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六八章 照顾

    第一一六八章

    不为人知,不为人理解,这是人类亘古以来最大的痛苦之一。而现在赵诗容,就面临这样的状况。她根本就没办法向李海说清楚,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也没办法解释,到底为什么,李海的态度会让她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更有甚者,她也想到了,为什么自己刚才,会面对文素的指责而毫无还手之力。文素和李海,都假设她是赵家的一员,因而能知道赵家的整体策略,进而由于她现在所掌握的基金会的股份,成为这种策略的重要执行者之一。从情理上来说,这让赵诗容也无从辩驳,谁会相信她根本对这些都一无所知呢?

    从中引申出来的,更是令她心寒之极的事实,那就是在赵家内部,有人故意对她隐瞒,使得她陷入这种有口难言,百口莫辩的境地之中。从背后射来的冷箭,总是令人防不胜防,尤其是家族成员内部的暗算,更是如此。

    她闭着眼睛,软弱地让自己的头靠在李海的怀里。这个男人并不属于她,也不是那么可靠。但此刻,赵诗容却感觉浑身都在发冷,这个世界上她找不到任何足以支持她的力量,甚至连从小看着她长大的冷雨薇和赵老二夫妇,也对她施放了冷箭——关于赵老二夫妇和生物制药界学霸们的关系,赵诗容知之甚详,这中间若是出现了信息遗漏,那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夫妇俩对她隐瞒了关键的信息!

    任由眼泪从眼角流下,流到她自己的脖子里,汪在那精致的弯弯锁骨上。另一边,李海的衣襟也被赵诗容的眼泪打湿了。除了流泪之外,赵诗容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对李海解释,表明她自己的立场。一向要强好胜,一向都让自己处于最有利地位的赵诗容,此刻却无助得像个才刚刚牙牙学语的孩子,她只能下意识地,抓紧手边最近的那只手。

    看着赵诗容趴在自己怀里,哭得越来越伤心,眼泪水哗哗地流,声音却不怎么大——这种哭法,才真正是委屈到了极点,就是所谓的吞声啜泣,当人们心中的苦处完全没办法发泄,即便是大声嚎哭出来,也不能缓解,才会这么哭。此时的赵诗容,嘴角挂着一丝血迹,哭得当真是肝肠寸断的,李海真担心赵诗容会不会哭坏了身子。

    似乎,是应该安慰一下比较好么——可李海也想不出,赵诗容到底什么事情,哭得如此崩溃。要说是因为和他的感情问题,今天又受到了文素的刺激吧,那么李海觉得,如果是那样的话,赵诗容生气吃醋或许有之,对自己鄙视不屑也有可能,但要哭得这么伤心绝望,那就太过了。

    至于别的事情,李海也想不出来,要说是生意上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就怎么解决,解决不了就拉倒算逑呗,反正这世界上钱是赚不完的,今天失败了大不了明天再重来,年轻人还能没这点心胸?他所认识的那个赵诗容,还能没这点心胸?

    左也想不出,右也想不出,李海这可犯难了。要这么什么都不做的话,他心里也觉得不好受,搜肠刮肚一番之后,还真给他想到一条:“那个,学姐,你先休息一下,喝口水,补充一下水分,要不没眼泪可流了。”

    赵诗容身子一抖,停了一会儿,又接着抽噎起来,不过那哭起来的劲头,倒是明显小了。李海感觉到自己这不靠谱的打岔,似乎还真有效果,马上精神大振,继续照着这方子下药:“真的,眼泪水可耗费体力了,不及时补充水分肯定哭不长,而且还不能只喝纯水,还得加上盐分和电解质,可以保持体力——哎我记得我冰箱里还有几瓶运动功能饮料,宝矿力什么的,你等着我给你拿来哈!”

    作势就要起身,其实他一直听着赵诗容的呼吸呢,在自己说话的时候,赵诗容的呼吸频率已经渐渐在恢复正常,显然她哭泣的趋势是在逐渐缓解了,所以李海才能作势起身。

    赵诗容伸手揪住他的衣襟,不过力气真的很小,要不是李海本来就是装个样子,没打算真的放开她,赵诗容还拉不住他呢。不过现在被赵诗容一拉,他也就顺坡下驴了:“咦,学姐,怎么了,我真觉得你需要多补充点水分和电解质啊。”

