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四六章 吓尿了

    第一一四六章

    李海在走廊上,尽情地表达着自己对程潜的鄙视;而隔着一道房门,赵诗容却是听得心花怒放。原来这个男人,还是在乎自己的!原来他是搞不清自己的心意,所以才犹犹豫豫,不敢表达出来!这不就是赵诗容最想要的答案吗?

    她几乎要冲出去,将自己的心里话对李海全都说出来了——假如她是赵诗倩的话,就一定会这么做了。只可惜,她不是。她是赵诗容。

    正当赵诗容心潮澎湃,不能自已的时候,程潜的声音却又响了起来。正所谓泥人也有几分土性,程潜对李海,那说得上是仇深似海,原本的美好人生,全都在遇到李海之后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毁于一旦!这种仇恨,哪怕是伴随着深深的畏惧,也从没消除过,所以他才会一有机会,就要给李海制造些麻烦。

    这种做法,正体现了程潜对李海又恨又怕,正因为恐惧,也因为没有实力,所以才只能用这种手段来对李海进行报复。除此之外,他一时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对李海复仇的。可现在,李海对他这么一说,提到了赵诗容的婚事,反而让程潜找到了一丝“灵感”:对啊!只要我能娶了容容,不就能把李海给活活气死吗?那可是一顶不折不扣的绿色帽子!是男人都受不了这个事情吧!

    他来了精神,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李海狞笑:“怎么,你怕了?受不了了?我告诉你,爷爷还在的时候,就给我和容容定下了婚事了,等时候一到,我们就会洞房花烛,成其好事!到时候,要不要给你发个请柬啊?放心吧,我欢迎你来观礼,不收红包都可以!”

    一面说,程潜一面欣赏着李海脸上的表情,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好的一样武器呢,看看李海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

    李海的脸色铁青,真是火大了。要是程潜就那么烂泥一样地瘫在地上不还手,他还真没什么脾气,踩狗屎除了能让自己的脚变臭之外,谈不上任何成就感啊。可现在程潜居然嚣张起来了!更过分的是,李海感到自己心中有一种恐惧,如果程潜所说的成为事实了,怎么办?到时候,自己要如何反应?别说看着程潜和赵诗容步入殿堂了,现在他光是脑补了一下,就已经气得不行。

    眼见李海的神情阴郁,一言不发,程潜自以为得计,更加变本加厉来刺激李海:“对了对了,我才想起来,其实你们原先也有过婚约的,只不过你这小子太花心,从来不珍惜容容这么好的女孩,把人给气走了,是不是?哎呀,那真是太可惜了,容容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我们的感情可是很好的,就因为要守着婚约,等你的出现,她才一直不给我机会的。说起来,我要感谢你啊李海,真的要感谢你,要不是你放弃了容容,我哪有机会呢?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啊,一定要来,好好喝一杯——”

    正说得口沫横飞,不能自已的时候,猛然间李海手一抬,程潜脑中电光石火般闪过一个念头:“他要动手了!这家伙可是动手就能杀人的!”仓皇之间,程潜可没法分析,李海会不会在这里杀人,他心里对于李海的恐惧,早已是根深蒂固了,在李海刚抬手的时候,他就条件反射地朝后一跳,拉尖了嗓子叫道:“你,你要干什么?!来人啊,杀人啦!”

    李海的手抬在空中,见程潜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不已,心里简直是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怎么会有这种奇葩的?你忒么要真是男人,堂堂正正较量一番,分个高低见个生死,那还罢了。用婚姻和女人来报复,这做派已经是下作到不能再下作,结果还连一点胆子都没有,全凭一股虚火撑着,才能在自己面前站稳了。就这种货色,居然也是自己的敌人?

    说真的,李海生气归生气,还真没想着在这里干掉他。国宾馆啊,要是程潜死在这里,哪怕死因是天衣无缝,都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何况他李海能打能战的名声,早就传出去了,估计要不是披着安全局这层皮,早就被研究又研究,就凭这一点,即便是有现场的录像,也很难洗清他杀死程潜的嫌疑。

    ——很简单的道理,这种监控录像又不是专门的高速摄影机,哪能追得上李海这样高手的动作?要是他真的在这么近的距离向程潜出手的话,监控画面上可不会显示什么,事后想分析都分析不出来。

    当然最主要的,李海知道赵诗容就在门后,他要是当着赵诗容的面,为了这种原因就杀了程潜,那李海自己心里都会有个疙瘩,怎么好像自己心虚似的,怕了程潜吗?从身体上消灭竞争对手,这算什么好汉。

