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二八章 扣黑锅

    第一二二八章

    俩人目光对视,彼此脸上都保持着微笑。谁也不想先开口,就跟小孩子比赛瞪眼睛,看谁先眨眼一样。这无关什么恩怨,也不是公务所须职责所在,纯粹是身为男人,对自己的尊严的坚持。

    一瞬间,李海就从那中年男人的眼中,读出了他的心态。或许在走进这房间之前,他已经打算马上就放了自己了。可是当他心中的自尊被激发出来,事情就变得没那么简单了。

    李海叹了一口气,那中年男人便笑了起来:“你为什么叹气?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或者是你想多告诉我一点什么?”

    “我叹气,是因为不想看到你涉入太深,这本来不关你的事,至少和你私人无关。别搀和进来好吗?就算你喜欢抓贼,不喜欢被人耍,可也别在我身上玩这一套。你也应该明白,这个案子,不是让你来玩侦探游戏的。”李海其实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不过他也不在乎,想玩就玩呗。总之无论从任何角度任何线索,都没人能找出他和那个开车撞人的大内侍卫之间的联系,他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谁要想揪住这个案子大做文章,就得做好引火烧身的准备。

    所以他很坦率,不过这种坦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也等于说不把对方放在眼里。对此,旁边的年轻制服男表示愤怒,唐威则很想捂脸,心说李海你老老实实走人不就得了,干嘛还要梗着脖子刺激着家伙?人家可是带了尚方宝剑下来的,搞不好就给你来个先斩后奏,万一闹出大乱子来,你怎么收拾?

    他正想打个岔,缓和一下气氛什么的,那中年男人一摆手,止住了唐威的说话,此时也顾不上暴露自己高于唐威的地位了,反正李海这边也已经是心知肚明。“李海,你是被调查的对象,表现得太有攻击性,对你很不利。如果你对自己被调查表示不满的话,那你更应该清楚,我们采取这种方式来调查你,是对你的负责任,你不应该表示不满。”

    李海很是淡定地点了点头,道:“说得不错,那请问你们调查出什么来了没有呢?拘传这种手段,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为了避免与被调查人激化矛盾,便于取得被调查人的合作态度,而使用的,所以应该遵循讯问之后即释放的原则。现在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讯问,那就问,如果没有问题,能不能别让我在这陪你们聊天了呢?”

    “你的法律学得不错,不过你的考试分数似乎并不太高。”那中年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中间坐了下来,不仅取代了唐威的位置,还摆出了一副要继续讯问李海的架势来。唐威心中哀嚎不止,这看样子又是一个下午了,估计这位专案组长,至少要到十二个小时届满,才会把李海放了,甚至关足二十四小时也未必可知。何苦来由!

    不出他的所料,整个下午,这中年男人和那位年轻制服男,俩人就把上午的那些问题翻过来调过去地问个不停,时不时再突出奇兵,问几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李海百无聊赖,已经懒得回答他们了,有一句没一句地。出奇的是,这种消极怠工的态度,也没有引起专案组两位大员的强烈反弹,似乎他们自己也明白,此时讯问的意义,已经不在于从心理上突破李海,而仅仅是为了维护他们背后的司法尊严。

    直到晚上十点钟,李海才从这警局里走了出去,而且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拘传也同样可以延长到二十四小时的,以他下午那种消极对抗的态度,关上一整天还不是小菜一碟?居然就这么被放出来了!

    看着他走出警局,坐进劳斯莱斯里离去,唐威轻出了一口气,向边上那位专案组组长轻声道:“这边就这么完事了?还是专心突破那边?”他所谓的那边,就是指的那位大内侍卫,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在那位大内侍卫身上,专案组也并没有取得什么进展。不管是银行账户还是通讯渠道,都没有任何迹象能表明他和李海,或者别的什么人,有什么联系。撇去那些关于大内侍卫能力的疑问之外,似乎这个案子真的就是个意外而已。

    当然,这也在专案组的意料之中,毕竟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大内侍卫,哪有那么容易松口吐实?但这毕竟是目前他们惟有的线索了。而且,针对这种内部人员的案子,办案手法也会比平常的警事侦查,要严厉和没下限得多。

    出乎唐威的意料,中年男人脸色有些难看,用仅有俩人能听见的声音低声道:“这句话,我只跟你说,而且只说一遍,老唐啊,我去看过那位大内侍卫,我认为他没问题,他说的都是真的。也许我看不透李海,但是那位大内侍卫,我们是同类,我能看出他心里的想法,不管他是不是受过什么训练。”

