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四五章 隔门

    第一一四五章

    李海站在门外,又伸手按了按门铃。他的房间,和赵诗容是在同一层楼上,虽然并不是门对门,但李海也能轻易地察觉到赵诗容有没有回来。此刻赵诗容就在房间里,而且是刚进去没几分钟,李海不相信她会睡着了。

    一定要问个清楚!李海躲在房间里没出来吃午饭,想来想去,都想不出自己为什么要被泼这一杯水。这个问题要是不搞清楚的话,还怎么和赵诗容相处下去?别说并肩参加这次商务谈判了,就连维持原先的工作关系,李海都觉得自己做不到了,他真的没有如此隐忍的心性!

    李海的想法是很简单的,他问赵诗容是不是会和程潜结婚,如此而已,那你赵诗容有就说有,没有就说没有,很难吗?这种问题又不是很私隐,很戳人短处的,就算你不想回答,犯得上用水泼自己吗?所以一定要问个清楚!

    ——事实上,李海在情场的经历,别看他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但他其实还是个菜鸟。仔细数数和他有关系的那些女人,虽然都不失为好女人,可是李海和她们的关系,有哪一桩是可以称为正常交往的?老实说,一桩都没有!可以说,李海到目前为止的人生,他所谈过的最正常的恋爱,就是他刚上大学时,追求蒋艳的那一段经历了!正因为这样,他才完全不懂得,赵诗容究竟是为什么而如此失控,而对他这样恼火的。

    隔着一扇门,赵诗容望着窥视孔中的李海,也是紧张兮兮的。她倒不是害怕李海什么的,李海诚然是很厉害,能让两大美女杀手都为之心悦诚服,据说手上还有很多条人命,那一定是有其狠辣强悍的地方。但赵诗容莫名地就是很有信心,李海绝对不会对她如何的,不见早上她一杯水泼在李海的脸上,李海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吗?

    可是,现在赵诗容却不想和李海单独相处。她很怕,怕的是,要是真的把什么事情都敞开了说,是不是真的就完全绝望了?很多残酷的真相,不去揭开的话,或许还有一线虚妄的幻想存在,一旦揭开,那就是血淋淋的伤疤,痛彻心扉!

    手握上了门把,但却没有力气去拧动,赵诗容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也许下一刻面对李海,就将埋葬她人生中一段,终生都难以忘记的经历。可是她能感觉到,她的心在哭泣,她不想看着那一段过往的经历,那一段珍贵的感情,从此不再延续,从此只能回忆。

    “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开门之后,迎接我的,将是什么命运?”从起飞前夜和赵诗倩的谈话,到现在为止,赵诗容在和李海的相处之中,状况频出,难辨东西南北,撑到现在,她也知道,恐怕再也难以含糊下去了,一定要有个了结,有个明确的说法出来。可那结果,很有可能不是她所想要得到的。

    闭上眼睛,定了定神,感到手上好像回复了一些气力,赵诗容的心里,也鼓起了一点点勇气。她的手摸上门把,正在这时,门铃声又响了,这是第三次!李海只是按门铃,并没有打赵诗容的电话,他确信自己所要得到的答案,必须是通过面对面的交流才能获得。

    “开就开!”赵诗容咬了咬牙,正要拧动把手,但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而那个声音,也是赵诗容非常熟悉的:程潜!他怎么会来,就是在这个节骨眼上?

    本来已经想要开门了,赵诗容却鬼使神差地停下了手。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停下,但就是有种直觉告诉她,或许让外面的两个男人自己去搞定,会比较好一点?

    程潜一眼就看见了李海,其实他第一反应是拔腿向后跑!在李海手上吃过的亏实在太多了,别看他背后扇阴风点鬼火,撺掇人来找李海的麻烦很上心很来劲,真轮到他单独面对李海的时候,小腿肚子都在打转!

    可是程潜却又发现,李海并没有看他,而是在伸手按一个房间的门铃,按了一次又一次。却不见房间里的人来开门!

