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六二章 分心不得

    第一一六二章

    “老板,你要的红茶。”看着跑道从机翼下远去,李海收回了目光,看着自己飞机上的美女空乘,弯腰将一杯红茶放在自己的面前,他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眼光却很自然地落在空乘胸前的衬衫开口上。

    说良心话,李海真不是那么好色的人,他当初要这一班空乘,也是怕她们被伊丽莎白迁怒而已,况且他自己的飞机也缺这类专业的空乘,所谓双赢就是这样。所以他对于这些空乘的管理,也是相对宽松,只不过要求她们按照原先的条例来做就好,包括服装什么的,也都是中规中矩。

    只不过,这班空乘小姐,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总是想要在李海面前多表现一下似的,裙子不是不能太短吗?简单,那就让开叉高一点,平时看不出来,一弯腰或者蹲下,那大腿一直连到胯骨,都露出来了!还有胸口的衬衫,纽扣之间的间隔肯定是被她们都偷偷改过了,只要一弯腰或者吸气挺胸,那出自西方女人特有的丰满尺寸,就把衬衫纽扣中间的间隔都给绷得紧紧的,从那缝里,绝对能看到很多内容!好比这会儿,李海就很确定,在那白生生两坨肉的基础上,自己还看到了颜色比较深的一块,我擦这算lu点了吧?

    不好说,不好说啊!身为男人又是老板,李海也很难板起脸来说,你们以后给我规矩一点,不许再se诱老板了,否则就开除你们!哪个男人会做这么煞风景的事情?顶多是自己把持一些,不要随意就开炮,也就算很本分了。

    那空乘显然是意识到了李海的视线,嘴角荡漾出一丝得意的笑,很殷勤地帮李海将红茶旁边的糖罐打开,夹起一块糖来,妩媚地笑道:“老板,要加一块糖,还是两块,还是不加糖?”

    哗嚓,你这是又在暗示什么呢?糖这个词,在英文当中,也可以用来指那些迷人的女性啊,再加上这空乘的表情语气,还有那特意展开的胸怀,李海就算定力再好,神魂再坚固,都有点招架不住,这世界上的诱惑太多了啊!还是赶紧打发走吧,免得一会儿要是下面那不听话的小兄弟有了反应,可就不妙了,丢脸丫——

    看着空乘小姐得意地一扭一扭走开,李海眼光一转,正好遇上坐在走道对面,和自己并排的赵诗容。他很尴尬地端起红茶杯来,用喝茶来掩饰自己的窘态,心说赵诗容可是会计较的,来的时候就闹腾过呢!也不晓得她是出于什么心态?

    角度问题,赵诗容并没有看见刚才那美女空乘是如何引逗李海的,事实上这一下接触的时间也不长,如果不是当事人,又不是久经此道的男人,还真的不太容易发现。况且来的路上,赵诗容也觉得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度了,倒不是不能发作,而是这样会不会显得太不矜持了?再说,这些空乘至少从服装和仪表上来说,还是很端庄的,也不算太过分。

    选择性地无视了那空乘略显夸张的走路扭胯动作,赵诗容找了个话题:“回到之江,你准备怎么谈那个医院的问题?”

    李海放下茶杯,挠挠头。前两天的会谈中,塞琳娜和伊丽莎白双方,都提出了捆绑建立医院的提议,李海本来还没怎么上心,可是当他意识到,这里面的利润可能超乎他的预计之后,他就立刻决定,想办法要分一杯羹!身为钱神神使,当然不会去嫉妒别人赚钱,可是让别人借着自己的路子来赚钱,赚大钱,自己却只能在边上袖手旁观,这算什么?这世界没有当冤大头的钱神神使!

    插手,是一定要的!但是这个手要怎么插,就要考虑一下了。塞琳娜和伊丽莎白,利用这次商务谈判的机会,捆绑式地提出设立医院的建议,显然是有所图谋,而她们采取这种方式,李海就不太可能指望她们俩,会大大方方地把这里面的财源门道,都和盘托出,然后请李海也插一杠子进来,谁会这么傻?无奸不商懂不懂,不会玩心眼的人就别干商业这一行。

    因此,李海在京城的两次会谈中,最终也只是原则性地同意了这个设立医院的提议,至于具体的合作方式,他提议放到之江的具体项目谈判中,增设这么一个项目,然后进行商谈。至少,这是拖延了一段时间,让他有余地去摸清对手的底细,想出好办法来从中分润。

