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六一章 未知金矿

    第一一六一章

    一个电话粥煲了十几分钟,后来干脆打开电脑来视频对话,当然这对话内容就很见不得人了,大半夜的,又是很久没见的三个年轻男女,彼此间还是那种没羞没臊的关系,这视频对话的尺度可想而知。当然李海还没到自己动手撸的地步,倒是姚诗儿和蓝映真两个弄到后来,情不自禁地相互满足了一下,让李海看得很是受不鸟。

    关了视频,李海又练了一会儿字,然后眯一会儿就天亮了。今天还有谈判,他开车直奔国宾馆,路上打包了两份煎饼果子,吃得世爵跑车里面一股子葱花味,别提多有生活气息了。以至于到了国宾馆,李海把钥匙丢给门童,让他们去泊车的时候,从门童们眼中看到了无限敬仰的神情:这才叫洋派啊,开这么好的车,早餐还是啃煎饼果子!

    步入准备室,李海一眼就看到了赵诗容。今天的赵诗容,和昨天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得体的职业装,简单地挽起了头发,薄施脂粉,端庄中透出一股很亲切的气息。作为之江大学的一届校花人选,赵诗容赖以成名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更多地是得益于她这一身,仿佛是天然带来的大家闺秀的气质。李海记得很清楚,几届辩论赛,外加无数次的公开和私下接触,赵诗容即便是在他的面前,都始终维持着她的矜持。

    人的主观预设立场,会极大地影响到对于客观现象的观察和感受。好比现在,李海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过去,想起自己和赵诗容之间的那些记忆,以及——“如果赵诗容不是这样的个性,或许我们之间的感情,会比现在亲密得多?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个性,赵诗容也就不是赵诗容了,当初还会吸引自己吗?”

    赵诗容有些惊异地看着李海,随即心中一动,身为女孩子的敏感直觉告诉她,李海看自己的眼神,和前几天有了明显的变化!不要惊奇,只要是女孩子,只要是在和男人交往方面有些经验的女孩子,她们对于周围男人的眼神和心思,都是相当敏感,只要有人在关注她们,她们都会察觉到;只要有人对她们起了心思,她们都会有感觉。

    “或许,是昨晚自己的低姿态起到了作用?”赵诗容发现,自己的心难以抑制地加快了跳动,这是她从米国回来以后,第一次真正发现,自己和李海之间或许还有火花存在!她极力按捺住自己的情绪,提醒自己这里是正式的谈判现场,不要过多地考虑到个人的感情,还有就是,要是就这么容易地放弃了自己的矜持,那么岂不是任由李海摆布了,那些自己所不能接受的东西,会不会被李海反过来要求自己接受?好容易得来的机会,不能就这么浪费了。稳住,稳住啊容容!

    恰好这中间,高部长把李海叫了过去,了解一下今天十字剑联盟的代表团的基本立场,和大致的谈判预想,这是他吸取了前两天谈判的教训,摆正了自己的位置,全力以赴给李海打好基础就行,不要搞太多的幺蛾子。当然这次的商务谈判之中,也有不少搭车塞进去的项目,那就不关李海的事了。

    等李海和高部长交流完了,再回来的时候,赵诗容已经基本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李海和她对视一眼,点了点头,还没想好要怎么说话,赵诗容却冲他笑了笑,然而那笑容,却是让人一看就不会起什么乱七八糟心思,纯粹礼节性的那种。

    “这是又恢复原来的距离了?”李海不算是在情感方面非常细腻敏感的人,但他也能感觉到,赵诗容现在对他的态度,是有些保持距离的样子。不得不说,人就是这么矛盾,先前赵诗容没有这样子,李海有些纠结,不知道一下子拉近了和赵诗容的距离之后,自己要如何表现;可是现在,赵诗容摆出了矜持的姿态,李海在庆幸和放松之余,却又有些纠结,女人心怎么就这么难猜呢?

