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三二章 釜底抽薪

    第一二三二章

    老李看着眼前的一张纸条,脸色凝重的都快能当黑板了:“小子,你这是想干什么?想翻天嘛?!我告诉过你,不要轻举妄动不要轻举妄动!”

    李海老神在在地盘着双手,坐在老爸对面,有滋有味地吸溜着杯中的茶,笑道:“没那么严重吧?首先这些情报,目前只有我掌握,所以暂时不用担心泄密,进退都掌握在我的手中;其次,老爸,我不动,还能指望谁来救我?杨老顶多能让人家不使用过分的手段来对付我,比如莫须有,比如先斩后奏之类的。可人家真要是动起来了,大势之下,我不信杨老会泼上全部身家,动用所有的影响力来保我,韩叔也是一样。”

    见老爹的神色不豫,似乎要反驳什么,李海一抬手,道:“老爸,你等我说完!我知道你相信老战友,可你也该知道,当初你另外一位老战友动手杀我的时候,可没看你什么面子。也许你们当初无牵无挂去当兵的青葱岁月,可以为了战友付出自己的生命这不假,可如今,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了,都不在部队里了,你还指望着战友情能让人放弃一切?”

    老李为之默然,他沉默,不仅是因为李海对于自己心中战友情的冷漠,更是因为李海的做人态度。很显然,李海对于任何人都缺少一种绝对的信任感,当然这未必是坏事,尤其是对于搞了多年情报的老李来说,在极端情况下,确实不能相信任何人。但这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情报工作,几乎可以说是现代社会中,对于组织化要求最高的工作之一,你不相信组织的力量,不能保持协作的话,那几乎就干不成什么事了。

    但他无从反驳,因为他能想到,真正造成李海这种做人态度的,正是他自己!可想而知,在人生的成长期,几乎都是一个人度过的李海,他能发展出什么样的人生观?一想到这一层,老李就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立场,去纠正李海的观点了。

    终于,他有些无力地道:“可是,你主动把事态扩大,这样一样会让事情失去控制,作为风口浪尖,你也不会好过的。”

    李海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上的纸条:“这些,是实打实的证据,我甚至可以找人,体制内的人,用实名举报,你说纪律部门查不查?要是有人敢压下来,那很简单,我就再往下挖,只要本地警方的一纸公文,我就可以把这些在外国银行里的账户,上面的资金全部冻结!老爸,这些人争来争去,无非就是争个权夺个利,尤其是那些把钱放到国外银行的人,更是嗜钱如命,我都捏住他们的蛋蛋了,你说他们还敢把我怎样?”

    老李再度沉默。好半天,当李海都快要以为老爹就这么睡着了以后,老李才慢慢地摸出手机,给那张纸条拍了一张照片,然后发了出去。过了两分钟,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老李接起来,一言不发,直接递给李海。

    李海拿起来,里面传来的是老韩的声音:“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啊?我这边正在帮你们圆场,你们那边直接就掀桌子了,这叫什么事,挖坑让我跳啊!”李海不由得把手机挪得离耳朵远一点,嘴角一咧,想到老韩那万年不变的老脸,这会儿估计也扭曲了,不禁有种偷笑的爽感。

    等老韩的头炮过去了,李海才道:“韩叔,是我,李海啊!我爸没词了,跟我生气呢,叫我直接跟您说。其实这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儿,这些情报,也是我自己搞到的。韩叔,我是不想掀桌子,不过看对面的架势,轻易也不会放过我的,我不得不搞点东西自保啊。”

    “你懂个屁!”老韩都爆了粗口了,可见这次确实是压不住火了:“王主任他要是有的选,也不会单单为了那草包儿子的两条腿,就和你死磕的,对于政客来说,没什么事不可以妥协,除了权力!区区两条腿,不过就是在床上躺几个月的事情,算得了什么?至于脸面,你又不是体制内的人,就算把他的脸放到脚下踩到烂了,也无损于他的权力一根毫毛,他在乎什么,随便送给你打到手软都可以!”