    “还没想好,不过她们两边,似乎对这方面都很重视,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大的利润,可以想办法分一块!你有什么建议?”李海这么回答,其实也是不想和赵诗容闹得太僵了,虽然澄清了一些误会,不过他也很清楚,自己和赵诗容之间,照着目前的发展趋势,恐怕是很难再回到过去那样了。能维持个表面上的和睦,也就算是不容易。

    赵诗容却好似对这个问题很关心似的,道:“我也觉得很奇怪,她们好像很有把握,而事实上目前外资医院在国内,可以说是举步维艰,盈利者寥寥。我私底下找国务院和卫生部,负责医疗体制改革的专家咨询了一下,他们认为这个医院,如果是和你们即将推出的新药,还有新的治疗方案结合起来,确实是能够站住脚的,但要说盈利有多高,那就要看你们的新药,能够扩展到国内多大范围了。”

    李海刚点了点头,心说这也没什么新鲜的,哪知道赵诗容马上就给他来了一记猛料:“那位专家还说,如果是你的医院,恐怕要想招到合适的医生,会很困难,原因嘛,你也懂的。”

    “啊?我去——”李海翻了个白眼,这话什么意思,他当然很清楚,不就是因为自己得罪了荣院士那些人吗?这帮学霸确实是不好惹的,医药不分家,他们对于国内的医疗卫生领域,肯定也有其影响力。本来外资医院因为体制的问题,就很少能请到处于上升期的那种中青年骨干医生,现在再被他们一搅合,那就更难了。

    至于去国外请医生来坐镇什么的,也就是说说罢了,你看哪家医院拿自己有多少国外专家来做宣传到底?不是不想,是真的承受不起啊!国外的人工费用本来就高,医生更是典型的高收入群体,现在再要让人家来国内长期工作,这薪水得开多少才合适

    呢?顶多也就是联系好了手术什么的,临时请人家来动一把刀而已。这虽然能解决一部分高端患者的问题,可是对于医院的长期发展却没有好处。这也是在国内,外资医院不好混的重要原因之一。

    谈到这里,李海反而更加好奇起来,到底塞琳娜和伊丽莎白,为什么有那么大的把握和信心,一定要搞这个医院呢?正在这时候,那位空乘又走回来,将赵诗容点的一杯咖啡放到她的面前,还主动帮赵诗容将奶和和糖都给放上,用小勺轻轻搅合了几下之后,方才直起身来走了。

    赵诗容喝了一口咖啡,满意地点了点头:“别说啊,你请的这班空乘,水准还是很专业的嘛,泡的咖啡味道很正,服务态度也非常到位。——嗯,李海,你刚才说到哪儿了?”

    “啊,我刚才说到哪儿了?”李海收回目光,略显古怪地看了看赵诗容。刚才他的角度,正好是看到那空姐的身后,当这空姐一弯腰下来的时候,李海可就大饱眼福了,因为这空乘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裙子开叉的那条缝,挪到了后臀中间,这么一弯下腰去,那缝顿时绽开,李海的视线直接侵入进去,他看到了——颜色比较深的一片皮肤——我去,尺度太大了吧!

    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人的本性就是这样,一边和赵诗容在这谈正经事,一边承受着空乘花样翻新的引逗动作,李海这小心肝,真的有点跳动加速了。这玩意,刺激啊!还好他的思维速度和记忆力,都属于超神级别,哪怕是分了一下心,也很快就找了回来:“这样,我回去要好好调查一下,这医院到底赚钱在哪里,她们准备怎么搞法。要是我贸贸然提出参股,她们恐怕不会轻易答应,或者开出不合理的价钱来砍我,这种冤大头的事情我不干。不过,也没办法拖很久,毕竟那些药品专利和生物制药技术,我都是很需要的。”

    这么一想,再加上自己本来就得罪了国内的生物制药界学霸团体,岂非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作哑,索性放手让塞琳娜和伊丽莎白去搞这个医院?李海皱着眉头,出神地想着,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形,怎么看起来,对自己最好的办法居然是当冤大头?

    正在想着,却听见赵诗容叫了他两声,声音似乎有些波动。李海刚回神过来,看赵诗容已经是眼带鄙视地瞪着自己:“有那么好看吗?想看什么时候不能看,反正是你飞机上的人!说点正事都要分心?”

    啊,什么意思?我没分心啊!李海随后才反应过来,真是哭笑不得,原来走道的前方,机舱另外一头,那空乘正弯下腰去在小推车的下半部整理着什么,那穿着黑色丝袜的一双长腿,还有高开叉下的风景,全都一览无遗了。加上李海刚才正在专心思考着,那眼神没有焦点,可从赵诗容的角度看来,李海好像就一直在盯着空乘的大腿和后臀看呢!第一一六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