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八八章 桃花盖顶

    第一一八八章

    被谭蕊这么一嚷嚷,赵诗倩反而吓了一跳。她是跟着朱莎一起,代理谭蕊的官司的,对于谭蕊到底经历过什么,她知道得非常清楚,心里对于这个漂亮而不幸的小姑娘,原本就充满了怜惜。这会儿她也是对李海有些不忿而已,心说都给你打了预防针,叫你别接近这小姑娘了,怎么还是搞到一起去了?她的矛头,原本就不是对准谭蕊的。

    谭蕊这么一发飙,赵诗倩马上就软了,也顾不上拿话去刺李海,拉着谭蕊跑到洗手间去,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李海摇头无语,随手拿起一个菠萝来,用小刀一点点地削着,一面道:“王超凡那小子,真是死不悔改,昨天我算是放过他了,都没跟他一般见识,居然还敢在背后给我上眼药?行,这笔账我记下了。”

    赵诗容却看着他手里的小刀,削菠萝的动作非常简单明快,下刀的分寸把握得极其精准到位,不一会儿就把皮啊眼儿啊,都给削了下来,难得的是李海还不是一条条削的,而是将那些不能吃的部分给挖出来,最大限度地保存了菠萝的果肉。等到李海将菠萝都切成小块放在盘子里,一根根插上牙签,赵诗容才笑道:“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本事呢。”伸手拿了一块吃了。

    李海擦着手,心说这点小事算什么?对于神使大人来说,削个菠萝真的是牛刀小试。问了问赵诗容今天的病情,得知情况良好,经过照影,内部的出血点都没有再扩大和继续出血了,李海也很欣慰。

    只是他这么一欣慰,赵诗容却有话说了:“松了一口气吧?可以不用伺候我了吧?对啦,我也想跟你说呢,其实你不用再每天跑过来了,也不用陪夜什么的,我又没什么大事,只要不出血就行了,实在不行我还可以叫护士和医生。晚上你就回去吧,别在这里陪床了。”

    李海还没说什么,赵诗倩就跑出来了,走过来抓了一块菠萝起来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凭啥啊,要我说,得让李海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守在这里,直到你出院为止,这样才公平,谁让他把你气成这样了。”

    听到这话,李海唯有苦笑,老实说他都没真正闹清楚,赵诗容为什么会直接吐血,可是赵诗容是在他办公室里发病的,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叫他如何分辨?他也只是隐约猜到,或许是和文素有关,然而文素就能把赵诗容气得吐血?这也真是超出了李海的想象力之外。

    事实上,陪护这种事情,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好护士请不到?本来这间病房,就包含了最好的看护服务。但是李海对于赵诗容的这次入院,总觉得责无旁贷,况且昨天又和赵诗容的父亲火星撞地球似的碰了一把,他可是完全没给赵老大面子,要是自己今天就甩手不管了,好似真的对赵诗容有多大仇一样。

    “没事,我都安排好了,就在这陪你说说话,削点水果什么的,人住院,最怕的不就是孤独吗?医生也说了,你这病是心病居多,要保持心情舒畅——”李海刚说到这里,赵诗容噗嗤一笑:“有你在就心情舒畅吗?臭美吧你!”嘴上是这么说,可是从她的神情语态来看,貌似心情还真的很舒畅呢。

    赵诗倩嘴里嚼着菠萝,眼睛在李海和赵诗容之间溜来溜去,转了一会儿,忽然转身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包,朝着洗手间里招呼道:“走啦蕊蕊,我带你玩去,不过我得先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你陪我呗。晚上你要是不想回家,就住我那儿,我放假可无聊呢。”

    谭蕊从洗手间里走出来,怯生生地瞄了李海一眼,见李海微微点头,便一声不吭地跟着赵诗倩走了,只是她跟在赵诗倩背后的样子,颇有点像是被充军发配的囚犯,脚步都是拖着的。

    等她们走了,赵诗容很是揶揄地看着李海笑:“瞧那依依不舍的样子,你又偷到了一个女孩子的芳心呢,是不是特有成就感?”这话不好回答,李海直接无视了,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下来,叹了一口气,道:“你就少管点闲事了,好好把身体养好。什么人找你说闲话,你理他干嘛?嫌自己的心事不够多吗?”

