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八零章 恶人善事

    第一一八零章

    从警卫室那里经过的时候,李海取回自己的手机,这是进入军事警备区时必须的手续,交出私人通讯工具。

    打开来,刷刷一堆来电提醒,还有短信和微信,一看全都是赵诗倩发来的,可想而知她有多着急了。至于应该更关心的赵诗容,反而没有任何反应。李海想了想,倒也能理解,一边是她的父亲,一边是自己,她就算操心又有什么用?索性眼不见为净。

    按下回复键,对着对话框,李海打了删,删了打,好半天都没想好该怎么回答赵诗倩。回想刚才,李海心中是大叫侥幸,他还是凭着一点小机智,才能过了这一关呢。不出意料的话,恐怕以后赵老大也不会轻易插手来干涉自己了,没了他撑腰,程潜那个厌物估计也不能在自己面前碍眼吧?

    从深心里说,李海并不如何怨恨赵老大,换做自己有个女儿,说不定他做得比赵老大更过分也不一定,天下父母心啊!相比之下,反倒是他自己的爹,还不及赵老大呢,从小到大就这么把他一个没娘的孩子扔给爷爷,自己为国效力去了。再说,不管他再怎么有自己的道理,赵诗容总是因为他的花心而受到了伤害,这是事实,不容狡辩的。赵老大身为父亲,为此而愤怒,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用这种手段压倒了赵老大,从而过关和脱身,李海的心里其实并不如何自豪,因为不管他再怎么能说,也并没有改变他和赵诗容的关系。未来依旧是一片迷雾,他在面对赵诗容的时候,有些事情仍旧是雷区,提不得,一提,就无法维持表面上的关系了!

    ——慢着,难道我也是有心想要争取挽回的吗?李海陷入了更大的迷茫之中,即便是有着神通,有着过人的敏捷思维和强悍记忆,但他一样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处理身边这些错综复杂的男女关系。

    这种时候,李海很想找个能懂自己的人,说说自己的心情。可找谁呢?能让自己毫无保留地倾吐心声,又能完全支持自己,这样的人,存在吗?因为他的那些秘密,很多都是不能为外人道的啊!好比林沐晨吧,以她的个性,还有和朱莎的闺蜜关系,要是听说自己和朱莎也有那么一手的话,那么不出意外,自己将要在一天之内,两次面临被人用枪顶着头的局面了。

    心烦意乱地摔开手机,李海望向窗外,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车子已经开到了之江市区,正在街上瞎转呢。这司机邓建倒是够机灵的,没等到李海的指令,他也不问,就随便开始转悠起来。

    旋即,李海又苦笑起来。信徒用起来确实放心啊,关键时刻他们可以毫不犹豫地为自己去死,真正做到视死如归——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也算是嗜钱如命吧?可问题是,信徒在自己这个神使面前,连自己的人格都没有了,还指望他们能倾听自己的心声,解答自己的迷茫?别逗了!

    重新抓起手机来,简单地给赵诗倩回了个报平安性质的微信,李海就把手机给关了。他也不想回公司,今天是两大外国商务代表团来访之江的日子,他已经委托自己老爹出面去迎接,算是给足了塞琳娜和伊丽莎白俩人面子了吧!至于今天还会有省市领导出席,李海才不在乎呢,市长吴燕玲也就那样吧,至于省委一号赵老二,现今大家还是两不相见为妙,免得尴尬。

    一时间,竟然真的想不出要去哪里了,李海甚至生出一种冲动,想要抛开这里的一切,找个全新的地方,没人认识自己,没人知道自己是谁,重新开始一段全新的人生!不过,他又撇了撇嘴,如今他这张脸,可谓是天下谁人不识君了,再说他的神通又是根基在钱上的,这就注定了李海不可能玩什么离群索居,遗世独立的把戏。他能跑到哪里去?

    双眼无神地望着窗外的街景,其实是在神游着,李海忽然眼睛一晃,似乎看到了什么熟面孔。他撩开窗纱,朝后看去,邓建不等他说,已经放缓了车速,往边上靠过去。

    李海看清楚了,确实是谭蕊。那个曾经被人渣局长侮辱过的未成年少女,如今应该是初三毕业,准备上高一吧?在街上看到她是不奇怪,李海本来也没准备和她有过多的接触,虽然谭蕊现在也十五六岁了,李海并不认为她有多么不可接触,可是自己眼下的男女关系已经太复杂了,何必又多招惹一个?——谭小蕊同学看自己的眼神,其中蕴含着什么,李海还是能看出几分的。

    不过,今天这似乎不管不行啊,因为谭蕊看样子是遇到了麻烦,被几个年轻小伙子给堵上了,正在那说着什么呢。光是这样还罢了,现在天还没黑呢,之江的治安也没那么差,大街上不太敢有人乱来的。可李海是什么眼神?他一眼就看出来,在谭蕊附近不远处,有好几个在街上混饭吃的小混混,正关注着谭蕊这一团的局势呢。这中间的味道,可就不大对了!

