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零六章 讯问二

    第一二零六章

    严焦本来还想等一等,等李海变得没那么放松了,等自己放松下来了,再进去面对李海。从昨天的初次接触中,李海一言不合就直接大打出手看来,这个人的性格应该是非常冲动,好斗,又跋扈的。这种性格的人,严焦对付过不少,很多官员都是这一类人,习惯用权力或者暴力来处理问题,解决问题。

    对付这种人,只需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环境变了,他们以往处理难题的办法不适用了,就可以让他们方寸大乱,然后这个时候看准时机,一举突破,往往可以迎刃而解。严焦甚至曾经遇到过,某个官员进来以后嚣张了两天,第三天却直接崩溃,不等他们问话,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地把什么都说了,只为了争取一个宽大而已。

    但是,这个想法,却在两个小时以后动摇了。镜头里的李海,还是在和那位女律师窃窃私语,打情骂俏的样子,甚至严焦怀疑要不是身在讯问室,这俩狗男女还不晓得会不会直接搞出更劲爆的事情来!关键是,严焦发现,自己居然看不下去这两个狗男女的打情骂俏了,那女律师脸颊微红左躲右闪时的样子,让他几次都看傻了眼了,世上居然有这么动人的女人!

    最终,郑礼辉打来的一个催促电话,让严焦不得不选择改变策略,马上开始正面接触。说实话,严焦很瞧不起郑礼辉,虽然他是想要抓到李海的犯罪证据的,为此可以利用郑礼辉,不过这不妨碍他鄙视郑礼辉,这家伙的哥哥简直就是个禽兽,而郑礼辉非但没有大义灭亲,反而还动用其手中的权力为其奔走脱罪,要不是最高法刚刚出台的最新司法解释,确定了对这类性侵案件必须严惩的精神,没准还被他成功了呢!

    单纯从这件事上,严焦还是比较佩服李海的,他做了一件大快人心的好事。不过,这不能动摇严焦将李海也绳之以法的决心,因为在严焦看来,李海本身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的组织下面,一样有很多这类案件的帮凶,要不是那些拉皮条的混混,郑峰辉之流哪有那么容易找到受害人?一丘之貉而已!

    整理好思路,严焦带着一名助手,以及一名检察官,推开了李海和朱贵樱所在的讯问室房门。之所以带上一名检察官,是办案程序的要求,以检察院的名义把人传唤过来,要是到了正式讯问的时候,连个检察官影子都没有,这像话吗?李海旁边可是坐着个大律师呢,这么大的把柄落到人家手里,当时就能让你灰头土脸。

    李海正和朱贵樱耳语,见有人进来了,才各自分开。见到严焦当先而入,李海眼睛一亮,讶然道:“咦,我记得这位同志,昨天给我看证件,似乎是来自京城纪律部门的吧?是不是我记错了,还是认错人了,这位同志你有双胞胎兄弟在京城的纪律部门工作吗?”

    严焦置之不理,走到桌子后面就座,把胳膊一抱,冷冷地盯着李海。这是他一贯的招数之一,凭着他那套子里的尊容,再加上纪律部门的名声,很少有人能顶得住他的目光攻势。其余两名讯问人员也左右落座,那名检察官把胸前的工牌亮了出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开始给李海做讯问笔录的常规问题,什么姓名啦性别啦出声日期啦家庭住址啦什么的。

    总有人觉得,这不是废话吗,你们把人都抓来了,这些东西还能不知道?实际上这是讯问技巧的一部分,所谓的审讯,就是让一个人愿意回答另一个人的问题,说到底是心理层面的较量。人的思想,可以说是这世界上最为奇妙的东西,没有物质层面的东西可以对其实施干预,但是很多时候却能够通过潜移默化的方式加以影响,使其变化,这种变化甚至可以是当事人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有些时候,这种影响就被称之为洗脑。

    比方说明知故问,还要求被讯问人必须回答,必须按照要求回答,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这是在告诉被讯问人,这里和外面是不一样的世界,你的地位和讯问人员之间是不对等的!潜意识里,就会建立起讯问人员对被讯问人员的心理优势,有利于开展下一步的讯问。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但要对这些简单的信息明知故问,有时还会反复地明知故问,不断地挑战被讯问人员的心理防线,使其失去冷静和自信。不过,这位检察官,也就是刚才把李海带过来的杨检察官,他这纯属是赶鸭子上架,哪有心情玩这些手段?

