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四三章 各有套路

    第一二四三章

    林沐晨走进林玉荣的办公室,把几个文件夹丢在他的办公桌上,语气不善地道:“林局,你是不是该跟我解释一下,这次抓捕行动的背后,有什么玄机?”

    林玉荣正抱着一根香烟在鼻子下面闻着,他现在在戒烟,馋的受不了了,就拿根烟这么闻闻。对于自己侄女的问询,他连头都不抬一下,仿佛鼻子下面的那根烟,比林沐晨的问题重要得多:“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我还没问你为什么没抓到人呢。”

    “那是你的情报有问题!而且我有理由认为,情报之所以出问题,正是因为这次行动的背后,有我不了解的东西!”林沐晨一下子就爆发了,一把把林玉荣手里的烟给扇到地上去,气冲冲地道:“你少来这套!我告诉你,你要我做事,就要对我坦诚相待,否则以后你别想得到我的支持!”

    林玉荣一脸无奈,这侄女从小在家里就受宠,尤其是老爷子,宠得她简直就无法无天了,就算自己现在拿出顶头上司的威严来,多半也镇不住林沐晨,搞不好她直接丢个调令过来,抬腿闪人,不在自己手下干活了,自己也只能干瞪眼。不对,不仅是干瞪眼的问题,那样自己不但要失去在本地警队中最为可靠的一队人马,搞不好还会被老爷子拿着拐棍敲脑袋。

    一想到老爷子那拐棍,林玉荣就没辙了,只好放软了姿态,道:“你也应该听到风声了,我这次下来,是有人觉得李海的手太长,管了他不该管的事情,该敲打敲打了。别的不说,就他手下那些藏污纳垢的地方,你说不该敲打吗?至于这次抓捕行动,的确是有人设局,不过那又怎样,毕竟是实打实的犯罪行为,我们得到情报就出动,天经地义啊!”

    林沐晨脸色缓和了不少,声音也小了点:“那既然是设好的局,怎么会抓不到人?我赶到那里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现场也没有什么痕迹,处理得非常干净!”

    林玉荣哼了一声,道:“这就不是我的问题了,我估计是李海,不知道怎么得到了风声,抢先一步把那些人都给处理掉了。听说你们这里很流行到钱塘江上种荷花,还说什么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我去,古代诗人歌咏这里风景名胜的诗词名句,用到这上面了!你说,那李海是不是太无法无天了?该不该抓?”

    林沐晨一脸的纠结,她早就对李海走这条道路心存不满,所以后来都不怎么和李海联系了。当了这么多年警官,就算暂时没有切实的证据,她还能不知道,道上那些人都干些什么事?没点黑钱,没点红血,没点白色粉末,那还叫混道上的吗!

    要是换个人,林沐晨早就钉牢不放,争取早日抓到足够的证据,把他送进牢房,甚至是送上死刑注射台了!可是,经历了去年伍豪身死所引发的之江大乱之后,她的观点改变了许多。道上的组织或许有很多罪恶,但是利用得好,对于维护地方秩序也有着不可取代的作用,李海的所作所为,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一年来之江地面经济的快速回复,市面秩序的平静,犯罪率的大幅下降,这里面李海功不可没,甚至可以说居功至伟!即便没有什么非常权威的数据支持,林沐晨就凭自己的信息渠道,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像这样的人,该不该抓?到底对社会是危害性大,还是建设性大?可以说,李海的存在,甚至让林沐晨一直以来对于法律的信仰和坚持,都被动摇了!

    现在林玉荣出来说,要敲打敲打李海,对此林沐晨是不反对的,她也不希望李海继续走邪道。可是,怎么个敲打法?敲打到什么程度?李海就那么容易低头服软吗?更让她不安的是,林玉荣是为谁做事,她也有所耳闻,那些人真的有这么好说话,只是敲打敲打,出出气就算了?没有点真金白银的好处,谁会那么简单就放手!

    看出了侄女的犹豫,林玉荣皱了皱眉,道:“晨晨,你应该知道,警队内部被人渗透得很厉害,现在我就连足够有效的情报都未必能收到,更别说行动力量了。这些地头蛇的能量,不可小觑,更别说李海本身的实力,也已经是有目共睹了。你可得帮我的忙,把这个台子给扎起来,要不然我连个抓人的队伍都凑不出来,还得朝外面调警力,岂不是被人笑死了?丢的可是我们林家的面子啊!”