    “倒车过去,停在那路边上!”李海发出的指令,很快得到了执行,而这辆超级豪华的劳斯莱斯的靠近停车,也吸引了谭蕊和那几个少男少女的注意力,以至于连原本趋于激烈的形势,都得到了缓和。少年人嘛,都很着迷这种奢侈品的,哪怕只是为了开开眼界也好。

    等看到车上下来的人时,谭蕊脸上的惊喜简直都要发出光来了,她跳着脚,让已经显得颀长的身子从人丛中蹦得更高:“李大哥,李大哥,是我啊,小蕊!你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李海居然和她异口同声,问的也是这一句。俩人互相看看,谭蕊很是开心地笑了起来,好像刚才争执所带来的阴郁,全都被李海这一句话给吹走了似的。其实也差不多了,那几个少男少女,一看到车上下来的人,怎么看都是那种得罪不起的大人物,还跟谭蕊很熟的样子,他们哪还敢停留?慌得一溜烟跑没影了。

    李海转身看了看几个店铺之外,发现那几个混混居然还留在那里,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心中有些着恼,之江地面上居然还有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这辆车属于谁的混混?慢着,别是外地过来办事的吧?

    他之所以停下来,自己出面,就是因为担心谭蕊,受到别人的恶意报复。谭蕊的案子,可是把一个堂堂的副厅级干部,给送进了监狱,并且拟定是判死刑!后来的审理,李海并没有出面,但是他也大概知道进展,二审是正在进行中,形势很混沌,郑峰辉利用他的职务便利和人情络,在拼命地试图让二审法院改判。虽然整个大气候是倾向于严惩的,不过死缓和死刑立即执行,从法律上来说都属于死刑的范畴,哪怕是改为死缓,也不能说就轻判多少了,所以一时间看起来,他还是很有成功的希望。

    在这种时候,很难说郑峰辉会不会狗急跳墙,再度对谭蕊动手脚。虽然说二审多半不会开庭审理,而是以书面审理为主,不过谭蕊这么重要而坚定的证人,倘若她身上出了岔子的话,对于二审法院的影响无疑也是巨大的。所以,在看到谭蕊当街被人堵了,而不远处还有混混模样的人在徘徊,李海就果断停车出面了。

    他冲着谭蕊点了点头,指指自己的车:“你先上车,我去买点东西。”谭蕊眨巴眨巴眼,满脸都是带着兴奋的笑意,她也毕竟是个少女,对于这么一辆超级豪华的名车,一样充满了好奇,忙不迭地拉开车门跳了进去,接着就被到处都散发着钱神神力的车内饰环境给镇住了。

    以至于,她都没看见,李海并不是去买什么东西,而是一手一个,拎着两个男人转到街角后面去了。见看不到自己的车了,李海才松开手,刚想问话,那两个混混立马就谄笑起来:“大海哥,大海哥!我们是杨四哥派来保护谭小妞,不是,谭小美女的啊,大海哥有什么吩咐?”

    嗯?和自己预想的不太一样啊?李海挠了挠头,好在他在这种人面前是底气十足,说到底他才是现在之江道上最狠最大的老大嘛:“杨四哥的手下?叫什么名字?”他也是防止自己被人糊弄了,杨四是他的人,这在之江道上又不是什么秘密。

    两个人很爽快地报了名字,一副很得意的样子,因为在大领导面前有表现的机会了嘛!这让李海打消了疑虑,就凭这两个小混混,他们要是敢拿自己和杨四的名声耍花样,分分钟变成钱塘江里的荷花。

    再细问,才知道杨四一直在关注这个案子,甚至李海出海去大溪地的时候,他也一直派人在暗中保护谭蕊和其余几个受害者证人,这不仅是为了怕她们出事,也是防止她们被郑峰辉等人威逼利诱,承受不住压力,而改了证词,让案件的二审审理再出现什么反复。

    李海听了不禁汗颜,本来这些都是他的分内事啊,却都没有顾及,还好杨四帮他都料理了。听这两个混混的描述,谭蕊这段时间吃的苦着实不少,记者和官员还有各种说情的人是络绎不绝,就连她的同学和老师们也受到了很大影响,学校甚至因为面临中考为理由,劝她暂时休学在家复习,以免影响同学的考试成绩!这种压力,对于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来说,何等巨大,何等的残酷!要知道,她本身就是受害者啊!

    伸张正义的路上,就是有这么多崎岖和坎坷——李海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勉励了那两个混混几句,一人拍了一万块钱,俩人当然不敢要,不过李海说给也就给了,他们更加不敢不要啊!当然对于他们来说,更重要的不是这点钱,而是李海记住了他们俩的名字,这可是通天的功劳!第一一八零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