    杨检察官这真的是没办法,推不掉!因为他是外地调过来的,根本不知道郑礼辉和李海之间的恩怨,接了这个差事,等到他发现李海的身份不比寻常,他就想缩了。可是想归想,哪有那么容易呢?像他这种凯子,可不是那么容易能找到接盘侠的啊!

    找遍整个检察院反贪局,也没有人愿意把这个烫手山芋一肩承担,谁都不傻,尤其干司法战线工作的人,对于地方上哪位大佬说话比较管用,那还不心知肚明?一听说把李海抓来了,吓得直接拉肚子的都有十几个,别说有人会挺身而出接这个案子了!所以杨检察官只能是接茬上阵,自己拉的翔自己舔干净了。

    在这种状态下,他有可能专心完成工作吗?想都不用想!把自己分内的几个基本信息问题一问,杨检察官就算是完成任务了,朝严焦看看,那意思该你上阵了!听说这是你们京城纪律部门想要抓的案子?

    严焦正在聚精会神地用目力挑战李海呢,哪知道旁边杨检察官先掉了链子,没有了杨检察官的牵制,他还怎么观察李海的表现,捕捉他的弱点?不禁有些阴沉地扫了杨检察官一眼,然后朝自己的助手递个眼色。对付像李海这种大敌,他可不能轻易地赤膊上阵,必须要躲在后面观察仔细,胸有成竹了,才可以出马。

    助手到底是助手,该顶上去当炮灰的时候就得当仁不让:“李海,知道叫你来为什么吗?”

    说知道,或者说不知道,他都有一套准备好的说辞来应付,这其实有点像电话直销,问答之间早就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根据被讯问人的反应,可以有不同的应对。哪知道,这一回算是遇到真正的另类了,李海压根就不回答,而是看了看旁边的美女律师朱贵樱。

    那问话的助手不明其意,难道这个问题还能叫律师代为回答?他刚想拍桌子,朱贵樱就很正式地一举手:“这位同志,你应该先向被讯问人说明案由,然后再进行调查,而不应采取这种设问式的问话方式,这违反了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和最高法院关于传唤、拘传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 05版本,也不符合我省高级法院的相关。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为你指出具体的条文规定,当然我想这恐怕不是必须的。”

    问话助手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许多,这忒么什么意思?欺负我对普通诉讼程序不够了解是吗?不用说,还真是这样,对于朱贵樱所列举的这些法条和司法解释,他是真的不太清楚,就算他也是法律专业毕业的,也考过了司法考试,不过平时他的工作实践并不是围绕这些东西在转的,纪律部门嘛,更注重的是案件内容,而不是程序合法与否,这就叫术业有专攻。

    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瞥了一眼严焦,有点求救的意思。哪知道严焦正眼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照旧抱着胳膊,对李海实施眼神攻势。实际上严焦心里在骂娘,对于他来说,被讯问的对象身边多了个律师,这也是很新鲜的体验好不好?以往哪个落到他手里的官员能带个律师在身边啊!组织的规定时间规定地点回答问题,可没规定你可以带律师啊!这种时候你问我该怎么办,我忒么去问谁?

    他伸脚踢了踢杨检察官,专业的问题还是让专业的人去回答吧!杨检察官很想翻白眼,心说你们搞这些名堂有什么用,痛痛快快把你们手里的干货亮一点出来,不然这案子要怎么审啊!他也是无奈,打从接了郑礼辉的指示去传唤李海,这案子就算是砸到他手里了,再不情愿也得顶上去啊:“咳咳,谢谢律师的提醒,相关的法条我们会查询的。今天传唤你到这里,是有些问题想要讯问你,请问你认识赵诗容吗?”

    终于进入正题了!其实严焦觉得,不应该这么直接的,不过手里没有确凿的证据,也只能先这样了。

    李海微微扬起下巴,目光毫不退让地和严焦对视着:“认识,她是我学姐,我追过她,不过没成功。现在她是我工作单位的董事长,我是总裁,我们两个是上下级的关系。”

    这是挑衅!和李海目光相对的严焦,从李海的眼神里读出了这个信息,他马上就明白,要是不能在这里压住李海的气焰的话,自己很快就将面临他的强力反扑!可严焦很有信心,他决定自己上阵,向李海展示一下肌肉:“那,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会得到现在的工作,并且持有基金会百分之四点五的股份吗?你似乎没有为这些股份付一分钱吧!”第一二零六章完

    【作者题外话】:今天就两章了,不知怎么的状态很差,打字都老是打错。明天加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