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二零二章 破绽

    第一二零二章

    传唤这种措施,和逮捕是不同的,就像我们看香港片里的协助调查,差不多意思,当然我们的程序细节,和香港法律也是不同的,毕竟一个是大陆法系,一个是英美法系。但是不管再怎么不同,传唤也是一种强制措施,如果被传唤人无正当理由拒绝传唤或者逾期不到的话,那么司法机关就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保证其必须在指定时间指定地点到案——听上去,是不是和纪律部门的办事手法差不多?

    没错,这就是严焦和郑礼辉沟通之后,双方商定的办法。他们也没把握,能把李海怎么样,不过他们办的就是这一行,信心肯定是不缺的,石头里都能榨出油来,何况李海这么个小年轻?严焦就是这么对郑礼辉说的:“只要他落到我们手里,单独一个人的时候,肯定会慌,这种小子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别看威风十足,其实底气都是虚的,稍微施加点压力,他就会失去心理平衡了。到时候我们要他说什么都行!弄到了确凿的证据,我们就不管了,李海交给你!”

    正是最后这个条件,彻底打动了郑礼辉!他也知道,现在他还能安然无恙,可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李海在之江的势力,是一天比一天大,他在奔走的过程中,都可以清楚地察觉到这一点。等到这个案子结束以后,李海腾出手来时,碾压他真是一根手指头的事,甚至都未必需要李海亲自动手,搞不好就有人拿他当做讨好李海的筹码!

    堂堂一个省高检的副检察长,级别好歹也是厅级了,当然这个厅级基本上只是在检察院系统内才有含金量——落到这种朝不保夕的的田地,郑礼辉哪能甘心?可他怎么都想不出,要怎么才能从李海的魔掌下逃生!至于和李海和解什么的,他根本都不敢想,和解也是要看实力,要讲资格的,他有什么资格去和李海谈和解?就算他能够抛下大哥的仇,也是一样,这根本由不得他!

    但是,这次李海摊上了京城纪律部门的事儿,却让郑礼辉看到了机会。倘若真能通过纪律部门的调查,找到李海的把柄,郑礼辉就可以以此来和李海谈条件,说不定,不但能保证自己的地位,还能大大捞上一票,现在之江谁不知道,李海正在和外国人谈巨额的商务合作,那里面油水不知道有多少呢。

    前有好处,后是悬崖,郑礼辉还能有什么选择,只能是一头扎进来了!经过一番“缜密”的策划,他便炮制出了这么一张传唤通知书,派人去递交给李海。他自己是不敢上门的,李海连京城纪律部门的人都敢打,还少了他一个吗?当然是让几个不明真相的检察官去办事了。

    这里面也是包藏祸心的,李海势力再大,抗拒执法这种事也不能公然去做,一旦惹到了整个体制,李海也不会有好下场。好比京城纪律部门的人,为什么被打了还收拾不了李海?那是因为他们得不到本地纪律部门的支持,手里又没有确凿的证据,所以只能看着李海干瞪眼,就算报案,那种程度的打架,了不起就是个治安纠纷,李海都不用拘留,罚点款就出来了,有什么用。

    在这三名检察官的身上,装着司法记录仪,可以将执法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记录下来。在我们国家,录音录像也是可以当做证据的,不过这有限定条件,必须是被拍摄一方明知道有可能被当做证据的情况下,录音录像才有效。说白了,偷拍偷录的东西,拿到法庭上没有证据效力,只能是做个参考而已。(这里讲个小技巧,假如你担心自己说的话被人偷拍下来,对自己不利,那就在开口之前,说一句,我们说着玩玩的啊。行了,接下来你说什么都不用担心,会被人利用来在法庭上对付自己了)

    三名检察官年纪轻轻,一腔热血,冷脸对着李海:“被传唤人,你有什么意见?没有正当理由的话,请你马上跟我们走,你可以把要去的地点告诉你的亲属,这是你的权利,当然如果你要请律师,也是你的权利,不过你的律师——”

    “我的律师在不在场,我都有义务配合你们的调查。”李海接口,这种法条对于他来说,再熟悉不过,也就是从大脑的庞大记忆库存之中调用一下而已。他身子朝后仰,嘴角带着嘲讽,抖了抖手里的传唤通知书:“我想知道的是,你们这上面开具的案由,确定立案了吗?谁报的案?案件编号多少?”

