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九五章 默契

    第一一九五章

    程潜放下电话,恭恭敬敬地把手机递给身边的一个男人。那是个四十岁不到的中年男人,面部没有任何表情,眼神也显得很淡漠,穿着立领,最上面一颗纽扣都扣得严严实实的。整个人看起来的感觉,就好像套子里的人一样。

    他接过电话,扫了一眼上面的通话时间,没有任何反应。程潜点头哈腰地道:“严焦同志,我说得够清楚了吧?我只是被赵家利用了一下而已,其实跟他们真的没太多关系。要说起来,这个叫李海的,才是赵家真正的心腹,他从一个普通大学生,一年之内就执掌一个价值数百亿的基金会,这里面要是没有赵家的利益输送,怎么可能?”

    严焦,也就是那位装在套子里的人,似乎别人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有任何变化,呼吸照旧,表情照旧,眼神都不带颤抖一下的:“你的问题,交代清楚就可以了,需要向你了解的时候,我们自然会再找你。你现在可以走了,记住不要随便离开京城,有事情最好向我们通报一下。”

    程潜一脸谄媚地笑着,退出房间,朝着这座建筑物的大门走去。他不敢停留,也不敢东张西望,似乎在他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都可能把他再抓回去。脚步越来越快,身上的力气却在一点点消失,直到冲出大门,程潜浑身一松,几乎要软倒在地上。门口的哨兵很是惊讶地看着他,想要上来扶他一下,程潜却哪里敢让他来扶?

    直到爬上一辆出租车,程潜才算是放松下来,他好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座椅上,感觉自己就要昏倒了一样。脑海中陡然闪过一个念头,让他咧嘴笑了起来,只是笑声太过嘶哑,听上去也不知道像什么声音。他心里想着,越想越快活:“赵家出问题了,李海还巴巴地凑上去,这下可有你好瞧的了!你本事大,你凶,你再凶啊?看你斗不斗得过组织!”

    严焦聚精会神地听着录音,手中翻阅着一个文件夹,那是他们到目前为止,所掌握的有关李海的档案。

    旁边一个助手给他的茶杯倒满了热水,虽然是夏天,这位严组长还是更喜欢喝热茶,好像他的身体里永远都透着寒气一样。助手扫了一眼那个文件夹,封面上李海的照片很清晰:“组长,这个人好像问题不小,从我们所掌握的情况来看,他曾经向江南省赵书记的女儿,一次性就赠送了多达三亿元的现金,然后接受了京城一栋独立别墅,以及一辆价值接近八百万的豪车。据说赵书记的女儿还曾经对他示爱,不过没想到他钟情的却是姐姐——”

    严焦抬起眼皮,扫了助手一眼,助手自知失言,顿时闭嘴。严焦淡淡地道:“我们不是搞八卦的,我们是组织的净化剂,不能被人当枪使!从现有的证据,只能证明他们之间有金钱往来,但是他们都没有公职,这不能说明什么。关键是,没有证据显示在这利益输送的背后,有渎职和利用权力的行为。”

    “是!”助手小心地揣摩着组长的想法,这是他最为苦恼的一件事,这位严组长的表情,实在是令人无法揣摩,他一年四季都是一身衣服,遇到什么事都是这副面孔,甚至有人怀疑他的心跳早就停止了,现在装在里面的是一颗石头心脏——这当然是无稽之谈,但严焦无疑是这个庞大而令人生畏的机构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员之一。

    “那,我们先抓别的,这个人放一放就算了?”助手想了半天,才选了一条最靠谱的猜测。

    哪知严焦却摇了摇头:“不,我们要马上动手!这个人和国外势力的关系很深,他又有私人飞机,刚才接到的电话,可以说已经给他提了一个醒,如果他出逃了呢?那么他身上的所有线索,就会马上断掉。立刻请江南省的同事,设法阻止他可能的外逃和销毁证据的举动,如果不能马上把他控制住的话——订最快的机票,我们飞之江!”

    李海已经大致猜到了,程潜是在什么情况下打的电话。他虽然很瞧不起程潜,但对程潜也有着很清楚的认识。所谓烂船也有三根钉,程潜再怎么落魄,他这老底子还是在的,对于政治气候的变化,程潜的敏感性绝对在他李海之上。会把程潜吓到这种地步,不惜承受着巨大的屈辱,打来这种电话,这证明他感受到的压力,是超乎寻常的!

