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五九章 大白

    第一一五九章

    李海站在安全岛上,和赵诗容只隔了大约十米的样子,赵诗容说的话,他听得是一清二楚。心中不无黯然,赵诗容和程潜之间的关系,貌似也不是那么糟糕啊?而且,他更从赵诗容的话中得知,赵诗容的确是请求了军情方面的协助,貌似还是透过程潜来进行的:这还说什么有苦衷?搞不好是为了给程潜出气来的吧!

    他有些心灰意冷,对赵诗容是说不出的失望,至于她是否真的有苦衷,究竟抱着什么目的来跟踪蓝映真等人,又为什么还想得到自己的谅解——李海都不想去探究根底了。和这些比起来,发现赵诗容和程潜之间关系很好,这个事实足以令他失望至极,这才是他最不想看到的场面。

    曾经自己的未婚妻,自己付出了很多代价才维系住的感情,如今居然要走向自己最讨厌的敌人的怀抱!还有比这更令人沮丧的吗?有那么一瞬间,李海甚至有种冲动,想要大大方方地重新去追求赵诗容,将她从程潜的怀里再抢回来!

    也许,很多男人都会这么做,哪怕仅仅是为了心里这口气。只是,李海并不是这种性格,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冲动,他就挥去了这个念头。那样做的话,就算成功了,以后自己不会后悔吗,不会心有芥蒂吗?那对赵诗容也并不公平,她没有义务为了自己而坚守什么。

    无声地喟叹了一声,李海正要转身离去,忽然听见赵诗容对自己的司机下令:“给我查查,程潜这家伙现在在哪里?我能感觉到,这家伙一定搞了不少鬼!”她的话,与其说是解释给司机听,毋宁说是在自言自语,整理自己的思路:“对,刚才在那会所的时候,我就觉得李海很奇怪,说什么洗手间里没手机信号。刚才蓝映真她们又说,接到了一个不存在的号码的短信,让她们前往那会所,之后是去李海的家。这一定有问题,李海或许会让她们去自己的家,但绝对不会去刚才我们都在的会所!”

    说完,赵诗容就上车走了。李海却站在原地,紧锁眉头。这人世间的事情,大起大落来的太快,哪怕是经过神力百倍强化以后的神经,也有些扛不住啊!刚刚还在失望灰心,转眼就出现了神转折,难不成这真的是程潜在捣鬼,和赵诗容无关?要不是李海自信自己的隐身诀,绝对不可能被发现的话,他甚至要怀疑,赵诗容这话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了。

    其实,别的事情都还好,李海就对于会所里自己的遭遇很寒心。居然用上了电磁屏蔽,来隔断自己和外界的联系,这得是多恶毒的手段?倘若这真的是赵诗容干出来的,就冲这手段,李海也是对她失望之极,不想再有什么瓜葛了。

    想来想去,听人家说都是假的,还得自己去找出真相来。李海可不指望能找到程潜,况且找到了又如何?他估摸一下时间,自己的隐身诀才过去了半个小时,应该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有效时间。干脆,再杀个回马枪,到那会所去,找出电磁屏蔽装置来,看看到底是谁动的手。那倒是一条很不错的线索。

    全力奔跑之下,李海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刚才待过的地方。此时夜色已经晚了,这会所本来就是闹中取静的格局,现在更是门庭冷落,要是不知道的人看来,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藏着一个顶级的销金窟。

    李海大摇大摆地摸进去,在各处建筑物周围排查了一番,很快就找到了机房的所在。因为他自己的船上也装过电磁信号屏蔽装置,所以对此还是有些经验,这种东西是按照半径来作用的,安置起来肯定有其规律。会所本身是高级娱乐场所,进出的非富即贵,想必不会轻易动用这种设备,所以装置也不会很多。在中央的机房,至少有一个这样的装置。

    机房里有几名保安在盯着,李海进去转了一圈,发现确实有一个电磁屏蔽装置的开关——要问李海怎么知道的?那上面贴着纸条呢!而且也就发现了这一个,李海不由惊叹,假如这会所真的只有一个电磁屏蔽装置的话,那岂不是一开就覆盖全会所,等于对手为了封锁自己对外的通讯,把整个会所都搭上了?这玩意可不是好保密的,随便有谁在那装置打开的时候正好在打电话,就立马露馅了。

    等了一会儿,不见再有什么收获,李海刚要闪人,忽然见那些监视屏幕上一晃,大门那里又进来一辆车。保安很随意的一句话引起了李海的注意:“咦,我还以为这么晚怎么会有人来玩,原来又是这家伙。不过话说回来,出手还算大方!”

