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一四二章 生意

    第一一四二章

    梁远不想要面子吗?当然想!李海刚才这么不给他面子,坐都不让他坐下,这要是搁几年前,还没出来做事的梁远,早就掀桌子了,就算明知道打不过李海,也必须撑住这个场面,否则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别看这帮公子哥,都知道李海厉害,可是说起来的时候,还是一个比一个嘴硬。

    可现在形势不同了,他已经出来独当一面,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面子?那玩意也就是用来嘴上吹吹,过过瘾而已,真把这玩意当实惠,那就等着饿死吧,死要面子活受罪这句话,可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能没有道理吗?最关键的是,李海现在还是主动上门,询问他的来意,别看这态度还是很不客气,不过在梁远来说,这恰恰是他所看重的。

    “李海,你最近恐怕太忙了,不太了解这医药行业的最新动态。”梁远就当一切没发生似的,笑嘻嘻地和李海攀谈:“自从换届以后,新的领导上来,对外的重点就变了,一行一行地上紧箍咒,主要就是要捏住市场,作为对外交涉的筹码。以往咱们国家都说,用市场换技术,当然也有很多人说,技术没换来,市场却丢了。我说实话,这多半都是隔岸观火,不了解情况在那瞎咧咧,资本都是逐利的,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种事,人家也不傻,怎么肯白白教你?但是从这个市场开放的过程中,我们确实培养出了一批能够和国际接轨的新型人才,有了这批人,咱们才能谈得上从人家老外那里,弄来更多的好东西。就像你李海,不是也弄来了不少新技术吗?”

    这话,李海也就是听听而已。对于过往开放政策中的一些理论,近年来反思确实很多,当然李海是完全不懂的,他也不管人家说的是不是有道理,总之这种事情就是国内那句老话,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你看人家说的不管怎样,都是隔靴搔痒,人云亦云,自己什么都不懂的话,跟着瞎咧咧有啥用?不是具体办事的人,趁早闭嘴。至于梁远说话中明显的奉承和套近乎,李海自然是更加无视。

    梁远也不在乎李海的态度,刚才那么不给面子的情形,他都能唾面自干了,这算的了什么?“具体到医药行业吧,最近对于国外合作企业的垄断调查,还有不正当竞争行为,态度都是比较严厉的。上面已经给我们这些合作单位都吹了风了,以后钱还是一样有的赚,但是一点,这个药价必须要降下来,还有就是关于知识产权的转移,门槛会更加提高,再加上国内给予医药科研单位的补贴支持力度加大,老实说,再像以前那么做生意,肯定是行不通了。”

    李海听到这里,心说我是在和你一起上工商管理硕士班的吗,在这说些不着边际的议论!他毫不客气地打断梁远的话头道:“梁总,你是想要和我合作?这个恐怕早了一点吧,我那边要拿出什么产品来,都还没有定论呢,至于投资入股,这一点我暂时不予考虑。”

    李海现在是自己有研究所,又能够透过王韵,操纵大兴制药这么一家很上规模的制药企业,可以说已经基本上形成了一条产业链了。当然他在销售方面是个短板,但这个李海也不担心,有钱神的神通帮忙,他还担心什么销售?这销售,说穿了无非就是抢地盘和分赃而已,医药领域的销售模式不变的话,更多的还是玩回扣,对于他来说更加有利了,了不起弄一堆信徒出来,大家都唯利是图好了,还怕药卖不出去?至少李海心里有底,自己肯定是不会卖假药,或者是旧瓶装新酒,便宜药换个包装就卖高价那种把戏,这样也就对得起良心了。

    至于药价降不降得下来,这个李海真心不在乎,那是政府的问题,关他什么事?他照章纳税,产品质量过硬疗效显著,那就尽到应尽的义务了,要他做慈善事业,这个也简单啊,你国家直接拿钱过来,把他的企业,还有大兴制药都收购了,这样就不关他的事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么多行业当中,还就是国企垄断的那些行业,产品价格始终居高不下,这一点谁还不知道啊!