    他这是在说王超凡了,事实上李海觉得这人很无谓,你跑到之江地面上来和我叫板,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看看够不够资格当这条过江龙吧?结果呢,这家伙吃了亏,就知道到处告状找人,自己一点实力都展示不出来,典型的凭关系凭面子吃饭的衙内风格,这种人也配当他李海的对手吗?李海想想都有点懒得搭理他了。算了,一点表示都没有,反而被人看轻了自己,回头随便想个辙,教训教训这小子吧。

    赵诗容也不知道他在转什么念头,似乎是被李海话语中的关心,触动了心事,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才展颜笑道:“本来我还想问你,和我爸谈了什么,让他一夜都不耽搁,直接就回基地了呢。想想你说得也对,我还是先把病养好的是,那我就不问你啦。”说着,她从病床上下来,端着放菠萝的盘子,走到沙发旁,在李海的身边坐下来。

    李海倒没想到,赵老大也没告诉赵诗容,自己和他昨天交谈的内容和经过。想来,赵老大也是担心赵诗容的身体,会受不了这么劲爆的谈话,所以才选择了隐藏和离去。就不知道程潜是不是还留在之江?他带着探询地看着赵诗容在自己身边坐下,赵诗容也看着他,又是一笑:“你不是说要让我心情舒畅吗?那就看你的咯。来,取悦我吧!”

    哇擦,这是女王大人的恩赐吗?李海一时无语,不过病人最大,况且他也确实挺担心赵诗容的身体的,至少她现在看起来确实心情很好不是吗?

    鼻端传来赵诗容身上的清香,当然除了体香之外,还有洗漱用品的味道,还有医院里特有的那种气味,混合在一起,一点也不难闻。这香味提醒着李海,他现在和赵诗容之间的距离,又变得很近,近到快要超越普通朋友的范畴了。

    赵诗容的心,却也在砰砰地跳着。她不知道父亲和李海谈了什么,谈成什么样,如果可以,她本来是想要阻止的。因为父亲的急切和关心,或许可能让她迄今为止的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还好,看李海这样的反应,似乎昨天的谈话,结果并不是太糟糕的?她犹豫着,要不要做出更为亲密一些的举动,好试探出李海现在的态度。

    俩人各想着各自的心思,都没说话,房间里悄悄流动着一种难言的氛围,谁都没意识到,或许是意识到了,却下意识地不想去打破。

    赵诗容斜靠在沙发的扶手上,从侧面看着李海的轮廓。她发现,自己其实很少像这样,长时间地凝视李海,甚至她很多时候闭上眼睛,并不能想象出李海的所有表情,所有角度。印象中那个满身青涩的学弟,如今却已经成为一个优质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非凡的气质,连带着五官的轮廓,也变得分明许多,让她看了又看,好像看不够一样。

    如果能和这个男人在一起,长久地在一起,我可以付出什么呢?赵诗容这么问着自己,然后她暗自苦笑,现在她的问题,不是要付出什么,而是该怎么做。李海就在她的面前,伸手可及,俩人的关系,也似乎比在京城时拉近了不少,可是最后的这一点距离,要怎么再拉近,直到亲密无间,赵诗容却完全没有头绪。

    李海知道赵诗容在看自己,但他并没有转头过去和赵诗容对视的打算。这种场景是比较危险的,他如果转头过去,没准接下来就是亲吻的戏码了。对于赵诗容的吻,他仍有怀念,可是在经过了昨天和赵老大的冲突之后,李海分外清楚,和赵诗容接近的后果,就是自己要放弃现在坚持的很多东西。他做不到,至少现在做不到。

    他看着窗外,一动不动;赵诗容也看着他的侧面,长久凝视。直到护士推门进来,要给赵诗容量今天的体温,做例行的检查和护理,才打破了这个局面。那一刻,李海发现自己的心中,竟然生出了某些不舍的情绪!

    护士当然不知道,自己的到来打断了什么,她只是很尽职地做了自己分内的事,顺便借着叮嘱陪护人员的机会,狠狠地看了这位帅哥几眼。要知道李海前天和昨天,都已经在护士们当中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么优质又年轻的男人,可不是寻常能见到的!甚至在护士站当中,已经有人在讨论着,能用什么办法接近这位帅哥了呢。

    当然,这里是顶级病房,小护士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这里乱来,要是被病人投诉了,那岂不是完蛋了?所以在赵诗容的目光注视下,小护士说完了该说的话,也只有怏怏退散了。

    眼见护士走人了,赵诗容看看李海,又要嘲笑一下他的桃花运,却听门口有人娇笑着道:“哎呀,听说你生病了,我还不相信呢,看样子,这病生的值得啊!”

    文素!李海眉头一皱,站起身来。第一一八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