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零五章 讯问一

    第一二零五章

    “带到了?!太好了!”严焦拍案而起,惊喜之色溢于言表,把报信给他的女助手都给吓了一大跳,几时见过严组长这么激动的样子?套子里的严组长,那可不是说着玩的,一向都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啊,这次居然只是因为用诡计,限制住了一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就高兴成这样,至于吗?

    不过话说回来,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组员们也都欢欣鼓舞,士气高涨,毕竟一天之前,他们还被李海直接从基金会大厦给打出去了!这对于从京城下来的纪律部门干部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偏偏因为他们对非组织内的成员,并没有执法权,打了也是白打,谁叫你们是去人家的地头上呢?这也是严焦被打之后,就马上向之江本地的相关部门要求支援的原因所在,名不正则言不顺啊。

    不管怎么说,现在李海是被限制了自由了,当然这个时间也是很短暂的,一般是十二小时,特殊情况案情复杂,经过批准以后可以延长到二十四小时。有郑礼辉这个内线在,延长到二十四小时应该问题不大,可是再要继续羁押李海,那就有难度了。

    当然司法实践中,还有一种很贱的做法,就是一次传唤不够,把人放了,然后转身再开一张传唤通知书,让你在外面转个身继续进去呆着。这种做法,在法律中是明令禁止,不得利用连续传唤或者拘传的方式,羁押当事人。不过大家都懂的,法律中明确列出来的禁止事项,就意味着现实中肯定存在嘛。

    “郑礼辉既然干了,他就得跟着我们一条路走到底,叫他做好连续拘传的准备!”严焦从抓到李海的惊喜中稍微恢复过来,便连续下令:“我们现在的任务,第一是设法获得基金会的产权和有关交易资料,工商那边的,银行手里的,全都要!叫郑礼辉签一张搜查令出来,我们进入基金会总部,把能拿到手的资料,会计方面的,人事方面的,包括李海自己的电脑主机,全部封存起来——”

    他下命令下得很快,助手们记录得也很快,不过听到这里,有个助手举手表示有疑问:“组长,我们就这几个人,基金会可是资产高达数百亿的大组织,弄来了资料怎么查得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足够的证据,能把李海长期羁押才行。”

    严焦大概是因为抓到了李海,心情非常好,居然没有发火,只是很耐心地解释:“我知道看不完,这是敲山震虎!基金会大厦一旦被搜查,加上李海自己也被抓住,影响会非常之大,这样之江有些不太配合我们的人,就会转变态度。我们的工作就会好做很多!况且,就算只看一小部分,也可能找到我们所需要的证据。”

    助手们尽皆赞叹组长大人神机妙算,深谋远虑,虽然纪律部门的年轻人们,嘴皮子上的功夫不及一般地方官员来得甜,不过说几句好话,做由衷赞叹状,还是很轻松的。

    严焦把任务都一一分解派发下去了,几名组员各自忙活去,最后剩下一个女助手,却被严焦叫住了。关上门,她看着组长已经恢复平静严肃的脸,正襟危坐,等待接受最光荣和秘密的任务。哪知道,从严焦嘴里说出来的话,却让她大吃一惊,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组长,你让我去查郑礼辉的枉法证据?这,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我们真正的目标其实是他?”

    严焦和蔼地拍着女助手的肩膀:“小那,你要明白,我们工作时固然需要奋勇向前,但也需要懂得保护自己,有时候,保护自己比消灭敌人更重要,你同意吗?这次我们出来办事,事先准备不够充分,导致开局不利,这个局势能扳回一点来,是很不容易的。最关键的是,我们时间不足,不知道能不能取得我们想要的成果。假如,我是说假如,在我们承受的极限时间里,找不到我们想要的证据,那时候该怎么办,才能保护我们自己?”

    女助手恍然大悟,可是脸色却更白了:“组,组长,你是说,把郑礼辉,当成替死鬼?!可,可这,这——”吃惊之下,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的手都在发抖。

    严焦拍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语重心长地道:“小那,这是个艰巨的任务,我相信你可以完成!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显示,郑礼辉身上也有很大的问题,现在利用他办事,只是为了更好地完成我们的任务罢了!假如事情进展得不顺利,我们只能选择保护自己,以保存日后再抓住李海这些蛀虫的机会,你明白吗?我们并没有冤枉好人!所以,这更需要你暗中调查郑礼辉的犯罪证据,为我们留下以防万一的退路!你现在告诉我,你能完成这个任务吗?”

