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六五章 桃花太旺

    第一一六五章

    李海从自己的劳斯莱斯上下来,堂而皇之地坐在早点摊子的小板凳上,给自己和司机邓建,各叫了一碗豆腐脑,还有之江特色的早餐拌面——豆腐脑当然是咸的。

    回到之江,李海的心情很好,这里是他的地盘,他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跟在京城时那步步留心,时时警醒的状态完全不同。昨晚回家吃了饭,他半夜去爬了朱莎的阳台,和这位美女老师,一起做了一晚美妙的梦境,早上离开的时候神清气爽,尤其是想到朱莎已经醒了,却闭着眼睛使劲装睡,对于自己的手口挑逗,哪怕已经动情了也只能拼命强忍,那姿态简直令人回味无穷啊,现在回想起来,李海都奇怪自己怎么能那么果断地离开,而没有再来一发。

    正吃得眉开眼笑的时候,旁边传来岳蓝的声音:“哟,老板,没想到这里的早餐,这么合你的口味,吃得这么爽啊。”随着说话声,岳蓝也坐了下来,同样叫了一份豆腐脑加拌面组合,额外还加了一份煎饼。

    “哇,吃货型女汉子!”在这里看到岳蓝,李海也不惊奇,本来这个早点摊子,就是岳蓝给他介绍的,说起来人家在这才是地头蛇呢。倒是他自己,要不是去爬了朱莎的阳台,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吃早餐,毕竟这算是绕了个不小的圈子。

    岳蓝翻了他一个白眼:“大男人还没我吃得多,好意思么?”随即放口大嚼起来。李海很是诧异地看了看她,心说自己这个秘书是怎么回事?怎么几天没见,胆子大了这么多,居然敢如此大模大样地还击了!

    殊不知,岳蓝自己心里也提着呢,生怕李海翻脸,幸好没有,反应良好!她松了一口气,指指李海的早餐:“快点吃啊,我还等着蹭你的车上班呢,老板不会这么小气吧?”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李海也不废话了,西里呼噜把自己的早餐吃完了,买单走人。上了车,他还准备打探一下,岳蓝这是哪根筋搭错了,谁知岳蓝却来了个主动出击:“老板,昨天我接到了邮件,卫生部对于我们的咨询,已经给出了一个初步的态度。”

    这是李海在和赵诗容商量之后,以基金会的名义,向卫生部发出的咨询,想知道如果是基金会与两大外方合资,成立专门的医院来使用自己所生产的药物,这种行为是否合法。其实在很多医院,都会使用一些自己医院专门研究出来的药物,尤其以中药验方为多,因为这类药物,缺少更详尽的规范,所以很多时候是没办法走正规的药检程序。偏偏就是这种药,效果还都不错,尤其是这些医院使用这类药物,有着很充分的独门经验,也不怕被人学了去,事实上也限制了此类药物走正常途径扩散的可能性。

    李海现在所要成立的医院,或者严格来说,是他应塞琳娜和伊丽莎白两方的共同要求,准备成立的专门医院,也差不多就是这种性质的。不过,国人的风气历来如此,对内是一回事,对外又是一回事了。有些时候我们是对内严对外松,不过有时候就反过来了,像这种对国内医院能开一面的事情,对外资医院那就必须要严审把关。

    所以,李海所提出的咨询,卫生部的态度是非常不乐观,要求一切都要按照现有的制度来,比方说医院不能直接采购药物,必须通过医药公司,也不能擅自提高价格,要经过卫生部的审核才行;还有申报级别什么的,要求多少多少硬件,多少多少软件的条件,岳蓝只是简单说了一下,李海已经是听不得了。

    他倒也不如何生气,说到底这也不是他的生意,或者说,不是他本来想要走的路子。“把这份邮件,给我们两个合作外方都转一份过去。”

    李海说完,就想翻页了,哪知岳蓝却摇头:“不成,我不能发这个邮件。老板,我是基金会的工作人员,而那两个合作外方,都是和你的私人研究所合作的,她们和我们基金会,在这方面并没有合作,我凭什么发这个邮件过去呢?”

    咦,对啊!李海挠了挠头,居然会出现这种错误,难不成昨晚过得太开心了,大脑到现在还缺血中?“好吧,那就把这份邮件留着,等两个外方到了,正式开始合作谈判的时候,再拿出来。——你还有什么事情没说的?”