    程潜是来找赵诗容的,他当然知道赵诗容住的是哪个房间,此时定睛一看,李海不就是在按赵诗容房间的门铃吗?人都是有底线的,哪怕程潜这种人也不例外,当他发现这一点之后,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勇气,让他冲到李海的面前,大声嚷嚷道:“李海你想干什么?中午休息时间,你非要进容容的房间是什么意思?人家不开门,你还一个劲地按,你个死皮赖脸的——”

    声音戛然而止,因为李海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就让程潜似乎是在大冬天里,迎面被寒风噎住了呼吸一样,气都快喘不上来了,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李海看了他一眼,忽然生出个念头来,自己不就是想要问清楚,赵诗容和程潜是不是会结婚,所以才被赵诗容泼了一杯水吗?那这句话,问程潜也是一样啊!至少程潜胆子再大,也不敢当面对自己如何,看他这怂样就知道了。

    又看了看面前的门,他知道赵诗容就在门后面,但是一直都没开门,也没有说话,也没有走开。李海不知道赵诗容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他转过身来,两步走到程潜的面前。

    程潜吓得差点尿裤子!也就是一股不平气,还有赵诗容近在咫尺,带给了他一点安全感,让他还能勉强在李海面前站住脚,不过刚才那一点底气,早已荡然无存了,哪还敢质问李海什么,只能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想干什么?我,我警告你,这里可是国宾馆,发生任何事,都会有监控记录的,你,你敢动我,国家一定不会,不会放过你——”

    李海居高临下,看着程潜,忽地嗤笑了一声:“你怕什么?我就是问你个事,看你吓成那样,都快尿裤子了吧?放心,程潜,我就算想要干掉你,也不会自己动手的,你配么?”

    被人这样当面羞辱,而且还是被自己最痛恨的敌人,是个男人都会无法忍受吧?不过程潜,早已被李海虐习惯了,恨归恨,他心中更多的却还是害怕。李海这句话,他听出的却是另一层含义,李海很明确地表示,不会在这里对他如何的。心中那一层畏惧的情绪,陡然间松了下来,他骤然感觉胯下一阵温热酸软,幸好及时发觉到,使劲提档吸气,否则真的要尿裤子了!

    勉力夹紧了裆部,程潜壮起胆子,道:“你,你有什么事?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

    “真的没什么好谈的?”李海冷笑一声,道:“你应该知道,我有个娃娃亲的对象吧?我听说你在追她,你说我们有没有好谈的?”

    赵诗容隔着门在听,听到这句话,她脑子里好像有一座大铜钟,洪亮地敲了一下,震得脑子嗡嗡响,除了李海的话之外,再也容不下任何声音:李海还认为自己是他的婚约对象!这,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真的是这么想的话,为什么之前,一次又一次地漠视我,还那样质问我?

    还没等她理出什么头绪来,程潜却已经趾高气扬了起来。要知道,他能够从程家垮台的风暴中存活下来,就是因为得到了赵家的支持,配合赵家接手了程家的大部分政治遗产,更得到了赵诗容的某种默认。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将原本应该属于他的那些基金会股份,都放到赵诗容的名下?

    此刻听到李海说起赵诗容来,这可是他能够在李海面前挺起胸膛做人的唯一资本了,该雄起就雄起,一吐胸中郁闷,抽打李海的那张得意的脸,就在今日!“你搞清楚,你的那什么狗屁婚约,早就不作数了,容容她父亲,恨不得要你去死!没弄死你就算你命大了,你还指望赵家能同意履行那什么婚约?做梦去吧,容容是属于我的!”

    按道理,这时候程潜应该大笑三声,以表现其心中的畅快,以及对李海的鄙视。只可惜,他实在是欠缺底气,想笑也笑不出来,只能吐出一声干咳来。

    李海却皱了皱眉头,这不是他想要的回答,因为这中间的信息,他都早已知道了。看着程潜那诡异的脸色,李海的神情变得阴沉下来,他走上去一步,离着程潜很近,俯视着这个,可以说改变了他生活轨迹的跳梁小丑,沉声道:“你哥临死之前,要我饶你一条命,我答应了,看在他是为国捐躯的份上。不过,如果你非要作死,我也不介意送你下去,和他团聚,你信不信?”

    信不信?程潜双脚已经软了!李海现在的威势,一旦放开来,几乎不是凡人所能抵挡的,何况双方有如此深的积怨?

    眼见这男人,被自己一句话就吓得瘫软在地,身上还传出一股子臊味,显而易见是失禁了,李海反倒没有了和他一般见识的念头,这都称不上是个够分量的敌人了,只是个丧家之犬而已。

    “我告诉你,你想要和容容结婚的话,就等着承受我的怒火吧!就凭你这种人,即便容容自己愿意,我也不能眼看着她嫁给你这种男人。”李海此时心中,满是一种“耻与之为伍”的心情,自己即便不是神使身份,也是堂堂的一个男人,倘若自己原先名义上的未婚妻,居然嫁给了程潜这样的废物,那自己颜面何在?第一一四五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