    唐威大吃一惊,要这么说的话,那这案子就纯粹是子虚乌有了,还怎么查下去?不管有多少疑点,假如找不到线索,那也是没法查下去的。到目前为止,这案子最大的问题,无非就是一个巧合,李海刚说过要让王超凡断腿,结果就应验了,而且是在王超凡刚刚和他见过面之后,这是最容易牵连到李海的地方;而另一个问题,就是事发的经过,那位大内侍卫居然会控制不好油门和方向盘,这种事情搁谁会相信。这不是在打大内侍卫的脸吗?

    可仔细推敲之后,却会发现这两者实际都有些站不住脚,世事难料,不能仅仅因为巧合就断定里面有阴谋?凡是有些阅历的人都知道,这世界上很多事,会比人们的常识和逻辑离奇很多倍的。

    更令唐威毛骨悚然的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假如上面还是要揪着这案子不放的话,或许会发生令他也觉得很不好的事情。也许这就是专案组组长,这位中年男人,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这种话的原因——

    “先去医院。”李海吩咐过司机邓建,就给老爹打了电话,将今天被讯问的经过说了一遍:“老爸,上面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啊,是准备给我玩莫须有吗?什么证据都没有,就敢把我带到局子里讯问?这你可得给我个准信,要是没人保我,随便他们怎么乱搞都行的话,那我可就要自行其是了。”

    “混小子,你别乱来!”饶是老李身为李海的父亲,听到这话也有点发毛,这小子的杀伤力,已经是无人能够忽视的程度,李海如果真的暴走起来的话,那还真是要把天捅破个窟窿的——至少这之江肯定是要大乱一场的。“你就不想想,人家也许就是在逼你乱来呢?你可得给我稳住了!放心,杨老已经发话了,他们不敢对你乱来的,肯定要有真凭实据才行。”

    李海对此不屑一顾:“拉倒老爹,别看我是学法律的,我知道这里面的道道,上头真要是取得共识要动我,那才不会管什么凭据呢。杨老凭什么死保我呢?现在连你都怀疑我,何况是别人了,万一真相大白,真的和我有关,那岂不是把杨老自己也搭上了?再说政客做事,从来是只讲利弊,不论是非的!”

    “那你到底想怎样?”老李也毛了,从道理上来说,他也知道李海说的在理,这次的形势,真的是非常紧张,就因为涉及到大内侍卫的可靠性,越是查不清楚,就越是会牵动大人物们的敏感神经,所以绝对不能没个结果就不了了之。在这个大前提下,政客们之间做出任何决定都不足为奇。说白了,就算李海确实没有问题,也可能就被当成替罪羊了。

    李海冷笑道:“我不想怎样,我只想让那些大人物明白,就算他们要找个替罪羊出来,也别找到我头上!”说到这里,他便将电话挂断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李海无论走到哪里,无论用什么通信方式,都会受到监视,所以他不会把自己具体会做什么给说出来,你们爱跟就跟踪。

    老李也知道李海的分寸,可是他哪里放心的下?转手就给自己的老战友老韩打了个电话,老韩静静地听完了老战友的唠叨,只说了一句话:“让他放手去干!”

    此时,李海已经来到了医院,他给赵诗倩发了条短信,告诉她自己已经出来了,很快就会到医院来看她们俩。

    然后,李海就关掉了手机。他不紧不慢地走上电梯,然后按下了比赵诗倩她们所在的病房低一层的楼层。

    刚一出电梯门,李海就被两个穿着制服的军人拦住了:“对不起,先生,你不被允许在这层病房出现。请回。”

    李海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意思?这层病房被人包下了,还是法院有判决,不允许我进入这层楼?你们说这种话不觉得可笑吗,当真以为这世界是某些人为所欲为的吗?”他一边说,一边朝前走去,脚步倒是不紧不慢,也不见如何用力猛冲,可是那两个精悍健壮的军人,却根本就拦不住他,只觉得自己挡住的是一辆已经发动起来的装甲车一样,虽然速度并不高,却是无可阻挡之势!

    俩人正在犹豫,要不要采取更加激烈的措施,王主任已经从病房里冲出来,离得远远地就怒道:“李海,你到底想怎样!”

    李海依旧面带微笑,钱眼却再度发动起来,朝着王主任笼罩过去。第一二二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