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一二章 车祸

    第一二一二章

    李海守在赵诗容的病床前,时不时地接个电话。没办法,最近事情太多,光是那个商务谈判,就够他忙活的了。好在除了那个合资医院之外,别的事情都好说,进展还是比较顺利的。至于那个合资医院,最近赵老大这么一出事,梁远态度也开始游移,就连荣院士那边,虽然说是经过了赵老二的说合,可也没什么动静,大概都是抱着等一等,看一看的心态吧?这事儿,等于就暂时被搁置了下来。

    塞琳娜和伊丽莎白对此都颇有微词,不过俩人对于国内的状况,也不是没有了解的,对此还能表示理解,只是对于李海一直不怎么露面,不怎么参加谈判,俩人的意见就很大了。不过对于李海而言,有意见又怎样?忍着!

    今天李海接的电话,主要还是关于他被检察院带走的事情。不得不说,如今的李海在之江市,那是真正的跺一脚地皮都要抖三抖,他被检察院带走的消息一传出去,就引起各方耸动,潜流暗涌。幸好,一来之江市有很多李海的信徒,那是不管李海出事不出事,都会誓死追随的;二来李海进去的时间也不长,还没等这个消息充分发酵,他就出来了,顺便还来个王者归来,把郑礼辉反手给送进去了。这一来,也算是让不少蠢蠢欲动的家伙,就此死了心。

    即便如此,依旧是电话不断,充分显示了李海如今对于之江市上下的影响力。不夸张的说,影响力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国家最高层想要动李海,也得考虑考虑善后的问题了,谁也不敢承受像之江这么一个重要的城市,出现大规模动荡的后果!去年伍豪下来的那次,之江就闹得不可开交,甚至出动了军队维持秩序,要不是后来李海接手,迅速地稳住了局面,更令之江的街面重现生机,这座城市还不知道要受到多大的损害呢。

    这也是李海的底气之一,虽然他局促在之江,只能算了土豪,不过土豪也分层次的好吗?像他这种,对于中枢的政局不怎么插手,却又能在地方上有巨大影响力的土豪,不管谁上台,都是要拉拢的。或许有时候要敲打一下,那也是不伤筋,不动骨的程度而已。区区几个中枢纪律部门的人,就想抓他?开玩笑!

    大部分的电话,都是嘘寒问暖表忠心,李海很随便就打发了,有的干脆就不接。不过还有一些,就需要他认真应付了,比如市长吴燕玲,她就有点惶恐不安,毕竟是上了赵家这条船了,骤然间想要下船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病急乱投医,就想知道知道这次赵家这条船,到底会不会沉,自己还要不要跳水逃生。

    当然接到这种电话,李海是很无语的,他自己也不清楚好不好,怎么给你解惑啊?心中也是慨叹,官员也是人啊,平时看着都很能干,人五人六的,一旦涉及到他们根本利害的关系了,还是会动摇会害怕的。

    好容易,终于没电话打进来了,李海正松了一口气,一看手机,原来不是没电话进来,而是没电了!这水果手机就这一点很不讨喜,不能换电池!好在特级病房里,服务很齐全,李海出去跟护士站要了个充电器,把手机放在边上充电。

    转过身来,李海和赵诗容的眼神对了个正着,不由笑了起来:“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我帮你叫医生来。”

    赵诗容也露出微笑,并没有说话,好似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李海,让她很是安心的样子。医生过来检查了,给了李海一个好消息,看来这次发作的后遗症并不大,到底是年轻,从小养的也好,不过这个休养期就要延长很多了。

    送走了医生,李海走到赵诗容身边坐下来,板起脸来道:“你说你,着什么急?那点小场面,能奈我何,瞧我这不是全须全尾地出来了?顺手一脚把害我的人就给送进大牢去了,多简单!你还急得发病吐血,对我太没信心了吧?记住了,这世界上没人能奈何我,知道吗,以后不管谁跟你说我出事了,李海不好了,李海倒霉了,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我总会回来的。”

    赵诗容只是笑而不语,从被子下面伸出一只手来,李海握住了,觉得她的手又是软弱无力,和昏迷时那种,死死攥住自己,抠都抠不开的情形截然不同。李海心中一阵恻然,这次赵诗容这个病,真是吃了大苦头了,向来是淡定沉稳,挥洒自如的学姐,看来也是承受不了种种压力,到了一个极限啊!

