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六零章 不舍

    第一一六零章

    要不要直接杀掉程潜?李海其实是有过那么一刻的心动的。但他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原因嘛,说起来很复杂,不过也可以说得很简单。李海的原则不允许。

    程潜可恨不可恨?可恨。他做过的那些事情,该死不该死?也该死。但李海答应过程卫国,不杀死程潜,那时候他就决定,自己已经弄死了程老爷子,程卫国也基本是等于被他带入死地的。已经毁掉了程家,假如程潜从此安分守己,不再作奸犯科,他饶了程潜一条狗命又如何?因此从那个时候开始,李海其实已经算是将程潜以往的罪行,在自己的心中给豁免了。

    那么现在呢?李海之所以纠结,原因就在于,程潜干的这些事儿,可恨还是可恨的,但是要说死罪——还真不至于。并不是说李海是个道德帝,只不过他从小和爷爷在一起长大,受的就是这种教育,外圆内方是君子之道,不该变通的地方就不能变通,否则不就是反复小人?也别说,事实上他所受到的这种教育,也是他能够拥有通神资质的一个原因,从精神上和古老的祖先精神相互契合,这可不是普普通通就能达到的要求!

    还有就是,李海现在,心情其实还挺好的。半个小时之前,他的心情是糟糕到了无法形容,因为他发现赵诗容对他使用了难以接受的手段,非常之卑鄙下作!这让他,真的是失望到了极点,那时候的李海,说不定真的能干出杀人泄愤的事情来。

    可是现在,他确认了赵诗容和程潜的关系,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亲密,反而其中很多隐情;尤其是赵诗容本身,并没有想要利用他和蓝映真姚诗儿的关系,来设计他,这让李海顿时心情大好。人在心情好的时候,总是手比较软的。

    因此最终,李海决定还是看程潜自己的运气了。火灾这种事情,真的很难说,错过了逃生窗口,或者在逃生时出现了错误的选择,或者没能得到及时的救援,搞不好就会有非常惨重的损失。程潜这家伙的命,就看老天收不收吧!

    他也没留在这里看热闹的心思,一场热闹看下来,等到这火扑灭了,搞不好自己的隐身诀就到了时效了,那可是两百万神力才能玩一次的奢侈品,李海可舍不得为了程潜再来一次!再说了,程潜就算活下来又如何?李海甚至还隐隐有些期待,他能活下来呢,这样后面才有的玩啊!

    趁着隐身诀还在,李海迈开双腿跑回自己的住处,跳进窗户之中,才解开了隐身诀。走的时候,为了防止手机定位,他是将自己常用的手机放在了家里,此刻回来一看,好么,一长串提示号码,微信短信几十条,大多是蓝映真和姚诗儿俩人发过来的,倒是赵诗容,很奇怪地没有发来任何信息。

    李海有些诧异,不过想想也明白过来,赵诗容这应该是在等,等蓝映真和姚诗儿帮着她,向自己澄清事实呢。

    正要按下回拨键,李海的手指却一顿。刚才忙着查明真相和报复程潜,他一直没有功夫细想,此时才意识到一个问题:赵诗容从头至尾,只是对自己和蓝映真姚诗儿俩人的真实关系表示好奇。那么她是为什么这么好奇?

    从前两天开始就有的一个猜测,此时又浮上了脑海,这一次,犹如死灰复燃,来势更加汹汹,让李海也难以抑制和反驳:难道说,赵诗容心里,还存着和自己复合的希望?

    老实说,虽然李海也有几次嚷嚷着,自己和赵诗容的婚约还没有正式终止,至少自己并没有如此表态,可自从赵老大派人袭击自己,而赵诗容始终保持沉默,又在程老爷子临危的病房中见到,赵诗容和程潜携手站在一起,那时候李海就觉得,自己和赵诗容的缘分,或许就这么到头了吧?

    他并不如何伤心,起码不是那种伤心到无可抑制,难过得万念俱灰。也许是因为,即便是在和赵诗容关系最好的时候,李海对于俩人的未来,也一直没有抱着十分的期望吧。但,李海对此绝不是无动于衷的,他之所以一直没什么表示,只是因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理清自己的情绪。

    直到这时,当他思考这个可能性,如果赵诗容,是有心和自己复合的呢?他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是很为之惊喜甚至是带着一些得意的!那感觉,应该就是类似于自己的钱包丢了之后,不经意间又捡了回来,那种混合着欢喜和感激的心情,有过这种经历的人都知道,那时候的感受是相当强烈的,甚至有人会因此而对某种宗教产生信仰。

    但是,再往下细想,李海就只能止步于此了。他无法做出什么认真的回应,道理很简单,从赵诗容对待蓝映真和姚诗儿的态度上就知道,她恐怕是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在除了她之外,还有那么“精彩”的生活的!

