限在之江,最有可能招惹麻烦的游船生意,也被他提前送到国外去了。这么算起来,对手如果还想要对他动真格的,还能有什么手段呢?

    正在转着心思,李海灵台中陡然升起一道神念,那是钱神所转达过来,来自韩美兰的呼叫:“神使大人,现在有来自国际钻石同业协会的文件,质问我们所经营的钻石来源,该怎么回应?”

    这是又来了一波?李海把方向盘一打,调头朝着自己金店的方向驶去,一边开车,一边琢磨着,自己是不是也该给万海平那边,再多施加一些压力了?老是这么被动防守的,貌似很不爽利啊!第一二五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