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 天才律师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最远的距离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

    文素顿时脸色煞白,生为文家的女儿,从小到大真的像公主一样,她不去欺负人都算好的了,几时轮得到人来欺负她?可以说长这么大,也就是在李海手上吃的亏最多,而且还是哑巴亏,只能捏着鼻子认了那种。

    人的心理就是这么奇怪,男人碰到这种情况,好比方超,好比程潜,和李海都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冤仇,非斗个你死我活不可。文素却不然,她连续吃了几次亏以后,虽然还是等待机会来对付李海,但是她心里却并不怎么恨李海,甚至觉得,就算嫁给李海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可是当面被李海说出来了,那又是另外一码事。文素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想要分辨也无从说起,她倒是没和李海正式提起过,问题是她大哥说过啊,虽然是当做玩笑话说的,可是到了这个层面上的人物,有随便开玩笑的吗?那也是一种试探,就代表文家未必没有这个想法。

    但李海拿这事儿出来打击她,让她真的太伤了,特别是文素心里真的有这种想法,就分外接受不了。她紧紧抿着嘴唇,生怕情绪克制不住,爆发出来,那才是最丢脸的事情——决不能在赵家姐妹的面前,哭出来,还是因为赵诗容的未婚夫!死都不能!

    不能说话,那就动手了,文素一抬手,酒杯里的红酒照着李海的脸直泼过来。这一招,电视上演过很多次了,平时用起来也确实是很爽的,既不会造成什么伤害,不用负担什么法律责任,却又能给人很大的羞辱。

    可惜李海不是普通人啊,文素的手一动,他就知道文素要做什么了,一般人的动作速率,在他的眼中就跟慢动作一样,没有什么分别,头只是略微一偏,就躲过了那一道酒水,也幸好李海身后没有什么人,否则免不了中枪。

    话不投机到这种地步,文素也实在呆不下去了,转身就走,要是走得再慢一点,搞不好眼泪水都要流下来,那可就是一生的耻辱了!而文素的心里,也对李海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恨意,这恨意很奇妙,之前无论怎么闹,无论怎么被李海弄得灰头土脸,她都没像现在这样恨李海,恨不得眼看着他去死!

    李海这边,却也不怎么好过。赵诗容瞥了他一眼,嘴巴稍微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没法说。她是觉得,李海跟文素这算是结下了死仇了,对于李海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文家在国内树大根深的,虽说现在高层里的家族派,势力衰弱得很厉害,但是家族派的凝聚力,却是一般派系所不具有的,不管上层如何变动,能够生存下来的家族,其核心团体的地位总是相当稳固的。文家就是这样一个家族!

    她刚才听见文素说,李海已经树敌太多,对此也是比较认同的,可是李海当着她的面,又结下了一个死仇,这并不是好事。问题在于,李海之所以和文素结怨,还不是为了帮她撑腰,出气?说实话,别看赵诗容面子上和文素和和气气的,几乎没有红脸的时候,那只是装出来的高贵冷艳范儿,用来在文素面前取得心理优势的,其实看到文素被李海气成这样,她心里也别提多爽快了,尤其李海还是维护她呢。

    赵诗倩却没姐姐想的那么多,朝着文素的背后皱了皱鼻子:“什么嘛,说话那么难听,还容不得别人说她,这么没风度,居然用酒泼人!李海你有没有被泼到,让我看看——哇,你反应真快啊,这样都没事,身上一滴酒都没有呢!”她抓住李海的衣服袖子,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不由得啧啧称奇,至于正朝外疾步走去的文素,还有已经被吸引到这边来的所有来宾的注目,赵诗倩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李海也没当回事,做了就做了,文家和他,立场相去甚远,总是走不到一起去的,本来他也没有什么野心,要往京城,往这个国家的中枢去发展。对于他来说,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围绕钱神神力这个核心,而要玩秘密宗教这一套,他还真的没法往中枢走,那样一旦露馅,社会影响太大了,搞不好就被人打得无法容身,要学某个教主,跑到海外去避难才行。

    而如果是在地方上混饭吃,中枢某个家族对他有恶感,能有多大害处?国内的环境,其实和很多人想象中不同,名义上来说是上面对下面有绝对的管辖权,可是反过来,还有说“政令难出院门”的说法呢,这怎么解释?中枢和地方之间,顶多算是博弈的关系,完全说不上绝对的管辖和支配,况且李海又不算是在体制内混的,他怕什么文家?所以,想得罪就得罪了。