    几个关键词叠加在一起,李海顿时就留上了心。这来的人,很可能曾经买通这些保安,做过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而打开电磁屏蔽装置,让自己的手机收不到信号也打不出去,无疑就是一件见不得光的事情。至于这些保安是怎么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进洗手间,什么时候出来——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哪怕监视器不能进包厢,难道那包厢里的公主或者茶艺师什么的,不会通风报信吗?李海就记得,在洗手间外面,还是有一名服务员在的。

    他的眼睛盯着监视器,很快就看到那辆车,开到停车场中停了下来。当李海见到,从车上下来的程潜时,全身的细胞都瞬间变得活跃了起来,先前的失望颓唐心绪,被一扫而空:果然是这家伙在捣鬼!

    他再也不停留,看准了程潜进入的是哪个包间之后,闪出机房,冲进去,只见程潜已经坐下来,搂着两个妖娆暴露的美女在那吃吃喝喝起来。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两个男人,俩人的面貌相似,其中一个,李海还是认识的,正是程潜的老跟班之一,名叫华子的那位。看样子这俩人估计还是亲戚关系,这么一来,似乎更加穿得上线了!

    听了一会儿墙角,程潜大概是憋得狠了,尤其这一次又没有算计到李海,让他是郁闷异常,在自己的同伙面前大肆吐槽。那和华子面目相似的人,原来就是这会所的一名股东,附和了一会儿,才道:“二少,今天我可是替你背了很大的干系,好端端的没了信号,我们的客人也不是傻子,有人已经怀疑上了。”

    程潜有点不耐烦,可是今时不比往日,他现在只是个破落户子孙了,没有了擎天玉柱一样的爷爷,没有了气如猛虎的哥哥,他除了还有点钱之外,又有什么资本翘尾巴?华子这个哥哥,不管怎么说,能持有这么一家会所的股份,那也足以和他平起平坐了。

    只好按捺住自己的性子,强笑道:“那是,这事儿让你为难不小,够义气!你放心,等我媳妇拿到了这次的一系列大合同,我担保大家都有钱赚。那个之江基金会,你们是不知道,简直就是之江地盘上的巨无霸,掌握了其中的股份,要怎么玩都行,李海那小子别的本事没有,搞定这些地头蛇还真是他的强项。只可惜,为你我做嫁衣裳啊!哈哈哈!”

    空头支票开得是很爽,华子的哥哥倒也受落,喝了一杯酒之后,又道:“这样自然是好了,我听说万海平在之江,都被李海压得抬不起头来,这小子真是不简单。话说二少,你这算是舍不得媳妇,套不住流氓啊,你放着你未来媳妇去跟李海耍心眼,就不怕人家旧情复燃?”

    这句话,好似正戳中程潜的痛处,从李海这个角度看过去,这家伙的脸部肌肉都扭曲了!他猛地喝了一大口酒,喘了两口气,才道:“我怕什么!这婚事,是我爷爷临终的遗愿,赵老二如今可是分光了,他想要上常委,就得靠我爷爷这帮老部下帮衬着呢,谅他也没胆子悔婚!至于旧情复燃什么的,嘿嘿,我跟我未来岳父打听过了,你们猜怎么着?李海那小子,也不知道脑子里塞了什么,我媳妇跟他好了这么一场,到现在居然还是个处!”

    妈蛋!李海勃然大怒,再也忍不住心头怒火,反正该听的都听到了,只要确定赵诗容和程潜不是一路人,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当即闪身出来,将周围监控探头里的贵金属都剥夺了神力,连同门锁锁芯里的铜,也都一并变成了砂砾。这一来,等于这一片已经成为了监控的盲区,而且门都打不开了!

    李海这才闪到这个包厢的电源旁边,伸出手指一划,将绝缘皮都划开,露出里面的电源线来,旁边放上一堆泡沫胶皮之类的东西,就见电火花一闪,随即便冒出一阵浓烟来。

    “烧不死你,也吓死你!”消防安全电路也被李海一并弄断了,那自动喷水什么的当然没有作用。李海抽身后退,看着已经冒出烟来的包厢,心中冷笑。

    至于要如何对付程潜,李海已经有了全盘的计划,在这里做掉他,似乎太便宜他了!第一一五九章完

    【作者题外话】:今天两章也更新了,赶去支持意呆利,好歹要出线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