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零九章 恐惧

    第一二零九章

    老李还真的是打这个主意!老李是个老派人,老派人的特点之一,就是愿意屈己从人,尤其是打自家孩子,那是绝对下得去手也拉的下脸的。这还是老李心里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李海,丢下他那么多年没怎么管过,否则他压根就不会犹豫什么!至于赵老大行事乖张,对不起李海,他才不会在乎呢,那是他的老战友,女儿又被自己的儿子给辜负了,打几下怎么了?反正又没打死!

    这种观念,现在的年轻人是很难理解了,如今孩子多金贵啊,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要是在外面跟别人家孩子磕一下碰一下,家长能三代一起出阵去打仗去!要是搁老李那代人,只要是孩子之间的事情,哪怕打到断胳膊断腿,他们都不带管的。

    这两种观念,其实也不能说孰优孰劣,只能说是代沟吧。当然作为受害人的李海,可就没那么想得开了:“老爸,你也太高看我了吧,上次在京城,大家说好了两不相欠,那也就算了,这事儿可不是我们揪着不放,对吧?够仗义了!还想帮着脱罪,你觉得我们能怎么帮忙?让我去求杨老吗,凭什么啊!”

    老李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把桌子一拍:“你小子什么态度?你不是不承认和容容解除婚约吗,我看你就是对人家姑娘还有企图,既然这样,你救救未来老丈人怎么了?说不定,你帮了老赵脱身,他对你和容容的事情就没二话了,这多好,两全其美啊!我跟老赵也用不着像现在这样,明明老战友重聚了,却连喝酒的机会都没有,说话都觉得尴尬!还不都是你个小混蛋!”

    李海也把桌子一拍,毫不示弱:“老爸,你这叫胳膊肘往外拐!要不是老赵那个人不讲理,我和容容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吗?还有我跟你说,我不承认的,只是赵老大口中的婚约解除,要是容容自己开口,我绝对没二话!我们都是大人了,彼此也不是没有了解,不是没有感情,要解除婚约还是要维持,容容自己有足够的发言权,用得着老赵多事吗?我反对的是这个!退一万步来是,我就算是非容容不娶,那也用不着去百般讨好她爹,老丈人和女婿是天生的仇敌,他老赵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相依为命,谁当他的女婿都没好脸色看,我犯得着去巴结他?做梦!”

    老李被李海堵得差点翻白眼,论嘴皮子,就算他是国家外交战线秘密成员,那也不是李海的对手啊,何况这中间涉及到两代人的观念歧异,也真不容易分个高下对错。

    迫于无奈,老李只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李海啊,这个你爷爷从小教育你的,圣人之道,忠恕而已——老赵当年和我一起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交情,如今他因为你的原因摊上事了,你说我这心里怎么好受?万一我要是被气病了,你就能不管不顾了吗?所以说,你帮老赵,就等于是帮我,也就等于是在帮你自己啊!”

    我擦,老爹这说话水平也不低啊!李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转身走人了,只从肩膀上扔下一句:“看情况吧,现在我就算想帮也无从帮起啊。”老李拍着桌子叫李海回头,李海权当没听见。看着李海走掉了,老李却很是得意地笑了起来,他哪还看不出来,李海的态度已经是软化了。不过李海说的也没错,现在这情况不明,要如何插手呢?

    李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独自坐在那里生闷气。确实挺气闷的,这就是所谓的清官难断家务事啊,这里面就算真的有对错,也不能简单地定罪量刑,牵扯太多了。简单地说,假如赵老大和赵诗容不是父女关系,他敢用枪对着李海,早就被李海收拾了,还能等到后来?

    对了,容容现在在医院怎么样了?李海这才想起这个茬来,赵诗容已经听到了些风声,她能不着急吗,只是碍于病情的缘故,被自己和赵诗倩劝住了,暂时没出院。假如今天自己被检察院带走的消息,传到她耳朵里——不行,得赶紧给赵诗容打个电话报平安!