    岳蓝眨巴眨巴眼,道:“是,今天早上我又接到一份邮件,文素小姐和梁远先生,请求和老板你见面,他们也想参与你的合作——我说老板,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开双份薪水啊,我只拿了一份基金会的薪水,现在处理的全都是你的私人事务呢。”

    李海用钱眼扫了一下,发现岳蓝这只是开玩笑,并不是真的要价,便哈哈一笑:“行啊,等我自己成立了公司,就挖你过去继续给我当秘书,你自己选一边吧,想要通吃那是不行的!文素和梁远想要插一脚,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把我们和外方谈判的时间表发给他们,让他们到时候直接过来,先旁听,再决定如何合作吧。”他是不想和文素先单独见面,省得麻烦,这女人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死乞白赖地想要和李海订婚,这种空子还是别给对方留的好。

    哪知道,怕什么来什么,李海刚到办公室,就见文素盛装打扮,穿得花枝招展的,守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李海刹那间有种冲动,要是他现在当着文素的面嚷嚷“这人是谁放进来的?怎么回事啊!”,那文素会是什么脸色?

    想了想还是算了,虽然他不鸟文素,也犯不着这么羞辱人家,主要是这么搞法,除了嘴上爽一时之外,貌似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他冲着文素点了点头,打开办公室让人进来,自己动手给文素泡了一杯茶,然后叫岳蓝进来帮忙收拾一下办公室,擦擦桌子什么的,其实是想多个人在场,免得文素再犯花痴。

    或许多个人还是有效果的,文素这次的表现,比之前正常了很多,规规矩矩地道:“李总,这次来,我是很有诚意,想要参与你们即将成立的新医院项目的,我能接受的合作方式,也非常灵活。”

    又是冲着医院来的?李海脑中闪过梁远,想起当时他对国内下一步医疗制度改革方向的分析,不由得笑了起来:“素总,我总觉得,你们知道的东西,比我多得多,到现在已经有好几方都对这个项目表示浓厚的兴趣,偏偏就是我,还看不出这项目到底哪里那么值钱。你想加入进来,没问题啊,那能不能帮我解惑一下?”

    要说李海真的一无所知,那他也是胡扯,钱眼所能看到的东西,可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塞琳娜头顶上那高达数十亿欧元的估价,做不得假!可是,具体这些钱是怎么来的,李海就一无所知了,他给卫生部发文征询,也是怀着试探的目的。甚至他还跟自己老爹商量过,想要通过安全部门的路子,探一探究竟。

    只不过,老爹是那种刻板的老派人物,为国家可以舍小家的,现在只是为了儿子的生意,多赚一点少赚一点的问题而已,他怎么肯为此动用安全部门的资源?原本在本国内部使用情治机关的资源,就称得上是一种禁忌了,大家都这么搞的话,岂非成了间谍大战!

    因此,李海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他只是隐约觉得,这应该是和下一步医改的方向有关。

    文素听见李海这么问,眨了眨眼,忽然笑了起来:“李总,你这个疑问,恐怕不是现在才有的吧?那你这么问我,是觉得吃定我了吗?”

    李海老脸有点挂不住,这还真是被文素说中了,他确实是认为自己能吃定文素,毕竟从年前在京城认识了文素到现在,文素在他面前都是一直吃瘪一直吃瘪,就没抬起头来做人过。不过,想归想,被文素当面说出来,再看着她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脸无辜的样子,李海也实在没办法直接拉下脸来,欺负人欺负到底——说白了,李海也是有种传统的男人意识,文素摆出一副弱者的姿态,他也不好意思再使劲踩了。

    还好,文素也没准备继续刺激李海,见好就收吧:“李总,你猜的不错,这个项目是大有可为的。不得不说,我们内部对于某些消息的控制,可以说千疮百孔,才有个意向,连老外都知道了!我也没法说的太细,但采取这种方式建立的医院,一旦通过的话,将会成为下一步医改的最大获益群体。这么说吧,哪怕是现在得到消息的医疗机构,朝着这个方向去改,也赶不上你重新搞一个来得彻底,来得受益丰厚。”

    有这种好事?李海眼珠一转,正在思量,文素悄没声地往这边凑了一点,身上的香水味让李海有点鼻子痒痒的,还好这香水味不是那么难闻。李海刚想提醒文素注意一点,门外传来岳蓝的声音:“董事长好!”

    话音刚落,赵诗容就推门进来,一眼恰好看到文素和李海并肩坐在同一张沙发上。第一一六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