    看赵诗倩又是兴奋,又是担心,小脸通红的,李海忍俊不禁,笑道:“我没事,你招呼客人吧,闹这么一出,好多人看着咱们呢,今天你可是寿星,是最大的主角哦。”赵诗倩这才反应过来,嘴巴扁了扁,不过她也不是那种特别任性的女孩子,这来的都是圈子里的熟人,好多人也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总不好当人家不存在吧?至于和文素吵架,这倒不是什么大事,赵家姐妹从小到大,和文素吵架闹事的还少吗?她们几个,从幼儿园开始就不停地打架了!

    赵诗倩跑出去招呼客人了,赵诗容走上一步,和李海并肩站着,看着在人丛中穿梭的赵诗倩,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说真的,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我的小妹妹,居然也二十岁了,长成真正的大姑娘了。”

    李海侧过头来,看了看赵诗容,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赵诗容也偏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又转过头去,道:“你对倩倩真的很好啊,想想你和倩倩刚认识的时候,她一直说你的坏话,还闹出那么多事情来,当时我还一直劝她,不要给你制造太多麻烦。谁想到,后来你们会那么好。”

    李海心里,有种很古怪的感觉,赵诗容说出这样的话,似乎有些酸溜溜的味道?她是在嫉妒吗?不管是真是假,这种感觉都让李海很不自在,他赶忙岔开话题,也是打破现在这种谈话的走向和气氛:“倩倩的性格就是这样,不管她做什么,总是很难叫人真的对她生气。”

    赵诗容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李海在转移话题,她能听不出来吗?这男人的心,对自己已经渐渐封闭了啊——她也就顺势而转,点头道:“是啊,倩倩本性很善良,又很直爽,想到什么就做了,哪怕做错了,她的心意也能让人体会到。这一点,我从小就很羡慕她,可是她却反过来很羡慕我的个性,真是这山望着那山高。”

    李海笑了两声,心里越来越别扭了,怎么好像俩人之间,在没话找话,非要拿赵诗倩当话题吗?赵诗倩可是向李海表白过的啊!也不晓得这姐妹俩是如何交流的,不过李海实在吃不准,不敢惹出这个话题来。

    好在赵诗倩游逛了一圈,又跑了回来,笑嘻嘻地道:“行了,我应付得还不错吧?我这也是场面人啊!”

    赵诗容莞尔而笑,不管她心里有多少想法,看着今天赵诗倩这么开心的样子,看着她灿烂的笑容,真的都烟消云散了。她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盒子,递到赵诗倩的面前:“呐,姐姐送你的成年礼物,别嫌少,姐姐也不是多有钱的人呢。”

    “什么话啊,我看看是什么好东西。”赵诗倩接过来,连忙打开,却是个镶钻的发卡,做得很是精巧,而且可以看出手工制作的痕迹来,李海心中已经猜到了几分。果然赵诗容笑道:“是姐姐亲手做的,钻石也是用的水钻,图个好看,不值钱的哦。”

    赵诗倩欢天喜地地抓起来,插在自己头上,嘻嘻笑道:“值钱不值钱的无所谓,姐姐送我,我就喜欢——”忽然想起,李海貌似没送自己礼物呢,刚才当着王超凡的面,她是要力挺李海,这会儿没外人在了,嘴上也少不得要抱怨两句:“不像某人,真的就空手来啊,哪怕你送根鹅毛呢,也比空气强啊。”一边说,一边眼睛却朝李海手中的盒子直瞄。

    李海就笑,把手中的文房四宝铺开,要了点清水,慢慢地磨墨,一边问:“有没有想要我写的?机会难得哦,今天你最大,你说写什么,我就写什么。”

    赵诗倩还真没想到,李海真的是要送她一幅字,而且是当面写的那种。老实说,这种礼物,倘若李海是个成名的书法家,那就称得上清雅别致了,可是,就算李海的书法不错,也没到能拿出去卖钱的程度吧?其实艺术品这种东西,价值多少真的是随人说说,要是得不到主流文化圈名人的认同,再好的东西都能被人当成废纸。

    不过李海都这么说了,她也就很认真地想了想,心忽然加速跳动了几下:能让他用这种方式,向自己表白吗?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