    李海倒没想到自己会有什么问题,他又没有公职,也不是党员,再怎么也弄不到他头上吧?只是这么看来,赵家这一次摊上的事情肯定不小。赵诗容如果知道了,她的病会不会又有波动?这才是李海现在最关心的问题,因为刚才赵老大就给他发了短信要他照顾好赵诗容呢。

    拉开洗手间的门走出去,赵诗倩正抓着骰子,一脸不满混合着期待地瞪着他:“不会是有事要走吧?拜托,再来一盘嘛,我刚才输得太冤枉了!”

    是赵老二和冷雨薇夫妻俩,对赵诗倩保护得太好了吗?中午,吴燕玲那些官员就接到了消息,而赵诗倩却到现在还一无所知的模样。李海心中想到,自己是否应该去和赵老二商量一下?赵老大如果出事了,他也肯定会受到波及,甚至有可能人家醉翁之意不在酒,最终就是冲着他去的呢?别看赵老大好歹也是扛着两颗星的将军,但是相比起来,赵老二才是真正的大鱼。

    抬手看了看手表,李海道:“别玩啦,这一局挺长时间的,弄不好玩到半夜以后去了,你姐要早点休息呢。先回家吧倩倩,要玩明天再来玩嘛。先坐一会儿,到九点半我送你回家。”

    赵诗倩撅着嘴很是不高兴,不过李海抬出赵诗容的病情来说事儿,她也知道轻重的。赵诗容也在微笑着说:“是啊,玩了大半天了,我也累了,你们一会儿走了,我洗洗就睡了。哎李海,你帮我问问医生,能不能出院啊,在这也没啥大事,就是整天吃吃睡睡的,还不如回家去呆着呢,至少家里的环境我呆着舒服。”

    要是平时也就罢了,可这个节骨眼上,赵老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都还没搞清楚呢,赵诗容又是刚吐过两次血的人,李海能放心让她出去,接触这些事情吗?便道:“我帮你问问是不打紧,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先住一阵子吧,医生叫你住院,总有医生的道理。而且你看吧,你住在医院里,就有人来看你,陪你玩,你要是回家了呢,大家意识里,你就不是个病人了,没准就没这待遇了呢,要三思啊!”

    赵诗容噗嗤一笑,倒也不坚持了,反倒是赵诗倩,很不满地表示,不管赵诗容生病不生病,她都会经常来看姐姐的。谭蕊就一直不说话,只是在旁边笑嘻嘻地看热闹。光看这场面,真的令人赏心悦目,李海心中慨叹,谁能想到,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向这几个人袭来呢?

    到了休息时间,他起身和赵诗倩谭蕊一起离开,赵诗容却叫住了他,赵诗倩眼神有些复杂,不过还是很自觉地拉着谭蕊先走出病房去了。只剩下俩人时,赵诗容轻轻走过来,稍微仰头看着李海:“我爸是不是出事了?”

    李海有些拿捏不准,不知道她是纯粹第六感,还是听到了什么风声。想了想,便道:“我不知道具体情况,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多担心,他会没事的。你现在需要养好身体,等他回来的时候,肯定希望看到一个健康快乐的女儿。”停了停,李海又加了一句:“放心,万事有我。”

    赵诗容的眼中,忽然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她迅速地转过头去,稳定了一下情绪,才轻轻点头:“好,我知道了,我都听你的。不过,我希望你有什么事,也不要瞒着我,该让我知道的,还是要告诉我,至于病什么的,我也没那么脆弱。好不好?”

    李海很痛快地答应了,只要赵诗容能保持这个心态,他倒不觉得适当透露些消息是多大的问题。事实上,对人心理压力最大的情形,恰恰是没有任何确切的消息,这时候人就会胡思乱想,自己给自己制造心理压力——所谓的心理问题,基本上都是自己给自己制造出来的,也就是民间常说的,想不开。

    目前情况不明,多说无益,李海道了声晚安,便要转身离开,却听赵诗容又追了一句:“还有,你答应我,不该你扛的事情你千万不要硬扛!”

    真是个兰心蕙质的女子啊!李海心中慨叹,赵诗容对他可谓是了解,他的性子,真是有点赶着不走拉着倒退的驴脾气,很多事情上都体现了出来,否则也不至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在许多问题上,李海的选择都可以用“不识时务”来形容。

    但是,知道归知道,李海却更清楚,自己对于赵诗容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的。第一一九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