    这也很合理,以赵诗容的条件,她又是决心去抓住一段她真正投入的感情,那么她也有足够的理由,要求对方至少和她一样真心全心地投入。这一点,即便赵诗容家世普通,只是个寻常的漂亮而聪明的女孩子,她也一样有这样的权利,理直气壮!

    可李海呢?自己想想都没底气!或许以后他可以承诺不再拈花惹草的,可他要如何处理现在的这些情人?光是一个朱贵樱就够李海头痛的了,那可是一次令他内疚至今的错误,但也是他极其愿意发生的错误——

    “唉,顺其自然,听天由命吧——”李海长叹一声,所以说有些事情,知道了还不如不知道,一刻的好心情之后,更增加了无数烦恼,他发现自己恐怕更加不能去伤害赵诗容的心了。

    洗完淋浴,倒了一杯红酒,躺在床上,李海感受着质量上乘的真丝被面所带来的爽滑感受,油然想起,这屋子里的东西,都是赵诗倩亲手挑选布置的呢。虽然自己都没住过几天,可是赵诗倩的这份心思,还有她对自己的感情,李海一样是铭感于心。自己如果对赵诗容给予了积极回应,那么赵诗倩又如何?李海纠结了一会儿,索性不去想了,这也是他的一个原则,想不通的事情就不去想,徒增烦恼有何用?人力所做不到的事情,上天也许会有更巧妙的安排,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就好了。

    拨通了姚诗儿的电话,那边是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只听见姚诗儿喂了一声,便在电话里对着蓝映真大声嚷嚷:“这次他打我的电话了,真真你看见没?我也很得宠咧!”

    李海不禁失笑,事实上他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想,但姚诗儿这句话却提醒了他,即便是在蓝映真和姚诗儿关系这么好的一对之间,也一样有着争竞的心思呢。赵诗容和赵诗倩姐妹俩,又何尝不是如此?话说回来,要是这姐妹俩能像蓝映真和姚诗儿这样子,同时和自己在一起,又能这么和谐地接受对方,也许自己的难度就要小很多了——喂喂,你想什么呢,这本书的画风可不是这样的无脑类型!

    寒暄了几句,姚诗儿便将赵诗容和她们说的话,原原本本给李海复述了一遍,李海即便是早知道了,这会儿也得老老实实再听一遍。听完了,李海才表示,知道了。他还能说什么?没法说!

    姚诗儿却不满意:“就这么简单,知道了?李海,我看这赵小姐,恐怕还是想你的心思呢。话说你不会是想和我们结婚吧?咱们国家可没有一夫多妻制这种东西,你要是想找老婆的话,我觉得赵小姐还是挺合适的,人品不错呢,就是看样子要是你和她结婚的话,估计咱们就得拜拜了。你舍得不?”

    李海哑然而笑,姚诗儿到底是姚诗儿,这么奇葩的事情,在她说起来居然是这么轻松!偏偏还叫人没办法产生什么负面的情感,顶多也就是哭笑不得而已。也用不着他想办法回答,蓝映真已经抢过了电话,听情形应该是还拍了姚诗儿一下,拍得姚诗儿哇哇叫,然后蓝映真才对着手机道:“你别听诗儿的,我们怎么都行,全都听你的。不过,我也觉得,赵小姐应该对你还是有感情的,很在乎的样子。”

    “哇,她给了你们什么好处,灌了什么药水,一个个都这么支持她?这算不算我的后方和谐了?”李海打了个哈哈,才道:“只要你们没事就好,别的事情,我会搞定的,至少从今晚以后,没人再敢盯着你们了,放心吧。那个,我不是说狗仔队,那些也都是混饭吃的,你们菲姐也能搞的定。”

    蓝映真嗯了一声,却不自觉地松了一口气,姚诗儿在旁边凑着耳朵在听呢,一看就明白了,马上对着手机大声嚷嚷:“李海你别信真真的话,她心里在乎着呢,她可放不下你,就嘴上说得好听,冷美人,高贵冷艳范儿嘛!”

    听着那边俩人的打闹,李海心中生出一股暖意来,是这样的好女孩,又是这般需要他,叫他如何放得下?而且,这种事情真的不是简单地做算术题加减法那么容易啊!第一一六零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