    说下来,老韩喘了一口气,才又道:“现在是上面对这件事都很重视,必须要个结果,你懂不懂?王主任那边也是身不由己啊,我们都是一样,谁也不敢插手说话,谁都压不住!你现在抓住王主任这些证据,顶多是把他弄下来,可是仍然改变不了这些事实,还把你和他那边的关系彻底搞僵了。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懂,我都懂,韩叔!”李海仍旧是笑嘻嘻地,老韩说的这些东西,他也明白,哪怕他之前不太清楚,有些懵懂,和赵家姐妹俩商量了几回以后,也懂得不少了:“我这么做,其实很简单,我不是要把王主任弄下来,那对我没什么用。我只是想和他做个交易,和他身后的人做个交易,大家一起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哪怕以后会一直有人盯着我,盯着这个案子,那也不要紧,我只是不想被人整天这样烦来烦去的。我要给国家做点贡献,这总可以吧?”

    老韩毕竟是老于世故,片刻就抓住了李海的关键词:“你是想要和上面做交易,同时逼迫王主任身后那些人就此放手?那必须有个前提,这个案子确实与你无关!否则谁也保不住你,这是原则性问题!”

    李海差点嗤之以鼻,给他来一句“没有什么原则是不可以交易的,只是价码问题而已”,幸好及时刹车没说出口,和老韩叫这种劲没什么意思,也离题太远了。他很努力地做出严肃状:“韩叔,我用我爸的名义向你保证,这个案子真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其实你们查得也都很透彻了,我怎么可能去和大内侍卫搅合,那对我有什么意义?难不成我还真是外国间谍吗?”

    老韩哼了一声,没说话。其实这个案子,虽然发生了没几天,但是里里外外都已经被几个部门联手,给翻了个底朝天。最令人困惑的就是,真的找不出是谁指使的,一点线索都没有!就算是嫌疑最大的李海,依据也不过就是电话里的几句狠话而已,那算得了什么呢,年轻人还不兴说几句过头话吗?

    况且,就拿李海来说,他要指使那位大内侍卫做事,也有不少问题无法解决,比方说,李海事先怎么知道,王主任当天会带着那两名大内侍卫,从京城连夜飞过来?俩人是怎么沟通的,通过什么渠道?要知道,大内侍卫的内外联络,可是最严格的,这些侍卫们没有任何秘密!所以,现在问题的关键,已经不是真相如何,而是怎么交代了。

    把思路转到这个方向上,老韩也忽然觉得,李海的办法,不失为一个可行的选择。抓住王主任及其身后的人的把柄,可以让他们就此放手,没办法揪着这件事不放而大做文章。其实这才是老韩他们最头痛的方面,人家毕竟是苦主啊,要闹腾的话,谁也拦不住压不住。

    谁都看得出,王主任背后的势力,是想要就此搞点好处出来,可是官场上的好处,那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坑外面还有好多萝卜在等着呢,谁愿意从自己身上割肉下来?就算杨老这个派系,也没人愿意为了李海而牺牲自己,人家那边要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好处!不过,如果能揪住对方的大把柄,那情况就又不同了,主动权就回到了己方手中。

    停了一会儿,老韩才再度开口,语气已经恢复了平常的淡定:“你刚才说,还要为国家做点贡献?什么贡献,捐钱吗?”

    李海干笑一声,捐钱要是能解决问题的话,倒也不妨考虑考虑,只可惜啊,权力毕竟是权力,可以收买却无法取代,在某些问题上,多少钱都没用。“那当然不是了,既然是为国家做贡献,那肯定是战略性的问题。我准备把我手里的一些生物基因技术开放出来,选择国内的科研机构合作,你也知道,我这里现在技术不少了,可是凭我的实力,很难全部发挥作用,倒不如放一些出来,免得过期。”

    李海这倒不完全是为了自保,他确实有这种想法。技术这种东西,现在保质期是越来越短了,况且这又不是他自己开发出来的,不是独一份啊,能指望保质多久?拿出来提高国内科研的水平,也是一个很好的筹码。当然放到这个节骨眼上,那就是自抬身价了。

    老韩又不言语了,不过这次心中却是感叹,后生可畏啊!李海这些手段,说起来是很简单的策略,无非是又打又拉,难得的是分寸把握得很好。利用王主任及其相关人士的把柄,压住了那边浑水摸鱼的企图;再放出手中的技术作为筹码,拉拢部分中间派,也向立场不那么坚定的盟友显示自己的价值。如此多管齐下,再加上确实查不出这案子和他有关系的证据,要想平息这么一件事,那还有多少难度?第一二三二章完

    【作者题外话】:补昨天的一章,赶早爬起来写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