    再说,万一赵诗容确实有意履行和程潜的婚约呢?李海不确定自己会有怎样的反应,不过他估计,自己是不大可能直接动杀手来毁掉这桩婚姻的。赵诗容值不值得他这么做?李海无法确定这一点。

    所以,他只是抬手,看了程潜一眼,然后按响了赵诗容的门铃,又一次。并且,李海还朝着房间里说了一句话:“出来,把这男人领回去,免得他神经失常了。”

    这一次倒是很灵光,赵诗容立马就打开了门。她和李海对视一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却是波涛翻滚。赵诗容又被气着了!其实,要是李海真的一怒把程潜给杀了,赵诗容除了埋怨他鲁莽之外,还是很高兴的,这不就代表李海对自己的心意非常坚定,不容亵渎吗?

    可李海做了什么?面对程潜这么赤果果的挑衅,他居然如此冷静,只是在一开始放了两句狠话,然后就随便程潜怎么说也不还口,更不动手,这算什么啊?臭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吗?居然还让自己出来,把程潜领回去,我凭什么把他领回去,他是我什么人啊!李海这么说,是不是已经接受了,自己和程潜是一路人的事实!太过分了!

    所谓关心则乱,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赵诗容的心思又被搅合得乱七八糟了,她根本理不清头绪,只是本能地对李海很有意见。出来之后,和李海对视一眼,赵诗容又看了看躲得好几米远的程潜,皱眉道:“我午睡呢,你们在这吵什么?程潜,你来这里做什么?”

    听见李海叫赵诗容出来,把自己领回去,程潜的第一反应就是:救星来了!很显然嘛,李海这么说,意思就是,只要赵诗容出面,那他就不会对自己动手了。现在赵诗容出面了,不管她说什么,是什么态度,总之李海看样子还是很老实的,证明自己的想法没错!

    这就跟小狗一样,有主人在和没主人在,那勇气绝对是两样,狗仗人势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有赵诗容往这一战,程潜的勇气顿时爆表了!他一个箭步窜回来,站到赵诗容的身边,挺胸叠肚趾高气扬,刚准备再羞辱羞辱李海,却不防赵诗容退后两步,用手捂着鼻子,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程潜,你搞什么,身上什么味道啊?哇呀,你不会是尿裤裆了吧?天啊——”

    程潜这才感到,自己的下面都是凉飕飕的,被这宾馆的中央空调一吹,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至于那身臊味,倒是在其次了,自屎不嫌臭嘛,人对于自己身上的味道,都是相对宽容的。但这丢脸可就丢到家了!

    要说程潜对赵诗容,其实是有真感情的,毕竟从小他就喜欢赵诗容,等于是看着赵诗容从一个小萝莉,长成了亭亭玉立的美丽女孩,如果不是有那个婚约阻拦的话,他早就央求爷爷帮他和赵家定亲了。何况,如今赵诗容可以说是他唯一的指望,赵家的支持是他唯一的后盾了,可他现在,居然在赵诗容面前尿裤子了?还是被李海吓的?

    顿时脸都青了!嘴唇煞白,哆嗦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囫囵话来,倒是这一腔羞愤,化作刻骨仇恨,全都拉到了李海的身上:就是这个家伙,让自己丢了这么大的脸!此仇不共戴天!——不过,还是先求得赵诗容的谅解为好。

    办法也很简单,推卸责任吗:“容容,都是他,他刚才要杀我!这家伙可是个杀人狂你知道吗,他杀过好多人,真的是满手鲜血啊,我哥的死,没准也和他有关——”这就叫转移话题推卸责任,至于他被吓得尿裤子的事实,程潜准备采取春秋笔法,反正先把赵诗容的注意力,转移到李海身上再说。

    只可惜,赵诗容没给他这个机会,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赵诗容昨晚刚刚听塞琳娜和伊丽莎白,说起过李海的“血腥杀人历史”,什么事情那都是头一次冲击最大,之后逐渐递减,此刻程潜哪怕说得再离奇,她的好奇心也有限。

    “砰”地把门一关,赵诗容丢下了一句话:“你赶紧走人,少在这废话,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程潜看着紧闭的大门,想要上去按门铃,却见李海站在门铃边上,冷冷地看着自己,也不挪地方。他哪有胆子到李海的身边去按门铃?又看见有几名安保和服务人员,已经赶到这边来,肯定是从监控中得知这里发生了口角,准备过来处理的。他只得恨恨地瞪了李海一眼,然后转身溜了,当然一边溜,一边还得想词儿,怎么通过微信之类的方式,求得赵诗容的谅解。

    第一一四六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