    赵诗容借着李海的胳膊,把自己的身子扶正,靠在沙发的靠背上,有气无力地朝他翻了个白眼,话也没力气说。刚刚这几分钟的哭泣,那是身心都疲惫到了极点以后的反应,别看时间短,对人的元气损伤非常之大,哪怕她现在被李海的话转移了注意力影响了心情,却也没心情再和李海说什么。

    李海这才站起来,去冰箱拿了一瓶宝矿力来,插上根吸管递给赵诗容:“喝点吧,学姐,一会儿救护车来了,我送你去医院看医生,休息休息。有些事情,你也不必想太多,要是没办法解决的,干脆就别去想了,顺其自然,做自己能做的就好了。”

    赵诗容抬了抬手,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力气握住那瓶水,有气无力地闭上眼睛,表示不行。李海只好凑过去,把吸管放到她的口边。赵诗容睁开一条缝的眼睛,看了李海一眼,吸了一小口饮料,随即就推开了,轻声说了一个字:“冰。”

    李海恍然,赵诗容现在这么虚弱,确实不应该再喝凉的了,可是这饮料刚从冰箱里拿出来,能不冰吗?这下有点坐蜡了,要是朱贵樱或者王韵等人,在这种状况下,李海二话不说,就自己先喝一口,温起来了再对着嘴巴给她哺进去。哪怕是赵诗倩,李海估摸着自己也能这么做。但是对赵诗容,他不能。虽然俩人过去也有过这般的亲密程度,可是以后的事情太难说了,彼此间的关系也不好确定。

    ——最关键的是,不喝这瓶水,也不要紧嘛!李海放下水瓶,对着外面又喊一声:“岳蓝,帮我冲一杯热的进来,你平时爱喝的那麦乳精就不错。”岳蓝爱喝麦乳精,这是他偶然发现的,这东西不比牛奶,喝多了也不会有乳糖不耐受症状,其实挺好的东西,只不过推广不给力,现在喝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岳蓝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有点麦乳精喝就跟过年似的,所以才养成了这个习惯。

    岳蓝刚才跑进来看了一圈,发现李海和赵诗容的姿态过于亲密,她就不敢多呆了,守在外面听信。听到李海的呼唤,赶紧手忙脚乱地冲了一杯麦乳精进来,调好了水温,插了根吸管,递到李海的手上,然后就好像这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样,撒腿就往外跑。

    李海朝她的背影翻白眼,手试了试温度适宜,便递到赵诗容的嘴边:“喝一点,顺顺气,小口点喝啊。”

    赵诗容含住吸管,吸了一口含在嘴里,让那液体一点点地流进胃里。虚弱的身子,因为这液体的流入,又出了一层细汗,不过这层汗出来以后,赵诗容总算是有了点精神。她又喝了两口,眼睛却一直盯着李海的脸上。

    此时此刻,赵诗容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情是怎样的。当发觉到全世界都不值得信任的时候,呆在她身边,照顾她的人,偏偏就是她最为爱恨难言的李海!她和李海之间的关系,甚至都不能用恩怨来形容了,完全就是一团乱麻,根本没办法用寻常的逻辑或者是非观来评判,这也阻碍了她和李海的关系,朝着她所希望的方向进展。

    但在人最虚弱最无助的时候,心态上就顾不得什么逻辑,什么是非了,完完全全就是以本能的好恶为准。此时赵诗容看李海的眼神,便充满了无尽的幽怨,要不是这个男人,自己也不会受这么多的委屈,落到这种地步,以冷雨薇夫妇和自己的关系,又怎么可能这样对待自己?说来说去,都是李海的关系!可为什么,自己却是如此喜欢躺在他怀里,被他这样照顾的感觉,就算有了点力气,都不想离开呢?

    李海迎着她的眼神,心中也是翻腾不已,当初的种种又浮上心头,不管谁是谁非,总是没那么容易忘记的啊!尤其是现在,一向都展露出强势自信姿态的赵诗容,却好像只流浪的小猫一样,猫在他的怀里,接受他的保护和照顾,这令他心中,属于男人的感情部分再度膨胀起来。一些自己以往以为很难克服,很难放下的坚持,此刻却显得毫无意义了。

    张口时,李海都惊讶,自己的声音居然能如此温柔:“学姐,喝两口歇一歇,觉得自己胃里没问题了再继续,免得吐出来。你刚才吐血,也有可能是胃出问题。”

    赵诗容温顺地点了点头,又吸了一口,才道:“一会儿,你陪我去医院。”

    李海脑门有点酥麻,赵诗容这是在跟自己撒娇吗?这种感觉真的太陌生,从没见过这样的赵诗容啊!第一一六八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