    检察官哼了一声,道:“这是我们的机密,我们不需要告诉你。现在你是不是要拒绝传唤?”

    李海作大惊失色状:“哎呀我好怕啊,如果我说拒绝传唤,你们是不是要采取强制措施了?如果我再动手的话,是不是你们还要搬出法警来?”

    眼见几名检察官脸色不善,李海却笑了起来:“检察官,别的你可以不说,在我的传唤通知书上,填的这个案件编号,你自己来看看有没有问题。”

    检察官为之一怔,这传唤通知书,是他从副检察长郑礼辉手里直接拿过来的,并没有细看那些东西,只是看了看被传唤人的姓名住址,调查了一下就过来了。难道这编号还真的有问题?他也不知道李海是学法律出身的,至于刚才李海谈吐中流露出来的对于法律条文的了解,这倒也不奇怪,当到这么大一家公司的总裁,了解下法律知识也很普通。

    接过传唤通知书来,那位检察官威慑性地瞪了李海一眼,然后才低下头来,仔细一看,额头顿时开始冒汗了:这案件编号,居然少了一位数!而且写的很潦草,如果不是有意去查的话,还真的很难看出来,其中一道连笔,猛一看写得跟个阿拉伯数字1一样的。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副检察长搞错了?检察官不及细想,抬头威严地对李海道:“这只是格式错误,不代表你可以逃避你的问题,逃避我们的传唤!你现在还是跟我走,到了地方我会重新补一张给你——”

    李海哈哈大笑起来,知道这几名检察官只是受人差遣行事而已,他也懒得多说什么,手朝门口一伸:“请便吧,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招呼你们了,想把我带走,就去重新开一份传唤通知书过来。”

    几名检察官面面相觑,没想到居然在这个环节出了错误!现在怎么办?为首的检察官咬了咬牙,低声道:“我们先出去,叫院里马上再送一份过来,我们要在这里盯着他,以免他出逃。”

    三名检察官退出李海的办公室,在秘书岳蓝的桌子边上,为首的那个开始给郑礼辉打电话,剩下俩人嘀嘀咕咕的:“真没想到这个被传唤人眼睛还挺毒的,我们都没细看的案件编号,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司法文书做得也太不讲究了,这也能抄错?”

    岳蓝在旁边哼了一声:“小看人吗,我们总裁可是正牌法律系的高材生,都打了一年官司了,每年光律师费就上千万上千万的收呢,你们当是抓个法盲吗?自己事情办不利索,别光知道有嘴说人!”

    俩检察官一脸悻悻地闭嘴了,同时也提高了警惕,没想到这被传唤人不光是有钱有势,还懂法律!跟这种人打交道,那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个不好被人家抓住小辫子,分分钟告到你脱掉这身官皮。

    为首的检察官和郑礼辉通了电话,将自己这边进展不顺利的情形,向郑礼辉做了汇报:“领导,我们在这看着,你马上让人再开一份传唤通知书送过来,这张居然少抄了一位数,被传唤人以此为理由拒绝接受传唤,我们也没办法采取强制措施,毕竟是无效的法律文书。”

    他哪里知道,郑礼辉那边已经要掀桌了!什么少抄了一位,根本就是他故意乱写的,在检察院压根就没立这个案子!道理很简单,哪怕是在严焦那些人的手里,也没有关于李海直接参与商业贿赂和侵占公司财物的证据,他郑礼辉拿什么立案?走这么一出传唤,目的只是要把李海弄起来,隔断他和外界的联系,搞到他的口供,这就是严焦和郑礼辉的计划。他们信心很足,因为多年办案的经验告诉他们,这世上是没有所谓特殊材料做成的人的,想查的话,怎么都能搞出油水来。

    郑礼辉也不敢自己私自立案,他没有报案人,没有举报信,就连严焦他们,也不敢擅自以中枢纪律部门的名义,向他们移交材料——他们自己也没过硬的证据,怎么移交?要知道一旦立了案,很多东西就被固定了,不是你嘴上不承认就行的,到时候对方以此为突破口进行反扑,谁受得了?赵家现在可还没倒呢!

    所以郑礼辉只能炮制一份假的传唤通知书作数,只想把李海弄出来完事,哪知道就这样,还被李海给看了出来,这家伙不是只当过几个月的实习律师,连一个刑事案件都没打过吗,他怎么能看出这传唤通知书上的差错来的?邪门了!第一二零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