    李海赶紧打电话,那边不一会儿就接通了,李海刚说了没两句,对面就很甜美的声音:“你好,你是担保病人住院的李海先生是吗?李海先生,是这样的,病人刚才病情恶化,现在正在进行急救——”

    我去!李海抓着电话直接冲出门去,跳上劳斯莱斯奔向医院,手中电话一直没停,才知道赵诗容早上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忽然大口吐血,甚至出现了呼吸暂停的现象,还好这特护病房,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保持有人,家属不在身边,就有专门的护士陪着,一看情形不好,护士马上采取了急救措施,这才堪堪把病情稳定下来。

    接到了一个电话!李海心中大恨,也不知道是谁干的好事!一到医院,他跳下车去,朝着里面大步狂奔,一直赶到赵诗容所在的病房——特级病房,除了除菌等级不如icu病房之外,别的设施基本上全都有的了,抢救就是在这里进行的。

    还好,看现场的样子,赵诗容的病情确实是稳定下来了。李海三步并做两步,跑到她的病床前,只见赵诗容鼻孔里塞着氧气吸管,面色苍白憔悴,两眼中透着焦急。一见到李海到来,她眼中倏地一亮,张着嘴巴,就想说什么。

    李海心里好似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击了一下,心都揪起来了。哪怕他在面对赵诗容的时候,有多么复杂的心情,让他无法向赵诗容张开自己男人的怀抱,可他绝对不想看到赵诗容承受什么痛苦!这几天,李海最担心的,也正是赵诗容的病情,为此他甚至抛下了重要的商务谈判。此时此地,握着赵诗容的手,他的心痛和愤怒,难以言表。

    似乎是从李海的手中获得了力量,赵诗容显得平静了很多,她艰难地张着嘴巴,可是声音很嘶哑,让人听不清楚。李海朝着旁边的医生投去询问的目光,医生知道这可是挥金如土的大豪客,连忙解释:“这次的出血量比较大,支气管多处撕裂,所以病人暂时可能发声有点问题。不过这次抢救很及时,不出意外的话,会慢慢康复的。”

    李海脸色阴沉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到赵诗容躺在床上,侧着头,专注地看着他,眼神中的忧虑,居然比刚才减少了很多。李海的心中陡然掠过一丝猜测,难道说赵诗容的发病,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请医生和护士暂时离开之后,李海又再度坐下来,握着赵诗容的手,轻声道:“学姐,我说,你听着,就负责摇头和点头就行了,好不好?”得到赵诗容的点头之后,李海便问:“刚才你发病,是不是有人给你打电话,说我出事了?被纪律部门的人给带走了?”

    赵诗容点头,想要说什么,马上就被李海制止住了。李海心中已经是怒火熊熊,不过在赵诗容的面前,他还得保持镇静,免得刺激到她的病情:“学姐,你该对我有点信心,程家那时候都奈何我不得,现在这点捕风捉影的事儿,又能把我怎样?就算这次的传唤,也是检察院编造了立案档案,喏,就是上次我跟你说的,谭蕊那小姑娘的案子,和我结怨的那个副检察长郑礼辉,是他利用职权来陷害我。不过你放心,我这出来了,他就没好下场了,看我不弄死他!”

    赵诗容看着李海,心中百味杂陈,老爹出了事,自己却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做不了,这就够糟心的了,没想到还要连累到李海头上!接到那个电话之后,赵诗容瞬间吐血好几口,她是心中愧疚,觉得自己实在太对不起李海了。想起来也是,自从认识了她之后,李海也没沾到她们赵家什么光,反而是被老赵好几次喊打喊杀的,吃了不少苦头。到如今,李海居然还要因为她们赵家的事情而受到牵连,这让她情何以堪?她哪有脸再见李海啊!

    “难道说,我一直以来的坚持,竟是错的吗?难道说,我就没办法给李海带来幸福,只会给他造成痛苦吗?”赵诗容的心里蓦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她骤然觉得呼吸艰难,心跳都几乎停顿,似乎只是这么一个念头,就能让她失去力量!

    心电图忠实地反映出了病人的身体状况,守在病房门口的医生和护士连忙冲进来,紧急施救,李海是帮不上忙的,他是钱神的神使,不是医神药神的神使啊,也不会炼丹扎针什么的,只能在旁边急得团团转。偶尔一个瞬间,他的目光,和病床上的赵诗容再度交汇,李海心中一阵发紧,赵诗容那眼神,竟然有些涣散了!

    他不禁失声叫了起来:“容容,你要坚持住,不要离开我!”那一瞬间,李海全身心都被巨大的恐惧给攫取了,这是他成为钱神神使以后,第一次意识到,他或许会在无奈之下,失去他所不想失去的东西!第一二零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