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二九章 断枪

    第一二二九章

    王主任是真气坏了!那边决定放人之前,肯定是征询过他的意见的,毕竟好歹也是苦主嘛,真要是决定对李海动手的话,王主任肯定要冲在最前面,这由不得他选择的。当然对于王主任来说,虽然儿子腿被撞断了,很惨,而李海还带着赵诗倩来堵门看笑话,这对于他来说更是奇耻大辱——但是啊,但是,身为一名政客,而且是没什么底蕴,纯粹靠着宦海沉浮,抱着大佬的大腿升上来的一名官僚,什么耻辱是他受不了的?这都不叫事!

    所以,略做颓唐和委屈姿态之后,他也同意了,把李海放了了事。在他看来,这已经是很委屈了,不过他王主任堂堂部级高官的身份,大肚能容嘛,哪怕李海不知道感恩,对他还有误会,至少现在这风头火势的也得避避嫌疑?哪知道这家伙,刚一放出来,转身就冲到自己面前了!然后王主任就发现,其实自己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大肚能容,一见到李海的出现,他这心头火就蹭蹭地往上窜。

    反倒是李海还很淡定,隔着两名军人,朝王主任挥挥手,呲牙一笑:“王主任,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我想怎样?到医院来当然就是两样,不是自己看病,就是看别人的病呗。怎么样,超凡兄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听说他和几个小护士关系不错?”

    一面扯淡,李海一面已经用“见钱眼开”的神通,开始梳理起王主任身上的金线来。每一根金线,都意味着一次金钱交易,这也是李海今天来找王主任的真正目的所在,他要通过自己的神通,找出王主任身上的弱点来。

    不得不说,王主任身为一名高官,其日常生活还是很“简朴”的,从他身上延伸出来的金线看起来,平时他和周围的人金钱往来很少,像一般人那种琐碎繁杂的金线网络,在他身上就很少了。“果然俗话说,当官的是工资基本不动,老婆基本不用,还是很有道理的啊!瞧这样子,丫平时就没怎么花过自己的钱,凡是有进出,都是有点数目的。”

    一面想着,李海一面将王主任的身上那些金线当中,选出一些最为粗壮,并且每个月都有往来的,标记下来。做完了这一切,李海也就完成了任务,见王主任还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气急败坏的样子,便顺水推舟,无奈道:“王主任,其实我真的是来探病的——好,你是觉得我没带东西,空着手来看病不好是吗?那我赶紧去买个果篮。”

    王主任哼了一声,他其实也不是表面上那么愤怒,那实际上是用来掩盖心中的惶恐的。越是深入了解李海,王主任就越是觉得李海这家伙很恐怖。他的对手,很多都是横死,要么就是莫名其妙地出状况,结果就成了李海的踏脚石。就连程老那么大的人物,不也是恰当时候就忽然发病去世了?自己的儿子,不也是莫名其妙就被自己的大内侍卫给撞断了腿?太诡异了!

    他当然不是有神论者,古人都讲个“子不语怪力乱神”,现代咱们国家的主流更是无神论。但是,即便是归于运气,面对一个运气爆好的敌人,那压力得有多大?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样遏制这种敌人!现有的知识,完全都派不上用处好吗?

    听见李海还在那胡扯,王主任虽然惶惶不安,但这点水平还是有的,他知道李海的说辞都是言不由衷。再也忍不住了!王主任一把抓着李海的胳膊,爆发出强大的力量,把李海朝着电梯旁边的安全通道拖过去,还示意那两名军人不要跟过来。

    李海当然可以轻易挣脱,不过王主任这么热情,倒让他有几分好奇了,索性就由着他。进了安全通道,王主任放开李海,低声吼道:“你说,你到底想怎样?李海,我们之间素不相识,就算我儿子想追赵诗倩,那也不是你女朋友是不是?大不了我让他放手别追了,本来我也不怎么赞同和赵家靠的那么近。我的意思是说,我们有必要弄得你死我活吗?那只会让你我真正的敌人看笑话!”

    李海略显惊奇地看着王主任,事实上他也曾经想过类似的问题,可没想到居然会从王主任的口中说出来。王主任可是堂堂的部级高官啊!像这种级别的官员,不都是应该深藏不露,城府很深,就好像赵老二那样的吗?怎么这位王主任却不按牌理出牌?

    不管原因为何,李海总是不惧,点头道:“说得好,我们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凭我现在的地位,也不怕你记恨我。事实上你还是怕被人当枪使,来对付我,对吗?”深吸一口气,李海陡然道:“不过,王主任,你觉得你现在还有的选择吗?”