    女助手好容易才把嘴巴里的一口唾沫给咽了下去,在组长的谆谆教诲之下,她原本有些动摇的信念,又变得坚定起来:“是的组长,我一定完成任务!”组长说得没错,那个郑礼辉居然有个哥哥是系列性侵案的主犯,针对的还是幼女,这种人身上能没有问题吗?抓他也是正事!当然,这从组织程序上,是说不过去的,要抓一个省高检的副检察长,什么时候用得着中枢的纪律部门下来人了?不过瑕不掩瑜吗,最多把功劳交给本地的省纪律部门,看在功劳的份上,想必本省纪律部门也会顺水推舟吧!嗯,没事的!组长的安排,一定会成功的!

    李海和朱贵樱一起坐在招待所后面的独立小院里,这里应该是检察院固定的工作场所之一,防御设施很有点看守所的架势,窗户上都镶着铁条呢,门口有守卫,墙上有铁丝,连墙壁都是独立的,没有和隔壁左右邻居的院子共用的情形,这是为了防止挖墙逃走或者隔墙传递消息。

    至于监控器,更是光明正大地到处都是,根本就不瞒人。李海抬头看了看屋角的监视器,又看了看朱贵樱。朱贵樱见他神色有些担忧,凑过去轻声安慰:“没事的,传唤而已,顶多二十四小时就出来了。况且,看他们连立案卷宗都是临时编造的,一定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李海仍旧是一脸忧色,凑到朱贵樱的耳边小声道:“我不是担心待会儿的讯问,我是担心监视器的角度啊!”

    朱贵樱一怔,抬头看了看监视器,在两个相对的墙角各有一台摄像机,这能够保证不留任何死角,当然这讯问室还没那个条件能转单向玻璃。她看了看,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不解地问:“监视器的角度有什么问题?你要做什么,我帮你挡着点。”

    李海仍旧是一脸的担忧之色,挥之不去,目光从墙角的监视器,转到朱贵樱的胸前:“应该是我帮你挡着点才对,不过没办法,实在太大了,挡不住啊,哎,这可怎么办——”

    朱贵樱愣了一下,跟着李海的眼光一低头,才发现他是在看自己的沟沟!夏天嘛,就算她要保持大律师的风度,外面必须要穿套装,里面的内衣也只能穿带蕾丝花边的衬衫,领口开得很低,露出了大半条沟沟,就这样,在这只装了风扇的房间里,也已经热得她汗流满沟了。

    ——原来李海竟然是在担心,从这个角度监视器可以把她的沟沟看得更深,甚至看到衬衫里面的内容!朱贵樱明白过来,又好气又好笑,差点扑上去给李海咬一口,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就没点正经嘛!不过,她心里也觉得甜丝丝的,李海这分明是在表示,很在乎她,对她有独占的念头,所以才会这样吧?

    她伸出手来,狠狠地掐了李海一下,因为李海的身体素质惊人,几乎没有赘肉可言,朱贵樱也早就掐出经验来了,只用手指甲掐起一点皮来,然后这么一扣,李海很是夸张地龇牙咧嘴:“投降!我也没说错啊,这么好的角度,哪个男人能容忍?”

    说着,竟不等朱贵樱再回答或者是加重力道,李海直接抬头,冲着墙角的摄像机挥手:“喂,大家都赶时间,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问呐,是不是在那只顾着偷窥我身边这位美女的身材,光知道流口水,忘记办正事了啊!”

    “这混蛋,到底在说什么!”严焦从耳机里听到李海的话,气得差点把茶杯给扔了,李海这混蛋,把纪律部门精英当成什么了,偷窥狂吗!不可否认,那位女律师确实是女人中的极品,不光是容貌身材无可挑剔,气质更是诱人犯罪,他刚才也确实是猛看了好半天,不过这是工作需要,没错,是工作需要!这是为了充分了解自己即将对付的敌人,同时用这种无人问津的局面,来给被讯问人制造心理压力,方便待会儿一举打破李海的心理防线!

    ——不过,怎么感觉这手法对李海没效果,自己反而被李海弄得心浮气躁了呢?第一二零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