    李海想着,要不要送赵诗容出国去疗养一段时间?疗养是其次,国内的环境虽然比不上国外那么好,找出几个适宜疗养的地方来还是可以的。关键是,最好让赵诗容远离这一段时间的漩涡,保持心情的宁静。好比刚才李海就想过,干脆把赵诗容的手机都给没收了,一了百了。

    赵诗容却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轻轻摇头,道:“李海,我刚才昏迷的时候,隐约感觉握着你的手,是不是?感觉好温暖,你的手握起来,安心多了。你别想着把我送走,好像我就会好起来,不会的,我还是会担心,会害怕,那时候你又不在我身边,我该怎么办?上次我一个人出国,就好难过,要不是你中间来看了我一次,就快撑不下去了呢。我不要再那样了。”

    李海叹了一声,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抽出时间来陪你的。还有,你也别觉得,你连累到我了什么的,我告诉你这种想法是不对的,咱们之间的关系,那是怎么撇都撇不清的,有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呢?提到李海,谁会说这个人和你们家没有任何关系?我爹还在想办法帮你爹呢!”

    赵诗容脸上有些红晕,好似是害羞的,倒是给她因病而苍白的脸上,添了几分颜色。她轻声道:“咱们什么关系啊,撇都撇不清这么严重?你倒是说说看?”

    李海有点挠头,心说这该怎么说?说的不好,你是不是又要吐血,这玩意不好说啊!恰在这时,李海的手机又响了,他刚一回头,赵诗容的手就紧了紧:“不许逃避,快回答问题。手机待会接好了,刚才那些电话,我听了就想睡觉,没劲透了。”

    李海嘿然,看着赵诗容搁在枕头上的面容,想着她刚才被抢救时,自己的心情之沉重,李海心中,油然而生一种感激。“学姐,你知道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能这么握着你的手,看着你没事,和你说话,真是太好了。你被抢救的时候,有那么一刹那我甚至害怕,你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呸了一声,不再说下去了,似乎自己现在,也给不了赵诗容什么承诺。一切都没有改变,他只是把自己的心情给说了出来而已。而赵诗容,似乎也能体会到这一点。她仍旧握着李海的手,轻轻点头:“我知道——我觉得,那时候能撑过来,也是因为握着你的手——”她有些害羞,说到这里也说不下去了,朝着李海的手机努了努嘴:“你还是去接手机吧,一直在响,好多人惦记着你呢。”

    李海切了一声:“该关心我的人,我一出来他们就都知道了。现在还打电话来的,谁知道是什么阿猫阿狗?”李海走过去,看了一眼,见是个陌生的号码,索性就不接了,直接把手机给关机拉倒。

    走回赵诗容的身边,赵诗容却把手又缩了回去。俩人刚才乍近又远的,心里都有点不自在的感觉,赵诗容这么把手缩回去,貌似也是为了避免尴尬。不过,她却又有点后悔,如果自己坚持一下,和李海继续这么握着手说话,慢慢克服这段不适应的时期的话,是不是更好呢?

    俩人找些不着边的话说着,说来说去又绕到李海今天被传唤的事情上来,李海倒也不在乎什么,把经过大致讲了一遍,赵诗容听得好笑,忽然又道:“我本来以为你会带朱莎老师去呢,没想到你带的是朱贵樱律师。不过朱贵樱律师确实很漂亮啊,我是女人看了都动心,而且特别有魅力,特别性感的样子,你觉得是不是?”

    李海心中顿时警钟长鸣,这是圈套,是陷阱,没有哪个女人会毫无心机地,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去夸另一个女人的!要是顺着赵诗容的话去说,自己就是二杆子了!

    他很正经地点头,道:“身材倒是很好的,不过我最看重的还是她的专业素养,你是不知道,我和她当初打过对手官司呢,朱贵樱律师在法庭上的表现和反应,在我看来比朱莎老师还要胜过一点点。不是说朱莎老师的素质差,而是风格不同,朱贵樱律师反应特别快,心眼也多,防不胜防的感觉,厉害!”一边说,李海一边感觉自己也很厉害,这么不动声色,就把话题转到了专业素质方面,显得自己只是看重朱贵樱的能力,而不是其身为女人的本钱上面,高杆,了得!

    赵诗容抿着嘴,似笑非笑,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正在这时,护士推门进来,探了探头:“请问是李海先生吗?有个电话打到我们护士站来了,找你的。”

    这倒是新鲜!李海跑出去接电话,居然是杨四打来的,他还没来得及寒暄,就被杨四道出的消息惊得差点把话筒给摔了:“倩倩出车祸了?!”第一二一二章完

    【作者题外话】:今天就一章了,特别困,睡觉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