    虽然俩人彼此间在玩着躲猫猫的心理游戏,不过谈判的过程倒是很顺利,塞琳娜这边的准备工作,做得比伊丽莎白更加充分了不少,而且也显得更有诚意,毕竟十字剑联盟从整体策略上来说,近年来都是在向国内这边靠拢,技术和资本的输出,也不仅仅是李海这边才有。

    直到下午,谈得差不多了,塞琳娜才突出奇兵,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事实上这个要求也不能算是很突兀了,因为和昨天伊丽莎白所提出的要求,几乎没有任何不同,塞琳娜也提议,绕过现有的医药销售渠道,加强对于药品出厂直到患者手中的过程监管和干预,甚至提出,如有必要可以在国内收购一家医院。

    昨天伊丽莎白第一次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国内这一方包括李海在内,都有些措手不及,所以并未就此深谈,只是达成了一个意向性的合意。不过经过了一个晚上,虽然李海在忙着自己的私人恩怨以及男女关系,其他人可没有纯粹打酱油的心思。

    高部长朝着自己的一个手下点了点头,那小伙子便很直截了当地道:“按照我们国家的法律,已经允许了外资在我国全资开办医疗机构,提供医疗服务。我不知道贵方是不是想要借此机会,进入我国的医疗服务市场,不过我必须提醒,即便贵方得到了允许,开设这类医疗机构,也还是要接受我国的医疗制度管理的。”

    李海有点摸不着头脑,国内的医疗制度,他只是略知皮毛。就算他在遇到了荣院士那些行业内学霸之后,赶鸭子上架地利用自己的超强记性,临时抱佛脚去翻了一堆管理制度的条文,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搞清楚这里面的弯弯绕。

    面前的笔记本忽然弹出一个窗口,原来是高部长给他临时发了个邮件,内容是解释己方对于这个问题的新认识。看了以后,李海很是有些惭愧,理论上自己才是唯一的主角,这些官员们都是来打酱油混日子的。可事实呢?自己几乎是不务正业,反倒是这些酱油党,当遇到新的问题的时候,显得很用心很负责,一夜之间就搜集了很多相关的资料,写出了一份很详尽的分析报告。

    李海一目十行地扫过去,到了最后,看到分析结论。原来,虽然法律上是允许外资在国内直接开办全资医疗机构,而且这些机构从理论上来说,其潜在客户群是迅速扩大之中的,这从每年赴国外接受医疗服务的那些人群就可以看出来了。可事实上呢?外资医疗机构,在国内几乎都处于亏损状态,用举步维艰都不足以形容其惨状,就跟早年间的国企差不多!

    究其原因,还是和我们国内的医疗制度有关。当然在李海看来,这种制度也不是坏事。医改搞到现在,全社会骂声一片,可实际上,医院体系依旧承担了很大一部分的国民福利,并且这种福利性质,在某些时间还有回潮的趋势。也就是说,那些被人诅咒的医疗体系乱象,更多地应该是归罪于不充分的市场竞争,所造成的医疗资源不平衡配置。

    在这个问题上,李海也比较能认同这份报告的某些结论,比如说,不能允许医疗领域实现完全市场竞争,反而要加强其公益福利性质,否则在我们这样一个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大国,老百姓会更加痛苦,更加看不起病,看不上病。

    但,对于外资来说,这样的医疗制度,就显得非常蛋疼了。相比之下,他们还是单纯卖药比较好赚,毕竟现在的医疗体系是以药养医,不是吗?最大的利润环节,都被卖药的分去了。

    只是,随着今年医疗领域改革的趋势逐渐明朗,卖药的老外们也坐不住,这是要把药品领域的水分挤掉一大块啊!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他们重新试图进入医疗服务领域,设立医院来试水,也就很可以理解了。而因为过去外资医院的悲惨遭遇,又使得他们没办法直接在现有的管理体系下实现生存和高利润,于是这一次两国商务代表团前来与李海谈判,转让多项先进生物制药技术专利之余,也决定要趁这个机会,撬开一丝新的裂缝,通过捆绑性质的合作,让己方的医疗服务,能进入这个领域。

    看完了这份分析报告,李海才算是对于塞琳娜和伊丽莎白这莫名的要求,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不过,在他看来,这纯属是有些蛋疼,从资本的角度来看,完全没必要一定要通过向国内提供医疗服务来赚取利润,单纯卖药品或者授权生产,反而较为稳妥——国外的人工费用有多高,这是有目共睹的,假如都玩医疗服务的话,那赚来的钱全都养医生都还不够呢。

    只不过,当李海用钱眼照向塞琳娜的时候,却又是一怔:塞琳娜在回答国内这边谈判代表的提问时,其头顶上浮现出来的估价,居然高达数十亿欧元!这个设立专属医院的提议,有这么赚钱吗?第一一六一章完

    【作者题外话】:阿根廷队今天意外给力啊!可是我买了尼日利亚赢啊!天台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