    吃了个闭门羹,梁远也忍了,反正李海从一开始就不给他面子,习惯了不是?至少能坐在这里谈,就有机会。

    “是,你说的没错,我不过是先来你这边占个座儿罢了。”梁远依旧笑着,开了一瓶酒,递给李海一杯,看李海不接,他也不在意,继续道:“这个节骨眼上,你这边忽然有了大动静,我们的战略分析部门研究以后,认为你这边应该就是接下来国内医药市场的一大变数。相信你也应该明白,在这种情况下,多一个能分蛋糕的人,这个变数可就太大了,别的不说,光是你的立场是否接近政府,这就很能影响到大局。”

    李海皱起了眉头,他有些明白梁远的意思了。结合来京城之前,在之江和那些医药界学霸们的不愉快经历,这局面还不够明显吗?他现在,成为了这个行业最大的搅局者,所有在医药行业伸手的各方,都会关注他的动向和态度,最好的办法,当然就是让他遵守已有的规则,将李海纳入到该行业的现有体系中来。当然这肯定会牺牲一部分现有的利益,那就看谁下手快了,手快有手慢无,抢到了先机的话,那就可以联合李海,去瓜分剩下那些倒霉蛋的蛋糕了,多美!

    想到这里,李海忽然抬手,拿起一杯酒来,自顾自呷了一口,道:“我来京城之前,有人跟我说过,要是我不合作的话,就可以封杀我,让我的药都没办法审批,或者干脆拖死我。你觉得这种办法如何?”

    梁远嗤之以鼻:“听他们胡吹,我知道是谁,生物科学院那些人是吧?李海,我跟你说,你完全不用在乎,且不说你上次立下的功劳,这市场准入的资格是你应得的;单说如今的局面,上面就是需要有你这么一个搅局者,来让形势更加紧张呢。你也知道的,一条船如果摆明了不够坐下所有人,会发生什么事?到最后活下来的,肯定会比这条船能坐下的最大人数少很多!而在这个搏杀的过程中,上面就掌握了最大的主动权,可以任意搓圆捏扁,哪怕是我们的那些国外合作单位,也很难抵挡。”

    国外合作单位?李海回忆了一下,刚才梁远似乎是提起过的,葛兰素史克,还有拜耳医药。仔细一咂摸,这里面味道很怪异啊,葛兰素史克,那是英米两国的医药巨头,拜耳医药,那是德国的老牌药企,这两个来源,岂不是刚好和塞琳娜,还有伊丽莎白的来路重叠了?看样子,这一次的所谓商务代表团,还真的不仅仅是为了兑现答应自己的好处,里面水好深!

    想到这里,李海对于这梁远,倒是没那么反感了,部分原因也是因为这家伙始终软趴趴的,都不抵抗一下,自己再踩他也没什么意思。当然,梁远也可能是深谋远虑,忍辱负重以待来日,但李海是谁?他可不是什么没有安全感和自信心的小屁孩,遇到什么隐忍的对手就心生寒意,非要把人弄死才安心,不管是什么样的敌人,有种的就放马过来就是,他还怕了吗?总不能因为人家忍了,自己这边反而没了信心,那算什么玩意,典型的卢瑟思维。

    梁远却不知道李海的态度已经有了转变,还在那儿继续示好:“所以呢,上面肯定会支持你,至少在行政这一块,绝对不会卡你什么的。但是医药领域,确实专业性很强,那帮学霸也是很有底气的,我们这边,每年也都交不少钱去讨好他们呢。”

    李海一抬手,打断了梁远的话,点头道:“我怎么做,我心里有数,梁总这边,是怎么个合作意向,技术授权,还是合作研发,或者是价格同盟,这都可以商量,我李海,也不是那种只懂吃独食的土鳖。这些以后不妨慢慢谈,反正我态度也给出来了,梁总应该还满意吧?”

    梁远心中大喜,要的不就是李海这句话吗?天大地大,钱最大,跟什么过不去,都别跟钱过不去,这个道理,他早就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只要李海有这个态度,不至于短了他的财路,刚才丢掉的那些面子算什么?他马上双手端起酒杯来,朝李海敬酒:“李总,痛快!就是这个话,具体的项目怎么合作,让下面的人慢慢谈就是了,至于你们之江地方上那些小的合作项目,那跟我也没啥关系,要不然的话,我直接申请参加这次部委的接待团,不是更简单?来,敬你一杯,合作愉快!”

    李海拿起酒杯,和梁远碰了一下,却不忙喝,眼睛扫了一眼坐在旁边一声不吭的蓝笑洋,道:“还是那句话,我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我们在这边的?谈生意,怎么谈都不要紧,我可不想被人不停地在背后放冷箭。”

    梁远瞥了一眼蓝笑洋,沉吟了一会儿,很干脆地点头道:“李总痛快,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是程潜撺掇我过来的。”第一一四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