    “好了,别说了,我当然是帮你的。”林沐晨没好气地道:“不过麻烦你把情报做得扎实一点,别再像这次一样,让我白跑一趟了,这很影响士气的。”她欲言又止,本来还想提醒一下林玉荣,别太信任他背后的那些人,不过刚才林玉荣已经说了,会谨守警方应有的本分,以执法为准,她也就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等林沐晨走了,林玉荣撇了撇嘴,拿起手机来,拨了个号码出去:“万海平,你行不行啊?就这么点小事还搞不定?难怪你在之江会被一个毛头小子给压得抬不起头来了!”

    “林局,这只是第一次,李海运气好而已,算不得什么,在他的地盘上设局,自然会有比较大的风险的。况且李海也不是一般人啊,他赶着你来之前,就把他那条赌船给送到国外去兜揽生意了,少了一大破绽,想要捉到他的马脚,也不是那么简单。”

    对于万海平的辩解,林玉荣一点都不给面子:“你少来这套,简单不简单那不是我要考虑的,李海又没得罪我,也没挡我的路子,你们连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做不好,那就别怪我不尽力了。”

    万海平被人这么不给面子地斥责,居然也不生气,反而还能笑得出来:“说的是,林局!不过没关系,这条线太赚钱了,他早晚要碰的,想压下那些混混不让他们赚钱,哪有那么容易?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这方面我会盯紧的。另外,现在还有个机会,之江有几个成气候的大型地下赌场,其中有一个跟李海的关系匪浅!怎么样,这可是实打实的线索?”

    林玉荣精神一振,这种地下赌场,一旦成了气候,那打起来可也是很肥的。可是他很快就黑了脸:“他又没股份,又没参与实际经营,打了那赌场对李海有什么损失吗?这根本不能把他定罪啊!你这叫什么线索!”

    万海平哈哈笑道:“林局,你怎么有些急躁,这样可不好啊!我说了这赌场和李海关系匪浅,是因为他当初从这赌场里赢过不少钱,或许有利益输送,或许没有,不过就算没有,打掉这赌场,也能让李海分散一下注意力。之江这么大,凭他一个人,按下葫芦就起瓢,只要能让李海乱了阵脚,他迟早会露出破绽来的。这小子本事再大,本身毕竟是个年轻人,毛还没长齐,手下可用的人才也有限,这就是他最大的软肋了。我们给他搞得处处烽烟,不得分身,时间一长,他不就乱了?”

    林玉荣不得不承认,万海平还真是看准了李海的一大弱点!之江这么大,基金会这么大,没有一个强力的管理机构,根本就顾不过来,更别提其中还有许多见不得光的生意,要想控制的滴水不漏,那简直不可能。就算李海想要收缩,凭道上这些人的德行,又能安分守己几天?

    “好,就按你说的办,先打掉那个赌场,给这小子找点事做!”

    林玉荣这一拍板,万海平笑得更加豪爽了:“林局果然是做大事的人,杀伐决断!顺便告诉林局一个好消息,赵家那边已经表态,不会插手我们要做的事情,甚至他们的一些盟友,有机会也可能分一杯羹!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自己行事会受到什么掣肘了。”

    林玉荣为之咋舌,赵老二这还真是冷酷到底啊,李海帮了他那么多,可以说要不是李海在之江这边拳打脚踢,他在京城也没那么容易扭转局面。可是为了自己的仕途,他毫不犹豫地就把李海给抛弃了,甚至连自己女儿的终身都弃之不顾。这份心性,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员合格的政客了。

    另一边,放下电话,万海平的脸色,却不像他的笑声那么爽利。“一群废物,居然会被人一网打尽!”

    面色阴沉地拿起另外一部手机,他拨通了一个号码:“找到那几个废物了吗?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老板,对方很厉害,追踪器都没信号反馈了!我怀疑是被屏蔽掉了,正在分几路设点监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他们几个都还没出城区。”

    万海平脸色一黑,追踪器居然没信号!那可是他特意留下的后手,在自己派出去设局卖白面的几个手下身上,植入了微型的追踪器,这一般没有专业设备,肯定是检测不出来的。现在没有了信号,是不是安全部门出手了?

    城市的另一端,李海走进一辆大货车的后车厢里,用自己的点金手神通,毫不费力地将那几名俘虏身上所有的贵金属元件,都变成了砂砾。然后,他露出了很和蔼的微笑:“告诉我,你们老板的名字,我就放了你们。这么大方的生意,我可是很少做的,你们要懂得珍惜!”第一二四三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