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七九章 以攻为守

    第一一七九章

    对于赵家,乃至对于赵诗容本人,不能说李海没有怨气。不过,时过境迁,而且多半也是事出有因,并不能说是完全针对李海个人的,所以李海倒也没有真的耿耿于怀。刚才骂了赵老大一顿,他的脾气也就出了不少了。况且,对于赵诗容,他也不是没有感情的。

    但,要说到结婚什么的,李海却又不是很确定。哪怕他嘴上一直喊着,不承认解除婚约这回事,可实际上呢,大多也是出于不服气和不甘心而已。因为这个婚约,他吃了大半年的苦,最后真相大白,那个一直被他扎小人诅咒的神秘未婚夫,居然就是他本人!

    这种大起大落,如果不是因为当时情势变化太快,搞得李海顾不上细想的话,都够他消化半天的。正因为这样,李海对于这个婚约,始终不能释怀,他之所以不接受婚约解除,多半也因为这。简单地解释,就是他觉得没这么容易就放过这个婚约呢!可要说他就下定决心,非赵诗容不娶了,那也不至于,并不是说他对赵诗容有多大的意见,而是他对赵诗容的感情,还没到那不顾一切,抛下所有牵挂的程度。

    有些时候要说真话,有些时候这真话就不能瞎说了,好比现在,李海可以断定,只要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赵老大是不会去管自己有多少苦衷多少隐情的,他只会听见,自己对赵诗容并不是真心想娶,相守一生的!得,那自己可就要把赵诗容直接推到程潜的怀里去了吧?

    也别以为可以说个谎话,回头当做粉笔字擦掉不算,以赵老大的身份和为人,他绝对干得出给自己录音这种事来,甚至保不齐他还会利用某些技术手段,将自己俩人现在的对话情景,来个现场录音录像,视频直播呢——好吧,此刻赵诗容在病床上躺着呢,身边还有赵诗倩在陪床,考虑到不要刺激她的病,或许不至于现场直播,但录播肯定是免不了。

    没辙了,李海只好出狠招:“赵大伯,你烦不烦?”一脸嫌弃的样子,满眼的鄙视,让赵老大反而愣住了:“小子你说什么?你说我烦?”他可没想到,李海居然会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话来。

    “没错,就是烦!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敢情你一点都没听进去是吧?”反正是剑走偏锋了,李海索性一条道走到黑:“我和容容的事情,归根结底就坏在你的身上!我就不明白了,凭你的身份,要是真心想找到我爹的档案,你会没办法?就算我爹的身份是机密,你不能问,那我呢,你难道查不出来?”

    赵老大顿时哑然,李海所说的这一节,他在知道真相以后,也曾为此后悔过。虽说李海的父亲老李,档案是进入了安全局的高级保密档案之中,外人不可能接触到,可是凭他赵家的底气,拐弯抹角托人情,查个档案又是多大的难事?别的不说,程家程卫国,就是军情的高级人员,他就能接触到。赵家和程家难道说不上话吗?

    说白了,他也是心里有些犹豫。一方面,娃娃亲这种事,他自己也知道未必靠谱的,一个人一生的变化,谁能说得清楚?更不用说两个人从小没见过面,却被硬拉到一起结合,这中间能不能培养出感情来了。老一辈是还好,现在的年轻人真心不好说,容容从小能接受这一点,没产生什么逆反心理,那都是他“教导有方”了。谁知道李家的小子长大是什么德行?

    所以,找不到李家以后,他其实也有些放任自流的意思,想着万一到了时间,李家儿子没出现,或者找不到自己,那这婚约也就自动作废了,自己就不用对女儿承担那么重的责任。之所以没有尽力去寻找自己的老战友的下落,正是出于这种心理!再说了,女儿不是也有了一个看着挺不错的年轻男朋友吗?就是花心了一点。作为一个丧偶多年都没有再娶,一心一意守着女儿过日子的老男人来说,赵老大对于男人花心这方面,观念那是相当保守的。

    然而,正是他这放任自流的心理,结果给了程卫国以可乘之机,而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的程卫国,恰恰是在这方面,利用了赵老大的个性,促使他在敏感的时刻,对李海做出了极为过分的攻击!那一次攻击,可以说直接毁掉了双方继续履行婚约的可能性,因为在做出了那么激烈的反应之后,即便赵诗容还有心,赵家也不可能再主动去原谅李海的种种过往,而作为被威胁到生命的李海,也不可能承受这样的奇耻大辱却主动低头。