    王主任先是一怔,继而双眼圆睁,嘴巴直哆嗦:“你,你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说啊,你已经没得选择了,只能给别人当枪使!”李海略略抬眼,看着王主任身上几根,明显是这两天才有的金线,又粗又大,还隐约夹杂着代表权神神力的黑光。这证明,背后支持,或者说操控着王主任的那些人,对他可是多管齐下,封官许愿发财一起来。虽然看样子,王主任还处在犹豫之中,但是这世界上是没有脚踩两条船这种好事的,如果他不倒向自己这边,那就唯有一条路走到黑这么一个选择。而无数的例证表明,大多数人都只能选择一条路走到黑。

    王主任心中一凉,果然自己还是没得选择吗?这倒霉孩子,简直是坑爹啊!好好的,怎么就把自己弄到这步田地了,非要去跟人死磕呢?妈蛋的自己平时在官场上的敌人还嫌少了吗!等我找出是谁撺掇我儿子来追赵诗倩,撬李海的墙角的,此仇不报不算大丈夫!

    不过,都到了这份上了,王主任也不是没有决断的人,要不他也走不到今天这一步。迅速冷静下来,虽然眼睛还是有点红,但王主任已经恢复了他身为部级高官的应有姿态:“是这样吗?李海,我们是不是敌人,并不取决于我。但你如果一定要咄咄逼人的话,我也只有奉陪到底了。”

    “唉!”李海蓦然叹了一口气,拍了拍王主任的肩膀,他的动作看似不是很快,王主任却想躲都躲不开:“这几次接触下来,其实我觉得你挺不错的,至少可交,比你儿子靠谱多了。可惜啊,造化弄人,搞得我们非要走到这一步。不管你是不是情愿给人当枪使,既然你已经是枪了,我就得先折断了你,才能对付你后面的人,你说是不是?行了,红口白牙说什么也没意思,该到我展示力量的时候了!”

    李海走了出去,留下王主任在安全通道里怔忡不定,看李海这样子,必定是要对自己采取行动的了,可是问题在于,他会从什么地方着手呢?只能是安慰自己,如今大家都在风口浪尖上,李海一定不敢动用非法手段来对付自己的,而如果是明着来,以他身后那些势力的底蕴,又怕什么呢?

    李海坐着电梯又上了一层,到赵家姐妹所在的病房去亮个相。俩人也知道李海又一次被带走了,好在这次不像上次那么突如其来的,俩人都有些心理准备,虽然还是担心,倒也没闹出上次赵诗容受惊吐血的状况来。

    问过了李海被讯问的过程,赵诗倩有些茫然地问道:“李海,那你准备怎么办?我感觉,这事情恐怕不会就此了结。”

    赵诗容默默地点头,她也是这么看的,虽然并没有多少实际经验,但是身在这样的家庭长大,耳濡目染,对于这个圈子里的游戏规则,她是再熟悉不过了。看似是一次突发事件,背后的各方势力都会闻风而动,迅速地把水搅得浑到不能再浑,除非局势渐渐明朗下来,事情才会沉淀清楚。而现在,才只是发端而已,要结束,哪有那么简单!

    李海自然不会说什么,谁知道这病房会不会被监听?此时的对手,可是包括了大内侍卫的管理机构,那可是个什么手段都会用上的机构,别指望人家给你留什么底线。只是安慰俩姐妹道:“放心,这世界,真的假不了,我没做过,谁还能硬栽到我头上不成?虽说也有很多人会被搞得莫须有,不过至少在这件事上,在我身上,不可能!”

    赵诗倩还有些迷糊,想问,赵诗容却已经明白了:“你说得对,真正关心这件事的人,在意的是大内侍卫的纯洁性和安全性而已,不是专门为了来对付你的。所以这件事,不能仅仅有个替罪羊就算数。而你和你现在的支持势力,至少可以抗衡那些只想找个替罪羊脱身的人。好了,你想怎么做,就放手去做,我们这边你不用担心,医生护士都是很棒的很尽责,我的状况也在转好,今天医生还说,再过两三天,我就不用再挂药水,可以慢慢休养了。”

    赵诗倩这才明白过来,她到底是小了两岁,从小又有爹妈罩着,不像赵诗容这样没娘的孩子,心思比较多一些。只是,看着赵诗容和李海之间,好像很有默契的样子,怎么觉得自己有点使不上劲呢?第一二二九章完

    :这章是昨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