    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虽然是性如烈火,但赵老大并不是真正蛮不讲理的人,他对李海的种种过分行为,也只是出于他对于女儿的疼爱而已。失去了爱妻多年,一手抚养女儿长大,看着女儿变得亭亭玉立,又本事又懂事,任何言语都无法形容他心中对于女儿的感情!对于要承受女儿终身幸福的男人,赵老大怎么能保持淡定?但即便如此,他心中也清楚,自己对李海的很多地方,确实也不够地道,只是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理由,这样不地道而已。

    现在被李海这么一质问,赵老大就没办法理直气壮了。李海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老是被人追着问又不好坦然回答,那感觉不好过啊,只好选择以攻代守了:“赵大伯,我们年轻人的事情,有年轻人解决的办法,退一万步说,就算我们碰到了问题,我们自己一时解决不了,那也不是求助你们长辈就能解决的吧?过日子,总是问题叠着问题,我们不光要过好自己的日子,还得学着面对各种棘手的难题,否则将来我们也有孩子,到时候我们要怎么去帮助他们呢,你说对不对?”

    李海这么忽然转变风格,变得苦口婆心起来,赵老大一时不防,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他刚一点头,就意识到不对,自己被这小子牵着鼻子走了!可意识到不对,不代表他就能夺回主动,论到耍嘴皮子,当兵出身的赵老大,十个捆一块做成集束手榴弹也顶不上法律专业出身,辩论社最佳二辩选手的李海啊。

    “老实说,赵大伯,要不是你总是想要插手,其实我真心觉得,我和容容还是有机会的。”李海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地拍着赵老大的肩膀道:“可是,每次我们的关系有转机的时候,你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你知不知道火候不到的话,加料反而会坏事的?唉——”长叹一声,李海转身大步走开,背影略微佝偻起来,显得无尽萧索颓唐。

    直到他都走出靶场,上了他自己的车,扬长而去了,赵老大才算是回过味来,一拍大腿,心说这坏小子,完全被他糊弄了!说来说去,李海完全是避重就轻,对于真正关键的问题,是一字都没有正面回答,除了声讨自己多管闲事之外,就是一些可有可无的暗示了。听上去他好像是对于赵诗容还有感情,还有期望,可是要这样的话,你忒么干嘛不把赵诗容追回来呢?

    刚想大骂,赵老大却又忍住了。李海或许是有意糊弄他,转移话题,但是李海的那些话,赵老大也听进去了一部分。其实他自己没人的时候,也曾反省过,因为女儿这段时间来眉宇间的愁绪,他作为父亲难道看不出来?自己多番插手的结果,却并没有令女儿得到幸福,至于程潜这个备胎,怎么看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赵老大也在自责。

    照李海的说法,难不成自己如果放手不管,事情还会有转机?赵老大皱着眉头忍着气,虽然李海刚才把他骂得不善,可是他心中还是对于女儿的爱,更占了上风。假如自己一时隐忍,就能让女儿的人生道路重现光明,那忍忍又何妨?总不能为了自己的面子,就一意孤行到底吧!

    正在咬牙苦忍的当口,冷不防一个人跳到面前,急切地喳喳叫:“赵伯父,伯父,你怎么没打死那负心的混蛋啊!那小子本事是不小,可越是这样,您越不能心软,那可是会害了容容的啊!”

    赵老大猛然抬头,眼光中射出的怒火,吓得程潜后面的话全都缩了回去,禁不住连脖子都缩了缩。看到他这熊样,再对比刚才站在这里,冲着自己软硬兼施侃侃而谈的李海,赵老大都有种恨意了:“闭嘴,还不是你自己没用!知道李海在这里,你就连之江都不敢踏进一步,还非得我领着你才敢回来,你就有脸说?这样子,你凭什么让容容选你!废——”总算看在过世的程老爷子,还有两家的几代交情份上,赵老大把后面的骂人话强行忍住了,况且他也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大部分还是拿程潜来泄愤而已,说起来,他也是在李海身上吃瘪了,比程潜又好了多少?

    自己可是堂堂的海军司令,当年也是前线尸山血海里滚过来的啊,怎么就摆不平一个毛头小子,还被他摆了一道呢?一念及此,赵老大顿时觉得,自己也没什么面子在这训斥程潜了。他意兴阑珊地挥了挥手,道:“算了,刚才那小子有句话,说得还是在理,你们年轻人的日子得自己过,路得自己走,我们长辈胡乱插手也没用!程潜,你要是想着容容,你自己去追吧,不过我得提醒你,我估计李海这小子不会轻易放手的。你好自为之,我得回部队去了!”

    他大手一挥,卫戍司令和几个参谋警卫之流赶紧跟上,大家跳上军车,一溜烟地就没影了。

    剩下程潜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空旷的靶场上,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骂了一声卧槽,可声音里却带着哭腔:“伯父,你好歹捎上我啊!从这儿出去好远的啊!”第一一七九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